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地狱到天堂,新能源汽车百日“奇迹”,全靠特斯拉带你飞?

subtitle 青易娱乐社 09-27 11:01

全现在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授权并注明出处

字数 4899

阅读约10分钟

特斯拉用一己之力向全世界证明了,新能源汽车想象空间有多大。特斯拉的股价从年初到年中最高点,上涨约5倍,把全行业的玩家,尤其是它的竞争对手,都拉上了快车。

“特斯拉的拉动作用很大,让大家看到了智能电动车项目的上限。”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李勤对全现在评论称。

在过去几个月间,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连续多轮募资,一鼓作气登陆美股,与蔚来在大洋彼岸相会。小鹏汽车在C+、C++和IPO中累计募得24亿美元。理想汽车在D轮和IPO中募资20亿美元。蔚来先是从合肥市等投资方处获得70亿元融资,又于8月底宣布增发7500万股股票,预计最高募资17.22亿美元。

9月22日,曾被传融资遇阻的威马汽车也宣布完成总额100亿元人民币D轮融资,将在10月提交材料,拟登陆科创板。至此,新造车头部势力中最晚宣布融资消息的威马也拿到了门票,进入下一轮竞赛。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一轮有地方国资密集加注的暖春。

弹尽粮绝,柳暗花明

就在相去不远的疫情之前,这个行业还笼罩在熬不过饥饿长夜的愁云中。

“3个月前,智能汽车行业还是非常非常困难。”8月27日,在小鹏汽车IPO仪式现场,创始人何小鹏感叹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鹏上市。图片:视觉中国

回顾整个2019年新造车行业的境况,不少从业者、行业媒体的评语是,“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首先是顶层政策,新能源车补贴大幅退坡75%,国六排放标准出台刺激燃油车大量甩货,新能源市场被挤压。在这一大环境下,中国新能源汽车销售数字首次同比下滑。

造车是资本密集型的创业,但是2019年新造车融资能力明显下降,全年总融资规模没有超过35亿美元,只有2018年的一半。融资的速度赶不上烧钱的速度。

原本计划在2019年完成300亿元融资的小鹏汽车,到去年11月只宣布了一笔4亿元融资。预计在去年6月完成C轮融资的拜腾,一度往后推迟。一向融资不顺的理想汽车,C轮融资迟迟不到位,去年还被曝称个别股东撤资。创始人李想对媒体称,当时见了上百个机构,都说不错,但没人投资,“最难的时候,免疫系统就崩了”,李想病了一场。

造车“引擎”已经按照几年前流水般融资的速度运转,资金却缺位了,引擎运转马上受阻。

去年3月和9月蔚来经历了两轮公开裁员,分别裁掉了1400人和1200人,北美总部也裁员141人。交付也出现问题。按照各家新造车公司的计划,2019年本应是交付大年,理想汽车赶在了12月实现了主力车型的交付。天际、拜腾的交付跳票了下一年,剩下几款更是遥遥无期。

据媒体报道,一些非头部的项目已经遭遇生存危机。博郡汽车因资金链紧张,项目停工。游侠汽车也被曝停工,只剩一名保安和一条狗留守。

蔚来汽车2018年赴美上市后,股价首日就遭遇破发。此后一年多的时间,海外资本市场对造车新势力都态度悲观。蔚来汽车股价多次下跌过快,触发熔断机制,去年10月一度跌至退市红线。据媒体报道,蔚来汽车创始人CEO李斌对内部高管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换个老板,你们该卖车卖车,该做服务就做好服务。”

蔚来。图片:视觉中国

疫情又带来意外的打击。今年6月,拜腾汽车因融资超过84亿仍造不出量产车被央视点名。随后,拜腾汽车宣布自7月1日起停工停产,全体员工待岗。拜腾表示,“2020年是艰难的一年,由于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的影响,公司融资及生产运营均遭遇了重大挑战。”

一片惨淡中,转机也在酝酿。

疫情期间,特斯拉销量超出市场预期,上半年交付17.9万辆汽车,引爆资本市场的情绪,6月11日,特斯拉市值达到1901亿美元,首次超过全球第一大车企丰田,随后继续一骑绝尘,市值一度达到4000亿美元。这带动了电动汽车上市公司的集体暴涨。在7、8月最热门的散户交易平台Robinhood上,最受欢迎股票Top20中,有4家是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高居第二,蔚来汽车则飙升至第一位。

