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大学学生坠楼:坠亡前几分钟刚和母亲道别,事发前被通知换宿舍

subtitle 海报新闻10-17 13:52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文露漪 报道

10月12日17时,江苏大学大三学生袁子健走进了学校的一栋教学楼,几分钟后,这位21岁的男生把书包放在6楼卫生间的地上,又把眼镜放在了卫生间的窗台,从敞开的窗户一跃而下。

大三学生教学楼坠亡 几分钟前刚与母亲分别

没人知道在生命的最后几分钟里,袁子健心中想到的是什么。唯一留存着他的心声的只有坠楼前他在手机便签里写的两句话,“不知道为啥搬宿舍能好好学习”、“银行卡密码xxxxxx”。

据袁子健的母亲胡女士说,从小学到高中,袁子健一直成绩不错,是同学和老师们喜爱的好学生。2017年,他以超理科一本线70分的成绩进入了江苏大学食品与生物工程学院。今年10月9日,胡女士收到儿子班长发来的微信,微信上说袁子健从6号开始就没来上课了,胡女士赶紧买了车票第二日就赶到学校和儿子见面。

胡女士向记者回忆了那两天的经过:

10月10日,胡女士带着儿子见了学院辅导员周某、夏书记,袁子健告诉大家,这几天没去上课的是因为鞋子太磨脚,从宿舍走到教学楼要半个小时。他还保证,之后会按照学院的要求每周提供学习计划和总结,不会再旷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袁子健与家人合影)

10月11日,正值周末,胡女士便到商场花一千多元给儿子买了两双鞋,母子俩还一起吃了饭。

10月12日15时30分,袁子健下课,因为和夏书记约好交学习计划,他打电话通知妈妈到学院办公楼见面。随后,胡女士和儿子碰面,她注意到,儿子的精神状态不错,看起来挺高兴的。

16时许,大家在学院办公楼见面时,夏书记提到为了让袁子健专心学习,让他换宿舍。“当时孩子脸色就不太好了,孩子说他把游戏删了,也保证会认真学习,不想换宿舍。”胡女士告诉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当时儿子看了她一眼,她对儿子说:“你不是说会听夏书记的意见吗?”最后,夏书记给袁子健一个星期时间搬宿舍。

16时40分左右,胡女士和袁子健离开学院,在食堂旁的花坛边坐下。此时距离袁子健坠楼只有20分钟。

这段时间里,袁子健帮胡女士买好了第二天回黄冈的车票。“我想在走之前和他再吃餐饭,但他说中午没睡觉,晚上还有自习,想现在回宿舍休息,我就答应了。”胡女士回忆。16时50分左右,胡女士拥抱了儿子,随后朝校外旅馆走去。

实际上,袁子健并没有回宿舍,袁飞观看事后警方查询的监控发现,几分钟后,袁子健转身朝母亲离开的方向走了一段路,过马路丢了垃圾,还注意避让了车辆,并用手机打了1分钟字,之后走进了教学楼坠楼身亡。

事发后学生家长报警称“被控制自由”

此时的胡女士还没走出校门,走了一段后她决定还是回去和儿子吃餐饭。返回路上,17时09分,她突然接到了辅导员周某的电话,询问袁子健是否和她在一起,胡女士否定后,周某马上挂了电话。

一头雾水的胡女士给儿子和周某又打了几次电话,“期间只有周某接了一次,只回了句现在有点忙就挂了。”胡女士说。

胡女士介绍,当晚21时,她接到了夏书记电话,通知她到大学门口。5分钟后,她、夏书记及两位学院辅导员坐上了一辆轿车,并被要求她坐在两位辅导员中间。

期间,她还询问儿子出了什么情况,车上的夏书记回复:“没事,袁子健就在前面。”车辆开了5公里,最后停在一家锦江之星酒店,她和学院的人走进了一处房间。

(袁子健生前照片)

