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记不打扑克

subtitle AI财经社 09-30 16:33 跟贴 10734 条

文| AI财经社 仉泽翔

编| 嵇国华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扑克家族

2013年7月22日,一宗股市内幕交易案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被告人是爱建证券资产管理部原研究员顾家旖,他被控利用内幕消息交易了价值245万元的姚记扑克(002605.SZ)股票,获利20.6万元。为了躲避监管,他还让自己的朋友邱某斥资4974万元,购入姚记扑克股票,邱某也因此获利173万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视觉中国

上市公司的内幕消息肯定不能像家长里短一样在相亲公园里传播。顾家旖能有渠道获悉此事,源于他的另一重身份,姚记扑克创始人姚文琛的前女婿、公司董秘姚晓丽的前夫。

根据法庭提供的信息,顾家旖和姚晓丽在2008年底结婚,但婚姻仅仅维持了2年,2010年8月,两人离婚。

国产家庭伦理剧就此上演。2011年,姚记扑克上市,从姚家出户的顾家旖可没少参与其中的交易。

离婚后,顾家旖和姚晓丽仍表演着分手以后仍是朋友的戏码。在姚晓丽的电话联系人中,本地通话、漫游通话以及短信联系频率排名第一的均为顾家旖;在顾家旖的联系人中,本地通话、漫游通话联系频率排名第一的也是姚晓丽,而短信联系频率姚晓丽则排名第三。就在这次内幕消息传出之前,俩人还一起去香港旅游,见了一个共同的朋友。

获悉消息的过程更加巧合。据顾家旖供述,这一消息是在他去姚晓丽的住所拿衣服时,听到姚晓丽和她的弟弟,姚记扑克总经理姚朔斌打电话,听说了这一消息。

从这个案子可以看出,早期的姚记扑克符合外界对家族企业的一贯认知。父亲姚文琛是创始人兼董事长,儿子姚朔斌是总经理,女儿姚晓丽是董秘。在姚记扑克的招股书中披露,姚文琛家族合计占有公司93%的股权,一家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在姚文琛创业的上世纪90年代初,乔布斯还没回归苹果公司,智能手机更只是想象之中,人们最普遍的娱乐方式还是打扑克。

图/视觉中国(姚文琛)

中国游客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好赌的人群,从2007年起,澳门的赌博营业额就已超过拉斯维加斯,稳居世界第一赌城的位置。近至澳门、马来西亚,远到拉斯维加斯、蒙特卡洛,中国游客养活了无数贵宾厅。出不了境的中国人则把热情消耗在农村、小城镇的棋牌室内,有“十亿国人九亿麻,还有一亿在观察”之说。

中国人善赌,而精明的潮汕人又是其中的佼佼者。

90年代曾有杂志描述当时潮汕地区盛行的六合彩风潮:“赌风盛处,众人参赌,市场萧条,经济衰退,治安恶化,严重毒化社会风气……赌风一日不禁,粤东一日不宁。据说,在90年代的潮汕,有1元钱,甚至还有几毛钱就可参赌。”

2015年,建国以来最大的网络赌博案在潮汕地区破获,55万人参赌,单月涉赌资金超过150亿元。

从潮阳老家走出来打拼的姚文琛,自然熟悉“赌”字背后的商机。1986年开始,姚文琛从扑克牌进口代理做起,1994年,斥资1000万收购上海嘉定的一家扑克厂,到2011年,姚记扑克上市时,仅这个厂子的200亩的地皮就价值5亿元。

在姚记扑克上市时,其生产的扑克牌年产能已有7亿副,上市募集资金也将主要用于扩充产能。按计划,上市成功后,姚记扑克将把年产能再加6亿副,扩充至13亿副,让全国人民人手一副牌。

尽管这一数字在当年备受质疑,至今也仍未实现,但也可以看出姚文琛对于中国人骨子中的赌性是多么看好。

卖扑克不如“开赌场”

2020年7月9日,被称为澳门新赌王的91岁老人吕志和缓步走入香港殡仪馆。他是来送何鸿燊最后一程。在给老对手的悼词中,吕志和表示:澳门今天之所以超越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何鸿燊可谓功不可没。

