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弹丸小国的延续,全靠耍流氓

subtitle 汉周读书 09-24 15:05 跟贴 90 条

文/何较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儿说的这位是五代十国时期一奇人。

出身又低贱,打人不行,打仗也不行...却在吃人的乱世里割据一方(最小的一个),在虎狼环伺的夹缝中存活了40年...

这个政权的延续,全靠耍流氓。

这位爷,名曰高季兴。

01

要说高季兴的出身,的确不算好,只是开封一位商人李七郎的家僮,类似“浪子”燕青的角色。

乱世之中,商人要讨个好出路,势必得打点一下军政关系,李七郎就攀附上了当时的“顶流”朱温。

说朱温是“顶流”,不是因为权势滔天,而是他的身份很不一般——头一年还是黄巢手下的干将,后一年就投靠中央军。

远在巴蜀避难的唐僖宗,原以为此生再也回不了长安,一听到“朱温来投”,乐得一蹦三尺高,连称“这是上天眷顾,赐我上将军!”当即赐名“全忠”,封汴州刺史、宣武军节度使。

面对政坛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李七郎展现出商人固有的投机本色,要钱给钱,要物给物。论年龄,两人差不多,可为了前途,他干脆拜朱温为义父。

朱温得了李七郎的赞助,为了表示感谢,上门回礼,冷不丁发现了高季兴。

嗯,这小伙子挺机灵!

“儿啊,你得向为父看齐,手下得有几个知心人,我建议你把小高收为义子!”

要不怎么说高季兴这小伙有前途呢,还没等李七郎同意,就跪下磕头:“从今后,我也姓朱了!”

朱温只比高季兴大六岁(朱温31岁,高季兴25岁),中间还隔着一个李七郎,几秒钟的功夫就成了三代人。

李七郎这才明白高季兴这厮算盘打得有多精:自己这个“义父”完全是幌子,傍上朱温这条大腿才是真!

02

从此,高季兴跟着干爷爷朱温挂职锻炼,先从学习骑射开始。

奔三的人,筋骨定型,再怎么下苦功,高季兴也就练了个“半吊子”。不过也足够了,谁让他顶了个“干孙子”的名头呢?

朱温手下一伙都供着他,各种开小灶,马上部下、跑腿斥候、传令杀人,功夫学了个八九不离十。

一晃就是二十年。

这期间,朱温解决了旧主黄巢,收复了长安,痛打各路小军阀,官拜太尉,被新即位的唐昭宗视为股肱。

鸡犬升天,高季兴也成长为朱温手下最得力的心腹之一。他没太多的战功,基本就被视作“高级助理”兼“办公室主任”,做的都是不折腾的活儿。

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安安分分给人当孙子,这是图啥?

高季兴得过暗示,说自己“必成大器”。

某次,跟着朱爷爷在外行军作战的时候,途经一个村庄。

天色已晚,家家紧闭宅门,唯有一户大门敞开,一个老太太手擎蜡烛立在门口,见到高季兴,毕恭毕敬。

老高奇怪得很:“我只是个“孙子”,老太太认错人了吧?”

“不不不,我刚才睡得迷迷糊糊,听到有人说,有开疆拓土的大人物要进村了,赶快迎接!你说巧不巧,刚开门,就看到你带着人过来了!”

高季兴前后跟着李七郎、朱温多年,封建迷信的事经历过不少,次数一多,自己都信了。

没想到今天居然落到自己头上,那颗原本还算沉稳的小心脏,开始颤抖了。

五年后,朱温几乎将中原大佬教训了个遍,终于得出空来给手下人分发好处。

分到高季兴这儿,却是小小的一块荆州之地。

彼时的荆州,这可不是“鱼米之乡”,几十年战火,早已破败寥落。

高季兴熬到近五十岁,才分得这么一块破烂,似乎说不过去。

底下的人都替他不平,老高“呵呵”一乐:荆州有啥不好?水陆要冲,我正要大干一番!

