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斗笑社》为什么能火过《脱口秀大会》

subtitle 吴文美食城 09-22 10:38 跟贴 169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王静远

编辑:谢维平

给大家看一组数据,是的,你没有看错。《德云斗笑社》的有效播放已经超过了腾讯S级综艺《脱口秀大会3》。

我们再来看看全舆情热度。《德云斗笑社》几乎一直保持在top10热度均值之上。而《脱口秀大会3》却一直在top10-30热度均值间徘徊。

再来看看豆瓣评分,《德云斗笑社》从8.5掉到8分。而脱口秀大会3在7.2-7.4之间徘徊。

我们腾讯爸爸还是很现实的,甭管头胎二胎,哪个表现好,就捧哪个。本来给《德云斗笑社》 的推荐位是第9位,看到节目反响这么好,立马就给了综艺推荐第1位的宝座。

一档看似刚出世的团综新节目,是怎么打败腾讯三年来的喜剧王牌,早已靠社会议题性出圈的《脱口秀大会》的?

数娱今天用三个维度来揭秘:

1,德云社是一个有着独特权力结构和价值体系的江湖IP,而IP衍生出的是由认同其世界观的粉丝组成的无比强大的粉丝经济。

2,现有受众不只是德云女孩,还有更多弹幕微博之外的德云男孩,德云爸爸妈妈爷爷奶奶。

3,节目出自《极限挑战》导演严敏之手,制作团队对德云社及其粉丝的充分了解,不但满足了其原有受众,还扩大了其受众盘。

我们先来讲这第一个维度,也是德云社魅力的最底层逻辑:德云社——一个有着独特权力结构和价值体系的江湖IP。

众生皆小四,德云程蝶衣

《霸王别姬》里有这么一段:徒弟小四忤逆程蝶衣,程蝶衣命其手举搓衣板顶着开水盆罚跪,呵斥“唱戏的,凭的是功夫,本事,玩意儿!没近道儿可走!”

小四只冷冷的回了一句“罚我跪,你犯法!”

小四是被程蝶衣捡回来在身边教养长大的弃婴,俗称“儿徒” (被师父带在身边,从小如儿子般养大的徒弟) 当年闹得沸沸扬扬出走的曹云金,打16岁起跟着郭吃住,也是郭德纲的儿徒。而曹当年对郭的控告,和小四如出一辙。

曲艺行业对于儿徒有个自古以来的规矩——“三年学艺两年效力”:师父包教包养徒弟三年,三年后徒弟出师在外挣钱,两年内挣到的钱反哺师父。

小四和曹云金坏了这个规矩,背上“叛徒”千古骂名。

而那些顺从了规矩的人,留到了现在。他们是烧饼、张云雷、岳云鹏、孔云龙、栾云平等。不过大部分人在“三年”后,也并不具备自己出去开专场的能力。岳云鹏第一次开个人专场时,郭德纲说,岳云鹏是第一个凭能力给师父效力的。“效力是自己凭能耐出去挣,若是师父带你演出,属于师父带着你吃饭。”

德云社是典型的大家族中央集权的权力架构,什么都是师父说了算。

最好的佐证就是德云社每年封箱的必备节目《扒马褂》。每年以郭德纲于谦+一位德云社演员的群口相声方式演。

每年同样的作品,换一个不同的演员,能让观众尝鲜。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传统,每一年,郭德纲于谦都会去和不同的人演:先是岳云鹏,到张鹤伦,烧饼等等。明年捧谁,就和谁演。

唯一没有演《扒马褂》就走红的,是张云雷。2016年的钢丝节,郭德纲本给张云雷准备了这一节目。而张云雷意外摔落受伤,导致没能演成。而这一摔,比演十次《扒马褂》效果都好。

尽管没能演成《扒马褂》,但是张云雷走红的背后依然是同样的权力结构。

张云雷之所以能凭一首《探清水河》成为当年风极一时的“辫儿哥哥”,也不止是因为唱功,更是因为他是皇亲国戚(郭德纲小舅子)。所以他会的太平歌词,要比其他演员多。“有些歌只有他能唱。”一位德云女孩告诉数娱。

程蝶衣不疯魔不成活。郭德纲自是不至如此。他深谙这是个不得不走“近道”的时代。张云雷四年前那一摔,摔出了流量。尝到甜头后的德云社的确开始刻意让一些俊俏,有流量潜质的相声演员们去明星化偶像化,上各种大众综艺,拍电影拍写真。

德云女孩喜欢在捧哏逗哏搭档之间炒 “CP”, 就迎合:

张云雷杨九郎,火了后专门拍两人写真。烧饼在小圆子演出中,不好意思推搡其搭档,致冷场。为找补,故作女相扭捏作态,推了一下搭档。台下女孩“炸”了。后来,在台上学“老娘们儿”就成了烧饼之特色。不但如此,愈演愈烈的烧饼在《德云斗笑社》越发的“放得开”,在一水中对视比谁先笑的环节中,连“亲”了张鹤伦,秦霄贤和岳云鹏三人。画风如下,各位自行感受。

