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鲍家街43号:阔别20年的重聚

《乐队的夏天》第二季最后一期,鲍家街43号作为压轴乐队之一出场,为这一季喧嚣的摇滚热浪画上了浓墨重彩的句点。《晚安,北京》的前奏响起来的刹那,舞台灯亮起,时间恍然回到了20年前,一切似乎都毫无二致:台下热浪氤氲,台上乐队全情投入。但似乎又有点不太一样——这一次,《晚安,北京》的编排做出了一些调整,而从舞台上看下去,一些年轻的面庞,都还带着对岁月所知不多的干净……

毕竟时光荏苒。

而在中国摇滚稍显短暂的辉煌时光里,鲍家街43号仍然是个无法逾越的坐标,乐队自身的故事,和它的成就一样,多年以来几乎没有停止过被讨论。

采写_本刊记者 林楚捺 录音整理_任颖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为中国第一支科班出身的摇滚乐队,这支以成员的母校中央音乐学院的地址、“鲍家街43号”为名称的乐队,自身的辉煌以及主唱汪峰的出走,一直是相伴相生、无法回避的话题。

1993年11月,汪峰、龙隆、杜咏、刘刚等几名热爱音乐的学生一起成立了“鲍家街43号”乐队。后来,王磊、单晓帆、赵牧阳等加入。

乐队于1997年6月出版发行首张专辑《鲍家街43号》,《小鸟》、《晚安,北京》等曲目引起巨大反响,成为“魔岩三杰”之后的“北京新声”之一,征服了大批乐迷。此后又发行了《风暴来临》专辑。

2000年,汪峰签约华纳,鲍家街43号乐队正式解散。

20年后的重聚:全员确定只花了几个小时

在解散20年后,《乐队的夏天》舞台上实现的这次全员重聚,可以算是一次意义重大的正式露面。然而这场重聚,从发起到全员确认出演,只花了几个小时,契机只是汪峰的一通电话。

这其中,贝斯手王磊似乎是汪峰第一个联系的成员。其实两人之前的联系不多,上一次交集,还是因为王磊在自己的一个直播节目《磊落夜话》中聊到在鲍家街43号时的经历,于是就邀请汪峰过来录一段视频,汪峰爽快地录了。“也还好,大家算是非常融洽。”

在这一次愉快的交集之后,过了几个月,汪峰突然给他打电话,告知《乐队的夏天》最后一期邀请大家全员重聚,重新合作一次过去的曲目。

有了之前愉快交流的基础,虽然王磊并没有关注、也没有完整看过这个火爆朋友圈的节目,但他第一时间答应了。

汪峰的动作比他想象的更快。几个小时之后,王磊已经在一个微信群里了——里面整整齐齐,是鲍家街43号的全体成员:贝斯手王磊、三任鼓手单晓帆、赵牧阳和刘刚、吉他手龙隆、键盘手杜咏,以及主唱汪峰。

为了这场多年之后的正式重聚,在约好的时间里,所有人在北京准时汇合。

录音棚里乍一见面,王磊还感慨所有人都有了变化——20年的时间,足够让他们组建家庭,结婚生子。就像所有久别重聚的朋友一样,他们聚在一起唠了唠家常。

但是音乐甫一响起,所有人都发现,没有常理上可能会出现的任何生疏,20年的空白也似乎从不存在——这支乐队默契得仿佛从来没有解散过。一旁的节目组工作人员很吃惊,这根本就像一支排练了很多遍的乐队。

究其原因,王磊觉得和所有成员的经历脱不了关系——即使解散了,他们也并没有远离音乐。乐队的键盘手杜咏,目前在中央音乐学院附中教作曲,“他应该是作曲系的系主任”;吉他手龙隆在从事音乐制作,是华晨宇演唱会的音乐总监和音乐制作人;乐队鼓手单晓帆,组建了译乐队,跟窦唯有合作;鼓手赵牧阳在做自己的唱片,“我跟他的联系比较多,牧阳刚跟腾讯签了一张唱片的合约,编曲也是由我们磊落组合来做”;至于王磊自己,作为摇滚界盛赞的“中国最杰出的贝斯手之一”,成立了磊落组合,前几年签了文投控股旗下的哆啦音乐。

