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词大会:晏殊《浣溪沙》惆怅了时光,却惊艳了你我

subtitle 诗音书画 09-25 20:56 跟贴 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诗音书画》每晚分享,诗词美文, 不见不散!

说起晏殊,在大宋朝的政界和文学界,那可都是个响当当的人物。

十四岁以神童入试,即被宋真宗赐同进士出身,然后做各种官,仁宗时,最高做到一朝宰相。

晏殊

大词人晏几道是他第七个儿子,王安石,范仲淹是他的学生,他提携过韩琦、富弼、欧阳修等,欧阳修又是一艘宋朝文学的航空母舰,提携了诸如曾巩苏轼等这样的伟大才子,苏轼家又有以秦观为代表的苏门六学士,有意思吧?

宋朝文学的一脉相承,原来最早就是从晏殊这里开始的!

如此一看,我们是不是有这种感觉?晏殊对大宋文化的繁荣昌盛,真是做了不可磨灭的卓越贡献啊。

能切身体会到这种感觉,我要大大的为你喝彩一下,晏殊真的不简单。单单他扶持发展的睢阳书院,究竟又是培养了多少人才,如今是怎么算也算不清的。

晏殊本身也是一个大词人,名句“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过来”,可以说是妇孺皆知的,它说的是我们的失落,对春光失去的无奈,对时光流逝的惆怅。

浣溪沙 一曲新词酒一杯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在《中国诗词大会》第十期,就考到了晏殊的这句了呢。

郦波老师在点评环节,说了这诗的诞生历程。

那是晏大人,去逛大明寺,看到很多题诗,都不喜欢,唯独对王琪写的一首诗,有点刮目,于是就找来了王琪。

晏殊和王琪相谈甚欢,说到自己有句诗联 “无可奈何花落去”,想了很久,也想不出下联,王琪听后,脱口而出:“似曾相识燕过来”。

晏殊对王琪更加的刮目,非常的喜欢这幅联句,于是就用在了他写的词里。

郦波老师还说,由此我们看出,宋朝人还不注重知识产权。

哈哈,确实是这样的,正是这不重视,让王琪也文史留名了呢。

我翻看晏殊的词作,发现他是真的喜欢这《浣溪沙》词牌,单单有大名气的都有四首呢!

若对这个词牌感兴趣的,请继续往下读,我们看看晏殊还有哪些《浣溪沙》。

浣溪沙 玉碗冰寒滴露华, 玉碗冰寒滴露华,粉融香雪透轻纱。晚来妆面胜荷花。 鬓亸欲迎眉际月,酒红初上脸边霞。一场春梦日西斜。

这首《浣溪沙》,晏殊描摹的是一位夏日美人,这肯定是个和晏殊产生了故事的美人。一场春梦日西斜,嘿嘿,只能感慨文人都好风流啊!

说句冒犯的话,感觉晏殊的词作,大多都委婉清丽,还很细腻,似乎有点出自女人之手的感觉。

像下面这首,就同样能给人这样的感觉。

浣溪沙 小阁重帘有燕过 小阁重帘有燕过,晚花红片落庭莎。曲栏干影入凉波。 一霎好风生翠幕,几回疏雨滴圆荷。酒醒人散得愁多。

又是小阁楼,又是落花,又是栏杆,还有小雨,还有妇人的惆怅,究竟是有多么多情,才能变换性格,写出这样的词作啊?

其实反观整个婉约派的宋词,大概都会给人这种感觉吧。

再一想,这词在当时是要拿来唱的,而唱的人多是青春豆蔻少女,大词人们是必须要温柔多情,才能让歌声悠扬婉转动听的。

宋词,其实也就是到了苏东坡和辛弃疾那里才感觉阳刚了起来的,大部分都有点阴柔,柳永更是把它推到了极致,所以就有后来 “宋词误国”的论调。

但是下面这首,立马就被说嘴打嘴了!

浣溪沙 一向年光有限身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销魂,酒筵歌席莫辞频。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这一首词还误国吗?晏殊说:“谁说我误国,我跟谁急!”

晏大人在这首词里,露出了他的本性,把他的人生感悟和心得写了出来,很有点劝诫的意味。

他让我们珍惜当下,别去空想不切实际的,作为“一向年光有限身”的我们,要踏踏实实的,别目空念远,别悲花伤春,要多多怜取眼前人。

做过丞相的人,考虑东西就是务实的很。

一下子说中了我们,一生中最应该要做的事,其实就是爱父母,爱孩子,爱老婆,爱每一个眼皮下的人,都爱了,然后就是爱国家!

哈哈,我的境界高吧?

诗 音 书 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