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逼画家向日葵,金融后代画芭蕾舞!

subtitle 我们爱艺术 10-17 10:14

埃德加·德加说:“艺术不是你看到什么,而是你给别人看到什么。”那么,今天我们就来看看德加到底给我们看些什么。

德加,1834年出生于法国一个金融资本家的家庭。他的祖父是个画家,因此他从小就生长在一个非常关心艺术的家庭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家都知道德加是一个以画芭蕾舞女而著称的画家。的确,芭蕾主题于德加来说,就像睡莲主题于莫奈,几乎成为了艺术家的标签和代名词。

德加是印象派人物画家,又是现实主义巨匠。他是印象派中以传统精确素描与印象派色彩风格绝妙结合的画家,被称为“古典的印象主义”。德加自己说他是“运用线条的色彩画家”。

埃德加·德加(Edgar Degas,1834-1917)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欧洲画坛最为重要的画家之一。在他的艺术世界中,没有雷诺阿所强调的享乐与随和,也没有梵高的可怜和自我毁灭。他以冷淡而敏锐的观察,描绘出人物动作的瞬间印象,显现出鲜活的魅力。他一生钟爱芭蕾舞题材创作,成为艺术史上首位专精芭蕾舞描绘的创作者。

埃德加·德加

舞蹈课 德加 法国 1873--1876年 画布油画 85×75cm 巴黎奥赛博物馆

《舞蹈课》是“把印象派画家的绘画生长在写实主义的土壤之中”的最典型的画作。在《舞蹈课》中,着色最多的是舞者们的黄、绿、红、蓝的带子的,轻易地描绘出动态的造型美。一些舞蹈女演员在芭蕾舞教师佩罗的指导下练习跳舞,佩罗站在中央,手里拄着一根长拐杖,另一些挤在尽头的学生在一边休息,一边观看。从画中女孩们在背部向前看,在第一排,另一个坐在一架钢琴上,扭动着身子,在背上抓痒,虽然看不清面部,但小女孩休息时调皮随意的神态完全可以想象得出。正在跳舞的芭蕾舞女演员的魅力与等待跳舞的女演员的不雅动作形成对照。尽管她们都是侧着身的,但从观看者的角度来观察这些舞者并不费力,这就是利用画幅的空白的一个好例子。

舞蹈教室 德加 法国 帆布油画 1874年 100x140cm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这幅画是德加芭蕾舞女画中较有代表性的一幅。《舞蹈教室》里拥挤不堪,在众多的少女中站着一个白发长者。长者拄着拐杖,正在审查一个少女的表演。远处角落里还站着几个盛装的贵夫人,应该是少女们的妈妈吧。二十几个少女动作神态不一,但个个紧张的情绪一览无余。这是巴黎舞蹈教室芭蕾舞考核的场面,德加从来没有去过这样的考场,只是根据传说画出了这一紧张繁杂的场面。二十几个少女的动作全部来源于德加平常的数不清的舞女写生。这是1876年的印象画展的参展作品,美国著名的旅法女画家卡萨特评价说:这幅画的素描技巧超过了荷兰杰出的风俗画家维美尔。构图类似的画在巴黎奥赛博物馆也有一幅,画作名称为《舞蹈课》,那是1874年的第一届印象画展的参展作品。德加参加了全部八届印象派画展的七届(除第七届外),是不折不扣的印象派元老,但他自己却不肯承认自己是属于印象派。

梳头女子 德加 法国 布板油画 1885年 53x52cm 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藏

这是一幅写生性很强的作品,洗浴之后的裸女正背对着我们梳发。但是画家注重的是裸女背部、臀部的受光部位,至于黄色的墙壁、淡蓝的浴中及阳光的反射,都是画家体现光的借体。德加画的这类裸女都很朴素单纯,她们无意搔首弄姿,也不展示官能美的成分,只是要达到人体与光色的和谐美。

贝利尔一家 1860年,200×253cm,奥赛博物馆藏

德加年仅二十六岁时所作的《贝利尼一家》乃是一个颇使现代人震惊的场面,德加从背面去表现坐在扶手椅中的贝利尼先生,这一构图丝毫也不符合传统章法。在这一时期中,即使最传统的作品,我们也发现他抛弃静止的形,通过和瞬息摄影一样意想不到的一系列动作来寻找形的爆炸,这也是他整个艺术的显著特征。这幅画描写的是画家的舅父母和两个表妹。这幅画的画幅之大和主题之复杂,可以使人想见这一任务的分量之重。这是一个写实的场面。但画家在这里未能表现出空间感,极为细腻的素描没有表现出体积感来,和谐而温柔的色彩(天蓝色、白色和黑色)没有达成色调效果,画家是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人物形象的描绘上了。人物似乎并没有摆姿势,但也不能说画家是一下子就抓住了他们。画中表现了贵族家庭文质彬彬的“良好教养”、他们的拘礼守法(画家也是如此)、他们那种绝不轻举妄动的不可一世和目中无人的神气。画家舅母的相貌表现得细腻入微,在画家看来,这就可以代替美了,可是它缺乏生活说服力。所有的人物,正如在德加的心目中一样,主要是唤起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这同整个油画以其卓越的素描而令人肃然起敬一样。这种肃然起敬的感觉是那么强烈,以致没有给艺术感染力留下任何余地。

