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能出去浪啊?疫苗要接种吗?张文宏亲自回答你

subtitle 巷尾娱乐 09-21 11:3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疫情进入“新常态”,我们应该如何进行自我防护?

十一假期,我们能安心出游吗?

进入秋冬季节,疫情会不会反弹?

疫苗研发不断推进,我们该第一时间去接种疫苗吗?

……

今天,张文宏亲自作答,一次解决大家关心的各种问题!

1

十一假期,我们能放心浪吗?

张文宏医生说,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我们都没有出现本土病例。现在出门旅游,可以说接近百分之百的概率不会碰到新冠病毒患者。

但是,张医生也说:我们每分钟都有可能存在着不确定的、极小的一个风险。

只要存在着这样的风险,就意味着不能让风险扩大。从大局上,要抓紧对输入病例的防控;对社区和家庭来说,要保证环境的清洁卫生、通风;对每一个个体,依然要在人员密集场所戴好口罩,如果发现自己有发烧或者任何一种临床症状,一定要第一时间去就诊。

虽然我们现在已经恢复常态,但仍然要维持一个张力。如果非要有比例,张医生认为是90%的常态化。

“日子可以照过,但是要保持健康和卫生。”

谈到外防输入的问题,张文宏认为,全球范围内第一波疫情仍未结束,严防死守仍然十分重要。

总的来说,中国外防输入的强度不会变,但是老百姓正常的日子也不会变。所以说,十一假期大家只要做好防护,“报复性出行”就没有问题!

2

我们可以信赖新冠病毒疫苗吗?

最近出现了一些关于二次感染病例的报道,相信你也在担心:正在研发中的疫苗,可以防范新冠病毒变异吗?

张文宏医生的回答,让我们大松一口气。

事实上,有些人在第一次感染后的几个月里,仍有可能出现核酸检测呈阳性的情况,但这不代表其具有传染性,或者身体里有灭活的病毒。

对于二次感染的认定,其实需要非常严肃和严格的科学流程。

现在全球的感染人数达到了3000万,而在学术上报道过、被确切地认为存在二次感染的,也仅仅有两例。张文宏医生说,他不认为这是一个已经成立的科学判断。

二次感染病例的新闻陆续出现后,多个专家都做出过判断:“二次感染是个别现象。”

冰岛在对国内感染者持续4个月的检测中,病人抗体一直维持在非常稳定的水平;中国的灭活疫苗在试药的连续6个月,抗疫水平始终维持在比较高的稳定状态。

这些都说明新冠病毒经过自然感染或者灭活感染后,提供的抗体的稳定性可以维持相当长的时间。病毒并不会出现非常快的变异,人体对它产生的免疫力也不会快速衰减。

也就是说,抗新冠病毒疫苗的有效性,依然值得信赖。

谈及疫苗,张医生也解释了一个大家很关心的问题:疫苗上市后,我们该马上接种吗?

张医生表示,疫苗如果正常上市,就意味着三期临床研究结束。

三期临床研究会在非常大的人群范围内进行比较研究。每一个不良反应,都会有不打疫苗的人跟你做对照,最后你会发现有哪些不良反应跟疫苗有关。这些风险在三期临床研究中会初步得到一个比较广泛的评估。

只有评估好安全风险以后,疫苗才能上市,大家可以自由选择是否接种。

当然,还存在一种紧急接种的情况。可能三期临床研究还没有结束,但是你将要面临很大的暴露风险,比如前往疫情高发地区工作,你就要权衡打还是不打,这个时候很多人会选择先打疫苗。

所以张医生会说,疫苗打与不打,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科学问题,而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社会心理学问题。在抗新冠病毒疫苗上市以后,相关的单位也会开展普查,在权衡疫苗的价格、中国面临的风险、老百姓的接受程度之后,最后会达到一个平衡。

3

秋冬季节传染病高发,我们应该如何预防?

