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心!被前夫纵火焚烧重度烧伤 网红拉姆不幸去世

subtitle 红星新闻 09-30 23:58 跟贴 45645 条
原标题:痛心!被前夫纵火焚烧重度烧伤 网红拉姆不幸去世

蓝天白云、雪山草地、采药放牧……拉姆总是按时更新给网友们带去作品,通过视频、直播和大山外的网友分享大山里的生活,以及喜怒哀乐。然而,一场意外发生了。今年9月14日晚上,拉姆在家中上直播时,被前夫用汽油焚烧,重度烧伤,病情危重。家人求助后,爱心人士一天时间捐助一百万医疗费用。然而,遗憾的是,在与病魔斗争16天后,拉姆不幸离世。

距网红拉姆在直播时被前夫纵火重度烧伤,已过去16天。9月14日晚,拉姆在家中直播时被前夫唐某纵火烧伤。9月17日,她从阿坝州人民医院转院至四川省人民医院,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医生告知家属她全身烧伤百分之九十以上,要“随时做好准备”。

9月17日,阿坝州金川县公安局曾通报:9月14日20时50分许,金川县观音桥镇麦斯卡村村民阿某某在家中被前夫唐某烧伤。接到报警后, 金川县公安局及时组织警力开展案件调查相关工作。目前,犯罪嫌疑人已被警方控制。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9月25日,拉姆的姐姐卓玛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专访时曾表示,昏迷了两周,妹妹终于在9月24日眼睛动了一下,有过一点点意识,大家都在等着她好起来!

然而,遗憾的是,经过两周的治疗,拉姆,这个爱笑的女孩还是没能撑过去,今日(9月30日)晚上11点16分,红星新闻记者与拉姆姐姐卓玛通话,通话中卓玛情绪低沉,确认妹妹拉姆于今日去世。

另外,红星新闻记者也从拉姆所在村的村支书甲干处核实到拉姆去世一事,甲干回复记者说“(拉姆去世)已经证实了!”

红星新闻记者 刘成梦 王明平

案件回顾:

网红拉姆遭纵火烧伤,前夫曾威胁:不复婚就拉两个儿子一起跳河

拉姆回家养伤没几天,唐某找来,跪下来重重地磕头,认错悔恨,发誓自己以后再也不动手了。见拉姆不为所动,他变得愤怒而疯狂,他拿着菜刀架在小儿子脖子上,“不复婚我就杀了他!”拉姆告诉卓玛,唐某还带着两个孩子去了河边,威胁拉姆,不复婚就带着孩子一起跳河。

在卓玛看来,唐某捏住了拉姆的死穴,对于一个母亲,这种威胁几乎是无法反抗的。

纵 火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拉姆此刻会在山上挖羌活。

这是一种半人高的草本植物,生长在海拔4000米的高原上,叶片像鸟儿的羽毛一样,根茎晒干后,可以入药。每年7、8、9月是羌活最好的季节,在四川阿坝的观音桥镇,拉姆和父亲会开着一辆破旧的五菱面包车进山,到半山腰时车就上不去了,两人得走路往更高处去,海拔越高,羌活的品相就越好。拉姆穿着一双旧旧的绿色解放鞋,扛着药锄,背上是一个脏污的黄色编织袋,她仔细地搜索森林的边缘和灌木丛。

整个夏天她都在山上,但成果很大程度上依赖运气,有时一天能挖好几斤,有时一天一株也找不到。晒干的羌活一斤能卖大约30块钱,一年收入不到两万块钱,这几乎是拉姆和父亲的全部收入。

在短视频平台上,拉姆这么介绍自己:家穷人丑,一米六五,小学文化,农村户口。她并不丑陋,是一个眼神明亮、鼻梁高挺的姑娘,笑起来脸上有浅浅的酒窝。拉姆今年30岁,却有一双极其粗糙的手,食指和中指是黑的,那是常年挖药的痕迹,羌活根深,常常要用手挖,山上多雨,土壤潮湿,几个月下来,手会开裂,乃至烂掉,脏污用肥皂使劲搓也搓不掉。拉姆在短视频里有点怯怯地说:“手很脏,勿喷,因为是挣钱的手。”

