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绝千古词,豪情辛弃疾

subtitle 小李聊史 09-28 06:15 跟贴 3 条

古代文学,常说唐诗宋词,唐诗讲究韵律,精炼有气势。相比之下,宋词的文学形式更为多样化,施展空间更大,能容纳更多的内容和作者的情感。

宋词按照表达风格有两个流派,一为柳永、李清照为首的婉约派,用词华丽婉转,单论艺术性欣赏性那是很高的,说到格局、气魄、意境那自是以苏轼辛弃疾领军的豪放派胜出。读来悲壮大气,致观者感怀千古,心生共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就个人来看,辛词比之苏词,更加使人震撼,只因辛词中充斥着忧国忧民,身具雄才恨不能一展抱负,具有催人奋进的豪情。

辛弃疾写词存世共六百余首,可说其一生的情怀尽在词中,承载着他的心境与信念,试着挑出几首探讨其人其事其心。

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节选——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此时的辛弃疾可说是心情非常悲愤,夕阳落日,鸿雁哀鸣,流落江南的游子,家乡还在敌国治下而深感无奈。抚摸着手里的宝刀,郁闷的拍打栏杆,没人能理解我登楼望远之意啊!一股英雄落寞跃然而出,辛弃疾其人本是勇武无双,曾经带着几十个手下,冲入万军敌营取了叛徒的首级全身而退。又曾经献书朝廷对敌良策,如今背景离乡来到南宋,朝廷只知求和罢战,对于主战的他不委以重任,不能带领精兵去收复失地,满腔的报国之心无处施展,只能手抚利器,把栏杆狠狠拍遍,这是有多么的委屈和愤懑啊!

再来看看这首《破阵子》节选——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这首词是为朋友陈同甫所写,同甫是好友陈亮的字,两个人有着共同的志向,主张武力收复,辛弃疾与他有知音之遇。本已心灰意冷,遇见相同政见的人,自会生出他乡遇故知的感觉,两人常在一起纵论国家大事,忧心国家的未来。看词,即使喝醉酒、在梦中,都念念不忘军营中事,虽闲居一隅,然报国之心从未敢忘。由此看,辛弃疾是位有着大决心大毅力的人,却命运多舛,生不逢时,每读至此,惊艳于词中的构思巧妙,气势透纸而出。更多的是为其共鸣出不值、不愤之心。

《青玉案-元夕》风格区别于辛词以往的豪放,用笔更为细腻婉转,因此对于词意是有所争议的。上半阙“东风夜放花千树”“宝马雕车香满路”,描述了正月十五佳节极尽繁华欢乐的场景。然而到了结尾“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阑珊,指灯火昏暗,这与前文的热闹是处很大的落差。有解释为,广寻意中人不见,一扭头,却看到她在灯火稀疏的地方,当做了一首情诗。古时文字男女人称都可以用“他”来表述,所以后人理解易生混淆。但对于上下两阙的环境描写,热闹与清寂,落差是非常大的,如果见到意中人,当时心情应当是高兴的,不应以这般冷清来相衬。因此文中那个“他”,说的就是辛弃疾自己,面对着元宵节的热闹欢乐,想一想国家的现状,自己的处境,再也无法去欣赏这繁华将尽的表象,躲去了一处灯火落寞之地。如此,才符合辛弃疾壮志未酬的心境,无论身在何时何地,报效之心从未敢忘。

篇末,再来赏析这首《清平乐-村居》,“最喜小儿亡赖,溪头卧剥莲蓬”,一片乡村田园的平和之意,似有不合之前那种意气风发,热血沸腾的意境,想来辛弃疾屡遭朝廷冷落,年岁渐老,有心杀贼,无力回天,铮铮铁骨一身棱角,已经被残酷的现实打磨,词中虽是清平乐,读来却颇感酸楚,纵是英雄也迟暮……一身的才学,满腔的抱负,欲捧出相送却无人识受,只能在这个平凡安静的小村子里,看着无赖小儿躺在那里玩弄莲蓬,令人何等不平叫屈!至此泪目。

如此奇人,未逢秦皇汉武,憾!憾!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