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阅读丨汤文选:画家哗众取宠终究是过眼云烟

subtitle 書畫聯盟 09-28 10:07 跟贴 7 条

免責聲明:圖文信息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平台发布仅限服务于书画爱好者,如有侵權請及時告知、以便及時刪除、更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画画不要玩技巧技法,重要的是内涵——以适当的技巧来表达真情实感,不要哗众取宠。哗众取宠的东西是过眼烟云。

汤文选谈艺录 · 节选

汤文选

汤文选《倦勤图》

形式美的开拓对绘画发展的贡献不能忽视。中国画笔墨的形式美是中国画艺术性的根本体现。

一幅画看起来很复杂,其实仔细分析又很简单,一个画面就是黑、白、灰的关系。一个画家一生所要追求的是尽精微、致广大。广大及至整个宇宙,精微及至一墨点、一根线。

汤文选《芋叶双鱼》

画面中黑、白、灰的对比贯穿整体,也贯穿到每个局部,在统一中求变化,这是每一个画家创作每一幅作品的课题。

技法包括用笔、用墨、用色、写形、构图。技巧是在技法的基础上又有一个新的层次,精进了一层。

汤文选《腾芳》

构图有即兴构图和创作构图。即兴构图,胸无成竹,边打边像;创作构图,胸有成竹,整个大的框架都印在脑筋里,古人曰:九朽一罢。

出与入,放与收,松与紧,意在笔先与意在笔后,这些都必须审时度势、辩证施为,处理得好坏,关系到作品的成败。

构图切忌僵直、呆板。画面切忌出现一些张牙舞爪的东西。对形体的把握,要做到笔不伤形,莫妄生圭角。

汤文选《枇杷山鸟 》

小品册页很不容易处理。画的就是笔墨、构图、修养,这就靠毕生的修炼。作画时,本来很有激情,若等你去考虑用笔、用墨、穿插,那股激情早就化为乌有了。小品重即兴,水平高低往往体现在瞬间。

写生也要有感而发。写生不是简单地勾出对象的轮廓,而是要进行艺术的提炼,发现创作灵感,找到最佳表现的艺术语言。

汤文选《战正酣》

写意国画是在现行基础上的提炼。如果没有扎实的基础训练,所画的对象就不能有神韵。国画艺术首先是造型艺术。作画时下笔即有所指,处处形体,处处笔墨:形体在前,笔墨在后,超出象外,以神写形。

画的是一种感觉,感觉到了就可以了。意到笔不到,宁简勿繁。作画时先乱而后调理,这种乱中求理,能给人一种不一般化的东西;如果处处求调理,则画无意趣可言。

汤文选《松鹭》

画切记平铺直入、图解式,这不是艺术性的表现。

写意国画宁脏勿净、宁缺勿整。脏不是邋遢,而是一种斑驳美。笔太整不值得回味,所谓画神不画形。用笔、用墨都要以意做统帅,神韵是得出的结果。

汤文选《芦塘立鹭》

画家在创作作品时不应在乎一点一笔的成败得失,而首先应在作品的整体感上把握。

一幅画完成了,即使有少许不到之处或一点缺点,只要整体没有什么问题,就不要去添补。所谓笔太整则无画,水至清则无鱼。

完整画面的功夫一来靠悟,最主要的还是要靠经验。看多了、画多了,厚积薄发。

汤文选《一树晴霞》

每一根线条、每一个墨点都是作品生命中的一环。画一笔而全身动,牵一发而动全身。

国画用笔,每一笔触都应富有感情,或老辣,或飘逸,或刚劲,或灵秀。

收尽精微,放致广大乃宇宙生机。笔墨结构亦同此理。

汤文选《冰雪精神》

作品如有血有肉的生命。线条要有呼吸、有节奏、有韵律。线条一张一弛,时见缺落,才有生气。一旦刻板,画面就死了。

有些人的画绷得太紧,线条太实在,构图太迫塞。看这种画使人感到有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画面要松,有松才有呼吸、才能生动。松是紧中有松,不是松垮。

汤文选《片石暇观太华》

习气就是不知所云、盲目的一种习惯。陈词滥调要不得。

作为画家标新立异,别开生面都是需要的,但不能乱来。不能不顾客观的存在,不能不顾及人民的欣赏习惯,不能不顾及社会效果。

画画不要玩技巧技法,重要的是内涵——以适当的技巧来表达真情实感,不要哗众取宠。哗众取宠的东西是过眼烟云。

汤文选《繁春》

无论画什么画都要讲用笔,要有笔墨趣味,这正是中国画艺术的魅力所在。笔墨是情感的真实流露,思想则靠构图表达。

作画的用笔同写字的用笔一样,切记板滞,每一笔的起承转合、抑扬顿挫要有交代,不时自然地留出飞白,使画面效果更显生动,富有灵气。

笔力的轻重不在乎行笔的快慢,而是看功夫深厚与否。不论写楷写形,功夫到了,笔就能沉得下去,字也就显得厚重了。

汤文选《荷塘鸭》

作画笔不可太迁就形,否则形掩盖了笔,也就失去了用笔自身的审美因素。

作画、写字,一味中锋有失偏颇。我认为光侧锋不厚重,光中锋不灵秀,还是中、侧锋互用为好。

墨随笔生,笔的变化必定带来墨的变化。笔法、墨法,笔是第一位的。

汤文选《五湖烟水》

中国画用笔本身就是一门学问。谢赫六法中将“骨法用笔”排列第二位,诸如屋漏痕、折钗股、锥画沙、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等,均是书画用笔所应达到的境界。这些形式美是中国画的优秀传统,是其艺术的魅力所在,没有用笔就没有中国画。当然,用笔也可以创新。

