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贾樟柯:拿日本人的钱,用中国老婆当女主角,拍法国人爱看的电影

subtitle
盖饭人物 2020-10-12 20:45

一档《演员请就位2》,把香港导演尔冬升带到大荧幕前。

至此,观众恍然惊觉,原来名导阵营,还有这样一个有趣(毒舌)的大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实,除了大众熟悉的张艺谋、冯小刚、陈凯歌,中国还有许多像尔冬升这种在业界知名却不广为人知的导演,他们都具备有趣的灵魂和卓越的才华。

贾樟柯,就是其中之一。

10月10日,贾导携爱妻赵涛一起出席平遥国际电影节开幕式。

这个每年在山西平遥举办的电影展,是贾导在3年前发起的一个业内盛典。

作为创始人,他动用自己的人脉,请来杜琪峰、冯小刚、沃尔特·赛勒斯(巴西电影导演、编剧)、亚历山大·索科洛夫(当代俄罗斯影坛最重要的导演)等人任艺术顾问。

并且,还得到李安特别授权,在影展上以“卧虎藏龙”为名展映全球范围内的精品电影。

据悉,在今年的盛典上,将有五十余部影片进行展映,其中43.4%为全球首映,88.7%为亚洲首映,中国首映率达100%。

除此之外,参展的中国影人也都大有来头:中国“第五代”导演代表人物田壮壮(赵薇研究生导师)、著名导演刁亦男、管虎,华谊老板王中磊……

有意思的是,这样一个人缘爆棚的影圈大佬,自己的电影曾多次无法在国内上映,已经上映的又全部票房不过亿。

在动辄几亿、十几亿的票房喜讯传来时,他岿然不动,不被投资商为难,不被生活所困,心无旁骛地拍着不卖座的文艺电影。

贾樟柯到底哪里来的底气如此豪横呢?

你别说,他还真有资本。

01、少年意气

众所周知,山西是个商业气息浓厚的历史古城,有晋商八大帮。

在这个地方出生的贾樟柯,被称为晋商之后。

不过,小时候,他的经商天分还没来得及展露,文学天赋却先冒尖了。

中学时,他已经在《山西文学》发表小说。高中时,又创办诗社,文采斐然。

只可惜,因为从小和一帮拜把兄弟混迹街头立志当老大,再加上数学奇差无比,高考时全选A成绩16分,他最终没能考上大学。

虽然当时山西省作家协会不介意,照样愿意吸纳他为成员,可这无法挽救一个游手好闲少年的未来人生。

贾樟柯的父亲是过来人,年轻时想读大学没有条件,现如今有条件了,儿子却不能读,他显然不能接受。

四处奔走后,心急如焚的他了解到考艺术院校文化分不那么吃紧,就这样,贾樟柯被送往山西大学美术系培训班。

老家在山西汾阳,而学画的地方在山西太原,这就意味着,他的学业生涯需要独自上路。

离开父母的管束后,贾樟柯并没有发愤图强,只是每天过着上午画画,下午无所事事的生活。

偶尔有机会找上门,他会接一些画广告、写书法的活儿赚外快。实在太无聊了,就去打架、偷煤球。

到这一阶段,这个不务正业少年身上仍然没有值得期待的地方。

直到某一天,他跑到电影院看了陈凯歌执导、张艺谋摄影的《黄土地》,一下子就被震住了,“在黄土地上,那么多人在打腰鼓,那个腰鼓我们每年过春节的时候都会打,我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腰鼓本身在银幕上会有另外一种感受……”

那一刻,他有了拍电影的想法。

对于电影人来说,北京电影学院是心之所向的象牙塔。在这里,走出了田壮壮、陈凯歌、张艺谋等无数知名导演。

贾樟柯也想考这所学校,但导演系没要他,去了文学系。

读大学的时候,他已经二十几岁,比同龄人大,身上带着从小闯荡江湖的匪气。

坊间流传一个段子,看不惯只有导演系有拍片特权,贾樟柯曾经高喊“打倒导演系!”

