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的崛起与选举政治的末路

subtitle 西西弗评论 09-21 15:2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老C

之前挖过一个坑,打算写一系列文章,聊聊技术进步会对人类社会和政治的潜在影响。

今天就写第一篇,从人工智能技术开始写起。

人工智能是目前能看到的,对人类社会有可能产生重大影响的技术变化。也是未来三十到五十年之间,比较确定会发生的技术变化。

会为人类带来无穷无尽能源可控核聚变,三十年前就宣称五十年后可以商用,现在好像还是在说五十年后可以商用。但人工智能技术,三十到五十年内,一定会给我们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人工智能技术对社会的影响不一定是好事。我在2019年,曾经写过一篇关于人工智能的文章

《制造业走了,AI来了》

这里简单再叙述一下当时这篇文章的内容:

这篇文章用一个工厂做比喻,讲了一下人工智能高度发达后的社会。大量的现有工作岗位会被人工智能取代,而这些岗位的流失,将会导致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和社会消费能力的下降。

AI是不会创造消费的。一个制造业工人,拿了工资,要去超市买食物,孩子要上学,老婆要买衣服,自己要看病。AI机器人勤勤恳恳一天24小时运作,除了要点电能之外,既不要吃的,也没小孩,更没啥买衣服的需求。这太可怕了。

AI技术应用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自动驾驶。自动驾驶取代卡车司机应该在未来15-20年就会实现。美国有一百多万卡车司机,这个数目看上去不大。但卡车司机每天要吃三顿饭,晚上是要睡觉的。自动驾驶AI不需要吃饭,也不需要睡觉。一旦卡车司机这个职业消失,为卡车司机服务的餐馆,酒吧,汽车旅馆,马上就会陷入经营困境。自动驾驶取代卡车司机,影响的绝不仅仅是一百五十万卡车司机,而是数百万相关产业的人们。

从《美国工厂》那部纪录片,我们其实能看到这样一个例子,当通用的工厂关闭后,所有的周边的服务,整个小镇的餐饮零售。房地产,包括学校医疗都会迅速进入一个衰败的状态。AI最大的危险,并不仅仅是取代了工作岗位,更可怕的是,机器人却没有消费需求的。资本主义社会又是建立在需求之上的。中国等低成本国家导致了美国制造业岗位的流失,本地服务业的岗位,在AI时代,也将大量被取代。

美国1.5亿非农就业人口中,保守估计5000万工作职位可以轻易被AI和机器人取代。少了5000万职位,制造业和服务业效率不会受多大影响,但少了5000万的消费者。国家的经济却会受重大打击。

工作岗位的变迁,在人类历史上并不少见。农业机械化让大量农业人口迁移到了工业制造业。制造业外移和自动化,让美国大量劳动人口迁移到了服务业。

从1990年1月到2019年3月,美国的非农业就业人口上升了接近40%,而广义制造业的就业,是唯一一个就业人口下滑的产业类型,从2400万人下降到2100万人。占比从22%下降到14%。取而代之的是各种服务业的就业。

然而,这些服务业的就业质量,是远远不如制造业的工人的。就业增长最高的零售、餐饮娱乐,教育医疗行业,薪水和职业稳定性都远不如制造业。服务业虽然提供了大量就业岗位,但就业质量不如制造业。

AI技术的发展,会进一步让大量服务业就业被取代,届时,是否有新的可以提供大量就业机会的新机会呢?我的判断是很难再有了。

在大量工作岗位被AI取代后,国家将会面临两难问题。

不应用AI -> 企业竞争力下降 -> 企业倒闭,国家衰落。这个在现在这种国家之间高度竞争的经济环境下是不可取的。

而应用AI -> 特定行业出现大规模失业潮 -> 劳工抗议 -> 选举压力 -> 政府补贴。

在AI时代,政府宁可通过补贴,用福利,或者说UBI(全民基本收入)养着民众,也不会通过禁止AI来降低效率,维持就业。具体形式也可能不是免费发钱,也许是让民众从事一些无法创造价值的工作,然后提供超过其贡献价值的收入。

