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史上唯一造访河西的皇帝

subtitle 文史广思 09-23 06:0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中国历史上隋炀帝杨广似乎是一个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昏君暴君形象,而且是从《隋书》、《资治通鉴》这样的正史一直坏到《隋唐演义》。难能可贵的是他坏得灰常有特色灰常细腻,尤其是在野史小说中给人的赶脚就是他占据着大隋天子的岗位,却客串着加藤鹰的角色。今年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起翻案文章,对此我个人以为:隋炀帝的的确确是一代暴君,此乃不争的事实,只不过他没野史小说中那么荒淫无度,他是一个有野心有理想有抱负的君主。事实上他的所作所为很多都是功在千秋的——比如大运河的修建,问题在于他太急功近利了,总想毕其功于一役,为此他视人命为草芥,最终造反的百姓颠覆了他的王朝。如今在过去千年之后我们似乎更能客观地看待他的功与罪。

公元589年隋王朝的晋王杨广率军南下消灭南陈,至此终于结束了魏晋南北朝持续三百多年的大分裂大动荡的局面。久经战乱的人们对这个新生的大一统王朝充满无尽的期许。如果说秦汉时期是中华大一统帝国的起源诞生,那么隋唐时期就是中华大一统帝国的重建——在经历持续三百余年的大分裂大动荡后江山重归一统。巧的是开启中华大一统帝国重建历史的隋朝和缔造中华大一统帝国的秦朝一样二世而亡,然而就是这个二世而亡的短命王朝为后世留下了三省六部制和科举制,留下了大运河,这些遗产对之后的李唐王朝产生了不可估量的深远影响。此时的世界曾与中华秦汉并立的罗马帝国已不复存在,尽管拜占庭东罗马帝国仍延续着罗马的名号,但西欧已进入混乱不堪的中世纪。由匈奴西迁所开启的亚欧民族大迁徙颠覆了贵霜、笈多、波斯、罗马等古典帝国,事实上与此同时在东方的中华大地上也经历了五胡乱华的惨象,不过当隋王朝统一之后中华大地终于率先从一片混乱中走出,开始了自己一枝独秀的发展历程。

隋王朝统一南北15年后的公元604年杨广在使用各种阴谋诡计扳倒自己的兄长——太子杨勇之后成功继承大隋皇位,这年35岁的杨广野心勃勃地想要开创万世之功,也许正因为如此他将自己的年号定为大业。在他的主持下修建了北起北京,南达杭州的京杭大运河,沟通了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加深了中华大地南北方之间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的联系。与此同时一项影响后世中国上千年的制度——科举制也日臻完善,尽管科举制的弊端后来越发暴露出来,但至少在那个年代这一制度为平民百姓的子弟提供了上升通道,打击了世家大族的势力,从而强化了中央集权。野心勃勃的杨广同样不会忘记帝国辽阔的西部疆域。

杨广登基之时中原大地已在多年的战乱之后经历了其父杨坚的开皇之治,正处于百废待兴后的蓬勃发展之时。中原商人迫切希望重新打通自汉代以后就日渐衰亡的丝绸之路贸易,然而在经历魏晋南北朝三百多年的战乱破坏后丝绸之路贸易遭到了巨大的破坏。这时杨广想起了一个人——裴矩,此人祖籍山西,是隋文帝杨坚时代的重臣。公元588年曾随当时还是晋王的杨广参与平陈战役,在战后的安抚过程中表现突出,后又设计将突厥分化为东、西二部。杨广希望利用裴矩的外交能力和对西北各族情况的了解帮助自己完成对西部疆域的经略开拓,于是他召见裴矩就西部疆域的经略问题进行咨询,裴矩则建议通过疏通河西走廊来打开丝绸之路贸易的新局面并乘机加强和西域的政治文化交流,而这也正是杨广所想。

