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会反对派议员舍不得走了

subtitle 直新闻 09-30 18:52

文/罗布

8月1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做出决定,本届香港立法会全体议员留任至下一届立法会任期开始。外界解读为向香港社会,尤其是反对派议员释放出善意。但反对派扭扭捏捏,操弄去与留的问题,继续撕裂香港社会。而最新的民调就显示,要求反对派议员辞任是香港的主流民意,但面对“翻车”的民调数据,绝大多数反对派却决定留任了。

周二,香港民意研究所发表调查报告显示,2579名被访问的市民中,有739人自称是15名民主派议员的支持者,其中 47.1%支持他们留任,45.8%受访者反对他们留任,两者皆未能达到过半数的门槛,其余7%受访者对去留问题表示“一半一半”。而自称建制派的被访者中,多数人希望反对派议员离开议会。自称中间派的被访者中,也是多数人要求反对派议员辞职。笔者注意到,香港民意研究所8月底进行的一项电话民调,已经有63%的受访者要求反对派辞任,但民主党认为“不准”,要求重做。

香港《大公报》当时就发社论指出,反对派在所谓“总辞职”问题上丑态毕露。既想留任又不敢说出来,将去留问题推托给民调,但当大多数受访者要求反对派辞职时,民主党又“搬龙门”说这个不算,要委托钟庭耀再做一个,并降低留任的门槛。民主党的“龙门”搬完又搬,最终不论结果如何,民主党都是大输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香港民意研究行政总裁钟庭耀周二表示,从技术上来看,这次收集到的2500多份样本数据中,仅有18份被评估为不太可信、需要剔除,占比非常低,因此这次调查的结果可靠、可信。

在此报告发布之前,反对派的陈志全和朱凯迪写信给香港立法会秘书处,表示将不会继续出任第六届立法会议员。报告发布后,15名民主派议员中,有14人表示留任,仅有陈淑庄1人宣布辞任,并退出公民党。加上未纳入民调的几人,这意味着反对派在香港立法会中仅能勉强保住三分之一席位。

分析指出,陈志全和朱凯迪的辞任显示香港立法会反对派出现第一波分化,而陈淑庄的离去则显示了第二波分化。而反对派议员的辞任比例仅17%,远低于民调中有45.8%的支持者要求他们辞任的比例,因此,即使排除了有人“恋栈”的因素,仍不能排除反对派将再次出现分化的可能。

自8月中旬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香港特区第六届立法会议员继续履行职责,直至第七届立法会任期开始的决定之后,反对派就去与留的问题进行了激烈的讨论,甚至传出反对派将总辞职的声音。但当时香港立法会前主席曾钰成在接受深圳卫视专访时就表示,大多数反对派议员都舍不得走。

周二,反对派议员、香港民主党主席胡志伟表示,决定留任是自己的“政治判断”,认为留任比离开更有意义。还有议员向媒体表示,每年约400万港元的薪水是吸引许多反对派议员留任的重要原因。

香港特别行政区前行政长官梁振英在社交媒体发文表示,“热烈欢迎民主派议员按人大常委会的决定继续履行职责不少于一年,有了民主派的背书,西方国家还会批评吗?”他形容反对派这个决定是“创下民主派按人大常委决定办事的先例,我们要热烈祝贺”。

香港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表示,欢迎议员继续履行宪制责任,为议会监察政府,认为目前疫情、经济和民生问题,都需要议员齐心合力,务实为香港做好工作。

有香港本地媒体就质疑,反对派委托的这份民调结果显示,香港主流民意是要求反对派议员辞任,但大多数反对派议员却选择留任,是不尊重民意,结果遭到反对派议员林卓廷的呵斥,强调自己留任“何罪之有”。

事实上,外界也对近来香港的反对派频频搞各种民调、想以此借虎皮拉大旗的操弄手法感到不解。在代议制民主制下,议员本身是由选票选出,不需要再借各种民调来为自己进行二次授权。而从7月揽炒派搞的所谓“初选”到现在的“去留民调”,都证实这种自我二次授权并未对反对派的决定产生任何影响,甚至还“翻了车”。

