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官职业化,非职业军官的出路!

subtitle 营盘流水 10-19 09:50 跟贴 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2年,小张从军事院校毕业。挂上一毛一的军衔,他感到有些失落。毕竟,几年前毕业的学长学姐,这肩上的星星可是两颗啊!

排长即少尉、副连长中尉、连长上尉。按照岗位编制军衔,一岗一衔。小张突然发现,梦想中的少校军衔,突然变得那么遥不可及。

单位里军官,分成了两类。一类是少校以上的职业军官。这些军官,他们有营级指挥军官,有参谋军官,也有专业技术军官。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全身心地扑在强军事业上,从不考虑转业复员的事情,把军官职业当成了自己的归宿。

职业军官的脸上,总是挂着标志般的“强军微笑”。面色黝黑,嘴角微微上扬,眼角挂着这个年龄段不该有的鱼尾纹。漆黑的眼珠总是落在正中央,仿佛时刻都在立定军姿,凝视着远处的地平线。绿色的迷彩服上总是能闻到尘土飞扬的气味。

另一类军官则是少校以下非职业军官。这些军官主要由连排长和初级专业技术干部构成。有的打算早日复员,有的则朝着少校的方向努力,还有的则纠结于未来的人生选择。

和小张一同下连的新干部,共有十名。其中约有三名立志成为职业军官,想在军队大展宏图。有四名干部抱着走一步看一步的想法,摇摆不定。还有三名干部不愿意在部队长期服役,打算服满义务期之后就退出现役。

小张自己则属于摇摆不定的那四名中的一员。犹豫不决,当断不断,或许是人生最痛苦的事情。

那三名不愿意长期服役的军官,似乎刚毕业就进入了“躺平”的状态。除了坚持仅有的操课秩序之外,他们从不积极参加任何工作。一名干部在积极准备考证,一名则时常打开电脑打kaggle比赛,刷leetcode,看样子是打算出去当码农,还有一名军官热衷文学和写作,居然办起了自媒体。

看着他们津津有味的军营生活,小张有时也挺羡慕的。

毕竟,人啊,都是靠希望和信念活着。强军是一种信念,不想强军也是一种信念。

可是,他并没有做出决定。一方面他对外面的生活有着向往,另一方面却又担心自己出去会饿死。有时候,漫步在营区里,看着少校中校们的强军激情看着“躺平”战友的多彩人生,他心里五味杂陈。

“我究竟要成为谁!”。小张问天、问地、问人、问自己。

军官职业化之后,像小张这样的非职业军官,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

选择服满军事义务期走人,直接面向市场就业,他没有勇气。

选择成为职业军官,逐月领取退役金,他又有些不甘心。

在原先的自我设计中,小张的算盘是,干得好就干,干不好,大不了娶个大城市的老婆,转业过去,也算圆满。

可是如今,他发现这条路,有些难。

按照职业化之后的军官服役规定,每一类军官,每晋一级军衔,都会有专属于自身军衔等级最低服役年限。假设本科毕业满六年,服役年限满十年可以退役。

六年之后,小张已经二十八岁,军衔等级为中尉。即便正常转业,也远落后于同期地方大学毕业生。

试想,如果小张考取的是地方大学,25岁研究生毕业定级副科,远高于28岁中尉转业时的定级水平。

也就是说,走军官转业从政这条路,已经是绕弯路,得不偿失。

同时,为了缓解转业安置过程中军官过度向大城市集中的现象。在新的退役军人安置条例框架设计之下,鼓励军官向艰苦边远、一线基层安置,专业技术干部直通到专业技术岗位上。有效避免了“军校教员转业不愿去教书,军队医生转业不愿去看病,军队护士转业不愿去打针,纷纷要求进机关当公务员。”的不合理现象。

当然,小张出身于军事指挥专业,放眼望去,他的专业不符合任何一个市区级机关直通和选调的要求。如果选择计划分配,恐怕只能分到最偏远的乡镇街道基层,或者成为一名人民警察。

想想这样的未来,小张很不甘心。

当然,28岁能不能转业,这本身就是个问题。

小张研究发现,该单位总共约有200名干部,每年退役名额只有10个左右。这十个退役名额,3-4个给了早日退出路线选手,5个给了逐月领取退役金的职业军官,计划安置的名额仅有一两名。算起来,调少校似乎比转业还容易!

啊,转业难,难于上青天!

可是,他又能如何抉择?

摆在眼前,要么主动选择退出路线,要么走职业军官之路。这恐怕是军官职业化落地之后,所有非职业军官必须思考的人生抉择!

此时此刻,当小张正在痛苦和煎熬之际时,一大波培训和升学红利开始袭来。

“小张,想不想当干事,送你去参加政工干部培训可还行?”

“小张,参谋部缺人,有个参谋业务培养愿意去吗?”

“小张,装备管理有兴趣吗,院校又来新名额了!”

“小张,今年非全日制专业学位研究生名额特别多,考一个吧!”

看到这么多可以离开单位,去院校和大城市学习生活的机会,小张心里痒痒的。可是,一想到现役军官法规定的退出年限,基层军官管理规定、年度退役通知、人才保留政策中的种种严控条件,小张又有些担心。

真的要去吗,如果选了,那可就成为职业军官了哦!

军官职业化之后,每一名军官都会拥有定制的人才成长路径设计。只要走上了“这条路径”,最终目的都是成为职业军官。如果中途反悔,则要付出服役年限上的代价。

毕竟,职业制度设计的初衷就是为了鼓励军官长期服役、稳定服役,把军官职业当作人生归宿。

人生,其实像一条从宽阔的平原走进森林的路。

在平原上同伴可以结伙而行,欢乐地前推后挤、相濡以沫;

一旦进入森林,草丛和荆棘挡路,情形就变了,各人专心走各人的路,寻找各人的方向。”

职业军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向,可小张如今,同谁结伴而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