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年花鸟画,两大鼻祖,后代都在学他们

subtitle 徒步旅行看美景 09-23 08:01 跟贴 3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千年花鸟画,两大鼻祖,后代都在学他们

话又说回来,一个赵佶、一个牧溪,两个人真是把中国画的半壁江山撑下来了,一个是写意画的开山鼻祖,一个是工笔画的终极皇帝,到最后都没有人超过他们,这两个人太厉害了。

假如没有这两个人,中国画是不可以想象的,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就因为有了这两个人,中国画到最后完成到明清这种面目。

花鸟画最早在民间搞装饰时就很多了。像壁画、岩画上,还有后来我们看到的一些家具、日用品上面,包括青铜器上面都会有一些花鸟题材。但这是不是我们现在所说的花鸟画这个概念?

我们现在所说的花鸟画,那肯定还是从宋画院开始,其实隋唐也已经有了,但是真正比较成型应该是宋画院时期。

五代 黄筌作《写生珍禽图》卷 绢本设色

纵41.5cm 横70.8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花鸟 是一个统称,如果再分细一点,还有花卉、草虫、翎毛。花卉就全部是花了。草虫就是画一个草里边有点蛐蛐,有点纺织娘,有点蚂蚱这种的。还有专门画翎毛的,翎毛就是鸟,专门画鸟。这就是一个题材分类吧。

一个画家可能一辈子专攻一些题材,所以就会形成我们通常所说的花鸟。画西画也有这样的分类,画静物的、画风景的、画人物的。中国是分得更细一点。

中国专门以花鸟画为类的,应该是从宋开始比较固定。宋代画院的这种花鸟画家,有郭熙、黄荃等。院体这个东西,从意识形态上说,也属于统治阶级,因此要显得自己姿态比较端庄,法度比较严谨。统治阶级希望社会秩序更加好一些,它不像那种野逸的自由知识分子,追求的是内心更加自由,所以他的腔调就不一样。院体以后,到了元朝,这个东西就不存在了。

宋以后的花鸟,比如元四家,当然主要是画山水,但是也画一些花鸟。赵孟頫就画一些兰草、石头这些。所以从元以后到明,花鸟又兴盛一下。

元 赵孟頫《兰竹石图卷》

因为明朝总归摆脱了少数民族统治汉族的局面,它具有相对先进的农耕文化。这从生产关系、生产力上来说,应该比狩猎、畜牧稍微进步一点,因为它自己可以控制;而靠打猎为生,肯定要原始一点,没把握一点。这种比较原始的文化去统治比较先进的文化,肯定会妨碍社会文化往前发展。

到了明朝就要稍好一些,花鸟画家就多了一些。明朝的花鸟画有点想复兴一下宋朝的院体绘画,因此恢复了画院。但是明朝的一批花鸟画呢,感觉上不如宋朝那么天真,那么浑然天成,好像气要小一些。

北宋 赵佶《竹禽图》绢本

33.8x55.4厘米 大都会美术馆藏

通常又把花鸟分成两类,一类叫工笔花鸟。

工笔花鸟最高层肯定还是宋院体,后来到了明院体恢复了一些。包括像明四家、吴门画派,等等,但是作品不是特别多,不是专门画花鸟。还有一些小画家,名气肯定跟宋画院的不能比。宋画院最具代表性的一个画家,我认为还是赵佶。

开玩笑说,宋朝的皇帝兼画院院长,他其实什么都管。宋徽宗情况很特殊,他艺术上非常有天分,但是他在政治上是非常差的一个皇帝,弄出好多莫名其妙的别的皇帝都弄不出来的事。

北宋 赵佶《戴胜图》

纵55厘米,横59厘米

宋徽宗当时弄那种生辰纲,从各地选各种乱七八糟、奇奇怪怪的石头。那时候运输能力很差,《水浒》上面就有这些描写,送那些花石,水路走很远,然后什么石头沉下去,为这件事又打架,又怎么样,民不聊生。

宋徽宗最过分的是还有一种叫"贡云"的事。就是要人家在武夷山或者什么山上,拿个小瓷瓶,"叭",在那个云上兜一下,感觉上是把水汽兜在瓶子里,然后用个小塞子塞起来。这样一瓶一瓶装船,运到京城,然后他再让宫女躲在御花园里,他来游园的时候,把那个小瓶子打开,感觉有云气飘出来,叫贡云。你说这得浪费多少人力物力!野史上有这种记载,真的假的我们就不知道了。我想这么有天分的艺术家不至于无聊到这种地步吧。但是也难说,他当了皇帝,没有人监督他这种个人行为。

北宋 赵佶《桃鸠图》绢本设色

横26.1厘米 纵28.5厘米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但是他的画是画得非常好,他的工笔不像后来的工笔一味地求细,小毛一根一根画得清清楚楚,宋徽宗不是,你看他的鸟,该有小毛细出来的地方它细得很,然后那个鸟有的时候身上的绒毛会被风吹乱,或者它在动。

