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观的这首《满庭芳》用字极妙,不愧为千古名篇,苏轼都赞叹不已

subtitle listter资讯 09-24 12:54 跟贴 24 条

我们知道,北宋大文豪苏轼有“苏门四学士”,分别是黄庭坚、秦观、晁补之和张耒。

苏门四学士虽然拜苏轼为师,但是他们词作的风格与老师却大不相同,比如苏轼的词豪迈旷达,而秦观的词大多缠绵委婉,他的这首代表作《满庭芳》便是如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天,我们便欣赏秦观的这首词《满庭芳》,我们先看词的上阙。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

词中开篇便写了在会稽山上,秋云遮住了远山,词中最精妙的便是这个“抹”字。“抹”,本是用一种颜色遮盖住另一种颜色,在这首词中,我们感受到了天上淡淡的秋云仿佛抹在了远山之上,词人真是太富有想象力。

宋词非常讲究炼字,一字之差,便会让我们感受到完全不同的意境,所以这首词中的一个“抹”字,也成为这首词的点睛之笔。

据说,苏轼也非常欣赏这句词,由此秦观也获得了“山抹微云君”的称号。

接下来词中又写道了暮秋时节的秋草与天连为一片,一个“连”字,便让我们感受到秋草的无边无际,秋色也扑面而来。

我们也会有一种感受,一到秋季,便会有一种万物凋零的肃杀之感。

在古代,每到傍晚时分,城楼便会响起低沉的号角声,让这个秋天更多了一分哀愁之感。号角声停止了,也意味着天色不早,船也该开了。

这时候,男女主人公才出现,之前的一切景物描写都是为了渲染这一分别时刻,昔日的恋人即将天各一方,就此别过,心中自然有很多的不舍与无奈。

两人回忆起往昔的岁月,恍如昨日往事涌现在眼前,这一切都将烟消云散,成为过眼烟云。

人生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昨天相爱之人还依偎在一起诉说情话,今天便要就此相别,叫人如何不伤感?

人世间唯一不变的只有这眼前的夕阳,天空中盘旋的无数寒鸦,还有那绕着孤村的一弯溪水。

接下来,我们再看下阙。

消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分别之际,总要送点什么给对方,男主人公缓缓地解开腰间的香囊,充满深情地送给对方。

接下来,秦观又改编了唐朝诗人杜牧在《遣怀》中写到的那句:“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秦观认为自己辜负了青楼女子的一片深情,到头来也只得落下个和杜牧一样的薄幸之名。

此次一别,不知何时才能重逢?或许便是永别,叫人怎能不感伤?原来分别前说好的坚强都是假的,男子的惭愧与内疚,女子的不舍与伤感化作了一行行泪珠,离别之泪已经早已打湿了衣襟与袖口。

夜幕下,黄昏已尽,时城楼上点起了灯火,男主人公终究与青楼女子在不舍中分别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