墨是黑的,通过墨的浓淡变化以求丰富。古人说墨分五彩,其实何止千彩、万彩。

要把简单和丰富统一起来。墨虽然是黑的、很单一,但通过墨的干湿浓淡变化,表现出来又很丰富。

汤文选《玩猫》

焦墨在水墨画中的运用也要有枯湿的变化,要讲求韵致。焦墨一般不多用,用之不当即给人以火燥的感觉。

浓墨淡墨的运用各有讲究。如:有时一幅作品主体为浓墨,而题款则用淡墨,一来不喧宾夺主,二来又增加了一个层次,丰富了画面。

汤文选《石榴八哥》

用色与用墨一样,也要有浓淡、有用笔。譬如勾了菊花后,趁其未干时,用色在画面上一扫,使之互相渗透,融为一体。也不能渗得太狠,太狠则化为一团,必须恰到好处,这就是功夫。

用色也要讲究用笔,切忌涂抹。

点苔很重要。苔也叫眉,与人的眉毛一样,要它衬托人的眼睛,术语叫醒,若睡醒一般。点苔的几笔非常讲究,其大小、浓淡、聚散可谓法度森严。它可以使观者一惊。点苔一般用渴笔,如高山坠石,极见功力。潘天寿爱用秃笔为之,或先淡点,再以浓点破之。现在创新的画不点苔,只要给人以美感,都是可以的。

汤文选《秧瓜八哥 》

不要什么都会画,什么都不精。要有选择的专攻几样。首先要巩固、深入,再图发展,最后形成自己的风格。

一张好画的成功很不容易,几经斟酌、几经推敲方才完成。有的人说重复旧作不好,我认为有失偏颇。去改善不好的东西,直至完善,这有什么不好。重在有新追求。

有时一幅画画面很一般,可通过别具匠心的题款,可使整个画面出现很不一般化的效果。

汤文选《偷桃》

构图几经推敲后方可落款。一幅画本来画得不错,款识题得不到位,破坏了构图,等于添乱。好的题款是全画构图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上一点、下一点、大一点、小一点都不行。

临摹作画时,要注意比较,以锻炼自己的观察力。只有具备敏锐的观察力,才能善于发现别人的优点和自己的缺点。

临画不是临某一笔,读画绝不是一般的浏览。而是要细心体会其用笔的轻重粗细,用墨的浓淡枯湿,哪里是逆锋起笔,哪里是中锋行笔,哪个地方抑扬顿挫,哪个地方起承转合等,通过读画去体会一种美的韵律。虽是一朵花,也是一幅小构图,哪怕是细小的部分也不能忽视。

汤文选《瓜鼠图》

中国国画中的题款、盖章,也有构图,也见修养。题穷款,图章不宜盖在两字中间,这样一来就成了一个品字,构成了一个规则的三角形。图章可盖下一点,即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多边形。当然,这是根据画面构图的需要来决定。

有时画中内容不足以使画面完整,但又不能增加画的内容,那么只能以款识补救,这叫无画找画。题款艺术体现了一个画家的修养、品位、才情。

学《芥子园》有好处,也有不好之处。好的是便于掌握多种画法,可以帮初学者基本了解物体物态的传统表现。不好的是禁锢人、束缚人的性灵,易进不易出。

(摘自《汤文选谈艺录》,河南美术出版社2001年3月)

汤文选(1925-2009),近现代中国画艺术家和美术教育家。

汤文选出生于湖北省孝感,幼年从父读《论语》,临摹家藏古画。1947年求学于武昌艺专,主攻中国花鸟画,1951年在中央美院学习西洋画。1952年起任教于华中师范学院图画系和湖北艺术学院。1965年调入湖北省美术院专事中国画创作。数十年来,汤文选在中国画领域不懈探索,由花鸟而人物、由人物而山水、由山水重归花鸟,以至于翎毛、禽畜、走兽、虫鱼等,无所不及,无所不能。

中国大写意花鸟画集诗、书、画,文、史、哲于一体,是中国画艺术中的高端学科,这个领域里产生了八大山人、齐白石等夸耀世界的伟大画家。汤文选学养深厚,他能诗、能书,能工、能写,于大写意花鸟画一道,在八大山人的“简约清脱”、吴昌硕的“古厚朴茂”、齐白石的“妙造自然”之后,又别开“博大沉雄”之风。

汤文选为人低调,性情平和,潜心学问,与世无争。但他在艺术上有很高威望和广泛的影响,被认为是20世纪最后的国画巨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