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岁卢惠光:跟成龙30年换十万,直言拿“棺材本”供儿子读书

subtitle 陆芊芊 09-23 19:18

喜欢看香港电影的观众,对“卢惠光”这个名字一定不陌生,他曾参演过《醉拳2》、《古惑仔》、《赤子威龙》以及《霹雳先锋》等多部经典港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虽然几乎没有担任过主角,但他的配角却演绎得相当精彩,每一次亮相都会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

演港片成名的卢惠光,实则出生在泰国,是一位泰国华侨。

由于被李小龙的影响,卢惠光从小就喜欢武术,经常模仿李小龙的截拳道和人打架,可因为没有受过系统专业的训练,所以每次对决,都是以他挨揍为告终。

后来他不甘心总是被揍,就学了跆拳道,顺便连泰拳也一起学了。

父母见他每次训练都是一身伤,出于心疼的目的,勒令他不许再学,可他哪里肯听,既然不能光明正大地练拳,那就偷偷练。

再后来,他跟随父母回到了香港,在兼职做导游的时候遇到了“香港泰拳之父”苏世龙,苏世龙看他在拳术方面颇有天赋,便收他为徒。

在苏世龙的悉心教导和传授下,卢惠光的泰拳进步飞快。

25岁那年,他第一次登上擂台,就夺得了冠军,此后整整7年的时间里,他一次都没输过。

随着年纪渐长,他开始把目光放到了其他行业上,身边很多朋友都劝他趁着名气还在,赶紧开个拳馆,固执的他却偏偏要在迪厅里做个保安。

或许正是命运的安排,他在这个迪厅里认识了李修贤。在李修贤的帮助下,他开始在各个电影里客串一些小角色,时间长了,他对表演竟有了难舍难分的感情。

可老客串也不是办法,既然喜欢上了表演,那就肯定是想要做出点成绩的。

显然,客串跑龙套很难出头,于是他便开始跟李修贤争取一些戏份多的角色,但李修贤的态度总是很冷淡。

就在这个时候,他遇到了成龙。成龙欣赏他的能力,大手一挥将他签进了成家班。

自从1980年跟了成龙后,卢惠光一直被视为成龙的得力助手。三十年的时间,不论事务大小,卢惠光都是全心全意为成龙处理,为此甚至牺牲了陪伴孩子的时间。

他曾说过,两个儿子在整个成长过程中,只占了他三分之一的时间,剩下的三分之二,他几乎都给了成龙,好在两个孩子都很懂事,对他这个父亲的失职没有半句怨言。

而跟随成龙的日子里,他确实也得到了很多锻炼。

成龙虽然平时亲和诙谐,但进入工作状态却严格得很,他自己拍起戏来不要命,成家班的兄弟自然也是如此。

所以“受伤”对于成家班的人来说,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卢惠光也不例外。

早前在拍摄《麻雀飞龙》时,卢惠光就被赵文卓的一个鞭腿踢中脑袋,直接当场晕了过去,结果救护车还没到他就醒了过来,缓了一会儿又接着拍戏;

拍摄《杀出香港》时,他又被打伤了眉骨,血水流入旁边的河里,去了医院才得知他的眉骨裂开了。

据传,当时医院还专门有个病房被称为“成家班病房”,躺在里面的都是成家班受了伤的,每天进进出出,有的刚养好身体出院,没两天就又被抬回去了。

可以说成龙辉煌的地位背后,也有着他们每一个人的努力和付出。

跟随成龙的30年,卢惠光一直都是感念在心。对他来说,成龙不光是他的伯乐,也是他在风雨中不离不弃的好友。

直到2009年,卢惠光被成龙狠心炒掉,至此两人关系彻底破裂。

根据法定裁员金一年赔三分之二的薪水来算,卢惠光应该可以拿到50万元港币的遣散费,扣除强积金的雇主供款,也能拿到30万,可他最后只拿到了十万。

寸土寸金的香港,10万港币怕是连厕所都买不起。面对记者采访,卢惠光难掩失落:“我都不知道会被炒掉。我想天看到这件事也会流眼泪,30年就换来这10万。”

卢惠光坦言,他自己有找成龙追问,可成龙说这是妻子林凤娇做出的决定,是为了节省公司开支,他本人对此并不知情。

实际上,被这样无情对待的不止卢惠光一人。陈自强为成家班瞻前马后30年,最后被强行辞退;段伟伦2003年就被炒了鱿鱼,兢兢业业23年只拿到14万遣散费......

因为年轻时一心为成龙效力,被辞退后处境艰难,所以卢惠光的妻子也离开了他。

在他的极力争取下,两个儿子归他抚养,可失去了铁饭碗和妻子的他,要养两个孩子谈何容易?

港媒报道他是人财两空的“双失穷爸爸”,说他因为失去了成龙这个“大靠山”而经济拮据,是没有稳定工作还要照顾两个孩子的“寡佬”。

面对镜头,他无奈地坦言:“我现在确实生活艰难,忙着赚钱养孩子,无谓的开支当然是能省就省。之前还说吃日本菜,现在都没有钱去打扮。”

当记者问他是否对成龙的做法感到心寒时,他则回答:“不想评论,天在看......我宁愿实际点去赚钱,否则怎么养儿子啊?”

如今61岁的卢惠光已经无戏可拍,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让两个孩子去国外读书,接受最好的教育。

为了孩子,他已被生活压弯了腰,抹白了发。他甚至说,他将棺材本都拿了出来供两个儿子读书,只希望孩子们能有一个比他好的未来。

不管怎样,还是希望卢惠光的生活能够越来越好,走好自己接下来的每一步路,至于他和成龙的恩恩怨怨,也就只能在无尽的岁月里,随风散去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