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富商周政资本败局“天洋系”占用资金40亿 舍得酒业喊其还钱

subtitle 纵横陆家嘴09-23 22:13 跟贴 14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网络


祸起燕郊烂尾楼,实控人被限制高消费

出品|纵横陆家嘴

撰文|鲍比

紧邻通燕高速燕郊西出口的102国道与思菩兰西路交汇处,马来西亚娱乐业巨头成功集团曾计划在此打造“世界最大的商业项目”——成功大广场。

但受周边交通网络落后及成功集团资金链持续承压影响,该项目被迫陷入停滞状态,并最终沦为燕郊最大的商业烂尾楼。这个形似“鸟笼”的建筑主体连同旁边已封顶的橘黄色大楼,在静静的潮白河边静静地被困了十余年。

2015年年底,深耕燕郊楼市的衡阳富商周政斥资20.8亿元成为烂尾楼的新主人,并将成功大广场更名天洋创新中心。彼时,周政旗下核心公司天洋控股集团(下称天洋控股)因拥有舍得酒业(600702.SH)和梦东方(0593.HK)两家上市公司而处于融资能力巅峰期。

然而,“最大”这一头衔向来不好驾驭。一边是居民安置进展缓慢和阻工等问题频出,一边则是在2017年不幸赶上“史上最严限购政策”实施,受此影响,成功大广场的拆除进度定格在50%。

直至2020年5月,随着烂尾楼的收尾工作完成,命运多舛的天洋创新中心项目在更名为“北京LOGO”后正式开盘销售。与此同时,燕郊楼市回暖迹象初现,2020年1-8月,天洋控股旗下的标杆项目“天洋城4代”累计销售额近9亿元。

可令人意外的是,双重利好支撑下,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下称天洋系)却因一笔4.75亿元的欠款掀开了其深陷债台高筑困境的盖子。

舍得酒业公告

9月21日,舍得酒业公告称,“天洋系”未在承诺期限(2020年9月19日)前归还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本金4.4亿元,资金占用利息3486万元,合计4.75亿元。根据相关规定,该公司触发了“上市公司股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相应情形。

据了解,2019年以来,“天洋系”非经营性占用舍得酒业资金的累计40.1亿元,占用资金的实际流向大多为“天洋系”旗下地产公司。

受此影响,在天洋控股入主以来累计录得13亿元净利润的舍得酒业被迫带帽,公司简称变更为st舍得,并遭遇连续跌停走势。而“天洋系”何时还钱则成为舍得酒业摘帽的关键。

公告显示,舍得酒业董事会一方面督促“天洋系”偿还占用的资金及利息,另一方面则督促天洋控股及其实际控制人周政尽快以股权转让等切实可行的方式弥补欠款。

这意味着,对资金占用表示“毫不知情”的周政或将失去其旗下最核心的上市公司平台。

“天洋系”资本败局

现年49岁的周政系湖南衡阳人。1993年,年仅22岁的周政与同乡王小舟远赴秦皇岛创办天洋控股。该公司从电器行业起家,并依托港口优势布局大宗贸易录得原始积累,其旗下的天洋百货一度是当地的知名品牌。

2000年初,天洋控股转型涉足地产行业,并于2005年将总部迁至北京,其最被外界熟知的项目是“天洋·运河壹号”高端总部会馆,以及令其资产规模狂奔的燕郊天洋城系列。

值得一提的是,在天洋控股逐步壮大过程中,王小舟却从公司的股权结构和管理层消失。不过,2018年,王小舟曾以天洋控股创始人兼衡阳北京商会副会长身份在公开场合出现。

2013年至2016年,“钱多多”的天洋控股相继斥资约4亿元和38.22亿元拿下ALLIEDOVERSEA(后更名为天洋国际和梦东方)和舍得酒业两家上市公司,并以约26亿元总价录得位于北京南五环外的商办项目——房山超级蜂巢,而另外一个商办项目天洋创新中心需要的追加投资则逾60亿元。

可问题是,钱从哪里来?答案自然不是来自周政自己的袋子。

公开资料显示,在入主舍得酒业的38.22亿元中,中国建设银行廊坊支行通过理财产品为天洋控股提供的融资金额为为23亿元,天洋控股则通过其所持舍得酒业全部股权作为担保,并以天洋控股2016-2020年在廊坊燕郊拟开发的4个房地产项目销售现金流作为补充担保;

天洋创新中心项目通过杭州工商信托先后发行“天洋燕郊创新中心1号”及“天洋燕郊创新中心2号”两款集合信托计划,合计募资规模高达48亿元,解决了投资总额的八成资金;超级蜂巢的资金则主要来自恒丰银行的贷款。

然而,随着两大商办项目一个销售遇阻令其母公司梦东方深陷亏损境地,另一个与“烂尾楼”的标签长伴且无法为天洋控股输血,周政手里的盖子显然已经远不及空瓶子的数量。

其中,天洋控股因在中国建设银行廊坊支行的贷款余额仍达12.90亿元,其间接持有的舍得酒业股权被冻结,对应市值为21.98亿元;两个信托计划尽管获得展期,但欠款仍有近八成资金未偿还;拖欠恒丰银行的贷款余额则高达26.65亿元,天洋控股也因此被列为被执行人。

天洋控股被执行信息

祸不单行的是,天洋控股管理层核心成员周政、周金(周政胞妹)、刘力(周政妹夫)和戴菲菲已同步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且均已被限制高消费。天洋控股的成名作——天洋百货则早已沦为“老赖”。

如今,面对从去年一季度开始就已深陷亏损泥潭的天洋控股,以及巨额的债务和日益激增的法律诉讼,周政是依靠于两年后交房的“北京LOGO”扭转资本败局,还是与“烂尾楼魔咒”再度结缘,抑或是转让舍得酒业股权缓解危机,值得持续关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