传统相声是说给大老爷们听的,逗哏调侃的是捧哏的媳妇儿。郭德纲于谦不外乎如是。这两年为了迎合德云女孩,郭德纲的词从“我和你嫂子”,变成了“我和你谦大爷儿”。

郭德纲用了“近道”,可他依然想当程蝶衣,没放弃他所认为的德云传统,也并未为了“近道”而舍了相声“功夫”。

德云社近年培养演员的流程是,先送去“基地”由学校和高峰教学,学的差不多了送去小圆子演出——>在小圆子里演出感觉了,有一定人气了,再专业考核——>考核过了,就“捧”,送去专场,安排商演。

不会因为某个演员人气过旺就改变审核流程。

如秦霄贤,流量如日中天但基本功未成熟,就只会送去一些非专业的综艺。《欢乐喜剧人》《相声有新人》的专业性比赛,最多助演,绝不会让其参赛。也至今未安排商演。

流量的必要性和好处众人皆知,而专业性上的“卡死”决定了一个门派的“长性”。

那么,相声行业究竟还是否需要这种带着穿越感,“遗风”般的门派师承规矩呢?

一位做律师的德云女孩佳佳(化名)认为:需要。“比如我们法律行业,也是师徒制。刚进律所的小律师助理要认一个高级合伙人的大律师做师傅。师父揽活儿,教你带你。在我们这行,背叛师父也是遭人唾弃的。”

佳佳告诉数娱,“但现在哪怕是曲艺相声界师徒制,不合理性也会改善。现在不太可能出现比如周芷若的师傅,让你发毒誓就毒誓的情况了。制约和付出总是成正比的。双方的付出越少,不合理和愚忠愚孝的东西也会越少。”

“比如秦霄贤这种98年的富二代,他进入德云社之前的价值观是“小四式”的,进入德云社后才被同化成“程蝶衣”。德云社就是这样,接受“程式”的师徒制就留下,不接受就走。” 佳佳说。

而如曹云金控告郭德纲那般的徒弟控告师父。舆论总是会偏向于师父。“中国人从小背三字经,忠孝和儒家的那一套是根深蒂固的刻在骨子里的。”一位德云男孩说。

从德云斗笑社和脱口秀大会三的百度及微博指数能看出。相声的受众还是偏北,而脱口秀的受众更偏南。

而孔孟之道,大家族中的中央集权的尊卑关系,在北方都更为盛行。

“我老家是山东的,那里很讲孔孟之道。比如孔和孟是有辈分的 “孟”就比“孔”低一辈。就像德云社取名的云鹤九霄一样,很多山东家族现在取名也是按照辈分来取。” 另一位德云女孩颖颖(化名)告诉数娱。“师父是父亲的父,不是师傅的傅。要讲忠孝。”

粉丝尊崇德云社独特的传统权利结构和文化,甚至把德云社当作一个类似于真人版的古风IP在追。

由此,我们再来讲第二个维度——

粉丝维度

粉丝维度有三问。

第一问:除了颜值以外,德云女孩追的是什么?

德云女孩们喜欢的,是德云社的那股古风公子味儿,江湖味儿。

和多数人的常规流程不同的是,德云社的演员们大都出身“三教九流”,打小学艺,不曾中考,高考,进大学,投简历。

《德云斗笑社》中,郭德纲在澡池里问众徒弟,“假如没来德云社,你现在大概在干嘛?”

曾经因为喜欢动物而在动物园喂了几年大象的孙越答“还动物园吧。” 炸酱面馆服务员出身的岳云鹏答“应该还是在餐厅。”

天津人王九龙答“应该卖鱼去吧,因为我小时候觉得卖鱼特别帅。天津卖鱼点就是摊一大摊子。大金链子戴得很大,大戒指巨大无比,还有金手牌。就觉得卖鱼的可有钱了,可帅了。”

还有家里开连锁酒店的开着超跑的富二代秦霄贤,于谦饭馆的大堂经理出身的孟鹤堂等。和同样辍学出道的练习生偶像们不一样的是,他们都不格式化。

聚在一块,就是一个英雄不问出处,来自五湖四海的,令粉丝神往又不敢亲为之的江湖。

“我觉得他们活得很通透,他们没有上过高中大学,是社会的那种通透。就像我也爱听爷爷奶奶讲故事一样。”德云女孩颖颖(化名)操着片儿话说道。

第二问:德云社“迷人”的家风是如何满足德云粉丝的?

