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发现石刻甲骨文,是否表明中国人在3000年前登上了美洲大陆?

subtitle 太傅言史 09-26 06:0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洲古文明

2015年7月9日,英国每日邮报发表了题为《中国人在3300年前就发现了美洲?》的报道,称美国伊利诺伊州铭刻协会研究员约翰·罗斯坎普(John Ruskamp)在新墨西哥州、加州、亚利桑那州、犹他州、俄克拉荷马州多个岩壁上发现了甲骨文,经测定这些文字刻于公元前1300年,比哥伦布“发现美洲”的时间早2800多年,因此美国考古学家认为:是商朝人最先发现了美洲!

美国发现的甲骨文

在中国古文字学家的帮助下,罗斯坎普破译了部分文字。其中一个字显示为:杀掉一只狗祭祀君王太甲。太甲正是商朝第四位君主!

美国甲骨文

关于美洲文明与商朝有丝丝缕缕的联系,已经不是新鲜说法。在上一世纪30年代,学者罗振玉就提出殷人东渡美洲的说法,王国维支持这一观点,后来郭沫若研读了多种甲骨文献,也认同“殷人东渡美洲”一说。近来作家马伯庸写了《殷商玛雅征服史》一书,搜罗各种史料并大胆推测,想象商朝人对美洲的“征服”。那么这些文字是否可以证明:最早是商朝人抵达美洲,并创建了辉煌的奥尔梅克文明,奥尔梅克文明又影响了玛雅文明和印加文明?在浩如烟海商周史料中,我们又能发现哪些蛛丝马迹呢?

石刻甲骨文

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征讨大商国,在三月甲子日的清晨,时岁星正当其位,天象利于战争。于是武王发动攻击,商朝军队大败,周武王很快占领了大商国。在攻克商朝后的第七天,周武王在军队驻扎的辛地,赐给随军同行的大史官以青铜金属,用来铸造祭祀祖先的宝簋。

周朝灭亡商朝

这是“武王克商”的基本情况,其铭文镌刻在史官铸造的利簋里,是非常准确而真实的记载。纣王对四夷的不断征伐早就令臣民们厌倦,临时征调来的奴隶们进入战场后就发生了哗变,调转兵器朝后面的商军大杀,史料记载牧野之战“血流漂杵”,可见杀人之多。纣王听闻军队惨败后在鹿台自焚,商朝灭亡!

利簋

但是,此时在山东(东夷)征讨的商朝主力军队还有10多万,将领名叫攸侯喜。当战争发生时,攸侯喜急令军队向空虚的朝歌进发,但还没有抵达战场就听到商朝灭亡的消息。攸侯喜的10万大军停在半道上。周朝军队接管了商朝的全部疆域,商朝的贵族和遗老遗少不允许拥有土地,被周人置于严密监视下。然而在山东,当官兵前去宣谕周武王的命令时,攸侯喜和他的10万大军,另外还包括林方、人方、虎方等部落的15万人突然全部失踪,下落不明!这就是殷商历史上有名的攸侯喜25万大军失踪之谜!那么攸侯喜带领25万人去了哪里?

大战

多年后,在美洲尤卡坦半岛崛起了一个文明,史称“奥尔梅克文明”。奥尔梅克文明是印第安文明的源头,有美洲文明之母的称号,后来直接或间接影响了玛雅文明、印加文明、阿兹特克文明。而自从清末民初以来,就不断有中外学者研究表明,美洲四大古文明与华夏文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奥尔梅克文明巨石像

尤卡坦半岛

首先是人种,他们都是黄皮肤黑眼睛。科学家在近年的研究中发现了一个亚洲特异等位基因:M130T,在东亚和阿穆尔河分布广泛,并一直延伸到北美洲。尤其是奥尔梅克遗址里出现了大量石雕人头像,都是“蒙古人种”面貌,厚嘴唇,塌鼻子,戴着类似商朝的头盔,与今日占据美洲大陆的欧洲人完全两样!其次是图腾崇拜,比如奥尔梅克文明里的老虎崇拜,印第安人里的凤鸟崇拜,玛雅文明里的羽蛇崇拜,这与华夏民族的图腾崇拜也极其相似。《山海经》记载,东海之外大壑,少昊之国。少昊乃黄帝长子,世居今日山东地方,凤鸟是少昊崇拜的图腾,少昊曾因“鸟迹”做“鸟书”。那么在少昊文明与美洲文明之间,是否有一种联系?再次是玉崇拜。奥尔梅克人认为玉是“第一流的无上体面”,拥有玉的人具有“更高的生命层次”!

