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留一手”,美国大选和政治天平要歪了?

subtitle 纵相新闻 09-27 16:59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单珊

9月18日,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就大法官空缺席位提名一事,两党开启一段“生死时速”般竞赛。

7天后,众议院民主党人提出新法案,旨在缩减大法官任期。8天后,特朗普提名保守派法官艾米·康尼·巴雷特为大法官人选,本就激烈的大选再掀党派之争的巨浪。

特朗普“留了一手”

这是“非常值得骄傲的时刻”,巴雷特“才智出众”、“对宪法不屈不挠地忠诚”,她将“完全基于对法律的公正解读”来工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地时间26日,在白宫玫瑰园,特朗普介绍了巴雷特的教育和专业背景,提到了她的7个孩子,并称赞她与另一位已故最高法院大法官斯卡利亚的关系,她曾为后者担任书记。

“巴雷特是我们国家最聪明、最有天赋的法律头脑之一。”特朗普对她的欣赏溢于言表。

“法官不是政策制定者,他们必须坚决搁置自己可能持有的任何政策观点。”巴雷特接受了提名并发表讲话。“我不会为了自己的圈子承担这个角色,当然也不会为了自己。”

实际上,在2018年填补最高法院大法官肯尼迪退休留下的空缺的候选名单上,就曾出现过巴雷特的名字。特朗普后来转而提名卡瓦诺,但当时他私下透露,“留着”巴雷特以备接替金斯伯格。

如果巴雷特的提名在国会参议院获得通过,48岁的她将成为目前最高法院中最年轻的大法官、美国历史上第五名女性大法官。

巴雷特此前是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也是七个孩子的母亲,其中两个由她从海地领养。丈夫杰西·巴雷特是前联邦检察官,现为私人执业律师。

1972年,巴雷特出生于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是一名“忠实的天主教徒”。跟目前联邦最高法院的其他8名大法官不同的是,巴雷特并不是常春藤盟校法学院的毕业生。

在获得印第安纳州圣母大学的法律博士学位后,巴雷特先后就职于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和最高法院,并曾任已故大法官斯卡利亚的书记员。

2002年,巴雷特前往母校圣母大学教授法学课程,8年后被正式任命为法学教授。在圣母大学执教期间,巴雷特于2012年签署了“抗议声明”,谴责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颁布的《平价医疗法案》中的计生条款,认为其“不仅回避了道德问题,也没有消除对个人自由和良知的侵犯”。

2017年,巴雷特被特朗普任命为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自上任以来,她在拥枪权利、堕胎和移民等领域屡屡展示自己的保守派立场。

民主党“赢面”不大

提名消息一出,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麦康奈尔就作出回应,特朗普选择巴雷特是“最佳决定”。共和党人将尽快推进这项提名在参议院获投票通过。

然而,民主党人恐怕将对此耿耿于怀。麦康奈尔2016年曾以时逢选举年为由,拒绝时任总统奥巴马提名候选人,接替当年去世的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

如今他坚决推动快速“补缺”,被民主党人批评“虚伪”。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讽刺道,麦康奈尔等参议院共和党人“似乎准备向全世界宣告,他们说话根本不算数”。

但共和党方面辩称“今时不同往日”,眼下白宫和参议院均由共和党把持,而4年前奥巴马政府已是“跛脚鸭”。

美国国会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将在10月12日至15日就巴雷特获得提名一事举行为期3天的听证会,格雷厄姆透露,应该可以在11月3日的总统选举前完成提名。

根据美国宪法,美国总统有权在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席位出现空缺时提名新人选。新人选须经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审查。审查通过后,经参议院全体会议进行投票表决,最终达到简单多数、即51张赞成票后,提名即获通过。提名大法官一旦被正式任命,可终生任职。

眼下共和党控制参议院,共和党占53席,民主党占47席。有两名共和党籍参议员先前曾表态,应由大选胜利一方提名大法官。

民主党人若想阻击这名保守派大法官,至少还需两名共和党籍参议员“倒戈”,因为即便支持与反对者各达50人,副总统彭斯仍有权投出关键一票。

从多名参议员的表态看,民主党胜算不大。《华盛顿邮报》分析称,假使出于某种原因,提名工作被迫推迟到大选后进行,那么即便共和党在11月大选后失去了在参议院的多数席位,由于新一届参议院要到2021年1月才上任,共和党仍有机会推动巴雷特的提名通过。

此前,美国最高法院的9位大法官形成了5位保守派和4位自由派的格局。而随着原大法官金斯伯格的去世,其留下的空缺若被巴雷特占据,保守派将占据绝对优势。

最高法院最大的悬而未决的案件之一就是奥巴马时代的《平价医疗法案》。大选结束之后的一周,最高法院将进行辩论以决定这部法案的未来。

如果一位倾向保守的大法官及时就职,她的投票结果可能将导致整个《平价医疗法案》彻底崩溃。

最高法院人员构成会影响美国社会在堕胎、医保、持枪权、投票权、总统职权和死刑等诸多议题上的立场倾向。美联社称,如果巴雷特出任大法官,这将是美国最高法院30年来在意识形态上“最剧烈的转变”。最高法院趋于保守意味着即便特朗普输掉总统选举,共和党也赢得“持久胜利”。

25日,民主党人宣布将推出名为《最高法院任期限制与定期任命》的法案,以限制总统在任期内提名大法官的数量,并取消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终身制任期。

根据法案内容,民主党人希望将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期从目前的终身制修改为18年;与此同时,还需限制每位总统在4年任期内只可提名2名大法官。

押中美国大选

而相比未来几十年的政治生态,特朗普最关心的,显然是一个多月后的美国大选。

受疫情影响,预计今年将有约四成选票经邮寄投出。特朗普先前多次表示,邮寄选票可能导致选举舞弊,但迄今没有拿出证据。

一旦大选结果出现争议,最高法院很可能成为确认总统人选最后的“定音之锤”。特朗普的“小算盘”也早已拨响,他自己都承认,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总统之争,可能最终需由最高法院裁定。

25日,特朗普在一次竞选集会上表示,他支持11月大选后权力的“平稳过渡”,但他可能不会很快接受选举结果,并声称选举中的不公正行为是其败选的唯一可能。而就在23日,他还不愿承诺在大选日之后进行和平的权力交接。

目前,特朗普和拜登的选情胶着,两人在多个摇摆州的支持率不相上下。大选的最终结果难以预料,不排除在个别州会因邮寄选票等问题出现争议甚至诉讼。

20年前总统选举后的司法纠纷令两党记忆犹新。当时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戈尔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小布什在佛州一些被淘汰的选票上争执不下,而最高法院的裁决让小布什登上了总统宝座。

美国各州以及州内各县对邮寄投票的规定不一样,很多选票将因为不符合规定作废。路透社以北卡罗来纳州和佛罗里达州今年3月两党初选的数据比例推算,大选中两州7.5万张选票可能作废。特朗普2016年以微弱优势入主白宫,而这些“前途未卜”的选票无疑将对美国大选产生巨大影响。

有分析指出,特朗普抓紧时间塞“自己人”进最高院,也是为自己寻找一面“司法防火墙”。

美国政治评论员布朗斯坦在《大西洋月刊》上撰文称,2000年民主党人仅在司法上挑战选举结果,没有通过街头抗议施加压力。不过针对这次选举后可能出现的争议,民主党人已经准备好举行大规模街头抗议。

不过,民主党的大规模抗议是否能压倒特朗普的“防火墙”,还将拭目以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