到了秋冬季节以后,很多病毒性疾病活跃度会迅速地增加。环境当中大量的病原体,像流感病毒、疱疹病毒、手足口病毒、胃肠道相关的病毒,都会随着冬季的到来增强传播性,其感染率也会增加。

张医生说,尽管新冠疫情对整个社会造成了很多负面影响,但还有一个好的方面,就是让大家极大地提高了个人卫生习惯的关注度。

所以,虽然今年冬季的患病风险仍然存在,但是比往年可能会进一步下降。

他说,尽管中国大多数地区都没有新增病例,但是大家戴口罩的习惯保持得挺好,这种情况下,如果大家坚持在冬季戴口罩、洗手、通风、保持社交距离,这些病毒力量肯定会相应下降。

同时,对于一些风险比较高、免疫力比较低下的人群,张文宏认为一些疫苗的接种还是有必要的,适时地打疫苗对他们是非常好的保护。

他说,在抗击传染病的过程中,我们始终要怀抱希望。

其实,只要每个人在平日生活中注意防护,做好每年秋冬季节医生都会提醒我们做到的那些“小事”,这些方法对我们的综合保护率就可以达到90%左右。

但这一数字的前提是,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能科学而理性地认知“传染”这件事,知道不同传染病的不同特性,知道如何预防、如何做自我诊断。

4

传说中的黑死病,今年会卷土重来吗?

事实上,在中世纪的时候鼠疫在欧洲流行,造成了接近四分之三欧洲民众的死亡,像这样一个毁灭性的事件是由鼠疫引起的,大家对鼠疫自然觉得非常可怕,它也是我们国家规定的甲类传染病当中的一种。

张文宏指出,甲类传染病总共有三种,一个是鼠疫,一个是霍乱,还有一个是天花。天花我们都知道,因为疫苗的接种,它已经灭绝了。霍乱因为我们有清洁的饮用水,现在被控制得也比较理想。唯独剩一个鼠疫,所以说起鼠疫大家都会感到非常害怕。鼠疫是来自老鼠身上的一种细菌——鼠疫杆菌引起的一个疾病,怎么会跑到人身上呢?跳蚤是它的非常重要的一个中间宿主,跳蚤咬了老鼠,再去咬其他老鼠,老鼠也会感染,老鼠咬人,人就会得鼠疫。其实鼠疫有几种,其中一种为败血症型鼠疫,还有一种为肺鼠疫,肺鼠疫传播起来非常快。在1911年的时候,我们知道我国的东北那时候也是有鼠疫的大流行,那一场鼠疫就是一个肺鼠疫,就会发生人传人现象。所以鼠疫可以通过老鼠、通过跳蚤传播给人,肺鼠疫也可以通过人传人,一旦发生传播,确实可以导致很多人死亡。

那为什么在中世纪可以导致死很多人的鼠疫,在现在仅仅是“雷声大雨点小”呢?

张文宏说,最重要的是在中世纪的时候人们没有任何的药物可以对鼠疫进行治疗,而且中世纪的欧洲整个卫生政策、整个公共卫生体系非常差,很多人聚集在城市里,所以鼠疫的暴发很容易造成大量人员的死亡。今天我们所有的城市,哪怕有老鼠、跳蚤进来引起个别人的感染,那也是散发性的病例,再也不会出现这种非常剧烈的人传人的现象,因为我们整个城市的公共卫生现在做得非常好。更加重要的是,对于鼠疫我们是有特效药的,我们现在有一系列的特异性的抗菌药物对鼠疫是非常有效的,这也就保证了我们一旦感染鼠疫就可以得到治疗。患鼠疫的病人得到了治疗,他就不会传播给其他人,所以鼠疫是一个至今让我们讲起来仍然非常恐惧的传染病,但是事实上它对人类的风险已经降到非常低的水平。

不过,张文宏提醒,我们到野外还是要注意,不要与野生动物有过多密切的接触,除了老鼠,在我们中国的草原上的旱獭也是鼠疫细菌的宿主,而在1911年东北的鼠疫大流行中,携带鼠疫杆菌的事实上就是旱獭。希望大家在出去旅游、在野外的时候要注意防护。

RECOMM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