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与TikTok合作,能帮助甲骨文在云计算时代崛起吗?

subtitle 区块链币海 10-10 14:19

甲骨文,这家企业软件巨头有些事可以做,但面临着激烈的竞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拉里(LARRY)是谁?几周前,当我在硅谷向一名年轻的技术人员询问甲骨文(Oracle)联合创始人、前老板、现任首席技术官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的情况时,对方可能会茫然地看着我。更令人惊讶的是,考虑到他的公司仍然是世界第二大软件制造商,接下来的问题可能是:“告诉我甲骨文卖什么?”

被认为过气了,肯定让76岁的埃里森感到不快。在甲骨文公司20年前的全盛时期,他是硅谷最著名的特立独行的亿万富翁——上一个埃隆·马斯克。《上帝和拉里·埃里森之间的区别(The Difference Between God and Larry Ellison)》是众多关于公司及其多彩创始人的著作之一,其副标题是《上帝不认为自己是拉里·埃里森(God Doesn’t Think He Is Larry Ellison)》。

现在,他和他的公司再次登上媒体头条,多亏了TikTok。用软件术语来说,这离甲骨文公司数据库的主业,就像软糖和白吐司一样遥远。甲骨文与TikTok的合作协议,使它的品牌甚至在青少年中也得到认可——青少年是这个中国视频平台的主要客户。而坏名声是否会持续超过15秒(一个典型的TikTok视频的长度)则是另一回事。

在硅谷,重新创造的尝试并不新鲜。利润丰厚的传统业务可能会加大这方面的难度,只要问问IBM就知道了。IBM是另一家曾经叱咤风云的信息技术巨头,但现在却渐渐变得无足轻重。甲骨文更愿意效仿微软,后者乘着云革命的东风,市值达到1.6万亿美元,并获得了惊人的回报。

与TikTok的协议,将使甲骨文将应用程序的数据存储在自己的云中,这证实了埃里森的计划。然而,就像这笔交易一样(这笔交易仍有可能被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阻止),甲骨文的转型尚未敲定。

自1977年成立以来,甲骨文一直是硅谷里与众不同的公司——它不专注于发明下一个新事物,而是更多地关注签订下一个大合同。

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它在“关系”数据库市场占据了主导地位,而“关系”数据库是从簿记到供应链管理等企业应用程序的基础。

在本世纪初互联网泡沫破灭后,该公司利用其大量现金和高股价整合了IT行业的诸多领域。几年之内,它收购了几家软件竞争对手,包括BEA Systems和PeopleSoft,以及高性能计算机制造商Sun Microsystems。

现在还很难找到一家大公司,不向甲骨文位于雷德伍德城充满吸引力的的总部寄支票。由于客户厌烦了转换数据库的单调乏味,所以甲骨文可以从中获取巨额利润。上一财年,该公司营收近400亿美元,净利润超过100亿美元。

在IT领域的成功,是甲骨文在云计算这一新兴领域起步较晚的一个重要原因。长期以来,埃里森一直将其视为现有技术的潮流标签。当他意识到这是IT行业一个划时代的转变时,甲骨文已经落后了。

据称,甲骨文云基础设施(Oracle Cloud Infrastructure, OCI)的年销售额不到20亿美元,而亚马逊网络服务(Amazon Web Services, AWS)的年销售额超过400亿美元。这家电子商务巨头市场领先的云计算部门估值,是甲骨文1830亿美元市值的好几倍。埃里森曾经不屑一顾的基于云计算的竞争对手,如Adobe和Salesforce,现在的市值比埃里森的公司高出约四分之一。

即使在甲骨文的核心业务数据库领域,也已经发生了变化。对于许多新的应用程序,如面向客户的网站,其工具过于昂贵且缺乏灵活性。

近年来,我们看到了更加专业化的数字存储库的兴起,其中许多都在云计算中,并且基于灵活的“开源”软件。

根据研究公司Gartner的数据,甲骨文的数据库市场份额从2013年的近44%下降到去年的28%。此外,它还需要摆脱与客户敌对的名声,比如通过审计来核实员工使用软件的情况,以及对超过许可证限制的公司收取高额费用。

杰富瑞银行(Jefferies)的布伦特希尔(Brent Thill)回应了其他人看衰甲骨文的观点,他说,尽管“我们生活在有史以来最大的科技繁荣——数据时代,但甲骨文多年来一直停滞不前。

展望光明的未来

对甲骨文持乐观态度的人反驳道,该公司也有一些优势。

一个是管理。去年10月,甲骨文联合首席执行官马克赫德(Mark Hurd)去世,萨夫拉卡兹(Safra Catz)成为新的掌门人。她被广泛认为是一个能干的人。埃里森于2014年辞去了首席执行官一职,近年来他在产品开发方面发挥了更为积极的作用——这个被认为是他的强项,和卡兹各有千秋。

高德纳(Gartner)的特德弗里德曼(Ted Friedman)表示,这样做的结果是“自主数据库”等更好的技术。“自主数据库”利用人工智能,将曾经需要人类IT管理员的工作自动化。例如,它允许在不关闭系统的情况下安装软件更新,这是一个可怕的过程,因为可能会出现严重的错误。

OCI的一位领导者Clay Magouyrk说,OCI在云计算领域享有后来者的优势。他表示:“我们不必像其他人那样走了弯路才取得成功。”Magouyrk提到了甲骨文的下一代云平台,该平台将提供数以百计的本地云,可以让客户将他们的数据保存在离家近的地方,就像隐私法规可能要求的那样。

甲骨文更大的机会在于云应用。伯恩斯坦(Bernstein)的经纪人马克默尔德勒(Mark Moerdler)表示,甲骨文已经开始将一些现有客户转换为使用这些比AWS和OCI提供的基本计算和存储更复杂的程序。该公司基于云的一揽子服务,已经占到其软件收入的8%;销售额以每年超过30%的速度增长。

不确定因素是甲骨文的政治赌注。该公司将自己定位在靠近特朗普的位置。2016年,卡兹加入了总统的过渡团队。今年,埃里森为卡兹主持了一场筹款活动。

这并没有帮助他们赢得与国防部的利润丰厚的云计算合同,因为OCI在技术上并不符合标准。但得到白宫的青睐可能有助于甲骨文击败微软,获得TikTok的交易、(微软赢得了五角大楼(指美国国防部)的合同)。如果交易成功,甲骨文的云可能会成为一些公司的数字安全港,这些公司试图向华盛顿保证,在中美科技冷战期间,他们的数据是安全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