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基本结束!

subtitle 最瑞典09-30 10:20

@这里是瑞典 Followlocalsweden

一名瑞典研究新冠肺炎病毒的专家上周宣布,瑞典的疫情大流行已经基本结束了。他说,瑞典的病毒“正在耗尽”,因为研究人员认为瑞典人可能正在不断增强免疫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些评论使各国政府产生了采用瑞典的“轻接触式”方法的想法,希望这样可以减轻对经济的打击。

哥本哈根尼尔斯·波尔研究所的金·斯内彭(Kn Sneppen)发表评论:尽管第二波浪潮席卷欧洲,但瑞典的感染率和死亡率却连续数周处于低位。

这似乎标志着瑞典疫情的拐点到来,瑞典在春季的人均死亡人数是全世界最高。瑞典的问题在于,并未进行封锁并使病毒在人群中传播,瑞典并没有出台科学的防疫政策。

尽管如此,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上周宣布了对英国防疫限制进行改变,向瑞典学习。但英国和瑞典的专家都警告说这样做可能很危险。

英国的每日感染人数一直创历史新高,但约翰逊只是略微收紧了限制,就像瑞典所做的那样,更加重视个体责任以防止病毒传播。

政策最重大的变化是酒吧,酒吧和餐馆的晚上10点停止营业,比平时提前关闭一个小时。现在仅允许堂食服务,以避免人们在酒吧排队订购食物和饮料,在瑞典就是这种情况。

由于整个西方世界在春季都进入禁闭期,瑞典的反应是与众不同的。它仅向公民发布建议,以保持社会距离和个人卫生。

瑞典通常不会将公共卫生与政治混为一谈,并且通常不会使用法律来影响保护人们健康的行为。

因此,随着其他国家的关闭,瑞典继续开放其酒吧和餐馆以及16岁以下的学校,但即使是瑞典政府现在也承认,这可能是导致大约5800多人丧生的原因之一。而这些死亡人数中几乎有一半发生在瑞典的老年人护理院。

尽管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坚持认为,将英国的新措施与瑞典的措施相提并论是一个错误,但唐宁街发言人证实,英国首相接受了瑞典专家安德斯·特涅尔的建议。

发言人说:“首相在周末讨论了各种各样的科学观点,周日他从许多科学家那里得到了证据,他根据这些证据来制定出一套措施。” “这是人们自由提供建议的机会。”

关于群体免疫的辩论

尽管现在宣布在瑞典取得抗疫胜利还为时过早,甚至瑞典的官员都在表明瑞典完全走出困境。

在致命的春季和夏季过后,瑞典的情况似乎已得到控制-欧盟数据显示,瑞典的感染率约为每10万人38例。在英国,大约是87,而在西班牙,大约是320。

但是瑞典过去一周出现了上升趋势,特涅尔本人也承认,瑞典可能现在需要在个别地区实施更严格的限制措施,并建议在公共场所(如商店)佩戴口罩-近几个月来他一直反对这样做。

上周四,瑞典总理斯特凡·勒文(Stefan Lfven)将对确诊人数的增加表示担忧。瑞典公共卫生局否认瑞典的做法是落后的,瑞典一直准备建议使用口罩并在某些情况下施加限制。

但是,最近对瑞典的争论主要是“群体免疫”,这种观点认为,如果一定比例的人口对某种病毒具有免疫力,该病毒就不会轻易传播并最终消亡。

白宫新冠病毒特别工作组成员斯科特·阿特拉斯(Scott Atlas)博士否认了他主张采用瑞典模式的报道,因为之前他还是美国“群体免疫”方法的拥护者。

但是一位高级政府官员说,阿特拉斯推行的所有政策都符合群体免疫战略,但研究表明,即使在像斯德哥尔摩这样受重创的城市中,也只有大约15%的人对新冠肺炎的检测呈阳性抗体。

在美国,只有不到10%的人抗体测试呈阳性,远远没有达到群体免疫。这些抗体能提供多少保护,以及时间长短仍然未知。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有关免疫的许多讨论都集中在抗体上,但是研究人员也在研究T细胞,T细胞在感染后可以抵抗病毒并在免疫中也起作用。

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的研究人员进行的一项评审研究显示,健康人血液样本中的T细胞反应水平高于预期。他们测试了患有轻度或无症状新冠肺炎的人以及健康的献血者作为对照组。