小鹏汽车8月27日登陆纽交所,首日收涨41%,市值达到150亿美元。因认购过于火爆,小鹏在预期发行8500万股的基础上又增发了1473万股。

短短三个月的时间,新造车公司从至暗时刻,被捧进了又一场资本盛宴。

而在这一波捧场的资本中,除了互联网大佬的熟面孔,地方政府的身影频频出现。

国资入局

在威马9月22日爆出的D轮融资中,出现了不止一家的地方国资:上海国资投资平台及上汽集团联合领投,湖北长江产业基金、苏州昆山产业基金、湖南衡阳国有投资平台、安徽合肥产业基金、国投创益产业基金、广州金融控股集团等国有产业投资者集体入局。

事实上,威马的D轮融资已经拖了一年。不同于其他新造车创始人互联网出身,威马创始人沈晖曾是吉利汽车李书福的左膀右臂,也在吉利对沃尔沃并购中立下汗马功劳。但沈晖的创业遭到老东家吉利的“抄袭”控告,在业内看来,正是这一纸诉状搅乱了威马的融资局面。

因为融资、上市速度慢了,威马在销量上也面临挑战。

威马汽车,2019上海车展。图片:视觉中国

无独有偶。蔚来李斌被业界称为“2019年最惨的人”,蔚来迅速大规模地铺开渠道、服务网络,不到两年时间就覆盖全国,营销也是“不差钱”策略。前期过快烧钱让蔚来的现金流面临巨大考验。蔚来每季度亏损都在4亿美元以上,到2019年年底,蔚来手头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等总额仅剩10.563亿元(1.517 亿美元)。去年9月,投行伯恩斯坦的分析师称,蔚来的流动性得“按周计量”。

就在疫情雪上加霜之际,合肥国资4月的70亿元投资雪中送炭。

注资的对象主体是蔚来中国,交易完成后,蔚来将持有蔚来中国75.9%股份,合肥市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战略投资者以70亿元合计持有 24.1%股份。

“汽车产业链足够长,政府引入一个优质主机厂项目,就能带动一个产业集群,背后是税收、就业等经济收益。”李勤对全现在表示。

一般来说,国资没有市场投资机构的资金灵活,涉及到一些审批环节,但国资投资者往往不追求短时间内的退出,比较稳定,也更倾向于做不干预经营的财务投资者。

蔚来拿到这70亿,要满足的条件不少。首先,蔚来中国的总部管理、研发、销售服务、供应链制造都将入驻合肥,并将启动蔚来自己工厂的规划建设。根据此前曝光的信息,蔚来中国需完成一系列并不容易的业绩承诺:2020年营收148亿,2024年营收1200亿元(上市6-8款车型),2020年至2025年总营收4200亿元,总税收78亿元,并且2025年前在科创板上市。如果5年内未完成上市,需回购股份。

蔚来的电动超跑。图片:蔚来官网

其实地方政府对新能源项目的热衷过去几年一直不减。不过,国资投资的新能源造车项目更多没有成功。拜腾2017年就获得苏宁、丰盛控股和南京国资委2.4亿美元(约16.5亿元人民币)投资,但烧了84亿元人民币后项目仍是PPT。赛麟汽车拿到如皋政府66亿元人民币投资,四年只卖了三位数的车,最新被质疑资产评估报告造假。

这些失败不能一概论之,但存活到现在的新造车头部玩家,在融资节奏上确实有一定的相似。李勤在此前的文章中写到,传统汽车人创业早期就依赖政府资金和产业资本,对研发和创新投入是掣肘,一旦绑定政府,后期的选择就会减少。比如蔚来的四大块业务中,整车业务迟迟未引入政府资金。

“是否股权投资,各家车企的资金情况,各个地方政府的策略也不一样。”李勤向全现在分析称,“蔚来和威马引入政府的股权投资,都是资金危机的时候。小鹏和理想就是制造基地的合作。”

事实上,小鹏汽车除了在广东肇庆建有工厂,公司本身也一定的国资属性。据《财经》报道,小鹏在2019年末融资中疑似获得广州国资的增资,股东列表新增广州市工业转型升级发展基金。

从合肥后续放出的政策支持来看,加快建设换电设施,对市民购买、充电、驾驶新能源车进行奖励,都是围绕蔚来推动的产业链的完善。

淘汰赛后,耐力赛

“我们把视线回到3年前。差不多2017年,很多人问,你们是PPT造车吗?2018年问,你们的车能够量产吗?2019年又有人问,你们的车能卖得出去吗?能卖到1万辆吗?” 何小鹏此前接受采访时,回顾了过去三年不同创业阶段面临的质疑。

