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 评机关单位人员借调,你怎么看?

subtitle
在昭通 2020-10-06 19:44

点蓝色字免费关注“观昭通”

长假有点闲暇时间,就说点闲话吧。
老胡注意到,现在很多上级机关向管辖的下级单位(主要是国有企事业单位)借调工作人员,帮那些机关做事,被借调人员的工资奖金当然是原下属单位支付。这种情况相当普遍,上行下效,全国很多地方都有,在有的机关里,借调人员的总人数甚至大于正式在编人员。

原因嘛,似乎很合理:机关在编人员太少,工作太多,实在忙不过来,只好由下级单位支援些力量了。下级单位不敢得罪上级机关,只好有求必应。结果就是,从下级借调人员成了不成文的规则,政府机构名义上精简了规模,又通过借调重新庞大起来,甚至隐性地越来越庞大,当初机构改革的成果实际上化为乌有。

我们的治理模式常被比喻成“大政府、小社会”,但大要有一定限度,不能真的什么都抓,什么都管,把社会的一切都搞得妥妥的,方方面面确保不出事。政府不能真搞成“无限责任政府”,那样的话,社会的很多能力就会退化,容易出现恶性循环,管得越多,纰漏越多。还是要给社会留下必要的弹性空间,让上下对不规则、出些小问题有适应力和包容度。

其实精简机构就包含了限制政府规模和权力的考量。每个机构都定编了人员规模,大家肯定忙不过来,那就抓最主要的管,可以不管的不妨放下,让那些管不过来的事情由社会自行消化。现在各机构都通过借调人员实际扩编,管事的能力就大幅扩张了,国家的治理思路和逻辑都会因此而突破原来的设计规划。

而且很重要的是,机关的人手多了,官僚主义、形式主义的东西很容易增加。我相信,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就是治不住,与很多机关大量借调人员有很大关系。断了这条路,机关里人手真不够了,官形二主义会被釜底抽薪,有限的人力就会更多用到真正紧迫的事情上去。

比如有的地方编制个计划要借调人员,评奖、搞专项活动也要借调人员。过去正常运行,如今要处处“5加2”“白加黑”,忙成这样,当然也要借人了。其实这当中有些是履职过度。如今很多地方的公务人员累的不得了,为了“不出事” 就搞得事无巨细,其实没必要。国家好好的,能出多大事?有点小事,出就出了,社会承受力慢慢高了,与“不出事”同等重要。让这两方面彼此呼应、支持,我们的社会将更健康。

从限制上级机关向下级单位无偿摊派借调人员做起吧,这对控制政府权力和责任的惯性扩张,对整治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也许都管用。

以上是老胡一孔之见,由于我掌握的信息有限,说的未必都对。此文经四位专家学者看过,其中三位总体上支持我的看法,一位有不同意见。我决定还是把它发出来,供斧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以上是部分网友评论↑

以下是《人民的名义》总监制 金盾影视中心主任 李学政的评论:

声明:本文已注明转载出处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联系微信:zaizhaotong

第一时间知晓昭通各地新闻

发布全国各地微求助求职

爆料趣事、突发事

正能量等各类资讯信息,

免费发布投稿爆料、

微信:zaizhaotong

觉得内容不错

点个“”分享给更多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