舞台上的舞女 约1877年 埃德加·德加 法国 60cm×44cm 粉彩 巴黎奥赛博物馆藏

舞台上的舞女不是名演员,也不是社会名媛,而是普通演员。画家以她们的舞姿为媒介,刻意追寻光与色的表现。通过对舞女的造型描绘,表现出强烈的灯光反射效果。这幅以室内灯光为描绘对象的作品,成为印象派绘画中最脍炙人口的佳作。舞台上的布景与绿色的地毯,衬托着光照下的舞女,显得虚无缥缈、绚丽变幻,成为一个美的世界。

苦艾酒 1876年 埃德加·德加 法国 92cm×68cm 布 油彩 巴黎奥赛博物馆藏

画中右侧男子是画家朋友台斯色丹,左侧女子是演员爱伦·安德雷,出于偶然原因,德加为穷困潦倒的朋友画了这幅富有性格特征的肖像。画面笔触粗犷阔大,生动而简练地刻画了两人的精神状态,一杯苦艾酒,反衬出两个失意人的苦楚。构图有些奇特,人物被挤到右上角,大部分空间用来描绘酒吧陈设,这种空旷感与人物的失落感相映成趣,被人誉为是一幅有思想性的叙事画。

昂巴萨德尔音乐咖啡座 1876—1877,纸本色粉,37.5×27.3cm,法国里昂博物馆藏

在这件粉彩画中,德加以急速写意式的粗犷笔触大胆描绘富有动感的人物和环境,由此可见,此时的他已完全摆脱了拘谨的写实主义的束缚。德加对描绘灯光下的人物形象非常感兴趣,曾有一段时期他尽心竭力去描绘独特的在灯光闪动下的人物世界,始终以芭蕾和歌唱演员的舞台形象为对象。这件作品描绘的便是昂巴萨德尔音乐咖啡厅中芭蕾演员跳舞的场景。作品中露天的咖啡厅,闪烁的灯光,色彩灿烂,与舞台上表演者交织在一起。他喜欢灯光由下而上照射,阴影落在演员的背后上部,产生幽深神秘的画境。

盆浴 1886年 纸板粉彩 60×83cm 巴黎卢浮宫藏

德加晚年把主要精力投入了女子裸体的主题。他比谁都更努力于把裸体画从学院派传统的禁锢中解脱出来。他不断研究形体、光线、运动、人体器官及其作用。他企图做一个“人—兽”的肖像画家,但是,他对人体机器及其动作和活力的赞赏是如此之大,以致冷冰冰的理性构想在他的形象中全然消失了。不但如此,这些形象还反映了他的全部热情,有时甚至是他的全部挣扎。

德加的一系列印象芭蕾舞女们



在中学时期接受古典人文教育时,德加便开始研究人体动作,他进入巴黎美术学校学习人体写生,而后赴意大利留学和探亲三年,勤奋临摹了数百幅古代和文艺复兴作品。他早年的历史画作《斯巴达青年运动》即呈现古希腊人崇尚健美的身体,细腻描绘斯巴达少女的体能、勇气和魅力。然而,热爱人体动作表现的德加,却身处历史画走下坡的时代,而最能体现古典美的芭蕾舞,便成为德加下一个绝佳题材。

《芭蕾舞舞台排演》(1874年)

剧院的环境和芭蕾舞是完全抽象的,是由戏装和演员动态组成的复合体。在剧院里,在芭蕾舞台上,事物的自然状态、动势以及暗藏的韵律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德加对运动事物的兴趣也得到了满足。德加曾说:“最使我感到高兴的,莫过于事物和人的运动了。”

《舞台上的芭蕾摆正排演》1874年

《彩排》(1877年)是德加表现同类题材的另一幅力作。在这幅作品上,德加巧妙地运用精细的调色法,并结合与众不同的透视画法,使画面非常生动。光透过窗户披洒在人物身上,倒映着她们绰动的身影。右边人物群体的体积与左上部的楼梯和舞蹈演员形成对比。整幅画面活泼、明朗、轻快,富有魅力,我们仿佛身临其境:悄然地溜进门厅,正好看到这个由画家精选出来并给人的视觉带来愉悦感的动人场面。

《彩排》(1877年)

德加的这些描绘剧场和舞蹈场面的巴黎情景绘画受到了极大的欢迎,其理由也是不难理解的。这是因为画家没有夹带一丝伤感,而是善意地描绘了那优雅而美丽的世界。德加的芭蕾绘画在当时非常新颖并具有独创性。芭蕾舞明星摆出典雅姿势的照片式形象曾经是主流,而德加是走到了后台,描绘她们极其严格训练场面的第一个画家。

《舞台上的舞女》(1887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