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男友送我6只口红,连续涂几天后容貌被毁,才知他动了手脚

subtitle 萌露爱搞笑 09-25 11:43 跟贴 24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故事已由作者:顾念秦,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深夜奇谭”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周五下班后,韩瑟舞收到了一条新的快递信息。她有些困惑,自己最近明明没有网购。

到家后,她在小区门口拿到了一个包得严严实实的快递箱。满心好奇的她正准备打开包裹,却在看到发件人的名称时变了脸色。

发件人一栏里,赫然写着前男友林壑的名字。底下还有一段极其肉麻的备注:

“亲爱的瑟舞,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可是我却一直不能忘掉你。我不奢求你能原谅我,但是请你收下这份满怀歉意与爱意的礼物。我错了,但我会一直等你。”

看完后,韩瑟舞感到一阵恶心,恨不得把包裹直接扔进垃圾箱。但她又好奇林壑这家伙送了什么东西。毕竟自从两个月前,她当着全公司同事的面扔掉他送来的玫瑰花后,林壑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一回到家,韩瑟舞就迫不及待地拆开了包裹。打开一层又一层的外包装后,眼前出现了一个口红套盒。虽然包的细致严密,但盒子本身却十分简陋粗糙。

大红色的外盒上,只写了“丽人妆口红套盒”几个明晃晃的大字,充斥着塑料感和廉价感。除此之外,盒子上没有任何其他的介绍和商品信息,连生产日期都没有。

林壑这家伙,不会买了什么劣质三无产品来糊弄我吧?送不了大牌F,买支性价比高的大众牌子也行啊,送这种东西未免太没有诚意了。韩瑟舞半恼地打开了盒子,从六支口红里拿出一支。

廉价劣质的红色塑料外壳上依然没有任何商品信息。将口红从管身里转出,鲜红的膏体上传来一阵淡淡的臭味,像极了塑料袋烧焦后的怪味。仔细一闻,里面竟然还掺杂着些许腥气。

韩瑟舞十分愤怒,难道林壑是想用这种垃圾产品来羞辱报复自己吗?她随手把口红丢进了垃圾箱里,并且把通讯录里的林壑彻底拉黑了。

2

第二天,韩瑟舞发现公司来了一个新职员,就坐在自己的旁边。那个年轻女孩身形瘦小,一个黑色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低着头缩在座位里。

整整一天过去了,韩瑟舞还是没和这个新同事说上一句话。本着搞好人际关系的原则,韩瑟舞决定在下班之前和她主动搭讪。

她泡了一杯咖啡,轻轻放在口罩女孩的桌上,用轻松的语调问道:“hello,你是新来的吧?以后我们就是隔壁桌了。工作一天了,要不要喝杯咖啡?”

女孩一言不发,搞得韩瑟舞很是尴尬。就在她不知如何是好时,女孩忽然抬起脸看着她,呆滞地摇了摇头。

她的黑眼圈重得吓人,深深凹陷的眼窝里,眼神涣散而空洞,透着阴森和绝望。

韩瑟舞被她吓了一跳,女孩则迅速低下头去,机械地敲起了键盘。

之后的几天里,韩瑟舞都没敢再跟这个怪异的邻桌说话。那个女孩也始终戴着口罩,从来没有去掉过。吃午饭时,韩瑟舞也没有在餐厅里看到她。

过了一段时间,韩瑟舞对她越来越感到好奇。除了听说她叫诗涵之外,韩瑟舞对她一无所知。

诗涵从来不摘口罩,难道是因为脸上得了某种奇怪的皮肤病,已经严重到了无法见人的地步吗?如果真是这样,她又是怎么通过面试的呢?

