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俄罗斯女租客的邪恶伙伴

subtitle 中亚舆图 10-01 23:47

“东哥在俄罗斯”,客居俄罗斯,初尝弄笔墨,记录日常,平民视角,异域风情 ,金矿信息,商旅经贸,心情感受。关注我,每日一篇俄罗斯见闻。

昨天写的“遇到奇葩俄罗斯女租客”。

有读者脑洞大开,有说已经被文章诱惑了的,也有跃跃欲试准备干点什么的,有算经济账的,有高大上鄙视丽达这个群体的,也有“老莫”表示惊讶:竟不知俄罗斯有这样的群体。

也有被文章中某一句吸引的,好几位评论和私信是:“发视频看看。”

不知道这些人的脑洞咋回事。

发私信要视频的,不知道怎么回复,直接删除拉黑了,在某平台评论的,我都一一回复说:“你这个要求,就跟别人让你闯一下红灯那么愚蠢可恨。” 我都说了,这个视频属于转发多少次能入刑的,你要看啥呢?怎么想的呢?

也有优越感上升,立马就要计划疫情后,来俄罗斯如何如何,算账算的比屌丝都严谨,这也敢装大款,要来个拯救的心态了。

近期俄罗斯的卢布持续的下跌,在我看来,还不够,我也不懂什么经济,单看这大半年俄罗斯很多经济活动停滞,税收减免、全民全社会大派福利,这缺少的卢布一定是多印出来的,不贬一点不能平衡,我觉得还应该再贬一点。

卢布贬值带给外国人的感受,就是花更少的钱感受俄罗斯的美好。

像我说的丽达每月12000卢布的房租,之前需要1300-1400元人民币,现在如果12000卢布,只相当于1000元多一点人民币了,凭空就少花了很多钱,俄罗斯的物价还需要一点时间对应汇率,所以,贬值以后,市场上卢布的价格是不变的,几个月后或大半年后,才会在市场的物价上反映出来,房租这样相对的不太会有变化。

韩哥说他在布市2013年买的房子,因为一直在国内生活,就2万卢布出租出去了,那时卢布兑换5.3,每月的租金换算成人民币就是4000元左右,投资回报很合算,那么在2014年底那场卢布贬值风波中,一跟头跌到不足2000元人民币每月,2万的租金缓慢地提升,直到最近布市60平米左右的房子才上升到接近3万卢布,如果装修考究配置家电高档是另外的一个价格。

其实俄罗斯最大的风险是政策风险,土耳其那年击落一架俄罗斯的战机,且领导人死不道歉,导致两国关系破裂,俄罗斯下令所有的土耳其人在限定时间内离开俄罗斯,这个禁令涉及几十万在俄罗斯的土耳其人,很多土耳其人三代都在俄罗斯生活,他们已经把俄罗斯当做自己的家园,在土耳其已经没有家和住所,他们忍痛快速甩卖自己在俄罗斯的房产,有很多莫斯科的土耳其人,只用市价1/10的价格卖掉了自己的房产,加上卢布贬值,距高峰时买入的房产亏了不是一星半点,有些来不及处置房产离开了莫斯科的,被了解内情的俄罗斯人,弄些虚假诉讼,就把财产易主了,莫斯科的中亚出租车司机也跟北京出租车司机一样能侃,这样的故事听他们说过好多,其中一位出租车司机就是这样买到土耳其人的房子,便宜到难以置信,话题就是从这开始说起的。

一扯就扯远了,还是说丽达,有些算着账就要来找丽达这个群体的,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清楚我的感受,说只算多少钱就来找到丽达,会如何如何,还真不是那么回事,说通俗一些,丽达不是“卖”的,如果是“卖”的,她不会租不起住所,试想,她那么性感、聪明又漂亮,如果“卖“或”傍“,住什么样的房子住不了呢?

这个群体里的大部分都有正常的生活,有正常的工作,甚至不乏体面的工作和看起来优越的生活,只是喜好和嗜好有些不同。让她们彻底地沉溺于那种生活,或交换成那种生活,可能她们的自尊、信仰和价值观都还不能接受。

所以容易接受外国人的资助,可能是觉得外国人对于她们的影响会小,不会深入她们的生活,影响她们的声誉,给她们带来一些无谓的烦恼。

外国人也比本国男人好说话,慷慨大方,几个鬼心眼的女人一起,骗骗男人的钱,甚至相互掩护,偷点男人的钱也容易,至于三二个女人的派对,加入一个不会说话的外国男人,对于她们成为调剂和趣味,半点没有委身男人或“卖”了什么的感觉,总之就是加入一个男人像捕捉了小白兔一只的感觉,你那点本事,三把二把就撸出来了,当个看客助兴,她们更来兴致。

这个群体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也有很邪恶的。

我从知道丽达的这些秘密,就无法压制自己的好奇心,我就想了解更清楚一些,万一我国内老友们来,是不是可以弄个派对?我拿不准。

丽达也把她同好的电话给我,有的也有联系。

有位距布市140公里的小镇的女孩,叫尼克,21岁,她的儿子刚1岁,她在朋友圈里发布的照片非常漂亮,属于我给打10分的那种。

尼克和其它的未婚妈妈们不同,她并不表现对自己孩子的疼爱和喜爱,相反有点怨气,她觉得有了这个孩子,影响了她的生活,她不得不呆在小镇里,不然,她有更灿烂美好的生活,确实,在朋友圈里展示的,应该都是她生孩子之前的照片,每一张都值得看,每一个场景和背景都值得端详和分析,照片中的丽人更吸眼球。

尼克在小镇里的工作是私人幼儿园兼职,孩子小,也做不了其它的工作,做兼职可以带着自己的孩子去,工资低到几乎可以忽略。

她有次来布市和丽达约会后,当天离开布市回到小镇,丽达把她的照片给我看。

我对丽达说:“她看起来像个洋娃娃,非常漂亮,她也喜欢女人?”