虽然这一细节被本人否认,但他的确声势浩大地组织了一个“青年电影实验小组”开始电影实践。

1994年冬,大二的贾樟柯筹拍剧情片《小山回家》。

这部50分钟的小电影,首映场地是在男生宿舍,只有三个人看完了全片,并且全都是参与拍摄的工作人员。

“贾樟柯,你再也不要拿它出来丢人现眼了!”当时,就连副导演,也觉得看不到未来。

戏剧性的是,这部片子获得了香港国际影片展短片竞赛单元最佳故事片奖。

之后,不愿意放弃的贾樟柯在校期间又自编自导了一个剧情片《小武》。

因为经费有限,他被迫采用只被用于新闻摄像的16mm胶片(国内影院上映的电影要求用32mm以上胶片)。

结果,电影局审查“不通过”,《小武》被扼杀在摇篮里。

那个时期,一些同学抱着看笑话的心态问贾樟柯:“你16mm的‘作业’怎么样了?”。

得到“不怎么样”的肯定回答后,对方继续落井下石,“这就对了,拍一次你就知道,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当导演。”

02、“脚踏两条船”

讽刺的是,这部片子在柏林放映后一举斩获了好几个国际大奖。

西方媒体动用大幅版面赞赏贾樟柯是“亚洲电影闪电般耀眼的希望之光”。

他一下子从汲汲无名的新人晋升为国际导演界的新星。

只可惜,新星还没等到冉冉升起,又被一闷棍打回了原处——贾樟柯收到了不许再拍片的命令,原因:“私自拍摄《小武》一片并赴国外参赛,严重地干扰了我国正常的对外文化交流”。

虽然后来他被解禁,但是往后的《站台》、《任逍遥》,都没能拿到国内的准播证。

从小具有反叛精神的贾樟柯,虽然心力交瘁,却并没有就此改变风格,他觉得自己在坚持艺术,甚至因此看不起启蒙导演的商业化,“陈凯歌和张艺谋都是天才导演,但是从90年代开始,他们的影片已经不是那么有趣。”

他依然选择用独特的“疼痛叙事”,再现特定年代人物的生存状态。

而在日益繁荣的中国,绝大多数观众都是向前看,所以他那些回忆痛苦岁月的文艺片受众很小。

幸运的是,中国市场不欢迎他,海外市场热情拥抱了他。

《小武》在柏林电影节上展映,一个叫市山尚三的日本人对他的电影美学惊为天人。

市山尚三是谁?他是北野武工作室的制片人,从1994年开始,与台湾电影大师侯孝贤合作,相继担任《好男好女》、《再见南国,再见》、《海上花》等多部影片的制作人,在国际上颇为知名。

在见识了新人贾樟柯的才华后,他觉得这个小伙子有成为一下个侯孝贤的资本,就回到日本介绍给北野武。

从那以后,双方达成了长达20多年的合作,贾樟柯不再需要为钱发愁。

获得第57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亚洲电影促进联盟奖的《站台》,北野武工作室投了600万。

戛纳首映的《任逍遥》,制作成本600万。

入围第61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世界》花费比较多,有1200万。

遗憾的是,这三部片子,只有《世界》获得国内公映资格,且最终内地票房只有45万。

对于这个现象,贾樟柯不太介意,“赚多少钱并不重要,银幕长期匮乏我们生活真实的痛苦,我希望能唤醒观众。”

他凭什么如此镇定?说到底,还是北野武给的底气。

原来,北野武不仅投资,还负责海外发发行。贾樟柯按照自己的审美拍完电影后,北野武工作室会动用销售渠道推广,最后变现。

在他们的操盘下,这三个片子的版权,都赚了钱。

当年的《小武》,贾樟柯卖给了一家全球发行代理公司,半年后他的银行卡上出现了500万(要知道,那可是九十年代)。

一部《世界》,北野武又以200万美元的高价售出北美地区版权。

后来荣获威尼斯金狮奖、国际大奖拿到手软的《三峡好人》,在国内上映后,两天的票房仅1400元,创下了长沙文艺片票房的最低纪录。

但是,这部片子,在法国上映首周票房已是国内的2.5倍。

很快,法国公司MK2对他抛出橄榄枝,接过了贾樟柯电影的全球发行权。

据统计,《三峡人家》最终被销售到了 75 个国家,仅版权费收入就高达 4000 万。

之后,MK2负责过贾樟柯的《二十四城记》《天注定》等影片的海外发行,《山河故人》出品方一栏也有他们名字。

贾樟柯的财富路还不仅于此。他拿着丰厚的版权收入,发挥了晋商之后的特质,四处投资,实现财务自由。

时至今日,他名下有11家公司,动辄融资上千万。

除了拍片,他还会每年接拍商业广告,自称是“中国最贵的广告片导演”、“如果专心做生意,不比马云差”。

“我能稳步拍摄自己的电影,中间没有太多彷徨等待的时期,跟财务上的独立是有一定关系的。它能够支持你拍你想拍的东西,用你想拍的电影方法。”