五十年后,也许发达国家,会有一半的人口,无法与AI竞争,而是靠政府的福利或者说全民基本收入(UBI)生存。

这个情况在历史上曾经出现过。

在罗马共和国晚期,“全球化”也加快了贫富差距的扩大。罗马征服迦太基和东地中海后,埃及的谷物,战争获得的奴隶涌入罗马,劳动力和谷物的价格被压低,贫富差距同样不断扩大。罗马共和国的基石,自耕农和自由民(今天的中产阶级)破产涌入都市。土地大量被兼并,释放出了大量无所事事的,同时有选举权的劳动力。

罗马的选举制度不是每人一票,贵族的手里的选票数量远多于平民。罗马选举制度按照财产状况将罗马公民划分为六个等级,不同的等级享受不同的投票权。在总票数为198票的中,最富有的第一等级就占有98票。但平民还是有选票的,也有选举保民官这样的官员的权力。同时,煽动罗马平民闹事,一直以来就是罗马政治家夺取权力的重要途径。

罗马城中饥饿的平民。为了填饱肚子,他们宁可放弃自由,出卖选票,替政治家摇旗呐喊,甚至充当打手。谁能给他们发放免费的面包或提供廉价的小麦,谁就能把他们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并把他们变成政治上举足轻重的一枚棋子。从保民官格拉古、马略、恺撒都在粮食与平民的问题上做过文章。

公元前124年,盖约·格拉古提出一个史无前例的建议,主张政府每月给每个公民提供免费的谷物。他因此得到平民的拥护,连续两年当选为保民官。公元前100年,撒图尼乌斯强行降低谷物售价,以取悦平民。公元前58年,平民领袖克洛狄乌斯给平民免费发放谷物。在凯撒执政后发现,领取救济粮的平民高达32万人。国库不堪重负。凯撒用巨大的威望,独裁者权力和军队的支持,强制把领取福利的平民减少到十几万人。

罗马一个城市,可以剥削整个地中海地区,给罗马平民提供福利。罗马的粮食来源于西西里、撒丁岛、阿非利加行省,以及埃及。

大量的罗马穷人,每天也没什么工作可做,就是拿着免费的粮食,以竞技场竞技做为娱乐。奥古斯都说过,跟平民提供免费的“面包和竞技场”,就能使他们安分守己。

在今天的现代选举制度下,不分贫富的一人一票已经是天经地义,无法更改的天规了。

如果AI技术会进一步扩大贫富差距,大量人口无法与AI竞争,提供有效率的劳动,那么,当年在罗马发生的事情,很可能在今天再现。他们的生活,很可能完全依赖于政府提供的显性或隐性福利。同时,在一人一票的制度下,他们选票的力量又大于罗马当年的平民。

罗马的民主是直接民主,广场民主。平民的权力来自于选票,来自于广场(罗马政治家在广场演讲,赢得平民的支持和欢呼),来自于平民组织起来闹事。政治家在广场大声疾呼,被煽动的平民组织起来用暴力去摧毁对手,在罗马历史并非鲜见。

今天,选票还是选票。社交媒体取代了广场。

在选票的力量面前,罗马的政治家为了权力,不断的提高对平民的福利,直到让国库崩溃。这个事情,难道不会在未来发生吗?

如果五十年后,一半以上的人都靠吃福利生存。永远找不到有意义的工作了。

那时,提高福利的左派会永远执政。政治家会争相提高福利以获得选票。

那时,富人的选择也许就会离去,去那些对富人更友好的自由城邦国家。整个国家的竞争力和效率会急速下降。国家的经济会更加脆弱,经济越脆弱,穷人对福利的需求就会越大,国家越依赖于债务运行。

一旦债务泡沫破裂,一切就都完蛋了。

这样的国家,在今天的世界,并不罕见。有些国家底子薄,已经陷入泥潭。另一些国家底子厚,还能撑得住。

这个恶性循环能否打破,我并不乐观。一人一票,贫富差距扩大,穷人越来越依赖福利,AI、自动化导致高质量就业岗位持续流失。这些前提不改变,问题永远无法解决。

也许右派会反扑,把No Taxation Without Representation,修改为No Representation Without Taxation。强行剥夺不纳税的穷人的选举权。