视频截图

然而,那双挣钱的手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五指僵硬地蜷曲,无法伸展。9月14日,拉姆被前夫唐某浇了满身汽油后纵火焚烧,她在医院的ICU里深度昏迷了13天,全身90%以上烧伤,整个人都是焦黑的,只有右胸有一点点完好的皮肤。拉姆的姐姐卓玛告诉我,除了烧伤,还有六七处刀伤,额头上的伤处深可见骨。120接走的时候,表妹尼珍看了拉姆一眼,“脸已经完全烧完了,好像有点变小了,鼻子本来很高的,现在只有一点点,小小的。”由于病情危重,9月17日拉姆被转到四川省人民医院。医生告诉卓玛,拉姆身上的一些肉已经烧熟。9月22日她接受了一次大手术,“把那些肉和皮全部都给她割了,等于剥了一层皮。”至今她尚没有渡过危险期。

观音桥是个安静的小镇,居民4000余人,人们印象里很少有如此惨烈的案件。拉姆和唐某在今年6月底离婚。据卓玛的丈夫仁央后来回忆,9月14日晚上八点多,唐某骑着一辆摩托车到了半山腰的拉姆家,车子后面是一把长四五十厘米的西瓜刀和一个50斤的汽油桶,他还随身带了一把小的水果刀。拉姆当时正在厨房里直播,和粉丝们说话,一名看她直播的观众见到一个人走进来,然后手机屏幕就黑了,之后听到尖锐的呼救声。

拉姆的父亲三郎甲和仁央在另一个房间睡觉,也被拉姆的呼救声吵醒。当他们冲到厨房时,看到拉姆的全身已经被浇上汽油,厨房和客厅的地面也全是油,唐某一手拿着刀比在拉姆的脖子上,一手拿着打火机。“他是准备杀我们全家,不光是我妹妹。”从唐某带的汽油和刀具数量,卓玛判断。

三郎甲记得,当时拉姆撕心裂肺地冲他们喊,“阿爸快跑,他要把我炸了。”他全身发抖,和仁央跑了出去,又想起来要报警,仁央跑回屋里拿手机,他们听到拉姆哀求的哭声。仁央还没有打通110,火便开始燃起,迅速蔓延整个屋子,之后响起巨大的爆炸声。

卓玛事后听说,唐某亦被火势波及,面部受了伤,也许是因为紧张,他没有骑摩托车离开,而是走路下了山。在山脚的小卖部,他要了一瓶矿泉水喝,老板被他满脸熏黑的样子吓住了。之后,唐某被赶到的公安抓获。

一位观音镇的民警告诉我,唐某身上有45%的面积烧伤,最严重的是面部,“一层皮已经烧没了。”他目前正在阿坝州府马尔康市的医院进行治疗。尼珍说,也许是因为慌不择路,唐某下山的时候跑丢了一只鞋,那只白色的休闲运动鞋现在还扔在山路边,没人敢碰。

张月

暴 力

唐某身材高大,五官粗犷。他的一位邻居告诉我,唐某初中一毕业没有再继续读书,开始跑面包车。后来家里卖了地,父母开了个茶楼,收入不错,唐某也就闲在了家里,“没有工作”。他和拉姆算是青梅竹马,十七八岁就在一起“耍朋友”,没多久就结了婚,在一起十多年,生了两个儿子。

婚后没多久,卓玛发现,拉姆的脸上有时候会红肿,身上也有一些青紫。拉姆性情隐忍,只跟姐姐提过一次唐某扇她耳光。脸上肿着,她怕出去被人看见,几天都不敢出门。

拉姆的表嫂巴尔木提到拉姆的家族时一声叹息,在她眼里,父亲三郎甲老实巴交,木讷少言,“他很善良,但也可以说是软弱,什么也不敢说。”母亲是家里的顶梁柱,精明强干,“什么都会做”,饭菜做得香,毛衣也打得精致,上山挖药也是好手,村子里商量什么事情,“她也是敢说话的那种。”

知道女儿受了委屈,母亲会去找唐某理论,在巴尔木印象里,唐某当时会有所收敛,“妈妈在的时候他不太敢的”。

2011年,母亲查出胆囊癌晚期,家里没有钱做化疗,只能回家养病,“没钱治,就等死”,在家里撑了一年之后,母亲离世。

卓玛记得,也就是在那之后,妹妹身上的伤开始变多,也更加明显。每次打完之后,唐某会跟拉姆认错,她每次都会原谅他。“她舍不得孩子,一直觉得唐某还有机会改。”卓玛说。4年前,拉姆怀上了第二个孩子。尼珍劝过她,“你不应该怀这个的,他要是不改你怎么办?”拉姆说:“没关系的,他为了小孩也会改的。”

