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宾眼中当代最具天才的画家

subtitle 小意讲娱乐 10-01 12:49 跟贴 24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列宾在回答前苏联《星火》杂志总编弗沃劳诺夫“谁是当代最具天才的画家”这一问题时,曾不假思索地回答“费钦”,由此可见列宾对费钦的赏识。

他的画如刀砍斧劈一般痛快淋漓,他的油画可以说是真正的写意

在今天人人都在谈写意都在标榜自己是研究写意却又画的一点都不写,甚者很多画不好,画不准的人就可以说自己是写意风格。今天小编来带大家一起看看这位远在异国他乡的天才画家是如何用如疾风暴雨一般的笔触来诠释什么才是真正的油画写意。

尼古拉·费钦(1881-1955)

(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

费钦在20岁的年纪就进入了列宾美术学院做旁听生

费钦擅长肖像画和风俗题材的创作。他用笔奔放、流畅;画面时而是颜色强有力的堆积,时而是轻轻掠过留出底色;时而用刮刀和手代替笔;使画面产生不同的肌理效果,整个画面色彩响亮、饱和;对比鲜明,格外诱人,好象一部色彩交响曲,耐人寻味;费钦在美国走完了他的艺术之路。脱离民族传统,远离故土,对他来说无疑是场悲剧,但他的艺术成就在俄罗斯美术史上有着不可磨灭的地位。

费钦童年的大部分时光是在父亲的木工作坊中度过的,这一时期也培养了他对艺术的热爱。

费钦一家,拍摄于1890年

费钦的父亲,拍摄于1912年

1901年,20岁的费钦以总分第二名的成绩,被圣彼得堡皇家美术学院录取。费钦在这里经历了8年正规扎实的绘画学习。第二年(1902年),费钦又考取了在列宾工作室学习的机会。费钦向列宾学到很多绘画表现技法,更重要的是,列宾的大师风范与绘画风格,对费钦一生的绘画之路产生了深远影响。

费钦在圣彼得堡皇家美术学院学习时留影

费钦的艺术历程,可分为以下四个阶段:

Н.И.Фешин в мастерской Н.М.Сапожниковой (Сер. 1910-х)

1909—1923年(任教于喀山美术学校)

1909年,费钦完成了8年在圣彼得堡皇家美术学院的学业,回到了家乡喀山,来到他曾经就读过的喀山美术学校,成为了一名美术教师,并在这里工作了14年。

Н.И.Фешин в мастерской Казанской художественной школы (1910-е)

Н.И.Фешин, А.Н.Фешина, Н.Н.Белькович, Нина Белькович с преподавателями школы (1910-е)

喀山美术学校

Н.И.Фешин среди учеников Казанской художественной школы (1910-е)

费钦在喀山美术学校任教(中坐者为费钦)

费钦 《人体习作》 炭笔素描 58.4×40cm 1919年 私人收藏

费钦 《照镜子的女人》 布面油画 47×42cm 1915年 现藏于俄罗斯布罗德斯基艺术博物馆

费钦 《萨波日尼科娃肖像》 布面油画 50.5×55.2cm 1916年 现藏于俄罗斯鞑靼斯坦共和国国家博物馆

费钦 《列宁肖像》 布面油画 123×142cm 1918年 现藏于俄罗斯鞑靼斯坦共和国国家博物馆

费钦 《自画像》 布面油画 66.9×64.2cm 1920年 现藏于俄罗斯鞑靼斯坦共和国国家博物馆

1923—1927年(纽约时期)

1923年8月1日,费钦携妻带女穿越了大半个地球,来到了美国纽约。费钦到纽约后便开始安家、创作和卖画,很快成为了当地艺术圈内知名的肖像画家。这一时期是费钦生命中最幸福和富足的时刻。

费钦夫妇与美国友人合影,拍摄于1923年

费钦 《大卫·布尔柳克肖像》 布面油画 123.1×83.4cm 1923年 现藏于美国新墨西哥美术藏品博物馆

费钦 《作家肖像》 布面油画 75×61.3cm 1926年 私人收藏

费钦 《卡农将军肖像》 布面油画 88.9×66.1cm 年代不详 私人收藏

1927—1934年(新墨西哥洲时期)

1926年,费钦严重的风湿病复发,医生建议他到一个较为干燥的气候环境下生活。在朋友的建议下,费钦一家人搬到新墨西哥州首府圣达菲北部高地艺术小镇陶斯(Taos)。1933年,费钦与妻子协议离婚,亚历山德拉留下了房子和费钦的大部分美术作品,费钦则带着他们的女儿艾雅回到了纽约。