吕志和73岁方才涉足赌业,18年后,其控股的银河娱乐市值已是何家的澳博控股五倍之多。老赌王在澳门最寒冷的夏季撒手人寰,被视作澳门赌城权杖的交接。

图/视觉中国

尽管新冠疫情在这座仅有67.96万人的小城并未形成大流行趋势,但仍对这座以旅游和博彩为主要经济来源的城市造成重大打击。澳门脆弱的经济平衡被严重破坏。

5月30日,澳门发布了今年首季本地生产总值(GDP)数据:同比下降48.7%至565亿澳门元,创历来最大跌幅。今年第一季度,澳门的博彩毛收入同比累计下跌60%至304.86亿澳门元,其中2月及3月分别有87.8%和79.7%的跌幅。

尽管澳门赌场的日子过得紧巴巴,但是站在赌业食物链顶端的姚记扑克却仍然稳赚不赔。宅在家里无聊的人们为扑克牌厂家贡献大把销量,在石家庄,在1月的最后一周里就有118副扑克牌通过外卖渠道送到市民手中。

所有的销量最终会落实到厂商的财报中,上半年,姚记扑克销量增长20.82%,光靠卖扑克挣了3.75亿元。

坦白说,疫情真的救了姚记。如果没有疫情,姚记扑克的销量难阻跌势。2019年6月18日,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姚记扑克表示,去年面对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实体经济不景气,扑克牌行业同时面临着短视频等新兴娱乐方式的冲击,公司扑克牌销量从顶峰时的8亿副,跌落至2018年的5.86亿副。

扑克牌市场的天花板基本上也就这么大了,苦哈哈印扑克,打渠道,一年也就挣不到8个亿。拼多多的成功经验早就告诉各大公司,广阔天地,大有作为,能够撬动五环外人群,才能真正打开财富的密码箱。

姚记扑克为了找到自己的密码没少花心思。上市刚一年,姚记扑克就试图投资获得中国杂技团30%的股权,成为国内第一家拥有杂技团的上市公司。但一年之后,此事无疾而终。

2013年,姚记扑克又想起了小赌怡情的彩票行业,和500彩票网签订了合作协议,进行互联网彩票销售客户的合作推广。趁着2014年世界杯,姚记扑克成立了子公司姚记网络和姚记悠彩网络公司要通过自己的平台开始卖彩票,股价也因此有了些许起色。

正当此时,姚记碰到国家审计署对18个省开展彩票资金审计,网络彩票销售叫停的风声四起。刚卖了不到4个月,姚记的彩票业务就此夭折。

2014年,姚记扑克还打算学重庆啤酒搞医疗,设立颐木生物,搞肿瘤研究;设立上海维景生物,研究视网膜基因治疗技术。医疗的技术壁垒显然不是一个做扑克能轻易攻克的,两家公司最终被清算或者转让。

2014年底,姚记扑克还通过收购中德索罗门自行车公司51%股权,涉足体育健康业务,可是刚并购就变脸,将中德索罗门的31%股权出售,控股变持股。

一连串的折腾下来,姚文琛老爷子除了扮演了一位老年版罗永浩般的行业冥灯,一遍遍地被社会毒打,基本上没做成什么事。当年的投资者论坛中有句话说得好,“姚记扑克除了54张牌,其他的都是故事”。

主业不稳把姚记扑克的股票行情带上过山车,忽上忽下,业绩更是囿于扑克牌市场的萎缩,畏葸不前。

2018年,认命的姚老爷子将董事长的位置传给儿子姚朔斌。年轻人的脑子确实灵活,姚朔斌上位后,就宣布回归棋牌主业,专注于以棋牌游戏为核心的“大娱乐”战略。

换句话说,这个赌场的供应商要自己开“赌场”了。

图/视觉中国

为了让公司成功转型,姚朔斌付出的代价可不低。2017年2季度,姚朔斌在游戏领域的合伙人,成蹊科技原股东李松、邹应方、何朝军等便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姚记扑克股票,其中李松一跃成为姚记的第六大股东。

2017年7月,姚朔斌的母亲邱金兰减持了公司2%的股份,将这笔股份转给了李松,至此,李松手中的姚记股票已超过5%。

李松等人就此被绑在了姚朔斌的战车上,为他攻城略地。姚记扑克在2019年7月5日晚间,正式更名姚记科技,成为一家带着传统制造业包袱的互联网公司。

在灰产边缘赚钱

姚少爷乘兴而来,想走日本百年老店任天堂的老路。在创立的前60年里,任天堂一度占据日本花牌市场六成份额,随后转型电子游戏,靠着红白机成为一代游戏大厂。

图/视觉中国(姚朔斌)

