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伐悲歌 太平军折戟怀庆府

subtitle 史说新传 09-27 01:06

前述

在前一篇《孤军北伐-太平军在河南的浴血战史》中,我们讲到,咸丰三年五月六日(1853年6月12日),林凤翔、李开芳、吉文元率20000名太平军将士北伐,在进入河南境内后,平军从归德府(今商丘)开始,不得不一路沿黄河南岸西行伺机渡河,在五月二十一日(6月27日),太平军前锋部队得以在巩县(今巩义)、汜水县(今荥阳市汜水镇)之间进行抢渡。太平军大部渡河成功后,来到了黄河北岸的怀庆府(府治河南沁阳)辖区。

按照早先制定的北伐计划,太平军是 “师行间道,疾趋燕都,无贪攻城夺地糜时日”,就是以最快的速度直接北上,通过运动战,直捣清都。这一计划并不需要攻城掠地,只需要在保障补给的情况下,一路向北,距离最短,速度也最快。但事实上,因黄河天堑的阻隔,加上清军的截击,太平军在河南境内的第一次渡河计划就落空了,只能绕远而行,溯河西进,沿途寻找机会渡河。

太平军“疾驱”之行大打折扣,不仅仅是绕了一个大圈子,增加了与清军发生正面冲突机会的问题,也给了沿途清军充分调度阻击的时间。最初,清政府先是命理藩院尚书恩华,统带吉林官兵,由淮、徐一带进剿,接着又命黄河北岸的山东巡抚李僡专办山东防剿,直隶总督讷尔经额,藩司张集馨专办直隶防剿,西路的陕甘总督舒兴阿也带兵入豫。此外,还有胜保、托明阿、西陵阿等部沿途追击。在河南、山东、直隶、陕西等地清军已经纷纷行动设防的情况,这支太平军快速部队的北伐之路就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太平军渡黄河

夺取温县 挥兵西北

在1992年出版的《新乡八县市档案馆藏珍品荟萃》中,提及获嘉县档案馆保存的一份太平军亲临温县的告示,告示写于咸丰三年六月初一(1853年7月6日),题目是:“真天命太平国钦差大臣林、李、吉为”,正文是说太平军出师是为“扫荡胡妖”(胡妖是指清政府及官兵)。其中还表明沿途群众对太平军是“莫不箪食壶浆迎王於道路”。但到温县后,“竟有不法顽民(指支持清政府的乡民)”“与金兵相抗”,对此,太平军告诫“该处人民务宜恪遵天威”“昭时安业,慎勿逆犯天法”,否则“玉石俱焚,悔之无及”。

林凤祥 吉文元 李开芳

由此可见,太平军北伐部队在成功渡河后,在黄河北的第一站-温县境内,集结过程中遇到了地方武装的阻击。对于此事,李棠阶在他的日记《李文清公日记》也有记载。

李棠阶是河南温县人,道光年间的进士,晚清闻名的理学大师、三朝元老。因在广东学政任上违例被清廷降职,后回乡任教。在太平军路过温县时,李棠阶以“友助社”之名,组织武陟、温县地方团练阻击北伐路过的太平军。《李文清公日记》中记载,五月二十一日(6月27日),陆续渡过黄河的太平军在温县东河滩柳林南集聚,其后当地官绅试图组织武装清剿,但这些临时组织的团练加上一介文人的指挥,结果是被太平军直接击溃,李棠阶携家眷逃到修武、武陟。

李棠阶

五月二十六日(7月2日),前期渡河成功的太平军攻陷温县城,捣毁县衙。按照路线来说,这时的太平军应该是向东北方向前进,经豫北、直隶以便快速北上。不过,太平军却在温县东北的武陟(今焦作市武陟县)遇到抵抗后,就迅速退回了,将目标转向另一个更大的目标-温县西北的怀庆府。根据《清实录咸丰朝实录》卷之九十六中的记载:“该逆窜至武陟。复经该处绅勇、随同营员攻剿。将贼匪围困司马集地方。”

对于太平军在武陟作战具体情况,记载不多。其实,一个武陟县城应该不会阻碍太平军前进的步伐。从地图上看,温县向北经怀庆府是太行山。转至东北方向,卫辉府以北才是豫北山地,而卫辉府的西面、南面则是大片的冲积平原,但关键是太平军如果继续在大平原上向东北方向进发,肯定会跟山东、直隶方向过来的大批清军遭遇,势必会发生正面冲突。

怀庆府全境图

折围怀庆府

如果说太平军在黄河南岸沿黄西进,耗费时日,违背了闪击的原则。那么,林凤翔在后来选择久困怀庆府的问题上,这一持久围城方案是否正确值得商榷?

