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诗人露易丝·格丽克获诺贝尔文学奖,多年陪跑的村上春树还有希望

subtitle
齐鲁壹点2020-10-08 19:22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师文静

10月8日晚19时,瑞典学院公布2020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获奖作家是美国桂冠诗人露易丝·格丽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露易丝·格丽克(Louise Glück,1943— ),美国桂冠诗人,生于一个匈牙利裔犹太人家庭,1968年出版处女诗集《头生子》,至今著有十二本诗集和一本诗随笔集,遍获各种诗歌奖项,包括普利策奖、国家图书奖、全国书评界奖、美国诗人学院华莱士·斯蒂文斯奖、波林根奖等。

格丽克的诗长于对心理隐微之处的把握,早期作品具有很强的自传性,后来的作品则通过人神对质,以及对神话人物的心理分析,导向人的存在根本问题,爱、死亡、生命、毁灭。自《阿勒山》开始,她的每部诗集都是精巧的织体,可作为一首长诗或一部组诗。从《阿勒山》和《野鸢尾》开始,格丽克成了“必读的诗人”。

这两年获诺奖呼声最高的作家包括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肯尼亚作家恩古齐·瓦·提安哥、莫桑比克作家米亚·科托、安哥拉作家阿瓜卢萨、阿尔巴尼亚诗人卡达莱、英国作家萨尔曼·拉什迪、匈牙利作家拉斯洛、葡萄牙作家安图内斯、美国作家哈金和科马克·麦卡锡以及托马斯·品钦等。

其中,预测榜单中呼声最高的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出生于1939年11月18日,是加拿大著名小说家、诗人、文学评论家。她毕业于多伦多大学,是国际女权运动在文学领域的重要代表人物。

这位加拿大作家代表作《有使女的故事》等,曾获布克奖、阿斯图里亚斯王子奖、卡夫卡文学奖和德国书业和平奖,一直是诺贝尔文学奖最热门人选。

阿特伍德的作品涉猎广泛,科幻小说、反乌托邦小说尤为特色。1985年发表幻想小说《使女的故事》令她一举成名 ,获提名普罗米修斯奖和星云奖,以及英国文坛最高荣誉布克奖,成为20世纪最经典的幻想小说之一。2000年终于以小说《盲刺客》摘得布克国际文学奖这一桂冠。2008年她获得阿斯图里亚斯王子奖,2017年获得卡夫卡文学奖和德国书业和平奖,中国读者最熟悉的《使女的故事》是阿特伍德发表于1985年的经典作品,小说中探讨的女性生育自由、代孕、人口衰退、环境恶化等问题在当代美国重又引发热议,媒体和公众纷纷宣称,“阿特伍德的小说正在成为现实”,该书甚至超越奥威尔,登顶亚马逊畅销书榜首。

对很多读者来说,91岁的米兰·昆德拉还没有获得诺奖,绝对是一件令人惊讶的事情,他的作品《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玩笑》早已成为文学经典。米兰·昆德拉一直在赔率榜上陪跑诺奖。9月,素有诺奖风向标之称的“卡夫卡文学奖”也将奖项颁给了米兰·昆德拉,这个奖项获奖名单中有一长串作家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比如彼得·汉德克和耶利内克等。米兰·昆德拉似乎越来越接近诺贝尔文学奖。

历年来呼声很高的村上春树本年度再一次诺奖擦肩而过。村上春树每年诺奖季都会被全球关注,在赔率榜上多年榜上有名。被问及“领跑”诺贝尔文学奖是怎样的感受?村上的回答是:“其实挺困扰的,因为并非官方提名,只是被民间赌博机构拿来定赔率罢了。这又不是赛马!”

不过很多文学界人士希望村上春树获奖,因为其作品水准、质量已达到一定的高度。比如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最近就表示:“期待村上春树获奖。他其实火候已到,吃亏在太流行了。诺奖不喜欢锦上添花,人们又很容易把流行与通俗,通俗与媚俗庸俗低俗联系起来。村上是流而不媚,通而不俗,这符合我个人审美的至高境界,其实比那些一味高深,刻意小众要困难得多。即以艺术水准而言,村上也超过很多以往获奖者。我投村上一票。”

从1901年第一届诺贝尔文学奖颁给法国作家苏利·普吕多姆算起,世界文坛这一重要奖项已走到第120个年头,共有117位作家获得该奖项。诺贝文学奖旨在奖励在文学领域创作出具理想倾向之最佳作品者,诺奖颁奖更像是一年一度的文学界燃放灿烂的烟花时刻,对于优秀的获奖作家来说,它只是锦上添花。

但也有大批的永远被人类记住的作家没有获得该奖,比如弗兰兹·卡夫卡、詹姆斯·乔伊斯、马赛尔·普鲁斯特、列夫·托尔斯泰、博尔赫斯、卡尔维诺、纳博科夫、科塔萨尔、老舍、菲利普·罗斯、阿摩司·奥兹,等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他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