20年前的分离:我们那个时候太年轻

而作为主唱,汪峰当年的出走,一直是围绕在这支乐队身上经久不衰的话题。

现在的王磊完全可以理解汪峰当时的选择:“他自己后来跟我也聊到这个问题,其实他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但是确实很难选择,这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个合约,通过这个合约,他可以完成自己接下来专辑的发行和推广,大概就是这么一个状况。”

但是在王磊看来,那个年代刚接触到海外唱片公司的一些国内音乐人和唱片公司之间,在流程操作上,存在很大的信息不对等。

关于这种信息不对等,他举了例子:对于很多唱片公司来说,主唱和乐队的关系是这样的—— “窦唯与乐队”,“张楚与乐队”或者“何勇与乐队”等等。虽然也有例外,但大部分情况之下,出于考虑商业环节的可控性,“许多海外的公司只签乐队的艺人,他们几乎不签乐队”。

这种立场不同导致的信息不对等,难免会让人对很多事情感到无法理解。

王磊表示,鲍家街43号的成员当时才20多岁,得知汪峰独自签约后,其他成员当然也无法完全避免这种情绪。

吉他手龙隆曾经在其他场合还原过当时的场景:分手饭是在簋街一家饭馆吃的。那本来只是一次正常的聚餐,席间,汪峰第一次告诉了其他成员华纳只打算签他一个的消息。龙隆第一个站出来说OK,那就这样吧。

没有红脸,也没有闹,很自然地就散了。

然而,随着时间流逝,年轻人终究会长大。对于现在的成员来说,他们已经完全可以理解汪峰的选择。王磊还表示,目前看来,这对汪峰来说,可能也是最好的选择。

时间回到2020年的现在。全员正式重聚的乐夏舞台,也促成了另外一段久别重逢的佳话——张亚东和赵牧阳。

在《乐队的夏天》舞台和赵牧阳再次见面的时候,张亚东很激动,他和赵牧阳上一次见面还是20多年前。对此,王磊也很感慨:“最早的时候,我们都是一起在红星音乐生产社,亚东当时也在……我在红星也呆过两年,那个时候牧阳好像是帮田震还是帮许巍录音。”

“所以,如果没有这个节目,很多人可能20年、30年见不到,甚至一辈子也见不到了。”

南都娱乐×王磊

如果没有解散,鲍家街43号会怎样?

南都娱乐:作为前鲍家街43号的贝斯手,当年乐队解散的时候,网络上有不少传闻称成员间不合,具体的解散真相是什么样的?

王磊:很多人之前也问过这个问题,实际的情况是当时是华纳有一个合约给到汪峰,他们的条件是只能签一个歌手,不能签乐队。汪峰在这个过程中也跟唱片公司极力争取,能不能给他一段时间考虑一下,看看有没有可能跟乐队达成一个共识。大家也知道,我们当时比较年轻,才20多岁,突然面临这么一个重大的选择,可能受年龄的影响,会不太理解——我们大家是一起的,为什么签约的时候只能签一个人,乐队不能一起签?其实对于汪峰来说,也是一个特别难的选择。

南都娱乐:大家对于汪峰单飞这件事情的态度如何?

王磊:一开始还是有点不理解,觉得不应该发生这么一个状况。但过了这么多年,对我们来说,这个问题在每个人心里也都解决掉了。其实乐队分开之后,大家实际上或多或少还是有一些联系。

南都娱乐:汪峰促成了你们这一次的《乐夏》重聚,选择《晚安,北京》是不是也是他的主意?