作为一脚踏财富、艺术两条船的文艺片导演,贾樟柯不像张元、娄烨等人为票房苦恼,而是放肆拍喜欢的作品,手捧多个国际奖项,扛起第六代导演大旗。

某种程度上,他很幸运。

03、爱妻当主角

电影得意,贾樟柯感情生活,也在一段“弯路”后,得到了圆满。

早些年就读北京电影学院的时候,摄影系有个叫朱炯的女孩,对他颇为欣赏。

贾樟柯拍第一部短片的时候,她曾帮忙摄影。一来二去的,双方也就有了感情。

后来贾樟柯在柏林获奖荣誉加身时,向朱炯求婚,坚持要送给新婚妻子一枚戒指。

可对方只淡淡说了一句,“我骨子里喜欢武打片,你去拍一部吧,片尾写上献给我就可以了。”

只可惜,这个愿望没有实现,两人就分道扬镳了。

因为贾樟柯把全部的精力聚焦到电影事业上,长期的分离使两人聚少离多,感情有了隔阂。

某一天,他收到一条短信:“做事业的人不能以家为半径,而要以自己为半径,我们俩都应有自己的生活,我决定去留学。”

这一走,朱炯在法国巴黎第八大学艺术系拿到博士学位,拍摄的照片登上了法国杂志封面,成了蜚声国际的著名策展人。

但是,因为分隔异地,感情渐渐也淡了。

对此,贾樟柯曾相当自责,在北电讲课劝告学生:“你们想拍电影吗?想拍电影就不要结婚。就这么做,没错的。”

那时候的他,还不知道,自己会因为赵涛改变想法。

赵涛和贾樟柯的相识,源于《站台》这部电影。

1999年,贾导到太原师范学院挑选舞蹈演员。当时,北舞毕业的赵涛正是负责接待的老师。

看到贾樟柯,她没有惊喜,也没有逢迎,只是有点不高兴,简单介绍几句,就坐在了一旁。

或许,正是这副不在意的态度,吸引了贾樟柯,从而有了两人《站台》的初合作。

从那以后近20年的光景,贾樟柯的电影里,她几乎没有缺席过。

2009年4月,贾樟柯承认自己是单身,侧面证实与朱炯已经离婚。

两年之后,她宣布与赵涛结婚,并附上威尼斯拍摄的婚纱照。

因为与赵涛结识多年,外界一直认为两人感情已超过10年,由此揣测赵涛是小三上位。

这一点是否真实,外界无从得知。唯一可知的是,对贾樟柯来说,赵涛是懂他、懂文艺电影的理想伴侣。

2000年,他们曾在法国看长达两小时四十分的电影《一一》。

结束后,赵涛红着眼圈问他,“为什么平时看不到这样的电影?”

那一刻,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是少数欣赏文艺片的人之一。

果不其然,在之后的多次合作中,赵涛不断给他惊喜。

《三峡好人》里,她建议贾樟柯,让女主角沈红决定分手之前,用风扇吹拂下的舞蹈代替呆坐。

在《山河故人》里,女主涛去医院接父亲遗体时揪心的场面,他要求克制、留白。

可赵涛断然拒绝:“没有一个女人会那么做。”


他们两人携手,创造了无数冲出国际的电影。总的来说,赵涛之于贾樟柯,是灵感缪斯,是表演老师,也是生活中的爱人。

04、结语

花日本人的钱,用老婆当女主角,拍法国人爱看的电影。

不得不说,贾樟柯是业内的一个特殊存在。

有点好奇,这样一个导演,如果登上《演员请就位2 》,会是怎样一番风味。

#贾樟柯赵涛#、#文艺片#、#国际电影节#

作者:CHEN

责编:zeria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