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被爸爸带着跑长途的孩子走了,生命最后一刻都没能见到妈妈

subtitle 乙图 09-21 08:41 跟贴 16442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崽,崽,你听见了吗?爸爸来看你了,你听见了吗?”浙江杭州某医院重症监护室内,货车司机何田忠一声声呼唤着5岁的儿子,却再也听不到他的回应。“崽,你走了,爸爸怎么办啊?”何田忠一边哭泣,一边为儿子穿上新衣服。9月19日12点多,何田忠最怕的事情还是来了,儿子何雨泽走了。这是何田忠进病房见儿子最后一面,更让他伤心的是,儿子最后一刻也未能见到自己的妈妈。此前,在得知儿子进入脑死亡状态后,何田忠帮儿子做了一个决定,将遗体捐献,感恩回报社会。图为9月19日,何田忠给儿子穿衣。

听到这个消息后,志愿者哭了,摄影师也哽咽了。9月15日,摄影师在网络平台以《疫情后,妻子跑了,30岁货车司机带重病儿子跑了40多天长途》为题发文,为孩子筹集治疗费,引发数百万网友的关注,1万多网友献出爱心,在短短3个小时就为孩子筹集了40万治疗费。之后依然不断有网友要帮助这对父子,无奈筹款已经结束。没有想到,最终钱有了,孩子却没有了。图为9月7日,何田忠和小雨泽在高速公路上。

今年30岁的何田忠来自湖南道县营江街道,2003年的一场变故彻底改变了全家的命运。当年,父亲在帮人拆房时出事故,被砸瘫痪,花了很多钱,五年后还是去世了。父亲去世后,他辍学外出打工。2013年,时年23岁的何田忠通过网络认识了同在杭州打工的来自贵州茅台镇的妻子。在2015年,两人还是走到一起。在两人结婚的当年,儿子何雨泽出生。就在何田忠为全家未来生活谋划之际,母亲因病去世。图为9月17日,何田忠填写遗体捐献志愿书。

父母去世后,妻儿成了何田忠仅有的两个亲人。之后的日子,妻子照顾儿子,他拼命挣钱。2017年,何田忠一家来到绍兴开了一家水果店,在他的努力下,不久就还清了父母治病欠下的外债。为了将生意做大,何田忠贷款开了第二家店。未曾想到一年不到生意滑坡,两口子之间的争吵也逐渐多了起来,妻子一气之下一度跑回贵州。图为9月7日,货车上,何田忠帮儿子穿裤子。

店铺生意不好,妻子也回了老家,自己还要照顾孩子,何田忠索性决定将店铺盘了。不久后,他将妻子接了回来。然而,就在何田忠期待妻子回归家庭的时候,儿子又出事了。2019年10月,何雨泽在幼儿园里哭着喊头痛。10月28日,何田忠带着儿子去绍兴医院检查,结果查出脑部松果体区有肿物,当日就转到杭州某医院,最后确诊孩子患脑肿瘤。图为9月7日,爸爸在卸货时,小雨泽一人坐在驾驶室内。

“无论如何,要救孩子。”当时,何田忠手里只有5000块钱,找亲戚朋友们凑了一点钱,才让孩子住了院。让何田忠没有想到的是,妻子却说,“能治就治,没钱就不治。”10月29日,在何田忠一再坚持下,何雨泽接受了脑积水分流手术,后又做了胸口输液港手术,术后开始化疗。为了筹钱,何田忠将家里能卖的全部卖了。图为9月3日,何田忠和儿子在驾驶室吃饭。

春节后,何雨泽在医院治疗,尽管处处封锁,但何田忠一天没有休息,帮绍兴一个医疗厂运送赈灾医疗物资,往返于萧山机场和浦东机场,希望为孩子多挣一点医疗费。今年3月雨泽转到杭州一家医院接受化疗放疗,化疗的效果特别好。医生说,到7月就可以结束化疗巩固了。然而,此时何田忠发现,自己所筹的钱全部用完不算,还欠下医院不少钱,儿子已经无法继续治疗了。6月18日,何田忠无奈带着儿子出院。图为9月7日,何田忠和儿子在高速公路服务区。