一大团谜题困扰着韩瑟舞,但是面对近在咫尺的答案,她却连上前询问一句的勇气都没有。

3

这天,韩瑟舞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家了。诗涵则留在办公室里,继续处理一个复杂的文件。

傍晚时分,她终于完成了所有工作,而此刻单位里也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诗涵看着四周空荡荡的座位,如释重负般的长舒了一口气。终于能摘掉口罩休息一会儿了。

她脱去口罩,露出了一张骇人的下半脸——那张脸上布满了与她年龄极不相称的皱纹,苍老得就像一个垂暮之年的老人。尤其是那张干瘪紫黑的嘴巴。

诗涵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空气。休息了一会儿,她谨慎地环视一圈,确定没有人后才小心翼翼地起身离开。经过转角时,她不慎碰掉了韩瑟舞堆在桌上的一大摞文件。

诗涵赶紧俯下身,手忙脚乱地收拾着散落一地的杂物,心中很是抱歉。虽然还没跟这个叫韩瑟舞的邻桌说过话,但是经过多日来的暗中观察,她觉得韩瑟舞应该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她虽然对自己感到好奇,却没有歧视的意味。

下次也试着和她搭讪吧。诗涵一边整理地上的狼藉,一边想着。可就在这时,她忽然看到了韩瑟舞掉在地上的一样东西。

那是一根大红色塑料管的口红,上面只有“丽人妆”三个字。诗涵不可置信地捡起口红,拿到眼前仔细端详起来。

这熟悉的外壳,转出后膏体散发出的相似臭味,简直与自己的那几支一模一样。

诗涵的脸上写满了恐惧与诧异。思索半天后,她觉得最明智的选择还是先把口红放回原处,观察一段时间。

4

第二天,神经大条的韩瑟舞并没有发现桌子上的东西曾经被人动过。她昨天晚上又熬夜追剧了,直到凌晨三点才睡。可惜早班是逃不过的,她只能拖着昏沉疲惫的大脑在座位上硬撑。

倒霉的是,她忽然接到通知,说是一会儿要与一个重要的客户面谈。

这可急坏了韩瑟舞,因为熬夜的缘故,她的黑眼圈肿得吓人,脸上满是暗沉和红血丝;而起床太晚的她又来不及化妆,素面朝天地进了办公室。

这样一副糟糕的形象肯定是没法见重要客户的,可她偏偏又忘了带化妆品。

向周围借了一圈,韩瑟舞也只凑到了一个气垫和一支眉笔。而今天的大家偏偏都忘带了妆容中最重要的部分——口红。

现在去买肯定是来不及了,焦头烂额的韩瑟舞绝望地扫视着自己凌乱的桌面。就在这时,一管口红吸引了她的注意。

那正是前几天被她扔进垃圾桶的、林壑送来的口红。她惊讶地拿起那支塑料管口红,不明白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耳边又传来了催促她见客户的声音。情急之下,韩瑟舞只好用上了这支莫名出现的口红。

膏体涂抹到嘴上的瞬间,那股淡淡的臭味消失了,唇部传来丝滑柔润的触感。口红妆效很好,娇艳欲滴的樱红唇色衬得她皮肤雪白,气色极佳。

这着实超出了她的预期,没想到这看似三无产品的劣质口红竟然有媲美大牌的品质。

顺利完成了面谈,坐在办公桌前的韩瑟舞拿出那支口红,细细端详起来。它可能是没被自己丢进垃圾桶的漏网之鱼,被她粗心大意地带到了单位。

或许是自己误会了林壑,这口红虽然包装简陋,但质量绝佳、效果惊艳,很有可能是他精心寻找挑选后,从某家古法研制的手作店铺专门定制的。

想到这里,韩瑟舞的表情变得凝重复杂起来。若真是如此,那林壑确实还爱恋挂念着自己,有心复合。自己又该怎么回应他呢?很多关于男友的往事又开始一一浮现在脑海中。

深陷在回忆里的韩瑟舞并没有发觉,角落里的一双眼睛正在密切观察着她。那是诗涵的眼睛。

5

晚上卸妆后,韩瑟舞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唇部状态竟然变好了很多。柔软润泽的唇瓣色泽透亮,没有一丝褶皱和死皮,连嘴角的暗沉和痘痘都不见了,好像一下子年轻了十岁,回到了青春活力的少女时代。