在造车新势力经历火热-遇冷-重受追捧的过程中,一些公司被遗忘了,一些掉队了,还有一些比较靠前的玩家在资本的第二轮筛选中脱颖而出。威马也宣布融资后,中国这波造车新势力可以说完成了阶段性洗礼,形成了所谓的“造车四小龙”格局,进入下半场。

图片:视觉中国

在李勤看来,不可否认特斯拉对资本热潮的吸引力,但形势大逆转也有一定的行业基础,“主要还是这些项目自己也争气,销量都开始稳步增长,经营数据也明显改善了。”

今年1-8月,蔚来汽车已经累计交付新车21667辆,超过了去年一整年的销量。

蔚来曾经以“卖一辆亏一辆”、“用户交互服务好”这些卖点赢得了不少车主的偏爱。社会学出身的李斌不想做“中国的特斯拉”,而是要搞一个智能电动车的“中国模式”,在压缩成本的过程中,在智能化研发和用户服务的优先级间,蔚来偏向了后者。

蔚来在裁员、收缩海外团队、合并区域公司、迅速增设NIO Space促销售等措施下,毛利率由负转正,第二季度综合毛利率达到8.3%。

小鹏汽车前7个月累计销量为10895辆。小鹏是互联网造车企业中最有名的“特斯拉跟随者”,据官方数据,小鹏汽车每年智能化研发支出超过7亿元,全面押注自动驾驶。小鹏的重磅车型P7刚开始交付,L3级自动驾驶功能年底才会交付,毛利率还未转正,但它的模式道路已被特斯拉跑通。

理想汽车的创始人李想本人是特斯拉的超级信徒,但创业方向显然更“务实”。他的混合动力模式因为机构的质疑而融资困难,直到李想今年拉到了王兴的投资,获得后者高频率的花式推广。而混合动力的模式也似乎得到了消费者的认可。

“也不是王兴的原因,市场本身有调整,纯电动在续航和充电方面都还有很多问题,李想看到了这一点。”李勤表示。理想ONE的续航里程达到了800km,这也是国内新能源车达到的最高续航里程。

理想汽车去年底才开始交付理想ONE,6个月销量就突破1万辆,创下新造车公司销量破万最快速度,1-7月共交付12182辆车,在新造车企业中排名第二,毫无疑问的销量黑马。

而正是由于资金不够充裕,李想以往近乎“抠门”的成本控制倒是让理想很快就获得正向现金流,毛利率达到13%。

拿到融资后,各方均称将在技术、渠道方面加大投入。蔚来在宣布合肥投资之后,再度开始线下渠道网点的快速布局。在这方面慢一步的理想正努力赶上,“我们可以只开20家店,达到今年的原定目标,但如果对手增长是2倍,相当于你是负增长。一旦对手获得竞争优势,它会拿走最好的资源。”李想在湖畔大学称,理想汽车今年新开门店增加到60家,远到乌鲁木齐。

这几家新造车公司的销量已不算差,并且正在不断往上走。但各家的销量都只有特斯拉中国的1/4甚至更低。特斯拉的入华速度让新造车公司们措手不及,仅1年时间特斯拉上海工厂就开始批量交付,周产能达到3000台。

特斯拉在上海。图片:视觉中国

而这几家公司创业时补贴正盛,但当它们开始交付,补贴已经在走下坡路。国盛证券研究所分析师王磊在一篇研报中总结到,这十多年的补贴政策就是个补贴金额不断下降、车型标准不断细化的过程。但将近两千多亿元的补贴发出去以后,中国并没有诞生像特斯拉那样可以改变全球汽车行业格局的公司。

由于疫情,补贴政策延期。2020年4月,新能源补贴限价30万元以内,比理想和蔚来主力车型起价低3-6万元。李想在社交平台表示,“基本上是精准助攻特斯拉来打残国内的纯电动品牌”。借助国产的成本优势,Model 3多次降价,但国内新造车公司无法对打。蔚来CEO李斌此前回应特斯拉降价称,蔚来不会降价,因为没有降价空间。

“造车四小龙”获得资金续命,获得了第二轮关于品牌影响力、市场份额、技术创新和产业链能力的竞赛资格。然而据媒体测算,前三家新造车公司上半年销量总计2.9万辆车,大约为中国新能源乘用车销量的6%,在整个中国乘用车市场的份额只有0.2%。

6月,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晒出与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的合照,配文“三个苦逼,在忆苦思变…… ”新造车创业公司们,还有很长路要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