怀庆府是黄河北岸重镇,北有穿越太行山的羊肠坂道直通晋冀,进取太原、燕京;南可渡黄河,挺进中原;东有怀(怀庆府)卫(卫辉府)官路。其位置扼豫、晋、秦三省之交界,素有“开封钥匙、洛阳门户”之称。

怀庆府城图

怀庆府其地势西北高,东南低,沁河、丹河在城东北附近交汇后流向东南。相比较其他县城,怀庆府城的粮草、武器储备要充足一些,对于太平军来说,在进攻武陟受阻后,如果拿下怀庆府,正好可以为疲惫的太平军补给休整一下。或许正因如此,林凤祥部一反出师以来“师行间道”的战略,对怀庆府采取了硬攻策略。从咸丰三年六月三日(1853年7月8日)至七月二十八日(9月1日),对怀庆府城展开了围攻,历时近两个月时间,但这种积极想法的背后,却遭到了怀庆知府余炳焘的顽强抗击,最终导致清军对北伐太平军的反包围之势。

太平军北伐部队

余炳焘生平

根据《[浙江绍兴]冢斜余氏宗谱》中余桂生撰写的《余炳焘行述》中记载,余炳焘(1791—1857年),原名余廷珍,浙江山阴冢斜(位于今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稽东镇南部山区)人。

记载显示,余炳焘在陕西、河南为官期间,余桂生共侍奉其有二十年。余炳焘中举后,任景山官学教习,后“捧檄入秦”。道光十八年(1838年),补清涧县知县,此后又调到盩厔县(今陕西周至县)、渭南县担任知县。至1850年时,余炳焘任由陕入豫,调任怀庆府知府。

余炳焘像

清廷之所以提拔余炳焘,是因为他在陕西渭南知县(1842年上任)期间“剿匪”有功。当时的陕西渭南、富平、三原、蒲城、大荔等地“地多刀匪”“久为盗薮”,这些“刀客”逐渐形成一股民间力量,联合对抗官府。在余炳焘上任后,“首严侦捕,有犯必惩,风少止”。对于余炳焘“遣兵剿洗”所取得的成绩,时任陕西巡抚的林则徐十分赏识。道光二十六年八月二十四日(1846年10月13日),林则徐写《请鼓励渭南县知县余炳焘片》奏道光皇帝,请求给予嘉奖。

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余炳焘又被晋升为定远厅同知(厅治位于今陕西镇巴县城)。

道光三十年(1850年),余炳焘再度在林则徐(彼时,林则徐已任钦差大臣,督理广西军务,同年病逝)的举荐之下被破格提拔为了怀庆府知府。

怀庆之役

《余炳焘行述》中记载,咸丰三年六月三日(1853年7月8日),太平军围攻怀庆府城。当时的怀庆城内由于营卒大多出征,驻守的清军数量仅有三百余人。为防太平军攻城,余炳焘命守卫先堵塞城池四门,又率河内县(今河南沁阳市)县令裘宝庸修缮城墙,准备作战物资,从团练武装中挑选千名勇士登城巡防。

余炳焘亲率河内县令登城御敌,命“灯火通宵,柝声四应,夜选壮士缒城求救”,还从狱中死囚中招募敢死队,夜袭太平军大营,在城外汲道中放毒,造成太平军不战自伤。

咸丰皇帝及大臣

为保住怀庆,清政府任直隶总督讷尔经额为钦差大臣,节制黄河南北清军各部堵截太平军的北伐队伍,理藩院尚书恩华、江宁将军托明阿为帮办军务,与内阁学士胜保、提督善禄、都统西凌阿等统率的满蒙部队以及山东巡抚李僡、大名镇总兵董占元等部驰援怀庆。

为防止太平军西入山西,清政府又命山西巡抚哈芬,一同会剿,严防省界要隘,于是,山西河东道张锡蕃带兵布防在绛州垣曲。

太平军为了攻下怀庆府,林凤翔、李开芳“复桑木石为台,高与城埒”,通过在怀庆府城外和沁河北岸筑起四座高大的木城,用于观察瞭望,也可固守御敌。同时,挖壕开沟,引河入内,并在沁河上搭起浮桥。林凤祥、李开芳的指挥部就设于怀庆府城水北关的汤帝庙(今天沁阳市怀庆办事处沁河北岸水北关村西巷),另外各部分驻府城四周等处,

