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和刘禹锡的堂兄刘禹铜雪夜饮酒,写下这首诗,短小却快活

subtitle 我是自由人 09-23 07:36 跟贴 1 条

《问刘十九》唐·白居易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根据不完全统计,白居易一生共写诗3840多首,产量极丰,而小诗文最偏爱的就是这一首《问刘十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刘十九?朱重八?

白居易,自然不用我来过多介绍,唐代三大诗人之一,有诗魔之称,那么刘十九是何许人也?是不是像朱重八,朱四五一样?一个要饭的要什么名字,来个代号得了。

其实不然,刘十九其实是白居易同时代另一个大诗人刘禹锡的堂兄刘禹铜,因在家族中排行十九,故而称为刘十九,刘禹锡排行二十八,在白居易的诗中称为刘二十八或者刘二十八使君。我实在忍不住想要吐槽,刘禹锡这是啥家庭啊?元素周期表么,那也不对啊,那刘禹铜应该叫刘二十九,刘禹锡叫刘五十才对呀,乱,这家子太乱了!

刘禹铜的身份是洛阳本地一富商,与白居易经常有来往,在白居易留下的诗作中,提到过此人两次,还有一首《刘十九同宿时淮宼初破》:“唯共嵩阳刘处士,围棋赌酒到天明。”

二、红泥小红炉,东北大铜锅!

白居易的诗词最大的特点就是语言通俗易懂,不像李白“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的华丽,也不像杜甫“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的纠结,所谓白诗“妇孺都解”也!

这首《问刘十九》短短二十字,满满的生活气息已经跃然纸上了。天色将晚,坐在烧旺了的小小火炉边上。看着准备好了的淡绿的米酒,掏出手机给好朋友发了一条语音“快下雪了,来喝酒啊!”这哪是绿蚁酒,简直就是沈阳老雪!这也不是小火炉,分明就是东北大铜锅!这是翰林学士、左赞善大夫的生活么?不!这是马大帅,范德彪的生活,画面感简直不要太强啦!

这也是我们每一个讨生活的人向往的幸福,稳稳的幸福,三五知己,难得小聚,推杯换盏,想喝便嘬上一口,不想喝便夹上它两筷子肉吃,谈天说地,无所顾忌,快哉快哉!

三、岂非天下第一快活人!

白居易一生,官至翰林学士、左赞善大夫,虽然也屡遭贬谪,但被贬江州刺史,也算是一方百姓父母官了。白居易一生不但官运亨通,而且女人缘属实是不错,简直羡煞李杜。

白居易少年时代,和自己的青梅竹马陈湘灵,有一段痛苦的虐恋,但是造化弄人,世事无常,他们两个最终没有走到一起,之后的白居易剧情大反转,从一个痴情专一的舔狗,变成一个到处招蜂引蝶的把妹狂魔,情史丰富。

其中最出名的便是樊素和小蛮的故事,樊素和小蛮本来都是白居易的家伎。樊素善于唱歌,小蛮善于跳舞,她们俩个伎人之所以能流传后世,皆因白居易曾经写过著名的“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两句,小蛮腰和樱桃口两词也就是因此而来。

其实,白居易当时任刑部侍郎,按照当时朝廷规定只能养三个伎人,但他的家妓伎除了樊素、小蛮以外,专门负责吹拉弹唱给他听的就有上百人,简直是天下第一快活人啊!

编辑:张圣平

摇摇晃晃,晃晃摇摇。品味云端,坠入生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