想不到这口红还有养护嘴唇的功效,韩瑟舞开始后悔当初扔掉口红的莽撞行为了。可尽管如此,她还是没有与林壑联络。毕竟,一想到他曾经的作为,韩瑟舞就打消了复合的念头。

韩瑟舞和林壑是在半年前相识相爱的。起初,林壑用学霸暖男的形象打动了她。

除了阳光帅气的外貌,他还体贴大方,心思细致,让单身已久的韩瑟舞十分感动。

然而,随着二人交往的深入,林壑却渐渐暴露了他的本来面目。他开始厚颜无耻地不断向韩瑟舞借钱,甚至在不满的时候还会动手殴打她。

虽然他在事后都会极其诚恳地道歉认错,但事不过三,时间一久,韩瑟舞就对他彻底心灰意冷了。

思索了半天,韩瑟舞最终还是没有把林壑从黑名单里释放出来。

接下来的日子里,韩瑟舞每天都会涂那支口红。不知是不是错觉,她甚至觉得自己的皮肤都在逐渐变好,细纹、黑头和粗大的毛孔都得到了改善。

慢慢的,连身边的同事都开始请教她究竟用了什么神奇的护肤品。她当然没法说出实情,只能随便搪塞过去。

这一切,都被身旁默默坐着、一言不发的诗涵看在眼里。

这样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太久。

一天清晨,当睡眼惺忪的韩瑟舞正准备洗漱梳妆时,却被镜子里映出的自己的脸吓了一大跳:眼睛以下的部分已经赫然变成了一张苍老粗糙的面容,沟壑纵横的褶皱下,是一张干瘪乌黑的嘴巴!

韩瑟舞惊叫了一声,不可置信地看着镜子里自己的面容。绝对不可能是自己看错了,眼前的自己分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稍微冷静一些后,她仔细回忆着这些天来用过的脸部产品,却发现除了那支口红之外没有任何异常。由于口红包装上没有任何商品信息,她最后不得不打电话求助林壑,绝对是他动了手脚。 男友送我6支口红,连续涂几天后容貌被毁,才知他动了手脚

电话接通了,里面传来林壑欣喜而激动的声音。

听到韩瑟舞充满恐惧的疑问,他的情绪却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只是用平静的语气说:“小舞,别担心,这支口红本来就有帮肌肤排毒的功效,出现这种症状可能是过敏或其他排斥反应。你不要担心,再涂几次就会好的。”

接着,他像一个业务员一样,仔细地介绍起这支口红的神奇功效。

挂断了电话,韩瑟舞心里的疑惑更重了。看着自己近乎畸形的脸,说这是过敏反应,鬼才会信。可最后,她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再次涂了口红。

出乎意料的是,没过几个小时,她的嘴唇和脸又恢复了原状。她惊讶不已,难道林壑所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就这样,她又将信将疑地应付了几天。

6

过了一段时间,韩瑟舞觉得自己的肌肤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于是,她大着胆子停用了口红。随之而来的果真是她预想中的最坏结果——她的脸又回到了那天的可怕状态。

但是,自己不能总是依靠口红。最终,韩瑟舞狠下心来,顶着那副诡异的模样去看病。医生着实被她的样子吓了一跳,可是也检查不出什么问题来,最后只能当成过敏处理。

雪上加霜的是,韩瑟舞发现自己的口红已经快用完了。她不明白为什么这管口红消耗得这么快。

没有口红,她的脸很快就变成了那副骇人的样子。没法见人的韩瑟舞向公司请了将近一个月的病假,到处求医问药,但她的脸却始终不见好转。

最后,公司下了最后通牒,再请假就辞退她。无奈之下,韩瑟舞只好戴着口罩去了公司。

面对周围同事异样的眼光,韩瑟舞无比痛苦煎熬。午饭时,她正准备偷偷出去吃,忽然发现诗涵站在了自己面前,看上去早有准备。

“我们出去说。”诗涵一把拉起她,说出了这些天来的第一句话。

僻静的咖啡馆里,诗涵找了一个背光的角落。没等韩瑟舞发问,她就取下了自己的口罩。看到那张几乎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怪脸,韩瑟舞几乎要惊叫起来。

诗涵从包里拿出一支空的口红壳,递到韩瑟舞眼前。“你是不是也有一支这样的口红?”