拉姆和小儿子 视频截图

然而家暴在持续升级,甚至不再避讳他人。尼珍记得,有一次春节娘家聚会,唐某突然把拉姆拉到街上,揪着头发,冲着眼睛给了拉姆一拳,她头发右上角也被揪秃了一块儿。

唐某不喜欢她回娘家,每次拉姆回家,他都跟着。她想在尼珍家住一个晚上,但唐某不同意,拉姆也不敢坚持。“我们也不敢说什么,害怕回去的路上(唐某)打她嘛。”尼珍说。没人敢挑战这种看上去肆无忌惮的暴力,人们似乎接受了这个现状,没人敢为她说什么,父亲在高大的唐某面前总是沉默,有时还会发抖。

拉姆可以诉苦的人只有姐姐,但卓玛记得,只有实在瞒不住的时候,拉姆才会简单跟自己讲讲发生了什么。“她知道我们家里面没有可以靠的人,好多事情她就不说,只有她自己明白有多苦。”说到这一段的时候,卓玛捂住了双眼。

尼珍能感觉到拉姆的变化,她们一起长大,年少时拉姆是一个活泼的姑娘,笑容总是很大,婚后几年,见到亲戚时,拉姆还是经常笑,但到了后来,尼珍觉得那个笑容好像只是虚浮在脸上,转瞬即逝。

“把朴素的生活做成了鲜花”

拉姆真心的笑容更多地出现在短视频里,上山挖药的无人之时。在深山里一呆就是十多天,这些时间她展现出与平日截然不同的样貌。她会仔细拍自己吃的三餐,早饭通常是糌粑粉拌酥油,浇上热茶,再放些白糖。她一边吃一边对着镜头说:“很好吃哦朋友们。”

她在野外搭了个土灶,晚饭通常是煮面条,蒸米饭,炒土豆丝,腊肉,捡来的黄丝菌配上青椒一起炒,饭菜其实很简陋,但她端着一个很大的饭盆吃得很香,因为“在山里就是要吃很多”。在野外有时候没有碗,她就拿塑料袋当碗,折两根树枝当筷子。偶尔带了可以自热的鱼香肉丝米饭,能吃上热乎的,她就很知足,她说:“今天的生活可真好。”

挖来的羌活太重了,拉不动,她把树枝砍下来,绑在一起做成一个可以拖着走的架子,“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很简单的。”站在离天最近的地方,她还会给牦牛唱歌,“在那东山顶上,升起白白的月亮。”对着远山大哥打呼哨,会收到挖药人的回音。她也会在蓝天白云下随着音乐起舞,舞姿轻盈,眼神明亮。

拉姆日常拍摄的短视频内容 拉姆

她很少化妆,衣服也破旧,身上总是脏兮兮的,但在平台上拥有72万粉丝。有一位粉丝评论说:“她把辛苦的工作做成了阳光,把朴素的生活做成了鲜花。”

视频里的拉姆看上去像是未曾经历痛苦,也没有被残酷的生活打败。她睡在石头搭的屋子里,顶上是遮雨的塑料布,经常漏水,但她却一直在拍几簇从石缝里挣扎长出来的黄色小花,她说:“朋友们你们看,帐篷里都开花了。”今年春节前,她坐在那辆五菱面包车里,说着明明很沮丧的话,声音却很洪亮,喊着:“马上要春节了,每天还早出晚归,钱也没有挣着,人也很辛苦,这就是我们的人生,加油!”

“淳朴善良又美丽的姑娘,那些视频中丝毫看不出她对生活中的苦累的半点抱怨,只有她脸上的笑和眼中的光。”一位名叫湖畔旧人的网友在微博上评论。

许多人说她成了网红,但她并没有靠这个赚钱。卓玛记得,有粉丝给她刷礼物的时候,拉姆会劝对方不要刷礼物,别浪费钱。烧伤之后需要筹集医药费,有人让卓玛去看拉姆的平台后台,说:“肯定有很多钱,网红直播一晚上就有好几万。”她去看了,账户上仅有两千块钱,“她只想靠自己的双手努力挣钱。”卓玛说。

在尼珍看来,那些短视频是拉姆为数不多的出口之一,“上面有人跟她说话,为她加油,她还是比较安慰一点吧,在家里的话,视频一关,又把她打回以前的那种生活。”她很少跟粉丝提及现实生活里的不如意,偶尔会有敏感的粉丝发现她脸上有点淤青,她也并不多做解释。

一个在成都工作的表姐曾多次劝拉姆出来打工,“来成都烧烧烤也比在那儿天天挨打强啊。”在观音桥,拉姆这个年纪的人只要会说点普通话,大都在外地打工,“吃的也好,衣服也穿得干干净净的,谁会愿意天天挖药吃苦?”拉姆也向往大城市里的生活,但每回想一想,都算了,卓玛说:“她觉得如果出去了的话,她见不到两个孩子,爸爸身体也不好,肯定要照顾她爸爸嘛。”