令人惊讶的是,在尚无新冠肺炎感染史的健康献血者中,有30%观察到T细胞反应。

这是在斯德哥尔摩对新冠肺炎抗体测试呈阳性的人的两倍。

研究人员希望这些结果意味着人群中有更多的免疫力,免疫学家塞西莉亚·索德伯格·纳克雷尔(Cecilia Sderberg Nauclér)来自卡罗林斯卡医学院,但并未从事这项研究,他警告说尚无明确证据表明具体是什么在现实生活中发挥了作用。

换句话说,没有人能确定你的血液中T细胞对病毒的反应实际上意味着它们会帮助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人,她还解释说,即使T细胞确实与病毒对抗,政府也不应允许新冠肺炎简单地在公众中传播,以建立群体免疫。

原因有两个:尚不清楚过去的新冠肺炎感染是否是T细胞对试管中的病毒起反应的原因。

她指出另一项研究表明,从2018年开始,有40%至60%的献血者样本中都有T细胞反应,这远比推测这种病毒首次传播给人类早了很多。

这表明可能是其他原因引起的这种反应,并可能产生了某种免疫力。“有迹象表明,在这种病毒出现之前,人群中已经存在某种东西,问题是,它对我们有帮助吗?”。她解释说,T细胞就像“训练有素的士兵”一样,曾经遇到过威胁,一旦再次面临相同或相似的威胁就会被“召回”。

这就是为什么争论是我们最有可能具有“交叉豁免权”的原因。但是,这保护了我们吗?我们不知道。

Sderberg Nauclér说:“使病毒在人群中散播的第二个问题是,即使保护了弱势群体,也可能对健康造成长期影响。“我们知道至少有10%的人属于长期病倒,并且在被感染后五到六个月,他们仍然无法起床。他们无法工作,也无法上学。”Sderberg Nauclér说。

在没有确切证据表明免疫力在瑞典真正建立起来之前,尚不知道其较低的感染率背后是什么。

有一些社会因素可能会产生影响。例如,超过50%的瑞典人独居,比欧洲其他任何国家都多。这可能很重要,因为多项研究表明,大部分感染是在家里的人之间传播的。

例如,瑞典的城市人口密度不如英国和美国的许多城市,但就密度在新冠肺炎的传播中所起的作用尚无共识。在瑞典,如果你出现轻微的症状,建议自行隔离一周。

无论你是银行工作人员、教师还是公交司机,瑞典强大的社会保障体系都意味着在此期间,雇主可以向员工支付其全部工资,也可以由国家向其支付福利。

专家周五警告说,不要将瑞典的模式强加于具有不同制度和文化习俗的英国。独立SAGE的成员Gabriel Scully博士说:“我们看不到瑞典有任何榜样可以作为我们的榜样。” SAGE是一群专家,他们齐心协力向政府的官方咨询机构提供公共替代建议,被称为SAGE。

他称瑞典的方法“无效”,并指出瑞典的邻国,如芬兰和挪威,措施更加成功,死亡人数也少得多。该组织在简报中认为,如果放宽限制,英国可能比瑞典更容易感染该病毒。

英国普遍存在较高的财务压力,居民将更多的收入用于住房,而失业救济金较低,例如,这可能会影响社会的稳定。

简报指出,研究表明,空气污染与感染的严重程度有关,在英国要高得多。随着人们对学校爆发疫情的担忧,如果需要隔离,班级人数可能成为一个因素。英国公立小学的平均班级人数为27名,而瑞典为20名。

瑞典人普遍信任政府,那里的人们在很大程度上遵循了政府的指导方针,并且社会行为发生了自愿变化。根据瑞典政府的数据,超过80%的瑞典人会保持社交距离,避免握手,并经常洗手。

60%的人减少了在户外的活动,并避开了拥挤的地方。为英国政府在新冠肺炎应对中提供建议的约翰·埃德蒙斯教授说,约翰逊上周宣布的措施与“货车减慢速度一样危险”。但是他还说,瑞典还有一些宝贵的经验教训。”

从瑞典那里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比如采用始终如一的长期战略和及时传递相关疫情信息,提供支持以帮助人们做正确的事情。

瑞典疫情前后变化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