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知李白《将进酒》不朽,却不知李贺挑战一首,同样是千古名篇

subtitle 风月古今 10-18 22:46 跟贴 124 条

中国传统文化的长河,已经缓缓流淌了数千年,每次掬一捧清碧的河水品味,感受古韵的同时,还能闻到一股醉人的醇香。这香,是酒的味道。

李白不朽名篇《将进酒》

中国古代的那些艺术家们,似乎总是离不开酒,无论是写诗、还是作画,或是舞剑弹钱琴,他们总要抱着酒坛痛饮一番,以此激发灵感。与酒有关的文人,我们最熟悉的恐怕就是李白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杜甫说:“李白斗酒诗百篇。”李白喝一斗酒,能写出百首诗词,在他传世的几百首诗词当中,关于酒的篇幅更是占了极大的比重。高兴的时候,李白想到饮酒,悲伤的时候,他也想饮酒,孤独的时候,他对月饮酒,相逢的时刻,他只想一醉方休。

李白辞官还山,漫游梁、宋之时,遇到了好友岑勋和元丹丘。与知己好友相逢,李白十分高兴,不仅酒性大发,更是诗性大发,酒入豪肠,李白便吟出了流传千古的《将进酒》。

这首诗气势磅礴、狂放不羁,如山巅万顷之水自悬崖倾泻而下,荡气回肠,短短数十字肆意汪洋,谪仙之姿展现的得淋漓尽致。

《将进酒》本是汉乐府短箫铙歌的曲调,这个题目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劝酒歌,其实在李白之前,有不少人写过这个曲调。

但李白的《将进酒》一出,前人皆黯然失色。后世也有不少文人自负才华高绝,挑战过李白,但并没有什么有名气的作品,很明显,挑战失败了。

李贺《将进酒》同样名传千古

然而,数十年之后,有一个叫李贺的天才诗人,挑战李白也写了一首《将进酒》,同样名传千古。

琉璃钟,琥珀浓,小槽酒滴真珠红。
烹龙炮凤玉脂泣,绣幕围香风。
罗帏
吹龙笛,击鼍鼓;皓齿歌,细腰舞。
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
劝君终日酩酊醉,酒不到刘伶坟上土。

后世挑战李白《将进酒》难以成为名篇的原因,是他们只一味地模仿李白,总是想写出更豪放、更不羁的意境。但他们刻意描写出来的气势,完全是“为赋新诗强装狂”,形似而神不似,读来只觉虚张声势。

李贺这首之所以成为千古名篇,很大程度是因为他摆脱了李白立意和创作手法,虽然同样是写酒宴,但读来截然不同。

1.李贺与李白《将进酒》酒宴氛围不同

首先李贺描写的酒宴与李白的酒宴氛围不同。李白是与老友相聚,李贺是在一次奢华宴会之上,宴会盛酒的杯子是琉璃杯,杯子里的酒像琥珀一样浓郁,酿酒器皿中酒色晶莹柔润,又如“真珠红”。

下酒菜也是珍馐佳肴、山龙肝凤髓。而酒宴的环境,也非常优美,重重叠叠的罗帏帘幕,皆是名贵丝锦,风儿吹过,带起阵阵香气。除了酒菜,音乐也是必不可少佐酒物。悠扬高昂的笛声,像瑞龙长吟,厚重而激越的鼓声,如神龟长啸。

伴随着音乐的,还有华美的歌舞,舞女容貌绝艳,皓齿轻启间歌声缭绕,身姿曼妙,细腰舞动令人目眩神迷。

2.李贺与李白《将进酒》语言风格不同

其次,和李白清新自然的语言风格不同,李贺用了大量绮丽的辞藻,来描绘宴饮的场面。诗中提到的意象也多是精美名贵的器物,即便是笛、鼓,他也以龙、来形容。从这一点我们也能感受到,李贺运用了大量夸张的言语来形容,这种极致享乐的场面。

为什么要极致享乐呢?最后四句说出来了。因为人生苦短,青春转眼就是迟暮,而行乐须趁着青春才好,等到桃花飘落、乱如红雨的时候,那么人生也没有剩多少欢乐的日子了。有酒不妨醉上一场,等到身死道消,美酒只能浇灌坟土。、

其实在想象力这一点上,李贺同李白一样,奇怪而又浪漫。红色的花瓣,在暮春时节,飞落如红色的瓢泼大雨一般,这是多么惊心动魄的场景啊,把凋零的哀伤,写得如此夸张,就如电影中,那些穿上无比华丽的服饰赴死的偏执者一样,这种笔法,也只有李贺了。

当然,如今因为红雨被不断化用,今人感受不到这种比喻的力量,但在当时这种比喻是非常新奇的,张力也是非常强的。

3.李贺与李白《将进酒》结构不同

最后这首诗,不比李白那样一气而下,李贺的《将进酒》几乎没有连接词来串连。只是在一个空间内,将各种意象感性的呈现,而不作理性的说明。比如常人写第一句,应该会写“琉璃钟盛琥珀浓”。

但李贺却未以连接词连接,甚至虚词都很好,通篇实词的秘籍。这样的手法,会使诗歌读起来意义丰繁、雄壮劲健,正因为没有实词连接,李贺所用的这些意象,反而多了自由延伸的空间,有着很强的张力。

所以即便没有理性的叙述,读完全诗,也没有感到意思不连贯或者意境被割裂,我们依旧能通过李贺“剪辑”的画面,感受到了一场极为奢华的宴席。

诗的前面本极尽笔墨,写人间乐事,可最后两句,又忽然出现了“酒不到”、“坟上土”,这种令人悲哀的景象。中间没有缓冲,看似极为不协调,但正是这种不协调,让人从那种“乐事”中感受到了死的可悲。

但生时的酩酊大醉,又体现了李贺一种,“狂饮空度日”悲哀和苦闷。这种“前火后冰”创作结构,十分具有冲击力,让人深刻感受到李贺心中“生不能做一番大事,死又不甘”的那种矛盾心理。

我们知道,李贺仕途不顺,又英年早逝,他的生命,像极了这首诗中的“桃花乱落如红雨”,在最美好的时刻凋零了。这句诗,也是最为人称道的千古名句。

当代歌手许嵩曾在作品《如果当时》化用了此诗句,写出了“红雨瓢泼泛起了回忆怎么潜”,如今此歌因为各种版本的翻唱,成为网络神曲,几乎人人会唱,但很多人不知道原句有多么悲伤,那是李贺一生的悲伤。

结语:

总的来说,李贺的《将进酒》虽不如李白那首豪放狂纵、气势磅礴,但李贺从不同的酒宴氛围、不同的语言风格以及不同的艺术结构,成就了他笔下的《将进酒》,李贺李白二人之作,各有千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