丽达说:“她更甚,更狂热,最喜欢组织派对。”

喜欢组织派对?我问丽达要她的电话,丽达说:“电话给你,她不会来的,除非带着孩子,她有个孩子哪里也去不了。”

跟尼克短信,她很直接,她说知道我,是丽达告诉过她,夸了我一顿。

我就说:“过些时间,我的一些朋友会来,他们都是慷慨大方的人,他们来的时间短暂,很想体验不同的异域风情,有没有可能组织一次酒会和派对?”

“可能,非常可能。”她当然知道我说的意思,这就跟瞌睡遇到枕头,那些日子翻来复去净和她讨论这事了。。。

尼卡找了自己几年前的照片,每一张都很吸引人,就是看起来很完美的那种美女照片,俄罗斯的女孩都会照片,她们踮着脚尖挺胸翘臀的照片,都格外地让人觉得优雅。

她发了一些准备邀约的女孩,也时尚漂亮,好像都比丽达年轻一代的感觉。

有了尼克这个“可能,非常可能“的保证,我和老友们聊天,底气也很足:”没事组队来看看我,这边可以组织一大堆美女的酒会或派对。体验下异域风情,近距离看看俄罗斯美女怎么喝酒、舞蹈。”嗯,跳钢管舞的也约了好几个,我想象的酒会和派对,已经很有意思了。

当然,这跟买春和买那啥,半点关系也没有,大家都不是外星人,都明白,如果仅仅是要买春和性体验,那也不必远涉千里到俄罗斯来,城市里的留学生、夜总会、洗浴等有俄罗斯服务的,有没有啊?我见识少,不知道。

和尼克聊了10几天后,她说要来布市参加一个派对,可以和我见面,见面是在派对后,她没有钱,问我能不能帮她出个日租房的钱。

我那时一心想着一旦朋友们来,组织个酒会派对的,哪找人去,认识丽达和尼克,这一下解决了大问题,一个日租房也就300元而已:“没问题,来吧,我们见见。”

“你会给我支付日租房的钱?”尼克问。

我说:“可以,你到了以后,在那个房子,发定位给我,然后你的照片,我转给你3000卢布。”房子应该不超过2500卢布一天,3000卢布足够,也让尼克很高兴,后来聊天说,房子2200卢布,她没有想到我会直接给她3000卢布。

我手里没有钱,给老友发了信息,老友没问缘由,直接转给我一万元。

又扯长了,简单说。

尼克在忐忑中来到布市,她不确定我是否真的会支付房费。

到了住房后,收到我转给她的3000卢布,开心地参加派对,告诉我第二天见面,不断地发实地实景照片,直到她们派对开始。

第二天一上午没有音讯,快12点了我问:“走了?”

尼克回:“没有,昨夜玩太晚了,刚醒,你现在来?”

我有地址,到了敲门,尼克悄声开门,我进入房间,这是个两室但没有间隔的房间,尼克笑嘻嘻地指着里面让我看,里面床上还赤裸裸地睡着俩美女,一个有明显青蓝刺青,屋里很暗也很乱,地上有威士忌的酒瓶,我不详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尼克压低声音和我说:“在俱乐部玩到半夜才回来,都喝酒了,还在睡。”

尼克没有喝酒,她说还给孩子喂奶(或者别的理由,我忘记了)。

尼克明显没有照片好看,整个人是小巧的那种,大概1.55米的样子,脸瘦瘦的,皮肤松垮没有光泽,身体上附着的肉都像水一样软,嗯,胸也是。

我坐在餐桌前,外套都没有脱,这个环境和气氛显然不合适谈话,本来想说说以后组织派对和酒会的事,我口袋里还厚厚一叠钞票,想再给她一二张显示慷慨大方,这都不合适了。。。。

尼克倒是很主动想发生点什么,我紧张局促就想赶紧离开,因为里面那个刺青的女人很壮,那腿肯定比我的腰还粗。。。,我可不想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发生。

回程,和尼克短信沟通就有了问题,大概我说见了她本人不如照片,类似的话,都用翻译软件,可能就差异更大了。

她看了短信估计生气,回信说话不礼貌,我也没什么好气,更不会有好话回应了。

尼克说大意是你没有得到我,嫉妒吧。

我说:怎么会,如果我刚才想,难道你会拒绝?刚才你还很主动。

尼克说:但是我可以控告你强奸!

我去,这遇到精神病了。。

尼克说:“即使我同意了,我也可以说,没同意你不戴tao,内she,一样是强奸罪的。”

我问:“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尼克说:“你需要赔我一大笔钱。”

我说:“那我要庆幸自己没有做?”

尼克说:“是我不想告你,觉得你还不错,很慷慨,如果我想和你做,你身体已经有反应了。”

我说:“那么这些聊天记录,我要永久保存,或者主动给警察看看?”

良久,尼克没回话。

其实对话更多,内容也更拉杂,我就是只想写这一段。

下午,尼克给我短信,她已经坐车回去了,中午短信都是玩笑,感谢啥的,见面印象很好什么的。

我回了一句:“你是邪恶的女人。”

再接到尼克的短信,一堆诅咒和谩骂的,拉黑算了。。

我觉得误会是软件翻译引发的,但是她的邪恶是本身具有的。

大半年后,一陌生号码的短信,我问:你是谁?

“尼克,还记得我吗?”随着短信发来一张照片。

我没有回话,再拉黑。

2020年10月2日

作者:东哥在俄罗斯

本文由公众号东哥在俄罗斯授权发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