韩瑟舞接过去,拿出自己的那支仔细对比,满脸惊讶。

“我知道你也很着急,但你得先回答我的问题。”诗涵的声音很是急切。“你从哪弄来的这只口红?”

好不容易遇到了与自己同病相怜的知情人,韩瑟舞就把自己的经历一股脑倾诉了出来。

听完她的话,诗涵满脸惊讶,连忙让韩瑟舞把林壑的照片给自己看。韩瑟舞扒出手机里仅剩的一张合照,递给诗涵。

刚看到林壑的脸,诗涵就愤怒地说:“果然,又是这个混蛋!”

原来,诗涵的前男友就是林壑,只不过他告诉诗涵的是另一个假名。通过诗涵的讲述,韩瑟舞才知道了这个卑劣骗局的真相。

7

一年前,诗涵同样被完美伪装的林壑(当然,他使用的是另一个假名字,但是为了方便,后文还是称呼他为林壑)欺骗了感情。

交往的时间一长,林壑这个徒有其表、好逸恶劳的家暴渣男就暴露了他恶劣的本性。于是,诗涵果断与他分手了。

而她之后的经历简直与韩瑟舞雷同:不久后,林壑就把一套口红寄到了她的家中,随之而来的还有虚伪的歉意。机缘巧合之下,诗涵也用了那管口红,随后发生的事情则如出一辙。

当口红用完后,无奈的诗涵只能再次联系林壑。虚伪的林壑用假惺惺的同情语气告诉她,挽回现状的唯一方式就是继续购买和使用这种口红。

随后,林壑说自己愿意帮诗涵代购口红,并帮她付一半的钱。可即使如此,买一支口红的费用却还是高达两万多元。

直到这个时候,诗涵才彻底明白,自己已经落入了一个巨大的骗局。

由于没有任何证据,诗涵只能雇佣私家侦探调查林壑。通过调查,诗涵大致了解到林壑和另一个合伙人正在秘密制作一类化妆品,丽人妆口红就是其中的一种。

使用这种口红后,就会出现迅速衰老的症状,想要补救就只能继续购买价格高昂的口红。然而,这种做法无异于饮鸩止渴,因为口红只能暂时缓解症状,实际上是在加深病情。

由于这些劣质产品很难通过正规渠道销售,他们只能通过骗取女孩信任,再赠送礼物的方式把口红推销出去。除了她们两个,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林壑骗过。而那个合伙人,很有可能就是林壑真正的女友。

可是警觉的林壑很快就发现了诗涵在调查自己,迅速更换了窝点,并永远和她断绝了联系。

正在一筹莫展之际,诗涵遇到了和自己有着同样遭遇的韩瑟舞。而那管被扔掉后又离奇出现的口红,也很有可能是林壑偷偷放在韩瑟舞办公桌上的。

好在停用这种口红后,症状最终会慢慢消退,只是需要的时间比较长。而林壑他们正是利用了女人爱美、重视自己形象的心理,引诱着她们不断购买昂贵的口红,从而以此牟利。

“虽然知道了真相,但林壑还是没法得到应有的惩罚。”诗涵咬牙切齿地说,“现在只有你还在和他保持联系。所以我们得合作起来,狠狠地报复这个人渣。”