高季兴发起了轰轰烈烈的“荆州新基建运动”,招徕流亡、奖励耕作、修建城垣、鼓励经商。

一年不到,成效卓著,朱温正式加封他为荆南节度使。

这一年,高季兴49岁。

也就在当年(907年),朱温正式篡位,建立后梁。

03

当时,朱温最大的对头是山西的李克用、李存勖父子。

为了对付老西儿,他把一大群干儿子、干兄弟、干亲家封到各地,为的是培养同盟军,搞一个蚕食战略。

怎奈天不遂人愿,朱温的人品实在太烂,称帝之前,底下的人倒也规规矩矩拿他当爷,一旦坐上皇位,这帮人得了好处,“哗”地一声都变了脸,各玩儿各的,不再听他差遣。

高季兴还算有点良心,没跟着那帮人起哄,老老实实待在荆州扛着“朱”字大旗。

朱温四方征伐,看起来归附者众,等到用人的当口,才发现依然是孤家寡人,这个气呀。

祸不单行的是,为了争夺继承权,朱家又起了内乱,朱二代们大打出手,朱温也死

于非命,后梁乱成一锅粥。

时局至此,高季兴决定不再演戏了,他跳将出来,打算浑水摸鱼。

第一步:西向攻打归州(今湖北秭归)、峡州(今湖北宜昌)。

这两地当时属于蜀王王建的地盘,王建的出身强盗,杀伐征战是看家本事。

高季兴本不是靠军功起家,被一顿迎头痛击,只好撤回荆州。

此路不通,高季兴又想到北向去夺襄阳。

襄阳此时在小军阀孔勍手里,也是个见风使舵之辈,名义上还是归附朱家。

老高自认为智商高过孔勍,玩了一出“无中生有”——宣称孔勍已经投靠了晋王李存勖,自己要“助梁击晋”,也就师出有名。

口号喊得响,内里实空空。几个回合下来,高家军依然没占到便宜。

手下人垂头丧气,高季兴不愁反乐:“天助我也!”

被人胖揍一顿有啥可乐的?众人不解。

“我正好借口兵匪阻路,不向中央进贡了嘛!”

敢情高季兴合计的是这一出,在他看来,每年得节约好大一笔费用。

也只有政局混乱之时,这般偷奸耍滑的招数才管用。

当时,后梁官方的确无暇过问这些零零碎碎,李存勖才是头号劲敌。

三年之后,北边战事稍有缓和,中央来人,封高季兴为渤海王,赏赐大大的。

明眼人一看这是为了笼络人心。

高季兴寻思自己实力不够硬,也就借坡下驴,恢复了朝贡。

也就靠着这短短三年,荆州弹丸之地,实力迅速壮大。

按照老高的设想:节约下来的这笔钱,又可以多处打点,换几年太平日子咯!

04

时局多变,后梁欠的账太多,最终被李存勖灭了,开封城头换上了“唐”的旗号——后唐(923年)。

刚过上几年好日子的高季兴一打量四周:

好嘛,东面是吴国,南面是楚国,西面是蜀国,北面是虎视眈眈的李存勖。

掂量了一下,几家里唯有李家实力最强悍。

老高还是秉持着“捡最粗大腿抱”的原则,主动要求开封面圣。

手下人张罗着准备各色土特产,大家琢磨皇帝是山西人,面食吃太多,难免不消化,不如来点鲜鱼莲藕精米调剂一下。

慢着!谋臣梁震予以制止——这是找死!

Why? 高季兴大为不解。

“大王糊涂,您原是李家宿敌朱温的旧臣,虽没有直接交过手,但名分上是敌对的。就算李存勖不杀您,他手下那些人只怕会有其他想法?”

高季兴认为拿下李存勖的难度与朱温差不多,拒绝了这一建议。

事实果如梁震所料,李存勖的确打算将老高软禁,多亏手下重臣郭崇韬进言:

“相比各地都只是派人纳贡,唯独高季兴亲自跑一趟,足见其忠心可嘉,应该大力褒扬才对,若真的对其下手,将何以服众?”

要面子的李存勖深以为然,便放了高季兴。

事后,李存勖后悔起来,派人中途拦截。怎奈高季兴动作更快,先行一步进入荆州境内。

化险为夷之际,高季兴不免有些得意,向手下显摆:“固然我犯错在先,不该自投罗网;但是李存勖也犯了个错,轻易放了我。我们二人实力差不多,算是扯平了!”