这简直和姚朔斌想做的规划不谋而合。收购成蹊科技后,姚朔斌还通过子公司万盛达扑克斥资1.9亿元收购大鱼竞技51%股权,并在2020年8月宣布将大鱼竞技剩余49%股权也全部收购回来。如果完成这笔收购,姚记科技的账面净资产将增值730.4%。

请不要对这700%过于惊叹,这笔收购的增值在互联网行业内仅是平均水平。此前,三七互娱收购江苏智铭时,增值率达到2335.9%。

况且,棋牌类游戏向来是低成本高收入的游戏品类。2017年,主营棋牌类游戏的闲徕互娱,在成立仅8个月的时间就被昆仑万维以20亿元的估值收购。2020年上半年内,闲徕互娱实现营收5.86亿元,录得净利润4.44亿元,是名副其实的现金牛。

以《天天斗地主》等棋牌类游戏发家的禅游科技,上半年也录得营收4.68亿元,同比增52.1%;期内利润1.32亿元,同比增87.6%,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平均日活跃用户数达到750万。

姚文琛没找到的财富密码被姚朔斌找到了。2020年春节前夕,一款2019年7月上架的斗地主游戏《小美斗地主》从App Store游戏免费榜第22位直冲榜首。

在游戏首页,姚记的形象频繁出现,甚至在游戏内多处存在一个姚记扑克的人物形象,来指引玩家或者提供活动福利;在实物奖励列表中,也有实物姚记扑克。

从游戏的工商信息中可以看出,这款游戏是姚记科技的子公司成蹊科技出品的。这款由姚记出品、字节跳动运营的斗地主手游通过抖音传播打通了五环外亟需娱乐的人群。

整个上半年在《小美斗地主》的带动下,姚记科技在游戏上的收入一共是5.83亿元,将近扑克收入的两倍,而且毛利率高达96.12%,秒杀茅台、爱马仕。

虽然这款游戏大赚特赚,但在游戏宣传中,姚记一再强调游戏的免费性:在游戏中没有任何充值的入口,对局结算用的虚拟金币,道具等仅需要用钻石兑换。钻石从哪来?答案是激励视频。简单来说,玩家看广告就能获得游戏中的一切。姚朔斌通过这一巧妙的设定规避了棋牌游戏中涉赌的红线。

做纸牌和做纸牌类游戏是两个行当,一个是制造业,另一个可以说是博彩业。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让用户安坐家中即可“亲临赌场”,随时“开局发牌”。

图/视觉中国

《2019年中国互联网企业100强》榜单,排在第49位的波克城市就是靠棋牌游戏起家,并转型移动端的优秀范本。但是让玩家真金白银进去,再真金白银出来的黑产和通过擦边球的方式,引导玩家通过所谓“币商”将虚拟游戏币变现的灰产,也尚未绝迹。

今年5月,深圳南山警方就集中打掉了一家涉赌的棋牌类公司。警方通告称,这是一家专门为代理商开发特定游戏用于网上赌博,再从外地寻找和发展下级代理商,由下级代理商通过网上建群拉赌客进行赌博并负责结算和抽水。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上半年各地警方已累计打掉类似违法游戏公司20余家。

类似的案例也曾发生在姚朔斌眼前。在成蹊科技与姚记科技联姻之前,三五互联曾计划收购已初露头角的成蹊科技。这笔收购最终在争议中夭折,最重要的一点便是,成蹊科技开发的“鱼丸游戏”平台,其中通行虚拟货币鱼丸很容易被兑换成人民币,因此被质疑赌博。

三五互联迫于压力没有完成对成蹊科技的收购,最终被姚记接手。

姚朔斌昔日的合作伙伴联众游戏行政总裁伍国樑也曾经因为涉赌案件至今滞留海外未归。伍国樑的涉赌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公司目前的市值仅有巅峰期的十分之一。

尽管斗地主已是棋牌类游戏中风险最低的一种,但是否涉赌也取决于游戏平台的规则设置。作为斗地主第一股的禅游科技就因为这一原因,使得毛利率常年低于行业均值。当然,除了茅台以外,能维持90%毛利率的公司屈指可数。

对于姚朔斌来说,如果想让公司顺利转型则需要找到规则和赚钱的平衡点。要知道,姚家唯一没有海外居留权的人就是姚朔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