没有想到,在出院的当天,妻子就提出要回老家。尽管何田忠苦苦哀求,7月20日,妻子最终还是走了。妻子离开后把何田忠的电话都拉黑了,何田忠只能通过朋友来联系她。之后,何田忠曾找人劝说过妻子,希望她能回来,没想到妻子放下一句狠话:“以后不要打扰我了,就算儿子明天没了,我也不会回来。”图为9月7日,何田忠在高速公路服务区帮儿子洗脸。

在妻子离开后,何田忠陷入困境,一方面儿子无人照顾,一方面儿子需要钱治疗。为了给儿子挣治疗费,他开始带着儿子跑车。从那时开始,闷热的驾驶室里,有了儿子的“陪伴”。在车上,何雨泽只要不痛,都会安静地坐在何田忠身边。怕儿子无聊,何田忠偶尔用五音不全的嗓子给儿子唱几首儿歌。图为9月7日,驾驶室内,何田忠用手够着儿子,防止他倒下。

那段时间,何田忠每天带着儿子何雨泽,从浙江绍兴往安徽芜湖和铜陵送货,一个来回近30个小时,吃住都在车上。由于孩子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加上一路颠簸折腾,身体越来越差。才开始走路一瘸一拐,渐渐地手臂和下肢没有知觉,全身疼痛。8月17日,何田忠带儿子去医院做了头部检查,被确认肿瘤复发,医生让赶紧带孩子回医院还有机会。可要回去除了要还清医院的欠费,还要准备好后续的治疗费。最后,何田忠只能抱着孩子转身默默走了。图为服务区,父子俩在驾驶室内睡觉。

在9月7日,摄影师在跟拍何田忠父子俩的生活后,发现孩子的症状越来越严重。在爱心人士的帮助下,9月8日,何田忠将儿子送到杭州的医院。没有想到孩子到杭州后病情急转直下,9月14号晚上雨泽心跳骤停,医生抢救了好几个小时。在妻子走后这段时间,雨泽经常说想妈妈,还问妈妈去哪里了。因此,在孩子抢救的当晚,何田忠想方设法联系上妻子,希望她来看一眼孩子,没有想到再次被拒绝。图为9月7日傍晚,何田忠和儿子回到绍兴。

9月15日,摄影师通过网络平台为何雨泽发起筹款,父子俩的命运引发数百万网友的关注,短短3个小时就为其筹集了40万治疗费。由于病情严重,9月16号,何田忠用救护车将孩子转到杭州另外一家医院,抵达医院后就被送进重症监护室,并下了病危通知书。期间,何田忠一直在跟妻子联系,但她一直推托。图为9月7日,回到家中,何田忠将儿子放到床上。

9月17日,医生宣布何雨泽进入脑死亡状态,何田忠得知消息后强压心中的悲伤。经过再三考虑之后,他决定捐献孩子的遗体,并在当天签署了遗体捐献志愿书。当他在志愿书上按下手印的时候,再也控制不住眼泪。何田忠说,“孩子在最难的时候,这么多人关心他,帮助他,这是他回报社会的唯一方式,我为他骄傲自豪。”图为9月19日,何田忠给儿子穿衣。

9月19日中午12点50分左右,何田忠进入重症监护室见孩子最后一面,为儿子换上新衣,此刻,这个铮铮铁汉放声痛哭。9月20日,何田忠希望通过摄影师,感谢那些曾经关心和帮助小雨泽的网友和爱心人士。他说雨泽是在爱的包围中走的,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见到妈妈,他没有使用完的善款,将转捐给其他重疾患儿治病,这是我的心愿,也是雨泽爱的传递。图为9月19日,医护人员和小雨泽告别。

摄影手记:

在9月7日和何田忠父子在绍兴分别后,我一直牵挂着孩子,在得知他第二天就被送进医院后我一度感到欣慰。在得知爱心人士在帮孩子联系北京和上海的专家的时候,我曾感到孩子有希望了。特别是当9月15日文章发出去后,3个小时就为孩子筹满治疗费时,我一度有些兴奋:孩子有救了。然而,没有想到一切来得如此突然。当9月19日得知孩子走了的消息后,我顿时哽咽了:对不起孩子,我们最终还是没能帮到你。图为9月7日,何田忠在家长帮儿子洗澡。

