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累了,不妨读读这首诗词,放空自己

subtitle 人间诗话 10-29 11:20 跟贴 1 条

当你累了,不妨读读这首诗词,放空自己

唐宋有诗词,明清有小说,元也有戏剧,只是相对诗词、小说,元戏剧热度与讨论度都远远不及。

一个显著的事实是,大家都知道“元曲四大家”,但能报全名字的又有几个?作为元曲代表的戏剧尚且冷门如此,作为元曲独立于戏剧之外的散曲,更乏人问津,也就不足为奇了。

散曲因为经常被杂剧代表,一直以来关注很少,但并不表示可以被忽略。杂剧有四大家,散曲也有两大家。今天要说的张可久,便是雅正一派的突出人物。另一个叫乔吉,估计很多人连名字都没听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与其他作家不同,很多元曲作家都是主打戏剧,余力才写散曲,张可久是专事散曲,主攻小令,这使他一生的散曲数量非常可观,达800首之多,占到了整个元代散曲总数的五分之一。说他是有元一代散曲一哥并不为过。

遗憾的是作品数量上来了,内容却没有相应的扩充,总不山水、怀古、酬答、风月一类,触及社会生活的很少,写闲逸之情的太多。故内容题材的狭窄以及思想性的欠缺是其短处。

脱记

此外,他的散曲很多直接引用、化用前人的诗词作品,这又暴露出他艺术创作力的匮乏。尽管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元代散曲,其不愧大家之名。

他极有名的散曲《人月圆·山中书事》,颇能代表他的志趣。

人月圆·山中书事/张可久

兴亡千古繁华梦,诗眼倦天涯。孔林乔木,吴宫蔓草,楚庙寒鸦。

数间茅舍,藏书万卷,投老村家。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曲最后的三句网上已经传烂,张可久也算是曲红人不红了。

曲上片概述繁华昌盛皆一梦。起首两句总领全篇,第一句导出上片内容,也是第二句“倦”的原因,第二句则直接下片,是“倦”之后的选择。

孔林、吴宫、楚庙这些信手拈来的例证有些草率,勉强也验证了兴亡如梦。

精华在下片。写繁华梦断后的安宁、平静、恬淡自适。精华的精华则在最后三句。自问自答极尽其妙。让人想到李白的《山中问答》,但这个更具体、更清通、更悠远雅致。没有这三句,曲不过平平之作,有了这三句,曲格也就上去了。最后的八个字,谁能抵抗得了呢?

从这首小令可以看出,张可久是十分向往隐居的闲逸自在的,你看他山中生活写得多美、多岁月静好。那么现实里,张可久到底过得怎么样呢?

事实上,张可久活了80来岁,一辈子都在官场的夹缝中求生存,做的都是下级小吏的事,到了早该退休的70多岁高龄竟然还在做幕僚的工作。80岁的将死之年,依然担任着监税的小官。他所追求的山中风雅从没有真正拥有过。半吏半隐的辗转奔波,困扰了他一生,直到死去。

“松花酿酒,春水煎茶”只是一个美丽的泡沫,一切都是幻想。纵观其不得的一生,正应了那句话:理想很饱满,现实很骨感。越是在现实里受挫,越是把不得的理想写得很飘忽、很醉人,不是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