打开

大三情侣实习期间在酒店烧炭自杀:女方曾为男方网贷,家属质疑学校和公司

subtitle
封面新闻 2020-10-19 20:42

10月19日,距离儿子陈宇自杀已经过去整整13天。陈东还是没搞明白,好好在外地实习的儿子,当天还给自己视频报过平安,怎么就出事了?

陈宇和薛红是甘肃老乡,一起就读于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后被安排到位于南京的中国电子熊猫集团顶岗实习。10月6日,他们在离实习公司不远的一家酒店内烧炭自杀,双双身亡。

事发后,双方父母梳理发现,陈薛二人系恋人关系。恋爱期间,薛红曾为陈宇网贷,还因此问过父母要钱。“但两人自杀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家属认为,两人自杀原因存疑,同时质疑学校、用工单位、劳务公司均存在管理问题。

目前,警方初步认定两人系自杀,并未立案,学校与双方家属仍在协商处理此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薛红

事发:大三学生实习期间 在酒店烧炭自杀

薛红家在甘肃白银市靖远县兴隆乡一个普通乡村,在父亲薛涛眼中,今年刚读大三的她,算是比较“规矩”的孩子。

今年7月,薛红被安排到江苏一家企业进行实习,家属对她要去的实习地点、实习内容并不清楚,他们只是听说,薛红被安排实习的地方,第一个月工资能拿到5000元,实习第二个月之后拿到7000元。“合同在学校那里,我们手上没有。”薛涛说,本身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好,属于贫困家庭,孩子上大学后,能够谋得一份工作,算是给家里减轻了不少负担。

可意外却悄然而至。10月5日,薛红从工厂外出,一直未归,但薛涛并不知道这个消息,学校和孩子实习的工厂,也没有通知他。

10月10日下午,他又接到一个自称江苏南京景煌劳务公司的电话。“说孩子已经死了。”这个消息对薛涛有如晴天霹雳一般,他怀疑是不是诈骗电话,便给学校打电话核实这个信息,在校方处,他得知孩子确实失踪了的消息,但是否死亡并不清楚。

随后,薛涛和陈宇的父亲陈东一起,两家人前往南京进行确认,直到在殡仪馆看到两人的尸体后,他们这才确信孩子死亡。当地派出所民警告诉他们,两个孩子被发现时,是在一处酒店烧木炭自杀,排除了刑事案件可能。

但家属不明白的是,为何好端端的两个学生,会离开工厂在酒店自杀?学校和工厂又为何没有在孩子失踪时告知家长?

陈东手机上留存的儿子陈宇照片

调查:两人为恋人关系 女方曾为男方网贷

对于家属的疑问,学校曾表示,学生是委托给厂方在管理,由厂方给学生发放工资,此事应是由厂方负责,“它们(指学校)也不承认在安排学生顶岗实习时,是通过劳务第三方公司。”

薛涛说,关于两个孩子为何会自杀,至今家属并不清楚,但薛红生前的一些事情,却令他有所思忖。他告诉记者,在今年3月份之前,他曾在薛红手机上看到一些网络贷款的还款信息,金额为2800元,他就追问女儿,这是怎么回事。

一开始,薛红并没有告诉父亲实情,谎称是陈宇的母亲生病了需要治疗,所以从网上贷款。

而这之后,薛涛又帮她还了一笔7000多元的贷款,但最终欠款多少以及是否还清,他并不清楚。薛涛说,他在女儿自杀后,才从其它实习的同学口中得知,两个孩子是恋爱关系。

然而,10月19日,记者与陈宇父亲陈东取得联系时,却得到了不同的说法。陈东说,他从未听说过两个孩子是恋爱关系,陈宇母亲从未生过大病,“我们家虽然很贫穷,但我老婆是慢性病,不是很严重,不需要花太多钱,陈宇是小儿子,在学校其实挺规矩的。”

家属:事发当天还给母亲报平安 电话中没有异样

陈宇生于1998年,是家中的幼子,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和姐姐。幼子的离去,对于陈东来说,打击很大。陈东说:“现在脑袋一片空白。”他回忆道,10月5日,儿子还给自己通过电话,电话中也只是报下平安,并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10月6日下午,儿子又跟母亲通了电话,同样没有任何异样。

“我们从南京市栖霞区摄山派出所了解到,孩子是6日晚在南京万达茂漫兴公寓出事的。通过酒店的监控,6日下午5点多,我儿子和同学回到酒店,直到晚上11点多,期间两人还曾3次外出。”陈东透露,警方告诉他们是通过烧炭的方式自杀的,对于这点,有点不敢相信,“所以一直没签字,现在儿子的尸体还在南京的殡仪馆。”

陈宇出事后,他的三叔一直陪着父亲到南京,然后再到兰州。三叔说:“两个孩子应该在谈恋爱,这个年龄,又是同学,很正常。我们的孩子还是学校的学生,出事后学校却一直没给我们一个说法。我们在南京呆了几天,钱也花光了,16日便回到兰州,继续找学校要说法。”

学校:警方认定自杀事实 正积极协商处理

在协商过程中,家属透露,学校出于人道主义,愿意拿出两名学生共6万元的赔偿方案,他们不同意此方案,家属认为,他们在协商过程中遇到了劳务公司和学校的推诿:“校方说是把学生委托给厂方管理,由厂方给学生发放工资,此事应是由厂方负责,而且也不承认校方在安排学生顶岗实习时,是通过劳务公司安排的。”

对于家属的说法,记者通过家长提供的联系方式,与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一名相关负责人取得联系,家属称该负责人叫“张书记”,在此次事件中跟他们协商谈话过一次,“他负责慰问家属”

然而,挂断电话“张书记”再次与记者联系时,却否认了知晓薛红和陈宇在校外实习期间死亡一事,称才来学校不过一个月时间,还不能处理这类事,也不清楚这件事的具体情况。随后,通过短信发给记者一个座机号码,让与该号码联系。

记者与座机号码取得联系,接电话的自称丁老师。丁老师介绍,这个事情南京的警方已调查清楚,定性为自杀,目前学校和企业正在协商解决。

与此同时,10月19日下午,记者也与江苏南京景煌劳务公司取得联系,一名工作人员在得知记者来意后告知,劳务公司只是负责对接中介,介绍二人(薛红和陈宇)的工作情况,至于具体死因以及此事的具体情况,该工作人员建议记者与派出所进行联系,“我知道的不比家长多。”

(文中均为化名,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责任编辑:郝佳佳_SC3001
1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