他画过一只小乌鸦在洗澡,在一个盆里面扑。这也是宫廷里面养的那种鸟,鸟要洗澡,一动的时候,身上那些毛有的地方湿了,有的地方蓬松了,他就用那种写意的办法,稍微皴一皴,感觉特别生动,他弄得非常好。所以宋徽宗的这种工笔里边完全有写意,那种神气,那种灵动都有。

北宋 赵佶《梅花绣眼图页》 绢本设色

纵24.5厘米 横24.8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后来到了明代的花鸟,很少有这种东西,因为他不是完全自由地画画,他画画要讨好别人,要讨好皇帝,讨好什么人,就为了证明他认真。宋徽宗不用这样干。而且他有些画,我觉得有可能人家画得比较好的,他写上了他的名字,占为己有。

但宋徽宗个人的这种气量,还是能看得比较清楚。所以我觉得,就算他想到了,懒得画,一定要指挥人家去画,最起码他要有这个格调。就像导演一样,他是主持这个工作的,要按照他的品位去弄,不是说他什么都不懂,人家画好了,他签个名。他的作品有相对统一的风格。

北宋 赵佶 《五色鹦鹉图》 绢本设色

纵53.3厘米 横125.1厘米

美国波士顿艺术博物馆藏

美术史上有这么个说法,他可以不会画画,所有的人都来代笔。其实不是这样的,当时几个名家画的画,看上去其实都不如宋徽宗的作品格局大,不如他格调高,那就证明还是他画得最好。

另一个叫写意花鸟。牧溪可能应该算最早的写意花鸟画家,他是宋末的人,从时间上算,在宋徽宗之后。到了宋徽宗的时候,宋代差不多也快完了。

牧溪和宋徽宗的地位就完全不能比。牧溪是一个庙里的杂役,就是连和尚都不如,挑挑水扫扫地的这种人,但他喜欢画画。后来因为中国人以地位论高低,所以可能对他的画不是特别重视。

北宋 赵佶《芙蓉锦鸡图》

纵81.5厘米 横53.6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所以我说过,我觉得不光是花鸟画,整个中国画,一个赵佶,一个牧溪,这两个人,中国画全部江山都在他们手里。一根经线,一根纬线,他们已经把这个房子的大框架造好了,剩下的事情就是添砖加瓦,砌个墙,开个窗户,有他们不多,无他们不少。

宋徽宗是一个完全可以不顾社会的人,因为社会是他的,他不用讨好社会。后来他当了金人的俘虏,那是另外一回事。所以他的内心艺术追求可以完全释放出来,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因为他从小受到这么好的教育,有这么深的艺术修养,有这么好的艺术天分,所以他能把这个东西弄到极致。后来的人即便有这么好的艺术天分,也未必有他这么好的社会条件。

宋 牧溪《六柿图》

所以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面说过这样一句话,诗词和写小说不一样,写小说是社会阅历越深越老练,写得越好;诗词是阅历越浅,越不知道世界上的痛苦,越不知道各种事,他内心越天真、越单纯,越容易写好,那么宋徽宗就是这样。

所以王国维说,诗词这件事情很多是藏于深宫妇人之手,就是说在深闺,在宫中的皇帝、王子,不太知道社会上的事情,但他写诗能写得很好,皇帝其实就是讲李煜,妇人讲的就是李清照。

过去不光是性别问题,女人在旧社会就得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家里坐着,在楼上看看楼下的杨柳,看看院子里的花,就完了,一辈子差不多过掉了。她不太知道社会上好多事情,她内心很干净,这样反而能把诗写得很好,画画也是这样。

宋 牧溪《叭叭鸟图》

牧溪是另外一个典型,他画画完全是自己高兴,完全为了陶冶自己的内心。他又不是院体画家,不用讨好谁,那时候估计画也没人买,什么多少钱一尺,没有这个事。

画家现在的收入已经远远大于从前。以前再好的画家,也就是他当时卖的时候能吃点大鱼大肉,喝点酒,买一个小房子住住,这就算很好了。突然卖不掉了,就开始受穷。

像金农到晚年其实是很苦,画不能卖了,身体也不太好。不像现在,我开玩笑说,你只要不糟蹋,卖个三年画,吃一辈子是够的。

宋 牧溪《鹤》

在牧溪之前,这种写意花鸟是很少的,没有这样的东西入画。那时候因为皇帝是画工笔的,大家都画工笔,写意没有人画。牧溪怎么会画成这样的画?

我觉得,第一,他没有时间去好好画工笔的东西,那个很费时间;第二,他喜欢画,像画着玩一样,开玩笑一样,拿那种比较化水的、质量比较差的纸。

宋 牧溪《猿》

工笔要拿绢、绫,很贵的,他就拿草纸什么的,什么纸他都可以用。就是随便这样涂一涂,逸笔草草的这种东西。

宋 牧溪《莲燕图》

牧溪留下来的东西很少,但他的文学修养和艺术修养是很深的。他仗着书法这些东西的底子,能这样子胡涂乱画,能把画画得这么传神。留下来也是很偶然的,留下来了,文献上居然没有记载。我坚信,青藤是看到过牧溪的画的,然后就产生了青藤的画。这种技法上的承传关系是非常明显的,所以我觉得很有意思。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