印第安人

奥尔梅克玉器

1955年,美国考古学家Philips Draker带领他的史密森学会考古队,在墨西哥奥尔梅克拉文塔太阳神庙遗址中发现了一个平台,掘开平台后,一条窄而深的地窖呈现出来,里面存放着一套玉器。清理完毕后Philips Draker惊呆了,就见是16个玉人,另外还有六根玉斧。尤其令人惊异的是,玉人的面貌都是东亚“蒙古人种”!1956年考古报告发表,称这组玉人的年代距今为2800年—2400年间!2000年,这组玉器在中国巡回展出,引起轰动。经专家辨认,6只“玉斧”实际上是玉圭,上面的“花纹”是中国殷商文字,初步解读有蚩尤、少昊、帝喾等名号,是一组祭祀中国殷商祖先的牌位谱系。16个玉人红色较大的是核心人物,另外12个绿玉人围着他站立,在外围还有3个较小的白玉人。据专家考证,玉圭上的文字有“十示二,入三,一报”,以及“小示”字样。“一报”指共同朝拜的红色玉人,“十示二”指12个绿玉人,“入三”指三个小白玉人。专家根据商朝的历史进行对照,发现盘庚迁殷后至帝辛一共传承了12代商王,这12个绿人很可能代表他们;中间的红人则是他们的始祖;三个走进来的小白玉人,很可能是在美洲传承的三代王;而刻着“小示”的6号玉圭,可能属于商王的旁系后裔!格外指出的是,这16个玉人都是高长头,这与殷人的习俗也相同,《晏子春秋》记载:“汤,长头而寡发”!

拉文塔神庙16余人

拉文塔遗址出土的当然不止玉人,其中一个石磬与中国古代石磬极为相似,上面有两行四字铭文,据专家解读为“戉尹入三”,翻译成白话文就是:戉地的长官进贡了三个石磬!这与1976年在河南安阳妇好墓出土的石磬铭文基本一致,比如妇好墓一个石磬上的铭文为“妊竹入石”,一件玉戈上的铭文是 “卢方皆入戈五”,表明这是商朝地方邦国向朝廷进贡的物品!

奥尔梅克石磬

奥尔梅克玉人与殷商玉人对比

关于商朝人踏足美洲的论述屡见不鲜。最早提出假说的都是西方人。1590年,法国学者阿科斯塔提出美洲的印第安人是亚洲人经过白令海峡进入的。1752年,法国学者岐尼根据中国《梁书》的记载,发表了《中国人沿美洲海岸航行和居住》一文,指出中国人最早发现了美洲!同年法国学者金勒考证中国古书里所写的“扶桑”,就是今天的墨西哥!后来,英国学者梅德赫斯特在翻译《尚书》时,提出了“殷人东渡美洲”一说,并指出这是“武王伐纣”导致的结果。这方面的研究持续了100多年,有上百种著述行世。可惜没有引起我国学者重视!

奥尔梅克巨石像

商朝人

1953年,美国学者亨丽埃特·默茨女士出版了《几近褪色的记忆——关于中国人到美洲探险的两份古代文献》一书。考证中国古代有两次踏足美洲,一次较近的是公元490年,中国和尚慧深抵达了美洲,广泛接触当地土著,被美洲人传颂为克克尔干(KuKuLcan)和凯察耳阿特尔(QuetLcoatL)——“外来的文化知识传授者”。另一次重要踏足是在商朝,甚至更早的夏朝。默茨参考的主要文献是《山海经》。根据《东山经》记载的山脉和距离里数,以及相关的产物,与美洲地图的诸多山峰进行对照,发现两者有非常准确的对应关系:东次一经12座山,位于美国新墨西哥州南北,依次为梅迪辛波峰、朗士峰、格雷士峰、普林斯顿山、布兰卡峰、北特拉基斯峰、曼萨若峰、布兰卡山、瓜达卢佩峰、巴尔特峰、秦纳第峰。东次二经17座山,东次三经9座山,也与《山海经》上的记载全部对应。默茨写道:“对于那些早在4000年前就为白雪皑皑的峻峭山峰绘制地图的刚毅无畏的中国人,我们只有低头,顶礼膜拜!

山海经地图

美国多处岩壁发现甲骨文

无独有偶,清朝末年外交家欧阳庚先生,和其子欧阳可亮在中南美洲生活多年。认识不少印第安人。当地人自称“殷福布族”。1926年6月15日,欧阳可亮与可宏三哥,可祥五弟受殷福布族招待,从墨西哥支华华州(CHIHUAHUA)支华华村乘船游览,当进入地下800公里钟乳古水道时,一名印第安水手指着水道岔口说:这条岔道是天元(TIENYUEN)日月山。可宏问道:怎么墨西哥也有轩辕呢?水手道:这里是海外轩辕!又指着一个钟乳说道说:这是羲和(SIHO)妈妈洗太阳的地方。大船出了地下水道,由尤卡坦半岛的科番河上岸,不远处就是拉文塔太阳神庙遗址。这时候太阳已经升起,照耀在穹桑树上,印第安群众已经有数百人,对着太阳礼拜!后来欧阳可亮先生归国,看到了《山海经》,才知道墨西哥水手所说与《山海经》的记载有很多暗合之处!