卓玛觉得,拉姆想要的生活很简单,她没有什么宏大的理想,只要能抚养两个儿子长大,照顾好父亲就可以。在视频里,她会给父亲洗头发,还会吹个发型。两个儿子也经常出现,她会轻轻抚摸他们的头,亲一亲,说:“你们俩就是我的生命,时刻提醒我要努力。”

威 胁

即使是那样简单的生活,依然是遥不可及的。唐某最严重的一次家暴发生在今年5月,他拿着板凳重重砸在了拉姆的右半身,造成她右臂骨折。卓玛在娘家见到逃回来的拉姆,她当时脸上全是淤青,脖子上有被掐的淤痕。拉姆的小儿子指着凳子,哭着跟卓玛比划,“大娘,爸爸打妈妈。” 所谓“原因”大概都是些家庭琐事。拉姆告诉卓玛,这次家暴是由于唐某在网上打牌,输了些钱,心情不好,就又动了手。

拉姆觉得,如果不离婚,也许就要被打死了,她和唐某在5月协议离婚,大儿子归自己,小儿子归唐某。卓玛不清楚唐某为何如此轻易地同意离婚,她得知消息时,拉姆已经办完了手续。

但事情远没能结束。拉姆告诉卓玛,回家养伤没几天,唐某找来,跪下来重重地磕头,认错悔恨,发誓自己以后再也不动手了。见拉姆不为所动,他变得愤怒而疯狂,拿着菜刀架在小儿子脖子上,“不复婚我就杀了他!”拉姆告诉卓玛,唐某还带着两个孩子去了河边,说不复婚他就带着孩子一起跳河。

在卓玛看来,唐某捏住了拉姆的死穴,对于一个母亲,这种威胁几乎是无法反抗的。没多久,拉姆和唐某又复了婚。

但是不到10天的时间里,拉姆又被打了两次,她带着小儿子躲回了娘家(大儿子在上学)。

在卓玛印象中,拉姆从未因为自己挨打报过警,“我们那里的人觉得这种事很丢人,不愿意说出去。”

一位民警告诉我,从去年到今年,派出所多次接到过拉姆的报警,原因都是唐路来娘家找她。这次躲回家之后,唐路再次很快带着家人找上门来,要把孩子带回去,拉姆报了警,办案民警去到现场的时候,看到两家在吵架,抢夺孩子,他认为这属于家庭纠纷。“能看出来,拉姆一家是弱势的一方,一个女孩子,父亲身体也不好,我们还是会愿意多站在她这边,警告男方不要太过分,别动手,但是在此之外,其实能做的也很少,清官难断家务事。”

后来,拉姆不敢回娘家,在亲戚家轮流住了一个月。唐某找不到她,天天给她发短信,“你要是不回来,我把小孩杀了!”他找到卓玛开的特产店里要人,逼她给拉姆打电话,卓玛拒绝了,唐某一拳砸在了卓玛脸上,她倒在地上爬不起来,那一拳造成她的左侧眶骨骨折,在医院住了三个月。直到现在,卓玛眼睛下方还能看到凹陷进去一块。

左起:卓玛、拉姆和父亲 卓玛

如果仔细审视拉姆的人生,会发现那不仅仅是一个女性被丈夫摧毁的故事,那几乎是一个无法逃开的悲剧。惨案发生之后,卓玛反复复盘,如果母亲还在,如果父亲不要那么懦弱,如果拉姆出去打工,如果曾有外部力量介入施以保护……然而在现实里,没有一桩“如果”发生,命运避开了所有变好的可能性。

卓玛被打之后,她哭着给拉姆打电话,拉姆近乎平静地说,“姐姐,我们的命可能就是这样,只能靠我们两个自己。”她让卓玛不要哭,“你还有我。”尼珍觉得,也许就是在那时,拉姆下定了离婚的决心。她告诉尼珍,“为了小孩我忍到了现在,小孩大一点的话,我可以走远一点打工什么的,但是姐姐被打了,爸爸也会被打的。他已经是无法无天,再也不可能改了。”

拉姆不怎么认识字,她去县城里找人写了离婚起诉书,她还是会时不时收到唐某的威胁短信,但她没有再犹豫。6月底法庭宣判的时候,很多亲戚给她打电话,问要不要陪她去,她都推辞了,“她说她自己去面对,一个人自己去解决。”卓玛说。