诗涵坚定地点点头。两个女友的复仇联盟就这样形成了。

8

巧合的是,机会很快就出现了。那天,韩瑟舞再次接到了林壑的电话。

据他说,现在有一个不用买口红就能治好怪病的方法,那就是到他联系好的美容院做一次整形手术,而主治医师是他的老朋友。

虽然还不知道林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诗涵清楚,这个所谓的老朋友一定就是那个和他一起招摇撞骗的真正女友。

很快,一则将计就计的复仇计划浮上了心头。

几天后,韩瑟舞如约来到一家地址偏僻的破旧小楼里,做所谓的整形手术。

林壑热情地把她迎了进来。简陋肮脏的手术间里,正站着一个穿白大衣、浓妆艳抹的女人。

简单交待了情况后,女人就要开始手术。可就在这时,林壑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听到电话里的声音,他的脸色很快阴沉下来。和女人简单耳语几句后,林壑便转身走出了房间。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女人的脸上闪现出一丝明显的紧张。她拿起托盘里的针管,正要注射麻药,冷不防韩瑟舞一个转身,从大衣口袋迅速里摸出一瓶防狼喷雾,狠狠地喷在她的脸上。

看着昏厥在地的女人,韩瑟舞从她身上找到了几部不同的手机,把里面的SIM卡一一抽出,又在她身边留下了一张纸条。

然后,她把周围的抽屉全部拉开,将里面的所有文件都扔在了地上,再把房间弄得一片凌乱,并烧掉了翻找到的所有银行卡。

完成这一切后,她拨通了诗涵的电话。很快,电话那头传来了诗涵喜悦的声音:“一切顺利。”

在离旧楼不远处的废弃垃圾站旁,韩瑟舞看到了已经昏迷的林壑和手持防狼喷雾的诗涵。她俯下身去,把几张SIM卡紧紧塞到他的手里。

“希望他能晚点醒来。”

“放心,”诗涵得意地摇了摇手中的喷雾,“给他用的剂量更大,保证他后一个醒来。”

“我们走吧。”韩瑟舞拉起诗涵的手。

傍晚时分,倒在垃圾堆旁的林壑揉着胀痛的脑袋,跌跌撞撞地从地上爬起来。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手中握着的SIM卡。

就在他观察SIM卡时,耳边传来了一个女人怨毒的声音:“没想到,你还是背叛了我。”

一抬头,那个身穿白大衣的女人正举着尖刀刺向他,泛红的双眼里满是仇恨。

9

几天后,大家都知道了那起发生在城郊旧楼的凶杀案。死者是一男一女,身份暂不明确,应该是在相互搏斗中同归于尽的。

原来,这是诗涵她们设好的一个局。

首先,诗涵给手术台前的林壑打电话,威胁他到附近见面,从而支走林壑。然后,两人同时用带有致幻效果的强力防狼喷雾把这对男女弄晕。

接着,韩瑟舞给女人留下写好的字条,并拿走她的SIM卡,放进昏倒的林壑手中。

纸条上,韩瑟舞摹仿林壑的笔迹,声称他已与别人串通好,故意在手术时迷倒她,并带走了所有机密和财产。

这样一来,白衣女人肯定会认定林壑背叛了自己,随即起了杀心。

而吸入过量喷雾的林壑则因为醒来较晚,失去了解释的先机。

看到倒地的林壑,白衣女人的第一反应便是林壑和同伙因分赃不均而遭到了袭击。因为找不到银行卡,所以她认定林壑的同伙已经携款逃跑。

盛怒之下,她不等林壑解释,就挥刀砍去。搏斗之中,这对罪恶的情侣最后双双死去。

这样看来,他们的爱情也无比脆弱和虚伪,一旦利益的链条断裂,就会随之破碎,拔刀相向。

后来,诗涵和韩瑟舞的脸也慢慢好转,二人终于过上了正常的生活,再也不用担心歧视和异样的目光。因为这件事,她们还成了好友,整日形影不离。

而林壑和他真正的女友,也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报应。被欺骗感情、钱财、外貌的女孩们,终于可以永远的安心了。(原标题:《人间异闻录:口红怪谈 》)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