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墓葬出土文物,解释明代男性为何戴玉簪

subtitle 老彭谈收藏 10-16 18:23 跟贴 3 条

明代男性使用簪,主要用于固定束发冠或是皇帝、皇太子的冠冕。束发冠材质各异,但大都在左右两侧设对称的一对或两对穿孔,多由两侧插簪固冠,也有少数仅以一簪贯穿。这类簪长度多在十厘米左右,通常两枚或四枚形制相同的簪成对使用。相对女性用簪,男性用簪不仅数量少,造型、装饰亦较简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明 金束发冠

明代墓葬不少是夫妻合葬墓或家族墓,因为盗扰等各种原因,有时很难确定哪些玉簪属于女性墓主,哪些属于男性墓主,尤其是那些形制简单的蘑菇首、方首、覆斗形首、蘑菇首素身玉簪。

明 白玉竹节式灵芝首簪

一般男性墓葬中随葬的玉簪多在一至三件,簪身多呈圆锥或方体,形制颇为朴素。晚期始多见竹节式簪。明代中晚期开始流行蘑菇形簪首。簪身多光素,也有镌刻纹饰者,尤其在中晚期,比如沐叡(读音:ruì)棺内出土的一对碧玉竹节形簪以及一件白玉灵芝首竹节簪,前者近簪首位置浅浮雕梅花。

明 碧玉竹节式梅花纹簪

白玉蘑菇首簪一对,簪身浅浮雕云纹及仙鹤,簪身镌刻「乾纲独立」。晚期王锡爵棺内出土的白玉灵芝首簪,簪身更镌刻三条螭龙。安徽灵璧县窖藏出土的白玉蘑菇首螭纹簪,簪身镌刻「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明 白玉云鹤纹蘑菇首乾纲独立铭簪

此类蘑菇首螭纹簪,多受男性欢迎。上海浦东陆深墓所见青玉透雕麒麟首方簪,簪身四面镌刻螭纹并双钩阴刻「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明 金嵌琥珀簪

相对其他男性,沐叡随葬的簪较多,除玉簪五枚外,尚有琥珀、珊瑚簪及簪首镶嵌水晶、宝石之簪。其中的琥珀兰花蜜蜂簪,是所见男性簪饰最为繁复者,蜜蜂、兰花之间衬以累丝花叶。与一般男性簪饰简约风格有异。琥珀蘑菇首龙纹簪,无论材质抑或雕工都堪称上品。

明 玉狮首螭纹簪

除却沐叡,随葬簪钗最多且数目超过夫人的是万历帝朱翊(读音:[yì])钧,棺内首饰匣中发现各式簪、钗共七十三件。其中簪七十一件,分金、琥珀、玉、玳瑁四类。除造型简约的金、玉、玳瑁簪外,还有金镶玉宝簪二对。虽然万历帝随葬之簪的总数超过两位皇后,玉与金镶玉簪的数量则远不及孝靖皇后。

明 白玉云鹤纹蘑菇首乾纲独立铭簪

总之,明代早期男性墓葬几乎未见玉簪出土。自中期早段开始,玉簪始有出现,并有逐渐增加之迹象,或许与束发冠的流行相关。明代中晚期,部分玉簪装饰渐趋文人意趣,如仿古螭纹、云鹤纹、竹节形簪以及带铭刻簪的流行。有意思的是,这些更多文人趣味的玉簪又多数出土于浙江、上海、苏州等地,与当时江南经济、文化之盛以及江南多风雅之尚相呼应。簪首作几何形,顶托内镶嵌宝石玉簪,多见于中晚期墓葬,如沐叡及万历帝墓。从形制看,玉簪与同时流行的骨、金、琥珀、玳瑁簪等,几乎没有什么分别,体现出同时期不同材质簪饰之间的互相影响。

明 青玉透雕四瓣花纹扁簪

天顺八年王玺棺内出土的青玉扁簪,形制颇为独特,簪身扁长,装饰镂空四瓣花;簪首作卷轴形,簪尾端斜尖。此簪尾段包以金片,或是出于加固之故。此簪造型似更适于固发,而非固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