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大法官提名战结局已定?两党及最高法院的“功夫在诗外”

subtitle 澎湃新闻 10-14 11:3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巴雷特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听证会上宣誓。

格雷厄姆在当天的听证会开幕陈词中承认,未来将是漫长而充满争议的一周,“所有共和党人都会投赞成票,所有民主党人都会投反对票。除非发生真正戏剧性的变化,否则互相都难以说服对方。”
早在听证会开始前,立场倾向保守的巴雷特头上就顶着“反堕胎权”和“公开反对奥巴马《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即“奥巴马医保”)”的标签,听证会也毫无意外地围绕这两点进行了激烈的讨论。
美国大选也是讨论焦点之一。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2日指出,在这场似乎事先知道结果的战斗中,参议院民主党人明白,他们或许不能阻止巴雷特担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但他们想取得更大的胜利——即试图利用这个机会说服选民把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赶出白宫。为此,他们不仅将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参议员哈里斯推到了聚光灯下,还将奥巴马医保与特朗普提名大法官一事直接联系起来,利用在听证会上传达的信息吸引选民。
与此同时,民调落后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特朗普,也从当天起展开了紧锣密鼓的竞选行程,未来几天特朗普将在四个对大选结果至关重要的摇摆州举行竞选集会拉抬选情。
民主党:从激烈反对到改变策略
今年9月18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因病去世,当民众还在为金斯伯格哀悼时,民主党和共和党就已各自打起了算盘。特朗普执意要在大选前宣布接替金斯伯格的人选,希望在11月3日美国大选前就通过新法官的任命,以备“不时之需”(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9323482)。而在4年前,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去世后,时任总统奥巴马提名的替补人选被当时占据参议院多数的共和党人以“提名距离大选太近”为由搁置,之后特朗普上台,提名了自己心仪的大法官人选。
但是这一次特朗普打破了两党默契:不顾包括拜登在内的民主党人反对,于9月26日提名保守派法官巴雷特补位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一职。

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仪式

然而,此后在白宫发生的“超级传播事件”给民主党人带来了一丝希望。10月2日,特朗普确诊新冠肺炎,随后多名共和党高级成员也陆续确诊,其中包括两名参议院司法委员会成员——迈克·李(Mike Lee)和托姆·蒂利斯(Thom Tillis)。据称二人均参加了9月26日在白宫举行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仪式。美国国家过敏症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更是称该提名仪式是一个“超级传播事件”。
两名确诊的参议员将接受10天的隔离,而隔离结束的日子恰好就是巴雷特提名听证会开始的时间。许多民主党人从中看到希望,要求推迟听证会;此外,若确诊的两人缺席,投票结果或也可能生变。
尽管如此,听证会依然在10月12日如期举行。迈克·李经医生同意后出现在听证会现场,托姆·蒂利斯则以视频形式出席。
这一点也被民主党人在第一天的听证会上当作了攻击对方的把柄。哈里斯素以“尖锐的提问者”著称。据《纽约时报》报道,哈里斯曾于2018年“拷问”过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选布莱特·卡瓦诺,她的犀利提问获得了民主党内一片称赞。哈里斯此次在听证会上的发言和其对巴雷特的质询被认为有望拉抬拜登的选情。
12日,哈里斯没有出现在现场,她通过视频表示,巴雷特任命听证会本应被推迟,因为参会议员中有人曾确诊,委员会也没有采取足够的预防措施来确保现场人员的健康安全。哈里斯指出,如果听证会继续进行,就表明共和党人已经明确表示——巴雷特的任命比帮助和支持遭受疫情和经济危机的美国人民更为重要。但司法委员会主席格雷厄姆以“生活要继续,参议员要履行其职责”化解了这一攻击。
而这显然也不是哈里斯给出的致命一击,司法委员会成员之一、民主党参议员库恩斯预测哈里斯之后的表现称,哈里斯已经表达明确立场且做好万全准备,也能提出尖锐问题;之后的听证会上她将阐明巴雷特担任大法官后,对美国人造成的巨大影响。
不过,对于这样一场临近大选投票日,且结果已可预见的听证会,民主党人发起攻击的意义已不在于阻止巴雷特的提名获得通过。

