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八怪”李鱓,两革功名一贬官,破笔泼墨作画水墨融成奇趣

subtitle 穷酸说娱乐 09-29 13:24

导语:李鱓,扬州八怪中最早成名者,也是扬州八怪中唯一曾供职于康熙身边的画家。以求仕始,以被逐终,保持着的却是革新画风的执着追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双桐茅屋》

李鱓擅长花卉虫鸟、怪石虬树。泼笔粗勾,寥寥数笔便跃然纸上。又喜长题满跋,畅酣淋漓,墨色映发而有生趣,取材看似寻常而深藏大义。

其诗,清新朴实富有哲理;其书,颜筋柳骨奔放有序;其画,怪而不诞,拙中有巧。诗书画三者水乳交融、相得益彰,是一位多才多艺的诗画名家。

《玉兰牡丹图》

历经三朝,两革功名一贬官

李鱓,字宗扬,号复堂,别号懊道人、墨磨人,江苏扬州府兴化人,明代状元宰相李春芳第六世孙。

李鱓自幼聪颖,尤喜绘画,幼时,曾从同乡魏凌苍学画,稍长在兄嫂的教导下学习花卉。16岁时已经颇有名气。康熙五十年中举,第二年在康熙皇帝到热河承德行宫避暑时,向其毛遂自荐诗文、书画,得到康熙赏识,遂入宫,求学于蒋廷锡,成为宫廷画家。其宫廷工笔画造诣颇深,所绘《四季花卉卷》还被清宫《石渠宝笈》收录。而这在八怪中并不多见。

《松鹤延年》

可惜,李鱓品性狂放,不受羁绊,他因“才雄颇为世所忌”,不久便受到排挤。康熙五十八年,他被皇帝以“画风放逸”、“给假归里”为名,被迫离开宫廷。

雍正七年,他再次被召入宫廷。内廷期望他走沈周一路,可惜李鱓不喜欢画工细妍美的花鸟,他倾心于写意画派,倾心于以物寓情、抒发个性,而这明显不符合皇家精致庄严的审美取向。以至于他的画与宫廷画风格格不入,二年不到,李鱓便被免去“贡奉内廷之职”。

《桃柳春燕》

李鱓不甘心卖画终老,乾隆初年重入京师,参加会试。乾隆三年,51岁的李鱓出任山东滕县知县,但他为人秉直,见官场腐败,人民疾苦,他自然不能放任不理。某日,他在一幅画上题:“画鸡欲画鸡儿口,唤起人间为善心”。不日,再画《德禽图》,意图讥讽那些 “官上加官”的谱绅士大夫。结果忤逆了大吏,才为官两年半,他就被罢黜了。这时候,明明他遭受的是打击,却偏画“喜上眉梢”以自贺,刻“大开笑口”以自慰,人皆道其一身傲骨,谁知他强作欢颜之心酸。

“两革功名一贬官”的坎坷命运令李鱓心情愁闷,生活放浪不羁。几番波折下来,他的家产已经消耗殆尽。后居扬州,卖画为生。李鱓与郑板桥的关系最为密切,于是郑板桥风趣的说:“卖画扬州,与李同老”。

《白头多子》

纵横驰骋,不拘绳墨

李鱓的宫廷工笔画造诣颇深,中年画风开始变化,甲破笔泼墨作画,转入粗笔写意,大胆泼辣,挥洒自如,感情充沛,富有气势。

李鱓本来就以“狂”著称,宫廷所好的“草绿繁华”贬为“无用处”,当他流落于“江淮野人家”,看到农民墙头的蝴蝶花,更导致了他的审美观念由宫廷而转入了民间。因此,李鱓的花鸟画题材广泛,立意不时关乎民生,画法一反文人画的纤弱妩媚,笔酣墨畅,纵横奇肆,别出一格,写意花鸟画的表现形式亦有新的突破,破笔泼墨,酣畅淋漓,笔墨奔放,富有动感。同时吸取没骨花卉的表现方法,工细严谨,色墨淡雅,变化丰富,富于立体感,具有较强的艺术表现力。