她想要争取到哪怕一个孩子的抚养权,但法院最终把两个孩子都判给了男方。由于判决书和离婚证都锁在了拉姆家一层的纵火现场,现在无法进入,卓玛未能获取到判决书的原件,也无从得知这次判决的依据。卓玛猜测:“应该是因为对方经济条件好。”

唐某跟拉姆协商,想要孩子的话,就别离婚了。这次,她没有再妥协,她失去了两个孩子。从法院出来,她给姐姐打电话,哭得撕心裂肺。

巨 石

拉姆告诉卓玛,她的背上像是背了块巨石,但是这次离婚之后,“她说我背的那个石头已经放下来了。”

她放不下的是两个孩子,她想着努力挣钱,经济条件好一点,就可以再把抚养权争回来。卓玛记得,妹妹在山上挖药的时间更长了,以前雨天的时候会歇一歇,现在连雨天也在挖,“再大的雨,她都不管。”

她变得更节省,护肤品只买几块钱的宝宝霜,装在塑料袋里,化妆品只有一支便宜口红,还是别人送的。每个月有一星期她可以见孩子,那是她唯一慷慨的时候,她会带着孩子去县城里的游乐园,给他们买好吃的。

她的视频里最频繁出现的字眼变成了:挣钱。她想攒钱让孩子读书,自己不太识字,有时候网友的评论都看不懂,她不想让孩子重复自己的命运。

可是这一切都被摧毁了。没人知道为什么在离婚三个月之后,唐某突然决定采用如此极端的手段,唯一的预兆是,一位粉丝后来告诉卓玛,拉姆下山之前的一条视频里,唐某曾评论:“你什么时候下山,我们的问题解决一下。”案发后,我们未能找到这条评论。

躺在救护车上时,拉姆还有一丝意识,她对三郎甲说:“阿爸,如果这次我死了,姐姐以后来照顾你的生活。”她全身都疼,又跟姐夫仁央说:“到了医院,你让医生给我打个针,让我死,我这辈子完了,我痛得受不了,这样活着没意思。”

她伤得过重,在阿坝昏迷的时候,医生建议他们转院去成都治疗,但费用高昂,光是救护车往返的8000块钱家里都凑不出来。亲戚劝卓玛,要不放弃治疗吧,即使活过来,拉姆可能也不会接受自己。父亲六神无主,一直在哭。在一团混乱和嘈杂中,卓玛做了转院的决定,“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在,手脚什么都坏了我都愿意照顾她,我跪着要饭我也要救她。”

这桩惨烈的案件引发了外界的关注,仅用了半天,卓玛在水滴筹上就筹到了100万,支撑了拉姆迄今为止的费用。

父亲三郎甲受了很大刺激,常常陷入无意识状态,别人跟他说话,很多时候他都听不到,听到短视频里拉姆的声音,会不停地哭。卓玛有时候发现父亲半夜在外面游荡,整个人像是丢了魂一样,神情恍惚。

唯一的好消息是,在昏迷了13天之后,9月27日,拉姆有了一丝清醒的意识,左眼半睁。卓玛进不去ICU,只好让护工把手机放在拉姆的耳边,她跟妹妹说话,安慰她,拉姆嗓子里插了管子,说不了话,但听着卓玛的声音,左眼慢慢有眼泪渗出来。

但她在短暂清醒再次陷入昏迷,依然未能摆脱危险状态。医生告诉卓玛,对于拉姆的状况,100万是杯水车薪,她在重症治疗室的日常和手术费用已经花掉了将近50万,此后至少还需要在ICU治疗两到三个月,至少要做10次植皮手术,后续费用在400万以上。

更坏的消息是,拉姆也许将失去挖药的双手,医生告诉卓玛,手烧得厉害,可能需要截肢。卓玛打电话给我,语气哽咽,反复说:“你能不能找北京的专家帮帮我,我想保住她的双手,她接受不了的,她什么都没了。”

我去了拉姆半山腰的家里,一层已作为纵火现场被封锁保护,只能看到窗台外面摆着她洗得干干净净的解放鞋,那是她打算第二天上山要穿的。二楼晒着各种菌子,有自己吃的,也有准备要卖的。车库边摆放着好几摞干柴,都是她从山上捡回来的,码放得整整齐齐,足够这个冬天烧了。门外还有一辆小朋友驾驶的玩具车。旁边小菜地里的芫根和大葱是她种的,已经长高了,菜地边缘开着几株黄色的万寿菊。

眼前的一切都是她想要过的新生活,自由的、免于恐惧的生活。

张月

◦ 尼珍、仁央为化名。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