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岁儿子被邻居杀害,母亲迟迟未等到赔偿,为报复用硫酸泼仇家女

subtitle 在旅途中2018 09-22 02:25

人生在世难免会和人起到纠纷,而解决纠纷的方式最好不过于双方各退一步,但是等到事情发展成了无法收场的局面的时候,往往就会成为暴行的开端,曾经真实发生的“硫酸伤人案”,最终导致了无辜的众人也被案件的所牵连成为了受害者,而他们的后半生可能都为此受到了影响。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能让施暴者伤及无辜?且听笔者慢慢道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韩浪于1984年出生在重庆,是个非常朴实的农村妇女,备受乡里的敬爱和尊崇,基本上没人说过韩浪的不是,日子虽然不富贵,但也比较踏实。而在1995年的时候,韩浪就遇到了比自己大15岁的男人结婚,并且婚后还喜得一子,韩浪夫妇没什么文化,只是希望儿子能够一辈子都能够阳光敞亮地长大,因此给儿子取名为亮亮。

但是好景不长,可能是夫妻年龄相距甚远的原因,两口子日渐开始产生矛盾,而他们处理问题的方式就是争吵,甚至是发生手脚冲突,等到日子每天都沉浸在无休无止的矛盾之中,韩浪夫妇二人最终选择了离婚,而法庭就把亮亮的抚养权判给了韩浪,最终韩浪带着自己的儿子离开了伤心地来到了北京。

身无长物的韩浪只能够做点体力活来赚点生活费,没有男人的家庭,其中的担子全部押在了韩浪身上,生活的凄苦不言而喻。不过好在当时有个残疾男人对韩浪母子十分关照,日常等韩浪外出的时候,自己就会帮忙在家带着亮亮,是个十分朴实而又踏实的男人,在韩浪打工的日子里,残疾男人所给予的温暖成为了韩浪的唯一的依靠。

等到两人的感情愈发浓烈的时候,韩浪就带着儿子搬到了残疾男人家中,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无比幸福。但是好景不长,在2005年4月24日这天,六岁的亮亮外出游玩的时候却到了饭点迟迟未归,这让韩浪感到十分着急,残疾男人更是如此。两个人找了许久基本上访问了所有的乡里,但是均都一无所获。

突然有人就在一口井中发现了一具尸体,遂告诉了韩浪和残疾男人。韩浪看出来了井中的尸体是自己的儿子,失声痛哭起来,等到众人把尸体打捞上来的时候,果不其然真的是亮亮,更让韩浪心如死灰,最后杀人凶手也找到了,是一个叫强强的13岁少年,韩浪在这个世界上的依靠无疑就是自己的儿子了,亮亮的死对韩浪来说其打击无疑是当头一棒。

韩浪决定要起诉强强的父母张平均以及李雪娟索要赔偿费,最终法院判决张平均夫妇赔偿韩浪15万元,其中包括了丧葬费、精神损失费等所有费用。这个时候法院的判决书还尚未下来,但是韩浪却着急给自己的儿子好生安葬,直到这个时候儿子的尸体都躺在了临时的停尸间。

为了能够快点将儿子安葬,韩浪不止一次去到张平均家中索要一点丧葬费,而张平均给出的答复大概是:你害得我的儿子现在在狱中度过,我现在伤心还来不及呢,没有心思工作哪里有钱给你?其次,法院都没有判决,你有什么资格来向我索要?

自此开始,韩浪屡次去找张平均都是以吃闭门羹告终,而残疾男人也痛心疾首,亲自去找了张平均要个说法,但是张平均见他是个残疾人,随即就摆起了架势,一顿奚落残疾男人,说他多管闲事,都还没有领证就当起了人家的爸爸,害不害臊?

这话一说出来就让残疾男人怒火中烧,随即就和韩浪厮打在一起,不过残疾人哪里是张平均的对手,当时被张平均暴揍了一顿,无望而归。但是儿子最终还是要安葬的,韩浪最终把所有亲戚都借了遍,这才将儿子入土为安。终于等到2006年1月,法院下达了判决书,要求张平均夫妇赔偿韩浪相关的15万元赔款,这下有了判决书,张平均总不能够再撒泼了吧?

谁知道张平均却说:“不要以为这样你们就赢了,我们家没有钱给你们,你们自己解决”,当时把韩浪肺都要气炸了,当日就到了法院要求强制判决张平均等人,谁知道张平均看到了法官却做起了苦肉计来,说自己的大女儿还在上学,二女儿体弱多病,家里的存款也都花光了,儿子被捕也没有心思工作,连收入来源都没有,不如再宽限一段时间。

真的是如此吗?张平均家里可不差这几个钱,据悉张平均家里算是小康了,房子都有两幢,而等到法院去看的时候,张平均却只剩下了一台坏掉的电视,很明显张平均是故意佯装出来的,而反观韩浪那边却终日以泪洗面,好在有残疾男人在旁边做她唯一的依靠。

面对儿子的丧生、天理的不公、弑子的痛苦、施害者的奚落种种悲伤,人生最大的痛苦也莫过于此,但是古云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最终仇恨终究在韩浪心田中蔓延。2006年5月,韩浪买了5斤的硫酸放在家里,处处摸索着张平均大女儿的行动路线,到了11月25日这天,坐在公交车上的韩浪手里抱着一个白色的瓷盆,里面正是几个月前买的硫酸,准备对张平均的大女儿施加暴行。

看着眼前的张平均大女儿怒火中烧的韩浪最终在等到张平均大女儿下车的时候直接将硫酸泼到了大女儿的身上,其中有三个无辜的乘客也受到了硫酸的泼溅,最终张平均大女儿头部、胳膊、腿部、躯干都被硫酸灼伤。

韩浪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赔偿张平均大女儿36万,其余三位乘客12万元。这点钱在在法庭中的张平均眼中丝毫不够添牙缝的,要求必须严惩韩浪。事后韩浪面对媒体的采访连连道歉,而此时她俨然有孕在身,按照常理来说是可以等到孩子降生后再坐牢的,但是面对自己的暴行,韩浪做了手术,选择为自己的罪行买单。

和当年给自己的儿子亮亮取名字一样,韩浪希望自己可以抬起胸膛做人,而反观张平均的种种罪恶,为世人所不齿,只是可怜了他的大女儿,本来有着美好的前程最终成为了受害者,令人唏嘘,面对张平均的做法,实在让人感到可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