王磊:其实我们大家都比较认同这个曲子,如果他让我们每个人都选的话,实际上我们也差不多都会选这个曲子。因为我们的第一张唱片本来是选这首曲子作为主打,后来因为各种原因选择了《小鸟》,但是《晚安,北京》一直是我们在这张唱片里边非常看重的一首曲子。所以我们想,如果有可能再一次做演出的话,很希望演这个曲目。

南都娱乐:所以其实这次演出应该是20年来第一次全部聚齐的演出。

王磊:对,是第一次。

南都娱乐:您想过如果乐队没有解散的话,鲍家街43号今天会是什么样子吗?

王磊:我觉得它应该会是国内非常独特的一支乐队。乐队解散的那个时代,实际上大家就非常看好这支乐队,因为无论从成员的构成,到音乐作品的现场感染力,都是一支非常成熟的乐队。因为当年乐队的绝大多数成员是来自于中央音乐学院,当然也有我们这种非科班出身的,比如说我,还有我们第一任鼓手单晓帆,还有我们的第二任鼓手(赵牧阳),实际上我们三个人都不是科班出身,但是吉他手(龙隆)和主唱(汪峰)还有键盘手(杜咏),都是中央音乐学院的。专业科班出身的背景,同时又具有比较原生的生命力,这种融合在当时的我看来是一个特别好的状态。如果当年鲍家街43号乐队没有解散的话,应该现在来说也是一个非常有特点的乐队。

南都娱乐:经过这次演出,有没有让你们萌生重组乐队的想法?

王磊:接下来具体会有什么动作还不太确切。我觉得可能会有一些个别项目或者活动的合作机会,但如果说乐队重组,再像以前一样,我估计很难了,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行业规划了。

南都娱乐:接下来会参加第三季的《乐夏》吗?

王磊:目前没有打算。

《乐队的夏天》有利有弊,无需和中国摇滚乐队的发展做捆绑

南都娱乐:有人说鲍家街43号的成功,其实也是受益于当时国内的大环境,毕竟国内摇滚乐在90年代有一个小巅峰,您觉得当时八九十年代的摇滚热是因为什么?

王磊:我觉得大环境上,可能我们那一代人正好处在了这么一个时间点,尤其是我们70后的这一代人,其实改革开放以后到80年代,我们国内各行各业都面临大的机遇,音乐、绘画等这些艺术形式,很多是从无到有的过程。我们在80年代中后期听的大多数都是港台流行音乐,突然有一天我们可以听到另外一种不同的声音,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冲击,那完全是从无到有的一个时间,所以说我们正好是走在了那个时代里面。

南都娱乐:《乐夏》把摇滚乐再次带回到年轻的群体,您作为一个摇滚乐队的传奇贝斯手,是怎么看待这个节目的?

王磊:我自己个人认为是有利有弊,我觉得任何行业都是这样,如果你短时间内快速地去消费这个行业的话,表面上看是对这个行业是有一个好的推动,但长远看来,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可持续性发展的推动。当然目前来说,能以一种不同的面貌,让大多数的国人能够看到还有这样的一种乐队的文化形式,这当然是有好处的。但是长远看来,我不知道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南都娱乐:要累积年轻人对于摇滚乐的兴趣,稳步增加受众群体,这需要时间,您觉得该怎么去做呢?

王磊:我觉得只要让它自然生长,这个行业一定会特别好。我们不要过多地去消费、过度地推动这个行业,尤其是这种艺术创作行业,如果你没有过多地干预,它一定会成长起来,即便没有成长起来,这也是应该有的一个现状。假如说这个行业在短时间内爆炸式的增长,我觉得那是一种虚胖,肯定是这样的。

南都娱乐:您这是对类似“揠苗助长”的行为的担忧?

王磊:对,其实我们看到一些选秀节目,是能够感受到的,所以说《乐夏》这个节目我觉得非常好,但是我们怎么去谨慎地看待这个事情?这个很重要:不要过度地把节目跟推动摇滚乐发展或推动中国流行乐发展形成一个因果关系,我们觉得可能不要太多去解读这个。

“摇滚精神”不受限制,不要为了愤怒而愤怒

南都娱乐:您以前也是一个摇滚青年,为什么后来会转向纯音乐呢?