经历过这一次,高季兴学了乖,把之前那些侥幸的小九九一股脑收起来,一方面主动认怂称臣,过往如何孝敬朱温的手段,加倍用在李存勖身上。

有几次,后唐军队实在忍不住了,兵临城下,打算一口气吃掉荆州。高季兴拼命装孙子,说尽好话,才逃过一劫。

不过实话实说:如果仅凭认怂,高季兴是肯定无法说动李存勖的。

关键在于他很好地利用了荆州的地缘优势——正好挡在后唐正南面,替它压住门户,长江以南的蜀、楚、吴三国,被挡在外线,一旦他们有侵略企图,荆州正好可以作为战略缓冲,为李存勖争取时间。

身为一代枭雄的李存勖,自然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05

后唐要靠着高季兴把守门户,江南诸国也忌惮荆州的存在,大家都在琢磨:姓高的的确没啥战斗力,但背靠李存勖,若真是一口气吃掉,后果难以设想;若听之任之,又觉得如鲠在喉。

太难了!

双方这一僵持,到给了高季兴足够的空间和时间,他开发出一项基本国策:紧守战略要冲,坚决阳奉阴违。

四周都是大爷,我打不过你们,还躲不过吗?

对我好的,我鞠个躬;对我差的,我就装傻,私下弄出点动静,让您不得忽视我的存在。

所以,当李存勖派兵伐蜀时,高季兴第一个响应,自告奋勇当先锋,李存勖很高兴,一大堆赏赐。

然而高季兴只是咋呼得厉害,几个月的时间,他真好意思一个子儿没动。

蜀国被灭,大量的物资沿着长江送往荆州,打算走陆路回开封。

就在这个时候,后唐内部发生政变,李存勖被杀。朝中大事无人做主。

高季兴装模作样替李存勖哭了一会丧,一转过脸,发现堆在江边的物资无人认领,索性纳为己有,只将其中的残次品送出。

老高是一个很善于学习总结的人:他意外发现自己居然还有干黑道的潜力,从此有了国策第二款:人前说好话,背后捞一把。

此后就时常会看到一幕:无论后唐,楚国,闽国,南汉国,到开封上贡的使者,每次路过荆州,都会被早已候在码头上的人前呼后拥迎入城胡吃海喝。当然,他们携带的货物贡品也一律截留一半。事后,这帮使者发觉真相,再一琢磨,吃人家手段,哎,吃个哑巴亏吧。

次数一多,自家是吃饱了,“高赖子”的名号在江湖上不胫而走。

但本来不是什么大事儿,更没有发生流血事件,各国也就不再深究。

高家人就靠着这一手,平安混迹了数十年,而且当作治国圭臬,代代相传。

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绥靖政策只有在各国实力相当,能够相互掣肘时才管用,一旦出现一位强人打破均势,荆州这点小伎俩,危亦…

06

随着赵匡胤黄袍加身,取代后周,建立大宋,天下一统的趋势日趋明朗。

北宋建国第三年,赵匡胤借口平定湖南,找到荆州的高继冲(高季兴曾孙),提出借道南下。

作为第一个向大宋示好的地方割据政权,小高自诩有政治资本优渥,大开绿灯。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就在兵不血刃收拾完湖南的班师途中,宋兵顺道就把出城犒军的高继冲一伙也拿下了。

荆州高氏政权(史称南平国)正式宣告Over。

07

最后补续:高季兴死亡事件。

新旧五代史上都说:赖子哥死于脚气病。

后人误以为是“香港脚”,真菌感染至死。问及医学界高人,皆说死于脚气的概率太小,可能是讹传。

后来查阅典籍,才知道,此“脚气病”非“脚气”。

按专业的说法是:缺乏维生素B1所致。

主要症状包括:头痛、肌肉不适、四肢乏力、恶心、呕吐,严重的会导致心跳加快、器官肿大、呼吸困难。

发病原因居然是:细粮吃太多。

深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高赖子日常在荆州做些打劫越货的勾当,屯了不少南方的高级货,诸如岭南的荔枝、湖广的精米、闽地的海鲜,再加上自家在荆州,物产不俗,不用四处打杀就能吃香喝辣,久而久之,染了一身“富贵病”。

据说,脚气病是昔日亚洲的流行病之一,18-19世纪,中国、日本、东南亚一带,每年约有几十万人死于此病。

“娃,多吃粗粮哈。”

放大看一下

南平(924年~963年)又称荆南,北楚

08

吃人的乱世,弹丸小国(准确的说应该叫政权)存活40年就是奇迹。

能活下来就是王道。

至于无赖不无赖,不重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