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婉婷母亲贪污3.5亿,以死护女:为孩子毁灭自己,是愚昧

subtitle 硅谷的动力 10-01 12:17

01

“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我的梦里,我的心里,我的歌声里!”

这是音乐人曲婉婷的代表作《我的歌声里》。

近日,一篇名为《曲婉婷的歌声里,住着贪污3.5亿的妈妈和566个被逼上绝路的家庭》的文章,在网络上疯传。

究其原因:曲婉婷9月22日在微博上发文,又在为涉嫌贪污3.5亿的母亲张明杰喊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自2014年9月22日其母张明杰被带走后,曲婉婷一直在网络上为母喊冤。

随着张明杰案的细节不断被曝光,这次她迎来的不再是网友的怜悯和同情,而是全网凌厉的“道德谴责”。

[张明杰,曾任哈尔滨市发改委副主任、市城镇化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2014年9月因涉嫌贪污、受贿与滥用职权罪被羁押,涉案金额高达3.5亿,目前案件正在审理中。]

02

有人斥骂她吃着“人血馒头”喊冤

张明杰利用职务之便,涉嫌贪污3.5亿,其中有1100多万是566名退休职工的安置费,拿着贪污来的钱,为女儿曲婉婷的“前途”铺路。

一边是没钱看病、生活拮据、甚至连蜂窝煤都买不起的566个家庭,一边是上着每年20多万的顶级音乐学院、生活奢靡、演唱会说开就开的曲婉婷。

谁能说,在曲婉婷的花销里,不含工人们的血泪钱?

如今,学有所成的曲婉婷,却想靠自己的名气为母喊冤,试图引导舆论,为母亲诉不平?真是妄想又可笑!

有人指责她“云孝顺”

张明杰入狱6年里,曲婉婷一直躲在加拿大,不敢回国,没去监狱看望过一次坐牢的母亲,只在网上每年发几条微博表达思念。

母亲在监狱里坐牢,她却在加拿大逍遥快活,该怎样还怎样,谈恋爱潜水、潜水、旅游...样样不差。

如果真的孝顺,为什么不敢回国看望?

如果真的孝顺,为什么不肯替母还债?

据悉,张明杰曾被检察院提议,判为死刑。身为女儿的曲婉婷一边在海外心安理得拿着这笔钱,继续过奢靡生活,一边在网络上呼吁平等、公正和自由,就是却拒不还钱,哪怕母亲被处死刑!

她真的孝顺吗?也仅限于“云孝顺”罢了。

有人diss她称贪污犯母亲为“英雄”

曲婉婷曾在2015年接受哥伦比亚大学采访时说:“母亲是我的英雄,她是一个勤奋的人,她给了我能得到的最好生活,不管她是如何得到的。”

确实,张明杰这位母亲竭尽所能,在用自我毁灭的牺牲,换取女儿曲婉婷的一生幸福:

即便是贪赃枉法,也要为女儿提供顶尖的教育条件和物质生活;

即便是一人顶罪,处以死刑,也要保住给予女儿的经济保障。

这样的母亲和这份母爱,在孩子的心里,似乎很“伟大”。

可 这种伟大,是靠榨取别人的血泪才得以存在。

一家人丰衣足食的代价,却是566个家庭的朝不保夕。

这样的人,是“英雄”?难道不是“罪恶”吗?

曲婉婷为“英雄母亲”“喊冤”6年,这种“云孝顺”举动,不仅触碰了公众底线,激怒了千万网友。

近日,也遭到中纪委的点名声讨:境外不是转移资本的天堂!