《土墙蝶花图》

李鱓曾随蒋廷锡、高其佩学画。进而趋向粗笔写意,并取法林良、徐谓、朱耷,落笔劲健,纵横驰骋,不拘绳墨而有气势,有时使用重色或彩墨结合,颇得天趣。早年画风工细严谨,颇有法度。中年画风始变,转入粗笔写意,挥洒泼辣,气势充沛。后受石涛影响,遂以破笔泼墨作画,风格为之大变,形成自己任意挥洒、“水墨融成奇趣”的独特风格。

而且他还善于在画上作长文题跋,字迹参差错落,变化丰富,其书法古朴,具颜、柳筋骨。喜在画幅上长题满跋,参差错落,写满画面,于质实中见空灵,画面气韵益加酣畅。秦祖永评曰:"书法古朴,款题随意布置,另有别致,殆亦摆脱俗格,自立门庭者也"。

《百事大吉图》

诗情与画境融于一处

李鱓曾自题水墨花卉云:“八大山人长于用笔,而墨不及石涛。清湘大涤子用墨最佳,笔次之。笔与墨作合生动,妙在用水。余长于用水,而用墨用笔又不及二公甚矣。笔墨之难也。”

他的作品扩大了文人花鸟画的题材。文人画本来只求自娱,大多只能画梅兰松竹这样被人格化的植物。自李鱓开始,他大胆打破了这种束缚,敢于描绘自然界中更多的花鸟。选取生活中最常见的东西入画,在这一点上已经初具了现实主义的创作风格。

《芭蕉萱石图》

李鱓绘画风格成熟的作品。受徐渭、石涛影响,用笔挥洒自如,豪爽奔放,泼墨酣畅淋漓,将水与墨结合,并参以书法用笔,形成自己“水墨融成奇趣”的风格。

《长年富贵》

画中盛开的牡丹在苍松之下怒放,原本两种文化寓意截然不同的植物共处,却不让人觉得突兀。

《柳阴双鸭》

用笔酣畅淋漓,造型整体夸张,布局大气简洁。以双钩纵笔勾出柳干,双鸭雌雄相呼,共沐春光。柳树用浓墨点苔,白粉点花,江湖之思,跃然纸素之间。

《墨荷图》

水墨阔笔铺染的荷叶片,硬朗而丰腴,花瓣尖端用浓墨复勾,清新幽香,用中锋写出荷茎、苇草、荷花的圆浑体质,浓淡干湿,轻重缓疾同时兼用,整体笔墨虚实相生,烘染出恬淡宁谧的氛围。

《松石紫藤图》

苍松高大挺拔,紫藤碎玉珠花,松下一丛牡丹明艳动人。整幅画作工整细致,设色雅致,为作者初师蒋廷锡时的作品,虽没有他后期豪放宕逸的风格,但自有清 雅秀润的韵味。

《梅兰竹图》

用墨浓淡相宜,多以双钩纵笔勾出梅之枝干,浓墨点苔,圆笔写花,极富情趣。幽兰以浓墨写出,似有临风飘逸之姿。画面繁杂却有序不乱,构图大气豪放,笔势劲健自由,情趣天成。

《秋园双禽轴》

石头以横笔侧锋横扫而成又略施赭色,树木则勾画皴擦而成。树叶用三绿加墨直接勾画而成。石榴和各种花朵都是勾画后加之赭色、白粉、胭脂等色晕染,使画面色调鲜丽多彩,高贵典雅。风格除作者之本色外,仍保留有南沙风致。

《五松图》

用笔颇严整,墨色尤鲜润,树之参差起倒亦顾盼生动,无暮年荒率颓唐之习,是其同类作品中之佳者。

《五松图》

用笔借鉴林良,稳健沉着,干净利落。构图直、斜、曲、横,穿插有致;用墨焦枯浓淡,干湿交互,加上左上角题诗,使得整个画幅和谐完整,统一而又富有韵律。

《五松图》

结语:

李鱓以写意花鸟画的成就名居扬州八怪的前列,他的可贵之处在于拓展了写意花鸟的取材领域,将葱、姜、瓜、茄、辣椒、茭白等一一入画,并将诗书题跋与画面结合,点出深意,而且扩大题诗在画面上所占的空间,大有书画不分、喧宾夺主之势,实际上却利用书画的相生互动加强了画面的气势,造成不守绳墨的奇效。

李鱓的写意花鸟笔致简练,水墨酣畅,突破了正统画派恪守古法的陈套,成为其“怪”之所在。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