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称,这次的民调显示香港的主流民意是不支持反对派议员留任,达53.4%。这也再次证实,所谓的“民调”不过是反对派用以向行政权施压的一枚政治棋子,合则用不合则弃。

令外界颇感意外的是陈淑庄的辞任非常高调,她同时宣布退出公民党,与反对派急忙切割的用意明显。她还表示,将“思考人生的下半场”,显示可能淡出政坛。现年49岁的陈淑庄,去年6月曾被香港法庭裁定在2014非法“占中”时犯下煽惑他人公众妨碍罪名成立,当时她自曝确诊脑瘤,并向法官求情,最终被判刑8个月,缓刑两年。但此后她在立法会中仍十分活跃,去年10月还被媒体拍到反对派在立法会“拉布”时,她上蹿下跳大喊口号精力旺盛。

有分析指出,陈淑庄这次以患病的理由辞任议员职务并非临时起意,而是在香港国安法颁布并实施后做出的慎重选择,因为患病已经让她免于入狱一次,但一旦再犯事,这个理由不可能再次获得法官的接纳,因此选择退出更为安好。

陈淑庄周二面对记者时就落泪称,希望反对派不要视她为“逃兵”。但有观察认为,如果她只是因健康原因辞任,没有必要在此时宣布退出公民党,辞任又退党,对公民党来说无异于在伤疤上撒盐。

陈淑庄的辞任令反对派内部的一些人感到不快。决定留任的香港民主党议员林卓廷针锋相对地表示,自己通过了此前反对派组织的所谓“初选”,因而有“相当多的民意授权与代表性”,暗讽陈淑庄因为戴罪之身没有资格参加非法的“初选”、代表性不足。

林卓廷还表示,将“连结立法会以外的民间力量,尽快建立长远合作沟通平台”,目前反对派的“重要工作”包括:在“12偷渡”事件上向政府“施加最大压力”,和推动所谓“重启”立法会选举,并全力阻止香港特区政府提出在大湾区投票的措施。

香港民建联主席李慧琼担心,10月14日复会后的香港立法会将遭受更严峻的挑衅。

值得关注的是周一“抢跑”宣布不会续任议员的陈志全和朱凯迪。观察指出,他们是在借辞任事件博取眼球,集聚个人政治能量,吸引极端的反对派。陈志全就强调,自己是“暂别”、不是“辞职”,并强调自己以后还将参选议员。他还要求留任的议员继续杯葛立法会的运作。

朱凯迪则称自己在不在立法会都是“组织者”,将思考下一步将如何“抗争”。根据香港媒体报道,一名议员做一年议员可获得约合人民币352万元的薪酬,其中包括约106万的薪水,以及246万的办事处运营、社交和交通补助金。

而反对派议员就明确表示会继续与陈志全与朱凯迪合作。有舆论认为,二人将继续以“影子议员”的方式向立法会施加影响,还有人在网络论坛上透露,留任的反对派议员将私下“捐”出薪金给所谓的“影子议员”。去年“修例风波”以来,香港的揽炒派流行着一股“影子”歪风。所谓的“影子”指的是纯粹由反对派掌握的政治小团体。除了这次的“影子议员”,此前潜逃到英国的、因嫖娼案而为人所知的英国驻香港总领事馆前雇员郑文杰,还扬言要在英国成立所谓的“影子议会”,甚至还有此前非法“初选”的反对派声称要组成所谓“影子政府”。

分析指出,香港形形色色的反对派早已无所不用其极,为反对而反对,瘫痪立法会,煽动社会运动,置民生于不顾,纯粹以个人政治利益为优先考量,企图组建各种“影子”更是赤裸裸地挑衅香港特区政府的管治权。

香港立法会前议员王国兴就批评,陈志全和朱凯迪不留任是选择一条与中央和特区政府誓不两立的路线,他们是带有政治计算地为明年选举铺路,而剩下的反对派就算留守议会也只是“少数派”,如果认为反对派在议会可对抗建制派,是欺骗自己和支持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