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终结新冠病毒疫情,世界要做好「疫苗」三件事

subtitle IT之家 10-12 20:36

IT之家10月12日消息 近期,比尔盖茨发布了《A three-part plan to eliminate COVID-19》文章,称一支甚至多支安全有效的新冠疫苗,很可能在明年初准备就绪。这一进展将让世界有机会消除新冠疫情的威胁,逐步恢复正常。IT之家获悉,要实现这一目标,世界首先需要做好三件事:数十亿剂疫苗的量产能力、为疫苗买单的充足资金,以及运转良好的疫苗交付系统。

下面是文章内容:

世界即将迎来一项了不起的科学成就:一支甚至多支安全有效的新冠疫苗,很可能在明年初准备就绪。这一进展将让世界有机会消除新冠疫情的威胁,逐步恢复正常。我们能够对新冠免疫,隔离措施将被解除,人们将不再需要戴口罩,世界经济将再次全速运转。但疫情不会自行结束,要实现这一目标,世界首先需要做好三件事:数十亿剂疫苗的量产能力、为疫苗买单的充足资金,以及运转良好的疫苗交付系统。

疫苗生产能力

目前,全球的新冠疫苗供应都是为富裕国家准备的,这些国家一直在与制药公司谈判,确保疫苗一生产出来就有权优先购买数十亿剂。

但是那些中低收入国家呢?从南苏丹到尼加拉瓜再到缅甸等等,这些国家是全球近一半人口赖以生存的家园,但它们并不具备能与制药公司达成大笔交易的购买力。从目前的现实情况来看,这些国家能够获得的剂量,最多只能覆盖其 14% 的人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新冠疫苗的贫富差距,富裕国家预购了远超所需的新冠疫苗,贫困国家被远远甩在后面/金融时报、CNN、BBC 等

美国东北大学新开发的一个数据模型有助于说明如果疫苗无法公平分配将带来怎样的后果。

该大学的研究人员分析了两种情况:一种是根据人口数量比例向所有国家分发疫苗;另一种是跟我们所面对的现实差不多的情况,即 50 个左右富裕国家和地区获得了前 20 亿剂疫苗。在第二种情况下,新冠病毒将会在全球四分之三的区域继续不受控制地传播四个月。与第一种情况相比,由此造成的死亡人数将是前者的两倍。


■疫苗平等分配与没有疫苗的情况相比的死亡率/ 东北大学 MOBS 实验室

这将是巨大的道德缺位。疫苗可以使新冠成为一种可预防的疾病,任何人都不应该仅仅因为他们所在的国家无法负担制造和交易成本而死于一种可预防疾病。

但是,哪怕你并不关心公平的问题,也能预见到第一种情况,即 “富裕国家优先”造成的后果。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成为第二个澳大利亚或新西兰:这两个国家付出了长期的努力,境内病例已经很少,但它们的经济持续低迷,因为他们的贸易伙伴仍处于封锁状态。偶尔,病毒携带者仍会穿越南太平洋,造成本地感染和社区传播,学校和办公场所不得不再次关闭。

即便疫苗供应过剩,富裕国家仍有再次感染和流行的风险——因为在那些地方,不是每个人都会选择接种疫苗。根除疾病威胁的唯一方法就是在每个地方都消除它。

弥补疫苗缺口最好的方法不是指责那些富裕国家,因为他们正在做的事完全可以理解——出于保护本国国民的目的。更好的方法则是努力提升全世界的疫苗生产能力。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照顾到所有人,无论他们生活在哪里。在这个层面上讲,新冠药品的普及已经取得显著进展。制药企业已同意通过使用彼此的工厂来尽可能扩大产能。例如,瑞德西韦(Remdesivir)由吉利德研发,但现在辉瑞的工厂将生产更多的瑞德西韦,以前可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允许自己的工厂以这种方式供竞争对手使用。现在,我们在疫苗方面也看到了类似的合作。今天早上(9 月 29 日),16 家制药公司和我们的基金会签署了一项重要协议,这些公司同意在疫苗生产方面达成合作,并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扩大生产规模,确保获得批准的疫苗尽快得到广泛分发。

疫苗筹资

除了考虑疫苗的生产能力,我们还需要筹资为贫困国家支付数十亿剂疫苗的费用,这正是 “全球合作加速开发、生产、公平获取新冠肺炎防控新工具”(简称 “ACT-A”)行动计划可以做出贡献的地方。该行动由全球疫苗免疫联盟 (简称 “Gavi”)和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全球基金(简称 “全球基金”)等组织倡导并支持。可能很少有人听说过这两个国际多边组织,但是它们在全球健康领域深耕二十年,已经成为向贫穷国家提供疫苗、诊断工具和药品的专家与主要贡献者。

制药公司的努力已经让全球资金普遍短缺的问题变得容易很多。制药公司已放弃从任何新冠病毒疫苗中获利,并承诺使其尽可能可负担,但如果想让所有有需要的人都打上疫苗,仍然需要大量的公共资金支持。

疫苗交付系统

最后,即使世界已经具备了足够的疫苗生产能力和资金,我们也需要加强卫生系统—— 那些真正能将疫苗送到世界各地有需要的人手中的卫生工作者和相关的基础设施。我们可以从正在进行的根除脊髓灰质炎的行动中收获很多经验。

曾经有一张照片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在印度消除脊髓灰质炎期间,一群卫生工作者为了到达偏远的村庄进行接种,不得不头顶着疫苗冷藏箱、跋涉在与腰齐深的洪水中。

在世界上最贫困地区发现新冠肺炎病例将同样需要类似的基层卫生人员网络——可以覆盖甚至连道路都无法到达的地方。有了良好的诊断工具,这些卫生工作者还可以及时发出警报。换句话说,在消除新冠的进程中,我们还能建立一个有助于减少下一次疫情大流行危害的系统。

在研究大流行病的历史中,我学到了一件事:大流行病是少见的,能让人将利己还是利他——这两种本能合二为一的情况。确保贫困国家平等地获得新冠疫苗就是如此 ——利他即利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