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yside 乐队 :不要想当年

subtitle 男人装09-27 21:33 跟贴 2 条

已经过去的事......不可能再回来了,已经翻篇了,我们又不是老到那种100多岁了,哎呀,想当年......

十多年前,北京地下摇滚乐的圈子, 没有不知道 Joyside 乐队的。哥儿几个抱团的那些年,乐队火呀火的,一直旺旺地烧到 2009 年,突然就解散了, 没人知道为什么,也没人敢问。整整十年后,他们又在一起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在一起的这十年间,吉他手刘虹位去了农村,种了香菇,做起了扶贫干部。 “去年我那边项目做完了、刚回北京, 晚饭前接到刘昊的电话,他说你明天有没有时间?我说可能不行,明天要出差,要不下个星期?他说下个星期不行,要不明天要不后天。我问还有谁,他说有边远和关铮,就咱们四个,没别人。我就觉得心情有点紧张。十年没吃过饭了,从来没有聚过,突如其来的一个晴天霹雳的感觉。”

提出重组的是贝斯手刘昊,也没有遇见什么事儿,忘了听谁说到一句 :“虹位回来了,好像要在北京待一段时间。” 冥冥之中,他就觉着好像应该又在一起了。

2009 年,第一个提出散伙是刘虹位, 在西安高强度的巡演之后,乐队成员特别疲惫、特别累,就打起来了,动手之后特自然的就不玩了。“怎么打起来的?我忘了。当时觉得心也累,没意义,再下去就是行尸走肉,没必要。”

刘昊也说当时就感觉要毁灭所有的东西,全完了、全都毁了、世界炸了,全都完蛋了才好。

刘虹位没有再碰吉他,器材该送的都送,该卖的都卖了。刘昊当时觉得又解脱又遗憾。

“后来有时候琢磨起来,知道自己的乐队没有了,还掉两滴眼泪。因为这东西很珍贵,觉得挺难受的。”

2014 年,乐队也在 School 酒吧聚过一次,再次重聚,先当然还是吃饭,边远说 :“就是没有好久没见了,就吃顿饭,其实也不知道最后是什么结果。” 地点在五道营一个涮肉馆儿,人都到齐了。边远一点变化都没有,只有牙掉了不少,刘虹位说 :“你是不是天天 喝酒,别喝了”;

他们当时没有聊起十年前散伙的事。

重组的第一次排练也在 SCHOOL 酒吧,刘虹位没有琴,边远借给他一把日本的两千多块钱的吉他,连效果器都没有。

出来第一个音,贝斯手刘昊就觉得对, 虽然技术丢了十年,比以前弹得差了, 但还是“让人心头怦怦跳的那种舒服”。

边远又想起他跟刘虹位第一次见面, 就觉得这哥儿们弹吉他有点奇怪,又说不出来哪儿奇怪,好像又能融进来、又融不进来那种感觉。特别有灵性。眼前这把两千多块钱的吉他,刘虹位接过去直接插上音箱,还可以弹出上万元的琴感。

“十年前,Joyside 解散前,我觉得它是我生命中的全部,我可以为它去死。现在我觉得它就是我生命中特别美好的一件事情。然后当我发现我把这个事情想得没有那么重要的时候,它反而变大了,它是一个特别大的东西。”边远说。

在面对记者的时候,刘昊拿着手机翻自己的微博,他说14年那次聚会边远没来,他自己在微博上发了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叫 joy, 没有 side,没有边儿。你还有印象吗?我还有那张照片呢,回头给你找出来。”

刘虹位说:“别找了。现在已经凑齐了。”

别走!

还有拍摄花絮

购买《男人装》9月刊

摄影=神思远

编辑=晋小曦

造型=Kyle Guo+Ciara王子

美术指导=左新

掌机=朱修仁

制片=柯南

封面后期=李志远

内页后期=神思远+李志远+朱修仁

采访+文字=云童

设计=辛立媐

灯光=卢继祖

摄影助理=殷天

服装助理=安琪+欢欢

助理=甜甜+JUN

特别鸣谢=海伦凯勒 眼镜

订阅号关注“新男人装”

是的,你们的男人装又回来了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