在房间里,夏书记告知了袁子健跳楼死亡的消息,胡女士要求出房间见儿子,被阻拦。期间,双方一度起了冲突。

出不了房间,胡女士赶紧给丈夫袁飞打电话。

“她说儿子跳楼死了,我气得不行,当时我根本不相信儿子会死。”袁飞回忆。身在东莞打工的他连夜赶往镇江。

胡女士告诉记者,在房间期间,她曾给镇江市京口公安分局打电话报警,称被限制了自由。警方要求告知具体地址,房间里的一位辅导员接过了电话,走到房间外通话。再次进来后,电话那端的警察告诉胡女士:“他们不让你出去也是为了保护你的安全。”随后挂了电话。

事发高校:死因排除他杀,该生曾学习困难

10月13日,袁飞赶到了镇江。当天17时,夫妻俩在殡仪馆里见到了儿子的遗体。

事发后,袁飞要求警方和校方提供关于儿子死亡的详细情况说明,并希望阅读尸检报告,但遭到了拒绝。

10月15日,江苏大学发布《关于我校一学生非正常死亡的情况通报》,通报称:10月12日17时03分左右,我校食品与生物工程学院学生从主A楼6楼卫生间坠楼。事发后,学校相关人员立即拨打120、110电话。17时18分左右,120救护车赶到现场抢救,经确认学生已无生命体征警方调查结论为“高空坠楼,排除他杀”。

该同学因学习困难,2018年9月至2019年12月,其母亲来镇江在校外租房陪读。2019年9月,该同学从2017级转年级至2018级。今年上半年因疫情原因在家线上学习,9 月返校后,学校与家长商量建议其搬到现所在班级宿舍,尽快融入新班级同步学习生活。

学校对该同学的不幸离世深感惋惜并哀悼。事件发生后,学校立即成立工作专班,全力配合警方做好调查,协助家长做好善后工作。

(江苏大学针对此事发布通报)

对于校方通报中说的袁子健“学习困难”“搬宿舍是为了让他尽快融入新班级”的说法,家长表示无法接受。

胡女士介绍,2018年年中,当时袁子健没有参加大一下学期的几门科目期考,没有分数面临着被劝退。

袁子健是家中独子,父母对他的要求不算严格,他告诉胡女士,因为觉得这几科比较难,害怕考不过,所以没有参加考试。

“我说没关系,如果觉得这个专业太难了可以退学回家复读一年。但他说自己挺喜欢这个专业,还是想继续读下去。”胡女士说。

为此,胡女士接受了辅导员的建议,让儿子搬出宿舍,自己则从湖北黄冈搬到了江苏镇江陪读。在陪读的一年多里,胡女士没有发现儿子有沉迷游戏,也没有谈女朋友。

2019年,袁子健大二期末考试有几科未通过,被留了一级。2020年9月。袁子健因留级一年后复考成绩不错顺利升入大三。胡女士觉得应该锻炼一下儿子的独立能力,提出不再陪读,儿子同意并特地申请和2017级入学时的舍友一起住,学校同意了。

“大三上了一小段时间,学校辅导员通知我和儿子,说袁子健应该通不过之后的考试,毕不了业,让他转专业,但该事最后不了了之了。”胡女士说。

(事发后袁飞在儿子书包里找到的学习计划)

儿子坠楼后,袁飞从警方处拿回了儿子的手机,手机屏幕破裂。袁飞翻看后发现,手机里坠楼时间前的所有聊天、通话记录都消失了,只有手机便签里留存了两句话。跳楼时间后的通话记录则留了下来。

10月16日,袁子健前舍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袁子健大一时学习还可以,平时不太用功但期考都能及格。大二专业课开课后他便不怎么上课,主要在玩游戏,院内领导也上门询问过。“事发后学校告诉我们他休学去了,我们不知道他跳楼了。”对此,胡女士回忆儿子最近的确会在手机上玩一下射击类游戏。

针对儿子的后事问题,胡女士曾向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透露,校方答应承担遗体在殡仪馆及回乡安葬的费用,并退回本学期的8000元学费,共计14.8万,但不愿意支付家长的精神补偿费。“儿子走了那么多天,我们也想快点把事情解决,能把他带回家安葬。”胡女士说。

10月16日,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多次致电学院夏书记及辅导员周某,均无人接听。负责该事件的京口公安分局工作人员则表示具体情况无法透露。

大学生坠亡前几分钟刚和母亲道别

江苏大学学生坠亡

江苏大学坠楼学生母亲发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