费钦与妻子亚历山德拉在陶斯,拍摄于1928年

费钦在陶斯的故居

费钦 《印第安男孩》 炭笔素描 32×37cm 1927年 姜立收藏

费钦 《陶斯贵妇》 炭笔素描 48×36cm 1927—1933年 姜立收藏

费钦 《墨西哥男孩》 布面油画 32×31cm 1928年 姜立收藏

费钦 《印第安紫衣少女》 布面油画 50×40cm 1930年 私人收藏

费钦 《玉米舞者》 布面油画 185×70cm 1927—1933年 现藏于美国安舒茨美术馆

1934—1955年(洛杉矶时期)

1933年,费钦处理完与妻子的离婚事宜后,回到了纽约。由于离开纽约艺术市场将近10年,纽约藏家对费钦的作品失去了往日的热情。当他在中央艺术画廊再次举办个人画展时,反响和作品销售都不及往日。此时费钦承受着来自于婚姻、健康、事业的多重打击。在纽约度过了短暂的冬天后,次年(1934年)费钦带着女儿艾雅搬到了美国的西部城市——洛杉矶,开始了人生新的旅途。洛杉矶是美国艺术品第二大交易市场,拥有众多画廊、美术馆和博物馆,这也是费钦最终选择前往洛杉矶的重要原因。

Семья. Мексика. Фотография Н.И.Фешина (1936)

Девочка. Мексика. Фотография Н.И.Фешина (1936)

Мальчик. Мексика. Фотография Н.И.Фешина (1936)

费钦在加利福尼亚写生,拍摄于1945年

1955年10月5日,将自己一生奉献给艺术的费钦,在睡梦中与世长辞,享年74岁。

费钦 《自画像》 炭笔素描 尺寸不详 1933—1955年

列宾作为费钦的导师,对费钦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列宾在肖像画上登峰造极的技艺,使费钦下定决心,要用毕生的心血去研究实践。而在列宾看来,他的这位学生也是十分优秀的。列宾在回答前苏联《星火》杂志总编弗沃劳诺夫“谁是当代最具天才的画家”这一问题时,曾不假思索地回答“费钦”,由此可见列宾对费钦的赏识。

玛丽亚温 《画家索莫夫肖像》 布面油画 169×92.5cm 1895年

玛丽亚温 《读书》 布面油画 108×72.5cm 1895年

曾在列宾工作室担任代课老师的艺术家玛丽亚温,也对费钦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玛丽亚温的画面显得宽阔有力,笔触十分鲜明。关于玛丽亚温,费钦回忆到:当我第一次进入工作室时,他那宽大的笔触让每个学生头晕目眩。站在他的作品旁,我能感受到强大的气场,教室的每个角落都弥漫着他的气息。

费钦 《亚历山德拉在涅瓦河边》 布面油画 79.4×65.9cm 1912年 私人收藏

费钦 《孩子和妈妈》 布面油画 61×50.8cm 1914年 现藏于美国斯达克艺术博物馆

费钦 《穿农家短衫的艾雅》 布面油画 60.3×49.7cm 1933年 私人收藏

费钦 《画家父亲伊万·费钦肖像》 布面油画 50×41.5cm 年代不详 现藏于俄罗斯鞑靼斯坦共和国国家博物馆

费钦 《父亲钓鱼》 布面油画 50.6×39cm 1913年 私人收藏

费钦 《妻子和女儿艾雅》 布面油画 67.5×60cm 1922年 私人收藏

费钦 《妻子和女儿艾雅》 布面油画 67.5×60cm 1924年 私人收藏

此外,费钦还会以购买人作为写生对象。在描绘买者时,费钦更注重刻画他们的内心世界,通过形式感很强的语言,对画面进行多层次的把握,综合表现出购买人潜在的心理特征和精神面貌。在构图上,费钦追求一种动态感,并保持用色的清新纯净。