公元605年裴矩受杨广派遣前往位于河西走廊的重镇张掖。在这里他放下朝廷大员的架子,广泛和中西商人就丝绸之路贸易和西域的风土民情进行探讨,并最终将所收集的情报汇编整理成为《西域图记》。在《西域图记》中裴矩详细介绍了西域44个国家的情况并第一次详细介绍了从地中海东岸通往敦煌的三条路线:北道是从地中海到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后渡过北流河到达突厥可汗庭,再经过铁勒部、巴里坤湖进入新疆,向东过哈密并沿天山北麓进入河西走廊西部重镇敦煌;中道是从波斯湾到伊朗,经过中亚的费尔干纳盆地,翻越帕米尔高原,经过喀什、库车、焉耆、吐鲁番到敦煌;南道从印度洋到印度北部,经过阿富汗翻越帕米尔高原南麓,经过塔什库尔干、叶城、和田、若羌到敦煌。由此再结合从长安到敦煌的路线之后整个丝绸之路沿线地图第一次如此清晰地呈现在中国人面前,要知道在此之前尽管张骞开辟这条通道已有近千年,然而中国人的活动范围大体还是在西域中亚一带,只有甘英成功到达了地中海,遗憾的是他未能为后世留下自己出使路线的地图。

与此同时裴矩也了解到:来自西域诸国的商人都迫切希望前往长安、洛阳贸易,这一愿望丝毫不比中原商人希望重新打通丝绸之路贸易的意愿弱。然而此时在经历魏晋南北朝的战乱后丝绸之路沿线的驿站多已年久失修,不能再为过往客商提供食宿服务。于是裴矩开始频繁奔波于河西走廊的武威、张掖、敦煌等地,在商路上设置新的驿站,同时降低关税,他还鼓励西域商人前往长安、洛阳进行贸易,由政府提供沿途食宿和保护。这时丝绸之路贸易还面临最后一个障碍——那就是割据青海、河西一带的吐谷浑汗国。

吐谷浑的开国之祖是五胡十六国中开创前燕的鲜卑慕容部慕容廆的兄长慕容吐谷浑,尽管他身为长子,但却因为是庶出之子而与王位失之交臂。弟弟慕容廆继承慕容部后慕容吐谷浑率自己的部众西迁,最后在青海一带定居。吐谷浑于329年建汗国,典章制度类同晋制,风俗与柔然、突厥相似。打败吐谷浑后向西开拓国土并重新打通丝绸之路贸易正是杨广梦寐以求的千古奇功,于是杨广将裴矩从张掖召回就征讨吐谷浑之事进行商讨。商讨完毕之后杨广随即委派裴矩再赴张掖,回到张掖的裴矩不仅召集西域各国的官员和商人,向他们发出了前往长安、洛阳的邀请,对外交和商贸使团开出了优厚的条件,还邀请了高昌、伊吾等西域国家的王侯来到洛阳和杨广一起祭祀恒山。看似寻常的祭祀活动其实却是为构建针对吐谷浑的外交包围网铺路。

大业四年(608年)裴矩成功游说铁勒诸部南下袭击吐谷浑,吐谷浑可汗伏允一路逃到今天西宁一带,此时杨广正统率隋军严阵以待等着他。最终吐谷浑被灭国,此战开拓疆域数千里:范围东起青海湖东岸,西至塔里木盆地,北起库鲁克塔格山脉,南至昆仑山脉,隋廷在这一地区设置鄯善、且末、西海、河源四郡。这也是青海地区被正式纳入中华版图的开始。在此战中杨广亲自御驾西巡,部署兵力。战后杨广又率军翻越大斗拔谷,结果遭遇大风雪,士卒和随员被冻死者甚众,这其中甚至包括杨广的姐姐杨丽华。杨广在历经艰险翻越大斗拔谷后抵达了位于河西走廊的张掖,裴矩和西域的王公、商人们已在这里恭候多时了。杨广在这里召开了一个云集西域二十七个国家的首领和代表的贸易盟会。2010年4月30日的上海世博会上甘肃馆所展出的除了敦煌莫高窟之外,还有就是纪念当年杨广在张掖召开的这场可能是全世界最早的“万国博览会”的画作。而杨广也是中国历史上唯一曾亲自造访河西走廊丝绸之路的皇帝。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