王磊:其实有几个不同的因素对我有很大影响。首先我跟我爱人在一起之后,我们两个人讨论出“磊落组合”这么一种合作模式。做乐队,实际上是一个乐队中的4个人或者5个人最后相互妥协,然后才会产生出来一个作品。我更愿意在创作中能够把控作品的整个方向和调性,所以目前在“磊落”这样的创作模式下,我自己觉得更舒服一些。我们两个人做制作人,把控我们的音乐方向、曲风、构架和整个框架,找一些不同的音乐人来合作。

但我觉得从创作精神来看,跟我早期做摇滚乐,没有太大的区别。随着年龄增长,会有一些东西沉淀下来,当你吸收了很多营养之后再去表达,可能会比我们20多岁的时候会更有选择性,有更多的考虑在里面。而且我知道人的审美有的时候很难逆向地往回长,而是一直往前走,很难往后退。

南都娱乐:转变音乐风格后,您觉得心里的摇滚精神还在吗?

王磊:我觉得不要过于狭隘地去理解“摇滚精神”这个词,它因人而异,有很多不同的内容在里面。无论是做摇滚乐还是现代流行音乐,它不只有一种方式,还有很多种不同的展现形式。我们希望的是能够找到一条符合自己的道路去走,这个很重要。我们不要为了愤怒去愤怒,这样的话你反而会受一些限制。在音乐形式上,我们可以有更多的讨论范围,摇滚乐也是现在流行音乐其中的一个分支,我们其实有很多种音乐类型可以去制作。

南都娱乐:汪峰单飞后,他的音乐风格有所调整,也面临了很多质疑,对此他曾反问:“把理想和情怀挂在嘴边,就不能商业吗?”他还认为,对中国音乐人来说,能脚踏实地地谈“钱”也算是音乐圈的一个进步。对此您怎么看?

王磊:我觉得谈钱没有问题,任何东西都有它自己的商业属性。比如像我们做音乐,一个唱片拿出来摆到货架上,首先它的第一属性就成为了商品,所以我觉得“谈钱”这个没有问题。商业的介入,有的时候可以更好地推动这个行业有更良性、更有趣的发展。我们不要只说情怀,如果只说情怀,完全脱离了商业,这个行业很难走远。

所以我不觉得谈钱是有什么问题。比如说我们磊落组合,虽然是纯音乐,但如果能找到一些跟我们音乐调性符合,或者跟我们的一些价值取向符合的一些品牌,或者资方,我们也非常愿意跟他们有深入的合作。

我们近期刚刚和康佳集团合作,康佳集团刚好是40周年,有一个活动叫“在一起,让美好自然生长”,当时我一看到,就觉得跟我们调性特别符合,因为我现在写的“家庭两部曲”,最内核的就是我们要从不同角度去看自己的生活,珍视我们的家庭,所以我们很快就达成了一个共识,可以做这样的一个活动。商业这方面我们是从来不拒绝的,这点上我觉得汪峰的考虑是对的。

南都娱乐:您现在作品的名字上,包括和康佳集团合作的活动,经常都会看到美好和幸福这些关键词,比如说《大地上的美好》,《幸福之地》,“在一起,让美好自然生长”,能否聊聊您现在的创作心态?创作这些作品背后的理念是什么呢?

王磊:我觉得我现在这个年龄,差不多是创作欲望最强烈的一个阶段。我非常希望把以前所积累的东西在最近这几年有一个释放,刚好我跟乐乐也是这几年认识,结婚有了孩子,这几年的生活是我这一辈子里最顺的。

所以我就想把一些我们两个人共同觉得美好的事物记录下来,或多或少地会放到我们的作品里边。所以你可以听到《大地上的美好》或者《幸福之地》,我们第一次看到“在一起,让美好自然生长”的时候,也觉得特别有感触,就刚好符合我们现在创作的调性和背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他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