03

9月27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对此发文称:境外不是资产转移的天堂。

腐败分子损害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攫取大量不义之财,满足亲属子女奢靡生活。
“裸官”,是指配偶移居国外,或是没有配偶,子女均移居国外的干部。
部分裸官,就是“两面人”干部,一边口口声声说着爱党爱国,一边利用手中的权力为自己与家人谋后路,妄想“内外通吃”。

近年来查处的党员干部携款外逃案件中,有相当一部分腐败分子早早做了“裸官”,向海外转移财产,一有风吹草动便逃之夭夭,妄想逃避法律的惩罚,过上开豪车住豪宅的“天堂生活”。
部分“裸官”在把配偶、子女处心积虑送往国外后,通过各种方式将赃款转移至海外家人的名下,认为即便自己不慎“翻船”、外逃失败,也可牺牲一人而保家人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

写到这里,这些“裸官”的贪污腐败,让我想起了部分人的致富思维:“三代出贵族”。

第一代人,巧取豪夺,获得巨额财富,完成原始积累;

第二代人,丰衣足食,专研学问,成为书香门第;

第三代人,独立自由,追求艺术,彻底成为社会名流。

后辈们躺在祖上的原始积累中,度过“干净”的一生。

待声名鹊起,万众追捧,再靠公益和慈善来洗白曾吃过的“血肉馒头”。

像不像曲婉婷母女两代人?

只不过,现在这个社会发展更快、更加开放了,社会名流也无需学术地位的支撑了。

只要第一代人完成了财富积累,下一代人就能拥有自由选择的权利。

张明杰利用权力,为曲婉婷积累了足够财富,让她能够在丰衣足食的前提下,拥有选择音乐的自由权利和资本。

而明知所花费用怎么来的曲婉婷,非但没有愧疚,反而理所当然,认为这是母亲张明杰的辛苦所得。

相信大部分谩骂曲婉婷的人,也不是仇富,愤怒的是这类靠掠夺和榨取获得财富的“富人”思维。

04

最后说一说,曲婉婷为什么喊冤?其母张明杰到底冤不冤?

该案件主要人物:

张明杰(曾任哈尔滨市发改委副主任、市城镇化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王绍玉(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与张明杰是同居关系);魏奇(东江公司法人)。

案件情况:

2009年,张明杰任道里区政府副区长,主持哈尔滨市原种场国有企业改制。

张明杰利用职务之便和暗箱操作,8月将原种场及其国有土地使用权(值3.5亿)以6160万转让给东江公司法人魏奇。场子出售之后,遣散了566名员工。然而,有1100多万的安置费未发,被收入张明杰囊中。

2010年至2011年间,张明杰主管农村征地工作,与王绍玉及魏奇共谋,在哈齐客专、城投公司征收土地过程中,虚构原种场土地使用权已转移的事实,致使魏奇非法获取征地款共计人民币3.4985亿元。

2011年11月,张明杰向魏奇索要并获得人民币500万。

2012年7月,王绍玉代表张明杰与魏奇签订《合作协议》,约定双方合作股份为各持项目50%的股份及项目利益。按此约定,张明杰和王绍玉,二人共同受贿折合人民币93170881.5元。

案发:

2014年7月28日至9月27日,中央第八巡视组进驻黑龙江省进行巡视,职工代表张国联合其他职工向巡视组递交材料举报张明杰。

2014年9月,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决定以张明杰涉嫌滥用职权罪对其逮捕。随后,王绍玉以涉嫌诈骗被刑拘。2015年3月,哈尔滨警方发出红色通缉令缉捕魏奇。

2016年7月,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在第二法庭,公开开庭审理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张明杰犯贪污罪、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告人王绍玉犯贪污罪一案。

2019年8月12日,张明杰再次受审,未宣布审判结果。

为什么6年了,基本犯罪事实已经证实,还不能宣判?

这就意味着案件事实尚未完全查明,这起案件不只是行贿受贿这么简单。

难道张明杰背后有窝案?6年了还未查明,可知有多大阻力。

迟迟未宣判审理结果?又是谁在保张明杰?

曲婉婷一直喊冤,也许定有隐情。

如果是,张明杰又是在为谁顶罪?

有一种推测,或许合理:

张明杰已和同伙达成协议,她一人顶罪,保住背后人的利益,而背后人又可以保女儿曲婉婷。

不禁让人感叹:

一位单亲母亲竭尽所能,用自我毁灭的牺牲,只为换取女儿一生幸福。

这是“伟大”?难道不是“愚昧”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