起初,太平军四面急攻怀庆府,意图快速夺取怀庆府城,但因于城内防守严密,始终未能破城。

怀庆府城外围

太平军围攻怀庆府城指挥部

在战术上,太平军通过挖掘地道,然后埋“地雷”炸城,但城内清军殊死抵抗,加之期间天气原因,因大风和雷雨天气,使得这一计划屡屡失败。

其实,太平军的这一攻城方案,在早先进攻开封府城时也曾经用过,同样是在城郊挖掘地道,再用火药炸坍城墙,然后伺机破城,但当时开封府城的地下土质容易坍塌,加上当时连日雷雨,积水严重,火器根本无法施展,只得放弃攻城。

久攻不下,太平军在靠近怀庆城城墙之处树立木栅,以断绝怀庆城的内外联系和粮食供应,日间佯攻,夜间“穴地攻城”。

根据张守常编著的《太平军北伐丛稿》中“北伐日志”中记载:

六月初十(7月15日),太平军以地道掘进轰塌怀庆府城,未能攻入。
六月十六日(7月21日),太平军轰塌怀庆府城,未能攻入。
六月十八日(7月23日),太平军第三次轰塌怀庆府城,仍未攻入。

太平军围攻怀庆城

彼时,清军各路援军四集,为了拿下怀庆府,太平军围城打援,内外两线作战。。在张守常编著的《太平军北伐丛稿》中“北伐日志”中记载:

六月初十(7月15日),负责追击的江宁将军托明阿、都统西凌阿部由荥泽县(今郑州市区西北古荥镇北)渡过黄河,经清化镇(博爱县城)西进。
六月十一日(7月16日),太平军击败了前来支援的大名镇总兵董占元部三千兵马。
六月十三日(7月18日),托明阿部进至温县徐堡镇。
六月十四日(7月19日),托明阿部攻击怀庆府城东关,败回。
六月二十二日(7月27日),山东巡抚李僡到达清化镇。
六月二十三(7月28日),内阁学士胜保才到达怀庆城外,在城东南的申召一带驻扎。同日,山西太原镇总兵乌勒欣泰在怀庆府城西北三十里扎营。
六月二十五日至二十七日(7月31日至8月1日),胜保与托明阿进攻太平军。
六月二十七日(8月1日),山东巡抚李僡的兵马进驻怀庆东的原庄(今博爱县磨头镇原庄)。
七月初三(8月7日),胜保从城南,托明阿从城东,李僡、董占元从城北,分三路进攻太平军。
七月初六(8月10日),托明阿从城东北,贵州提督善禄从城东,胜保从城南,再分三路进攻太平军。
七月十一日(8月15日),陕西陕安镇总兵郝光甲由泽州(山西晋城)、冉华一路进至怀庆府城北的七里桥扎营。
七月十三日(8月17日),胜保、托明阿、善禄再攻太平军。
七月二十一日(8月25日),讷尔经额的队伍到达清化镇(博爱县)
七月二十二日(8月26日),胜保等再次组织进攻。

除了胜保、托明阿、善禄、李僡、董占元等部在包围圈一线外,外围还有山西巡抚哈芬出兵驻屯泽州,山西河东道张锡蕃在垣曲。各路清兵环驻怀庆府周围,形成了对太平军压制之势。

清军进攻及太平军撤围路线

清军及乡勇溃败

太平军在沁水、丹河两岸多次血战,虽然多次击溃清廷援军,但仍未能攻下怀庆府城。而外围增援清军纷至,已形成合围之势,太平军也越来越处于不利局面。七月二十八日(9月1日),为摆脱麋集在太平军外围的清军包围纠缠,林凤翔密领太平军急速西撤,全师而去,由济源经邵原进入山西垣曲,怀庆战役宣布结束,被围城五十八日的怀庆府终于解困。

此役中,死守府的知府余炳焘则因守城有功,获咸丰帝特诏褒奖,赐花翎,以道员任用,晋升为陕西凤邠道,旋又改授为河南汝光道,此后又升至按察使。

太平军西撤后,根据山西巡抚哈芬后来的密奏显示,“逆匪已于二十八日全行逃窜,二十九日(清军)始行知觉,俱系已空木城”。

太平军撤围

小结

纵观太平军怀庆之役,这是一场特殊的“攻防战”,整个过程持续近两个月,占据了其整个北上过程的近三分之一,吸引大量清军集结于此,成为太平军在渡过黄河后与清军的第一次大规模城池攻坚作战。此役,太平军没能速克怀庆府,完成部队整备,补给粮秣、弹药,既贻误了战机,丢掉了兵贵神速的优势,也极大地挫伤了太平军的士气,降低了在北方群众中的威望。

此后,太平军只能再度西走,在晋东南绕了个大弯后又东出太行,才入直隶。这一运动战虽然成功摆脱了清兵追剿,但也直接影响了整个北伐作战的进程。

(本文原创作者:史说新传,部分图片引自网络和《绘画本中国近代史修订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