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志异》:书生夜宿佛寺,义正言辞拒绝貌美女鬼诱惑,反活命

subtitle 八宝娱 09-24 13:22 跟贴 3 条

多年前就曾看过 由《聊斋志异》中的《聂小倩》改编的电影《倩女幽魂》,这部电影由张国荣,王祖贤主演,他们精湛的演技让人叹为观止,今天我们来重温一遍这个故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宁采臣浙江书生,为人性情豪爽,品行正直。常对人说:“一生只娶一个女人”。有一年,他去金华,在北郊的一寺庙中休息。寺中殿宇巍峨庄严,可惜的是荒草满园,像是很久没人住过。

东西两侧的房间门没锁,都虚掩着房门,只有南面一间的锁是新的,看来有人居住。院内东西角落有粗壮的翠竹,台阶下有一水池,里面铺满荷花,有些鱼儿在其中畅游嬉戏,整个院子清净幽雅。想到不久还要考试,城里房价昂贵,他囊中羞涩,根本租不起,此处如果便宜的话,正好可以用来落脚攻读。他便各处转转,边欣赏风景边等僧人回来。

天将近黄昏时,有一书生回来,打开南边的房门,宁采臣赶紧上前施礼,言明想在此借住。书生告诉他此处荒凉无主,如若喜欢,自己很高兴能和他作伴,早晚可以请教。宁采臣欣喜地应下 ,于是用稻草铺在地上做床,把木板支起来做桌,准备长久住下来。

夜里,皓月当空,照的寺内满目清辉,宁采臣和书生对月畅谈,书生名为燕赤霞,乃陕西人氏。他性直朴实与宁采臣脾气相投,两人谈得很开心,天色不早,才各自回屋休息。

宁生因为刚到新的地方,有些认床,好久也没入睡,突然听到北墙外有低低地说话声传来,他俯身在窗下偷偷地往外看,墙外有个小院落,有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正在和一位身穿暗红色衣服,头插银质梳子,年老体迈,弯腰驼背的婆婆说话,中年妇女问婆婆小倩为何还没来,是不是对姥姥有意见,婆婆说不知道,好像是不太情愿的样子。

正说着,一位漂亮的姑娘走了过来,三人又一番交谈,宁采臣以为 是别人的家眷,感觉无趣,也就不再偷看,转身回到榻上睡觉。

等墙外的谈话声终止 ,他迷迷糊糊要睡去时,觉得有人进入屋内,定睛一看原来是刚才的姑娘,他吃惊的问她何事?女子说:“月色宜人,睡不着,想与你共享夫妻之乐。”宁采臣义正言辞地说:“自古流言蜚语伤人,你我都要顾忌别人的议论,稍有差池便会身败名裂。”女子表示,反正在夜间,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别人又不知,何必太在意。

宁采臣严厉地斥责了她 ,女子见他还不动心有些犹豫地还要劝。见状,他大声呵斥她快走,不然就喊南屋的书生,女子这才害怕,快速向屋外走去,临走扔在地上一锭黄金。宁采臣捡起扔到外面,说:“不义之财,别脏了我的地方。”女子羞愧万分捡起来,自语道:“铁石心肠之人。”

第二天,有位兰溪的书生和仆人入住在东屋,不曾想夜间突然死去,脚心有个小孔,像锥子扎破的一样,有血流出,他们也不知何故。又一夜 ,仆人也死了,和书生死法一致。晚上燕生回来,宁采臣问他可知晓此事,燕生认为是鬼干的。宁采臣素来不信鬼神,就没放在心上。

夜里女子又来了,她坦言道:“我从未见过像你一样刚正不阿之人,我叫聂小倩,十八岁亡故,葬在寺庙旁边,可是经常被妖物胁迫干些自己不齿的事,如今寺中再无可杀之人,下一个恐怕要轮到你了,夜叉今夜要加害与你。”

宁采臣这才害怕,求其想办法。小倩让与他燕生同住可免去祸患,因为燕生是个奇人,妖物不敢加害他,并告诉他自己害人的法子是以美色惑人,用锥子刺他们的脚,而后取血献给妖物,或者以罗刹鬼骨变得金子诱惑贪财之人,随后取他们的心肝。平常人很容易心动,每每都能轻易得手。