德云社家风严谨,很多现代人已经不那么讲究的事,他们依然讲究。所有公司都在宣扬扁平化管理,而德云社依旧需要有无数师徒,师兄弟之间见面的繁重礼数,见了师父依然要捏腰捶背。见了师兄依然要集体起立。

这种戏文里才有的繁文缛节,是粉丝想看的。

或许是深知粉丝这一心理,也感知到了德云社内部的这种独特家风。《德云斗笑社》团队在第一期就设置一个德云家宴,分批放人进来自选座的桥段。从辈分最小的开始放,郭德纲于谦等最后进场。每个被放进来的演员都要满心忐忑的按照尊卑来算自己该坐的位置。辈分靠后的秦霄贤一进来就选了辈分最小的座位,而作为总队长/副总的栾云平一进来就选了主座旁边的座位,默认自己是坐在郭德纲边上的身份。但最后发现高峰老师也在场的时候,栾云平赶紧尴尬地让出自己的位置。

除此之外,粉丝还想看的就是自家“孩子”的成长,和师父的互动。德云女孩们中“妈妈粉”心态居多。特别是被所有人戏称为“傻子”的秦霄贤,拥有着海量的“妈妈粉”。

《德云斗笑社》中,郭德纲于谦单独和秦霄贤吃饭,点拨秦的这一段,俘获了无数白月光(秦霄贤粉丝)的心。

第三问: 德云只有女孩,没有男孩?

现在提到德云社的粉丝,大家脑海中都立刻会跳出“德云女孩”这四个字。

粉圈文化的入侵,这两年的德云女孩追星现象,相声演员的偶像化,CP化,的确提高了相声受众中的女性比例,但这并不影响大盘,男性依然是喜剧的主导受众。

据业内人士透露,无论是《相声有新人》,《欢乐喜剧人》还是任何小品相声类节目,男性观众都远大于女性受众。如优酷,就将喜剧定位为一个保证男性用户不流失的“必备但不主推”的中腰部产品,而平台主要的方针还是用偶像养成类节目去吸引年轻女性用户上。

就连优酷上张云雷的专场视频节目,虽然弹幕上清一色的都是少奶奶(张云雷粉丝代号)的应援,但从数据上看,男性观众依然大于女性观众。

微博和弹幕上铺天盖地的德云女孩应援,的确会让外人产生“这群女孩儿占领了德云/相声的阵地”的错觉。

而其实无数大老爷们,关上弹幕,依然在默默的看着相声偷着乐。而且老年人也爱听相声,喜欢郭德纲于谦岳云鹏。

所以除了德云女孩,还有大把大把的德云男孩,德云叔叔阿姨,德云爷爷奶奶。

最后就回到了我们这篇文章的开头,《德云斗笑社》为什么会爆。

这离不开导演团队的对德云社和上面这些粉丝们的精准定位。

一档定制综艺

据知情人士透露,《德云斗笑社》,该是优酷,而非现如今腾讯的节目。优酷拥有德云社相声的独家版权这是众所周知的,顺势做一档德云社的综艺合情合理。2019年的5月左右,优酷开始筹备该项目。把郭德纲经纪人王海叫去。

由于优酷当时动荡,没有好的制作公司愿意与其合作。就只能让以团之名(对,就是那档理论上和101/青你对标的,糊的不行的节目)的出品公司去做德云社的团综,该公司“擅长”做偶像养成。给郭德纲的经纪人王海pitch了一个“相声下江南”的创意。王海听完后说,“德云社相声已经不需要下江南了。我们的票国内买不到,国外也不好买。” 然后扭头去找了腾讯。

现在腾讯版本的《德云斗笑社》出自《极限挑战》导演严敏之手。严敏以出其不意的反转和综艺效果而闻名。此外,他特别懂如何去在综艺效果中呈现中年男人的幽默并打造他们的团体IP。

毕竟,这可是一手打造了价值无量的黄渤,黄磊,孙红雷,王迅等人的“极挑男人帮”的男人。

而《德云斗笑社》的观众对严导的爱在弹幕上也是快溢出屏幕。三集的弹幕中,提到关键词“严敏”的就高达910条。

不得不说腾讯对《德云斗笑社》的定位的确恰到好处。它不复杂,上半场是简单的游戏,下半场相声。因为粉丝们不想看高难度的游戏。也不想再看唱歌跳舞。他们想看的就是团员们的私下相处和回应争议。

“其实这些也不只是女粉丝想看,男粉丝也会想看他们私下的相处”,一位德云社男性粉丝告诉数娱,“因为会有代入感嘛,第一是对演员和他们台上的状态熟悉。而且他们的梗我也知道。这种心情有点像原著粉看改编剧:我就会好奇私下里他们是否也会这么开玩笑。就比如周九良在台上老爱喊下班,他私下是不是也会想早点下班。”

节目播放的时机抓的也很准。疫情原因德云社封箱太久。前阵子,憋坏了的德云粉丝都开始在朋友圈和微博上考古了。这个时候推出这档节目,对粉丝来说,真可谓是久旱逢甘露。

所以,这档原本该被当作德云粉丝福利,被戏称为德云团建的节目,能火成腾讯综艺热搜榜单第一,也就不足为奇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