但那时,一人一票,民主政治的神话就会彻底破灭。而仅仅代表富人的政府,也不会考虑穷人的利益。没有一人一票,民主政治的基础,也就不复存在了。

如果富人真的剥夺穷人的代表权和政治权力,结果也许就像刘慈欣在《赡养人类》中所写的,一个文明的结局是,一个富人,二十亿一无所有的穷人。

我相信,主要西方国家的当前制度下,出现这个结局的可能性很小。

兔主席写过一组文章,题目是《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美国》。我的观点略有区别。以现在的西方国家选举制度发展下去,只要还是一人一票,几十年后的结果必然是高福利社会,但不是马克思定义的社会主义,是高福利高税收的社会。

这次美国大选前,两党争相推出一波波的讨好选民的刺激政策,每一家都宣传自己是对选民最好的。

然而,罗马当年可以剥削整个地中海世界。未来,在中国的竞争压力下,西方国家很难继续剥削全球了。

虽然西方国家工业革命几百年前积累的底子深厚无比,但底蕴总有用完的一天,靠债务一直撑着,也总有泡沫破灭的一天。

选举政治的问题在于,一旦选民的意志分裂了,就很难不走极端。政治家永远要迎合选民的意志。而选民的意志往往是从自己的切身利益出发的。

如果一个国家的主流群体的观点都非常一致,同质化的时候,情况还好。但如果选民被深深的分裂开的时候,当选民极端化时,代表选民意志的政治家的思想就会更加极端。政治家必须要对给自己投票的选民的意志负责。

三十到五十年后,我对西方选举政治的预测是:西方选举政治会彻底的福利化,政治家们争相向选民许诺更多的福利来获得支持。(可能有小部分国家会废除一人一票,变成基于财产的投票制度)

福利负担,最终会拖垮西方国家的经济,也许,南美国家的今天,就是他们的明天。

那么,未来什么政治制度更有效。罗马的演化结局是帝国。

奥古斯都建立了元首统治之后,不再需要借助平民的力量,实现个人的政治野心。但他并没有剥夺平民的福利,反而更加慷慨,每年都按月给平民发放免费的粮食;还经常招待平民免费吃午餐,免费看竞技表演。

奥古斯认为,平民贫穷始终是导致社会动乱的隐患。不过,他们的贪欲与寄生性反倒使统治者易于控制——只需拿国库的钱给他们提供免费的“面包和竞技场”,就能使他们安分守己。

同时,元首制又能让平民不会有过度的期望,政治家也不需要为了获取权力去迎合平民。这样就达到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平衡。罗马以一种不太民主的统治形式,又维持了很长时间。(我们习惯称罗马帝国,但罗马帝国的集权程度和中国的帝国完全没法比。)

选举制度很难避免极端化。政治家为了选票,一定会对选民做出过度的承诺。

一个不需要过分承诺忽悠人民,同时又能充分考虑到普通人需求的政府,也许反而能达到一个最佳的平衡点。

这个政府,一方面要满足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不能搞福利主义大锅饭,要不断的提高效率,不能滥发福利。另一方面也要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不能忽视平民的诉求,不能只代表一小部分富人。

其实,对大多数人来说,有“面包和竞技场”也就够了。

现在的社会生产力,绝对可以满足现在社会每一个人的基本生活需求。面包肯定是够了。

剩下就是”竞技场“了。需要竞技场要满足大多数人基本生活之外的欲望。

什么是今天的”竞技场“呢?就是各种文化娱乐业吧。

世界和平,和谐社会,也许最终还是要靠游戏来拯救。现实中满足不了的就去“头号玩家”的世界吧。

游戏世界里充钱就会变强,比现实生活好多了。现实生活中满足不了的,虚拟世界可以满足。

还是选蓝色的比较轻松快乐。哈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