宁采臣很感激她,小倩趁机哀求他取走她的枯骨装殓,葬在安静的地方,助其脱离苦海,并叮嘱杨树上有乌鸦的地方就是她的埋骨之地,宁采臣郑重地应允了。

第二天,宁生早早备好酒菜,拉着燕生一块吃酒,并约他同住,开始时,燕生还百般推辞不肯答应,宁生干脆把他的被褥搬过来,燕生无奈叮嘱他不可翻看自己的东西,宁生恭敬地答应了。

酒足饭饱,两人就寝,不一会儿燕生就鼾声如雷,熟睡了过去,宁生心中惴惴不安,强迫自己闭着眼休息。一更天左右,窗外传来响动,有影子隐约闪过,一会儿,那影子靠近窗户,偷偷往里看,目光如炬,甚是骇人,宁生吓得刚想喊,就见一东西从燕生的箱子里飞出来,像一条耀眼的白练,窗过窗户突然一射,而后又自动飞回,白光不见。

宁生赶紧装作睡着,燕生被惊醒,他拿起仔细查看,那东西有两寸长,一韭菜叶宽,寒气逼人。燕生层层包好放入箱子中,宁生再也忍不住好奇,问其原因,燕生告诉他,自己是名剑客,专门诛杀妖物,刚才的妖物已经受伤,宁生万分感激他的救命之恩,更加敬重他。

天亮后,宁生沿着寺院往北走,果然看到一片坟场,他按照小倩的叮嘱找到了她的坟墓挖出骨骸装好。回寺院后,他打点行装准备回家,燕生过来与其告别,并赠与他一个破旧的剑袋,说是可以驱邪驱鬼。

宁生回家后,把小倩的骨骸葬在靠近书房的荒野里,祭奠时祈祷小倩的鬼魂不再受欺侮,把水酒洒落坟头,希望她能享用到。等祷告完准备回去时,小倩飘然现身,为报他的大恩大德愿意以婢妾的身份侍候。宁生见她肌肤吹弹欲破,容貌艳丽,于是领回家禀告母亲。

开始,母亲还因为小倩的身份害怕,对于她想为妾报恩的想法更是坚决反对,宁生的妻子当时已经病了很久,眼看时日无多,毕竟人鬼殊途,自己的儿子怎能娶个鬼媳妇?如果她无法生育就不能传宗接代。小倩很理解宁母,表示自己父母双亡,可以认她为母 ,把宁采臣当做兄长一样,母亲见她楚楚动人,让人特别怜惜,就答应了她的请求。小倩很勤快,里里外外地张罗着 ,像早就熟悉了一般。

天黑后,母亲还是有点怕,就催促小倩早点回去,宁生有心留她,又怕母亲责备,也就任她自行离开,就这样她早来晚走,侍候母亲,操劳家务,晚上跟着宁采臣秉烛夜读,母亲见她毫无二心,渐渐地待她亲热起来,有时候夜里会留她同住。

开始,小倩还不食人间烟火,时间一长,慢慢地能吃些少量的粥饭。宁生的妻子去世后,母亲有意让两人成婚,可又诸多顾虑,小倩知道后宽慰母亲:“多日相处,您应该知道我的为人,我敬慕公子,希望他日后金榜高中时,我也能沾些运气,至于孩子,公子会有三个儿子,且个个前途无量。”宁母放下心防,择吉日让他们完婚。

家里除了母子二人再无其他人知道小倩的身份,大家都觉得她是常人,且小倩知书达理,温婉可亲,再加上貌美无比,很得宁家亲戚朋友的喜爱,一家人过得其乐融融。

后来,有一天,小倩预感到危险临近,怀疑可能是当年寺中妖物前来报复,她让丈夫拿出燕生所赠的剑袋挂在床头,果然当晚有一相貌狰狞,类似夜叉一样的东西闯入他们房间,被床头陡然暴涨的剑袋收纳其中,最后化为一滩水。

几年后宁生中了进士,小倩为他生了一子,又劝他纳了一房妾室,两人先后生子。三个孩子自小就聪慧,长大后都做了高官,在民中声望颇高。

人们常说:“意随境转”,宁采臣还是为违背了当初的诺言,随着境遇的变化,纳了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