费钦 《拉吉莫夫肖像》 布面油画 30.8×24.5cm 1910年 私人收藏

费钦 《乌莉雅娜肖像》 布面油画 87.5×75cm 1912年 私人收藏

费钦 《艺术家契科夫肖像》 布面油画 144×86cm 1916年 现藏于俄罗斯美术馆

费钦 《吸烟的女人》 布面油画 72.5×76.3cm 1917年 私人收藏

除肖像画外,费钦还创作了大量的风景画和静物画。费钦的风景画以近景构图为主,画面虽然不宏大,却丝毫不缺乏力量感。

费钦 《乡村风景》 布面油画 23.2×28cm 1900年 现藏于俄罗斯鞑靼斯坦共和国国家博物馆

费钦 《初雪》 布面油画 32.4×50.8cm 1917年 现藏于俄罗斯鞑靼斯坦共和国国家博物馆

费钦 《风景》 布面油画 75×90cm 1925年 现藏于美国圣地亚哥艺术博物馆

费钦 《院子里的花》 布面油画 50×60cm 1927—1933年 现藏于美国斯塔克艺术博物馆

费钦 《陶斯普韦布洛印第安人的村庄》 布面油画 24×30cm 1927—1933年 私人收藏

在费钦的静物画中,画面延续了他一贯的构图方式与形式风格,与风景画一样采取特写的取景方式。他用随性、有力的笔触,创作出一系列精美的静物作品。费钦擅长表现花卉题材,他笔下的百合花、雏菊、灯笼花都非常逼真,十分具有生命力。

费钦 《静物》 布面油画 51.9×51.7cm 1920年 现藏于俄罗斯地区艺术博物馆

费钦 《静物与花》 布面油画 50.3×41.3cm 1934—1955年 私人收藏

费钦是早期根据黑白照片创作的西方艺术家,这样的创作方式不仅为画面带来更多可能性,也为“二战”后照相写实主义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在大型创作绘画上,费钦留下的作品数量不多,一共只有四幅,分别是《菜娥——卷心菜的收获季节》、《屠宰场》、《切列米斯人的婚礼》和《冲洗》。这四幅大型创作,都是费钦早期在圣彼得堡皇家美术学院学习和喀山美术学校任教期间完成的。费钦在大型创作画的主题选择上,深受巡回展览画派(尤其是列宾)的影响,表现了俄国底层人民的苦难生活,画面中无不流露出对世间的悲悯,对百姓的同情,以及对弱者的关爱。

费钦 《菜娥——卷心菜收获的季节》 布面油画 219×344cm 1909年 现藏于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

《菜娥——卷心菜收获的季节》草图

费钦 《屠宰场》 布面油画 220×298cm 1919年 现藏于俄罗斯鞑靼斯坦共和国国家博物馆

费钦在艺术领域涉猎广泛,不仅在绘画上有着非凡的造诣,而且在雕塑上也有着不俗的成就。费钦创作的雕塑主要以木雕和青铜为主。费钦遵从木材原本的结构,利用原木上精致的纹理进行创作。在谈及费钦对雕塑的兴趣时,姜立教授认为这一点源于费钦的童年,父亲经营的作坊使年幼的费钦热爱上了雕刻。这种艺术启蒙阶段的熏陶与培养,对费钦未来的艺术之路产生了深远持久的影响。

费钦在进行雕塑创作,拍摄于1934年

费钦 《艾雅的铜像》 青铜 31×28×16.5cm 年代不详 现藏于俄罗斯鞑靼斯坦共和国国家艺术博物馆

费钦 《陶斯鼓手》 木雕 高43.8cm 1927年 现藏于美国西部与印第安文化博物馆

费钦 《朝圣者》 木雕 68.8×21.3×18.8cm 1927—1933年 私人收藏

费钦 《印第安人头像》 青铜 29.5×18×16.5cm 1936年 私人收藏

费钦 《萨拉瓦杜勒》木雕 高38cm 1934—1936年 私人收藏

在远赴美国后,费钦在陶斯镇修建了属于自己的房子。从1927年至1933年,费钦花费了七年的时间来打造它,室内所有的雕刻装饰全部由他本人完成,包括楼梯、中柱、门、扶手、枕梁、过梁、窗框、屏风、橱柜、桌子、椅子、书架、床等等,把看起来朴实无华的小楼雕刻成了优雅的木刻艺术殿堂。

费钦使用过的木雕工具

费钦在陶斯故居的卧室,姜立摄于2012年

费钦雕刻的柜子

费钦陶斯故居的槅门

Н.И.Фешин. Калифорния (Кон. 1940-х)

费钦的素描作品

回顾费钦的一生,有成就,也有坎坷;有幸福,也有苦难。

费钦自1923年来到美国后,一直都非常想念自己的祖国和家乡,但由于各种原因,他却再也没有回去过,这也是费钦在俄罗斯美术史上被遗忘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时隔43年后的1976年,费钦的女儿艾雅把他的骨灰带回了他的家乡喀山。俄罗斯联邦鞑靼斯坦共和国予以这位离家多年的伟大艺术家隆重礼遇,将他的骨灰安葬在喀山市中心的英雄墓地。费钦成为了喀山人民的骄傲,他所创作的作品,也被法律保护起来,将永久禁止带出俄罗斯境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