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小说里哪段话让你感慨万千?

subtitle 生活涨姿势 09-23 16:08

木婉清见那队骑兵身披锦衣,甲胄鲜明,兵器擦得闪闪生光,前面二十人手执仪仗,一面朱漆牌上写着“大理镇南王段”六字,另一面虎头牌上写着“保国大将军段”六字。她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儿,见了这等威仪排场,也不禁肃然,问段誉道:“喂,这镇南王、保国大将军,就是你爹爹么?”段誉笑着点头,低声道:“那就是你公公了!”

木婉清勒马呆立,心中一片茫然。她呆了半晌,纵马又向段誉身边驰去。大道上前后左右都是人,她却突然只觉说不出的孤单,须得靠近段誉,才稍觉平安。

看到这里,一下就想到林黛玉初进贾府,满心的畏怯,亦步亦趋地跟着,生怕哪里不对失了礼数,丢了脸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也更能明白木婉清从乡野中来,面对高高在上的权力时的不安恐惧,而无依无靠的她此刻唯一感觉熟悉心安的,能抓紧的,只有身旁的段誉。

这种感觉,在初入一个陌生环境的时候,最能感同身受。

张三丰仍捋须一笑,说道:“那有什么干系?只要媳妇儿人品不错,也就是了,便算她人品不好,到得咱们山上,难道不能潜移默化于她么?天鹰教又怎样了?翠山,为人第一不可胸襟太窄,千万别自居名门正派,把旁人都瞧得小了。这正邪两字,原本难分。正派弟子倘若心术不正,便是邪徒;邪派中人只要一心向善,便是正人君子。

也许是和张三丰从小成长的环境有关,瞧多了那些看似偏激的善,和那些披着外衣的恶,早明白善恶不在于阵营之分,而在人心。

相反,受到正派和魔教对立大环境影响比较严重的张翠山,却始终看不透这一点,就算是过了漫长的十年,在回归中原故土后也总是郁郁寡欢,内心不得安宁。

张三丰内心坚守正道,不存门户之见,足可见一代宗师风范。

众人虽均是意气慷慨的豪杰,但想到此后血战四野,不知谁存谁亡,大事纵成,今日蝴蝶谷大会中的群豪只怕活不到一半,不免俱有惜别之意。是时蝴蝶谷前圣火高烧,也不知是谁忽然朗声唱了起来:“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众人齐声相和:“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惟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万事为民,不图私我。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怜我世人,忧患实多!”那“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怜我世人,忧患实多!”的歌声,飘扬在蝴蝶谷中。群豪白衣如雪,一个个走到张无忌面前,躬身行礼,昂首而出,再不回顾。张无忌想到如许大好男儿,此后一二十年之中,行将鲜血洒遍中原大地,忍不住热泪盈眶。但听歌声渐远,壮士离散,热闹了数日的蝴蝶谷重归沉寂,只剩下杨逍、韦一笑,以及朱元璋等寥寥数人。

蝴蝶谷原本少人寂静,在中秋佳节之际迎接着来自全国各地的热血豪杰。在熊熊圣火下,他们歃血为盟,决定联络天下英豪,共襄抗元义举。

这是张无忌执掌明教教主之位后第一次也是全书唯一一次召集会见全国各地的教众。明教早前四分五裂,势渐衰微,仅有少数几处兄弟起事有方,但此刻全国教众聚集谷内,香火之盛,声势之大,远迈前代。

待到众人四散开去,蝴蝶谷重回清寂,张无忌心里那几句话,当真情深意切,感人肺腑,令人落泪。

她慢慢站起身来,柔情无限的瞧着胡斐,从药囊中取出两种药粉,替他敷在手背,又取出一粒黄色药丸,塞在他口中,低低地道:“我师父说中了这三种剧毒,无药可治,因为他只道世上没有一个医生,肯不要自己的性命来救活病人。大哥,他不知我……我会待你这样……”

程灵素用献出生命来成全深情的自己,这种全然奉献型的人格,其实到现在已经特别难见了。

没有一个医生会这样救治病人,但痴情人会如此救自己的爱人。师父怎会想到她这个看似柔弱的徒儿,竟会情痴至此。

欢迎各位大侠关注金庸听书,一起笑傲江湖。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