哈里斯通过视频形式出席听证会。

一场高度政治化的提名听证会
这场为期四天的听证会必定不会轻松。在“保守”与“自由”之争中被提名的巴雷特在听证会一开始就首先表明了立场:最高法院在塑造美国社会方面的作用有限。“最高法院的作用不是解决我们的公共生活中的每一个问题或纠正每一个错误。政府的政策决定和价值判断必须由人民选举产生并向人民负责的政治部门做出。”
尽管巴雷特此前也表示,如果成功获得大法官任命,她将根据法律而不是个人观点来进行裁决,这一口头承诺仍被更多看作是一种“策略话术”。
据《金融时报》13日报道,来自明尼苏达州的民主党参议员艾米·克洛布查(Amy Klobuchar)承认,在这场提名听证会中人们关注的焦点还是与美国大选有关。“在选举期间突然提名最高法院法官,虽然不是我们能选择的,但我们已经无法将大法官提名与大选分开”。
在听证会开始前一天,美国参议院少数党(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表示,如果巴雷特的任命在参议院听证会获得通过,那么,她应该回避任何涉及美国总统选举结果以及奥巴马医保的审讯。
不过,根据现行规定,大法官有权自行决定是否在特定案件审讯时回避,巴雷特并未就此做出回应。
特朗普此前毫不讳言表明他希望赶在11月3日大选前委任新大法官,是为可能出现的大选争议做准备,并称大选结果“要由最高法院作出最终裁决”。
而对于屡遭保守派人士挑战的奥巴马医保,联邦最高大法院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2012年站在最高法院的自由派一边,以5比4的多数票裁决《平价医疗法案》合宪。巴雷特2017年在一篇法律评论文章中批评这项裁定,称罗伯茨大法官“为了挽救《平价医疗法案》,将该法推到超出其可信含义的范围”。
特朗普政府也一直主张推翻这部法律。特朗普曾在推特上写道:“如果奥巴马医保在最高法院被废止,它将被好得多也便宜得多的替代品所取代。对于美国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胜利!”
巴特雷对《平价医疗法案》的态度,再加上今年11月10日,也就是大选后一周,最高法院将再次审理有关《平价医疗法案》的争议,难免让人将巴雷特的提名与特朗普的意图联想起来。
民主党也抓住这一点大做文章。尽管民主党目前在参议院中缺乏足够票数来阻止巴雷特的任命,但他们希望利用提名听证会,在11月3日大选投票前夕提升医疗问题在选民心目中的地位,并强调如果巴雷特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平价医疗法案》将被废除,众多美国民众将在新冠疫情期间失去医保。
CNN 12日指出,民主党人在当天的提名听证会上反复提到《平价医疗法案》,不是从法律角度,而是从实际角度强调数百万可能失去医保覆盖的美国人内心深处的恐惧,从而把他们的目标对准了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之外的受众——他们在利用听证会直接向美国公众传达信息。
此外,关于巴雷特的信仰问题最初也被认为会在听证会上被提及。巴雷特是美国小型天主教团体“赞美的子民”(People of Praise)的成员,该团体以保守宗教思想著称,外界担忧相关的思想会影响如性少数群体LGBT相关案件的判决。
巴雷特在2017年被提名为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时也曾引发激烈的争论。当时民主党参议员黛安娜·费恩斯坦(Dianne Feinstein)在参议院确认听证会上公开质疑她:"当你宣读自己的讲稿时,教义在你内心喧嚣,这令人担忧”。
而在12日的听证会上,民主党并没有涉及对巴雷特信仰问题的言论,据称是避免共和党批评其“针对天主教”。
可能引发的宪政冲突和孕育中的变革
据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12日报道,共和党方面正想方设法加速批准巴雷特的提名。格雷厄姆表示﹐他希望为期四天的听证会一结束,即在10月15日就能开始委员会内部辩论﹐并于22日进行投票﹐全院表决最早将于10月26日进行。
因此对于共和党来说,这4天的提名听证会更多是一场“防守战”,迅速推进投票是第一要务。
《纽约时报》12日评论称,在第一天的听证会现场,一些共和党人试图避开民主党对于干涉《平价医疗法案》的相关指控,并表示11月对该法案讨论完全是基于法律层面。此外,共和党人还绕过了最高法院向保守派倾斜的政策影响,转而着重描述巴雷特的个人经历,将其塑造为一个“可以平衡家庭与生活”的独立女性。《大西洋月刊》12日刊文指出,在民调中落后的共和党,正努力利用提名听证会来激发他们的基础选民的热情,同时也呼唤独立选民,尤其是共和党正在失去的一些女性选民的选票。
而对于民主党此次根本没有提及的巴雷特的信仰问题,共和党则翻起了旧账。
内布拉斯加州共和党参议员本·萨瑟(Ben Sasse)在听证会上再次提及黛安娜·费恩斯坦2017年发表的言论称,“这个委员会无权决定哪些宗教信仰是好的,哪些是坏的,哪些是怪异的。”艾奥瓦州共和党参议员约尼·恩斯特(Joni Ernst)则表示,攻击巴雷特的信仰也是一种性别歧视,目的是贬低她的成就。
除此之外,共和党还在当天听证会的开场陈述上指出,如果拜登入主白宫,为了平衡保守派与自由派,民主党人将增加大法官人数,从而让最高法院陷入混乱。这一点特朗普在最近的竞选活动中也曾提及。然而,拜登对此却在多个场合回避正面回应,哈里斯也在10月7日与彭斯进行的唯一一场美国大选副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上含糊其辞。
虽然这一问题没有更深入讨论下去,但共和党这一拳无疑击中了美国当下的痛点。《金融时报》9月30日一篇文章指出,已被高度政治化的巴雷特的提名,把已经被政治因素严重影响的最高法院制度暴露在美国社会的聚光灯下,并很可能因此而引发一系列的宪政冲突,而冲突中可能孕育着变革。
一方面,巴雷特在接受提名后的讲话中曾表示,“法官必须按照法律的字面表述解释法律”,评论指出,这其实是对自由派的一种隐晦的批评,即在保守派看来,自由派对宪法按照其价值观做了扩大性的解释,而保守派现在的目标是停止这种行为,使对宪法的解释回归其“原旨”。
另一方面,金斯伯格的去世给美国保守派带来了一个填充最高法院的机会,但金斯伯格的遗志,以及保守派有违先前默契发起的闪电行动,也可能激励美国自由派的斗志,从而让美国的宪政史翻开新的一页。而这或许也将为一部有200多年历史的古老宪法如何适应当今社会提供一个新的考察样本。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