民国外交家欧阳庚

欧阳庚先生最早赴中美洲是受清政府委派,调查墨西哥杀害300名华工并索赔一案,临行前,罗振玉和王国维嘱托他抵达后,看看有没有可能调查一下“殷人东渡”的痕迹。欧阳庚先生对此非常留心。有一次,他拜访当地印第安部落,接待他的印第安酋长对欧阳庚道:“这些印第安人都是中国血统,殷人后裔,叫殷福布族,是3000年前由天国经天之浮桥岛到这里的。”这是最直接证明印第安中国血统的说法。并指出商朝人抵达美洲的路线是“天之浮桥岛”!

殷人东渡可能路线图

欧阳庚先生的调查很细心。早在1922年担任驻智利公使,就见公使馆外有大量涕竹。涕竹原是我国东南沿海一种植物,可在万里之隔的智利能见到实属稀罕。欧阳庚便问当地印第安人,当地人道:“原先这里有很多涕竹,后来因为城市扩建,砍掉了不少。涕竹是印第安人的祖传外伤药,是HOSI王在3000年前不知从什么地方带来的。”欧阳庚内心一动,他们说的“HOSI王”是否就是“侯喜王”?商朝灭亡后,涕竹忽然在中华大地上绝种,这二者之前是否有一种联系?

巨大的涕竹

有一次,欧阳庚的印第安仆人在砍柴时伤了手指。他不去医院就医,执意要欧阳庚的儿子欧阳可亮跟他回家,让欧阳可亮朝他伤口上撒尿,并喝下童子尿,神奇的是,仆人的手指竟然痊愈了。当时的智利总统听说这件事后,觉得非常奇异,接见了欧阳可亮,称他为“神童”,并允许他去智利国家图书馆翻阅珍本藏书。欧阳可亮在里面读到了关于侯喜王和摩且王的故事。

玛雅城市

摩且王(MOCHE)很残暴,他有一顶青铜做成的王冠,反过来就是一把斧头,摩且王把它当做斩首奴隶威吓臣民的象征。公元926年,日升国发生了地震,国家毁坏,受灾的族人南下投奔摩且王,请求摩且王资助,重建家园。但摩且王看到这些族人后起了贪心,竟然收编他们为自己的奴隶。消息传到日升国后,国民无不感到震惊。有一天,从安第斯山走来一位HOSI医师,一边走一边高唱《侯喜王歌》:“二十五族呀为兄弟,跟着侯喜王过天之浮桥岛,途中艰险不能忘,分发黍麦众相亲,兄弟莫将兄弟辱,天国再建冬复春……”摩且王听了这首歌后,悲痛欲绝,哭着将医师迎进王宫,释放全部奴隶,捐出金银珠宝给日升国的兄弟,帮助他们重建家园。难民们回到故国后,建立了日平旦国!这些史料保存在智利国家图书馆里。

“摩且”,原是殷商时代江淮的一个方国

同样的史料也保存在西班牙马德里皇家历史学院档案馆里。1863年,学者布·德·布尔布尔发现了300年前西班牙兰达主教记载的很多关于玛雅人的传说:由海上神路来了12个高文化的民族,给他们带来了先进的文明。尤其是中美洲尤卡坦半岛上居住的玛雅人,自称是“3000年前由天国乘坐涕竹舟,经天之浮桥诸岛,到科番河畔种植豆麦黍粟的农民。”这似乎都在表明,被截断后路的攸侯喜军队为了生存下去,与人方、虎方、林方的15万百姓商议后,砍伐全部涕竹做成海船,夺海而走,经过260天的航行后抵达美洲。据有关专家研究,从东亚到美洲顺黑潮暖流和太平洋暖流航行的话,大约需要260天才能抵达。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在世界各文明中,只有玛雅人保存有260天为一年的历法,很显然这个历法隐藏了些什么!

玛雅城市

1956年,日本学者小竹文夫与郭沫若在东京学士会馆见面,探讨商纣王帝辛的功过和殷人东迁美洲课题。郭沫若说道:“殷纣王开拓东夷、淮夷、虎夷,是功垂千古的。今天中国有大连、天津、青岛、连云港、上海、浙闽、广州等领海之域,是帝辛开辟的。”小竹文夫说:“当帝辛做这项伟大工作时,周武王由西边攻进来了!”郭沫若说:“于是殷军没有退路,就只有东渡。征讨东夷的攸侯喜是唯一能够领导殷人东迁美洲的可能者!否则他们留在周朝,就会成为任人宰割的奴隶!”

玛雅建筑遗迹,与华夏建筑一样都是梁柱结构以及宝塔

关于中国人是否在3000年前踏上了美洲大陆,迄今为止还没有定论。但随着各种历史遗迹的发掘和更多相关史料的出现,相信这一问题会变得越来越清晰!因为历史没有终结,我们现在得到的知识并不是全部!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只有始终秉持好奇心和孜孜以求的探索精神,才能最终得到真相!

奥尔梅克文明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