记得在跟摄何田忠父子之前,我原本以为就是一个司机带着孩子跑长途。然而,当我登上卡车的时候,才知道孩子的病已经很重,父子俩有多艰难。在上车的那一刻,车子里弥漫着一股刺鼻味道,我看父子俩满身都是灰尘,看到孩子有气无力地靠在座椅上,身体不由自主摇晃着。我坐在副驾驶的一侧位置上,孩子无数次倒在我的后背上,那一刻心好痛。图为9月7日,从芜湖返回的路上,何田忠抱儿子下车。

而当孩子回到家里,躺在床上的那一刻,我听到他叹了一口气,这是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在车上二三十个小时,他没能好好躺着睡一个觉,即使躺着也是摇晃着颠簸着。或许在家里的床上,是他最舒服的姿势。最刺痛我的是,孩子父亲外出装货时,将他一个人留在家里,在胸口上放着一盒牛奶,只要张开嘴就可以够到。图为9月7日,准备外出的何田忠给儿子胸口放一盒奶。

在拍摄时,何田忠曾经跟我说:“我最怕,我跑车跑着跑着,儿子没了。我也怕将儿子一人留在家里,转身回来推开门,儿子睡去了。”没有想到这句话竟然真的成为现实。我忘不掉孩子爸爸为他唱歌,他眼睛一亮的样子;忘不掉他独自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摇摇晃晃的样子;忘不掉他一人躺在床上,独自看着狭小窗户的样子……图为9月7日,静静躺在床上的小雨泽。

孩子走了,他不用再跟着爸爸的货车去颠簸,不用看着那个狭小的窗口,不用再想妈妈。希望天堂里的你不再有痛苦。图为9月19日,医护人员和小雨泽告别。(高进 于海华 吴芳 文/图)原创作品,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

此前报道:

妻子跑了,90后货车司机带着重病儿子跑长途:最怕跑着跑着人没了

今年三十岁的何田忠是一名大货车司机,为了养家糊口,给重病儿子赚医药费,他在疫情过后,开着货车来回在浙江绍兴和安徽芜湖、铜陵等地周转送货,一个来回就得在车上呆二三十个小时,跟儿子吃喝拉撒睡都在车上,而他的今年刚五岁的儿子何雨泽患有脑肿瘤,病情很不乐观,持续恶化让父亲很担心儿子跟着自己跑着跑着就没了……如今儿子的双臂和下肢已经快没了知觉,而让这样的儿子每天跟着自己受苦受累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自己没有钱让孩子住院,请不起护工,而自己父母双亡,老婆也跑了。

儿子生命力很顽强,尽管饱受病情折磨,还是非常懂事,儿子副驾驶躺着或瘫着,有无聊了又跟自己要抱抱,平日里儿子很非常安静,只有在疼的时候才会大的情绪波动,自己听到儿子喊疼 也只能忍着泪水找地方停车,给孩子按摩。儿子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每天孩子跟自己这么跑长途能赚一百六十元,何田忠就想着能够早日凑够钱给孩子治病,将来还能让孩子上幼儿园。他是湖南省一个贫困山村的人,在父母没去世之前,全家靠打工和种田维生,23,岁时他与妻子在网上相识,而后两人结婚,不久后相依为命的姐姐也嫁去了外省,基本没了联络,本来夫妻两人结婚后开水果店生意挺好,赚了不少,但一年之后就赔钱了,妻子也回了贵州娘家,尽管自己曾经把她接过来,但是心已经不在这个家了,何必圈着她呢。

没过多久,儿子就查出了患脑肿瘤,手术杂费需要至少三十万,成功的话儿子可以生存下来,当时手里只有5000块的何田忠立马找亲戚朋友凑钱,但远远不够。在欠了医院很多钱之后,他开始带着儿子跑长途,在儿子没钱被赶出医院后,他妈妈也回贵州再也不联系了,直接说孩子死了自己也不回来。儿子现在五岁了只有二十几斤,玩具也没有力气玩,住的屋子里条件很不好,货车是自己花钱借来的,他必须得挺着干活,在自己出门装货时,就让孩子在家里躺着,而他最怕的就是,等自己推开门回来,孩子却永远的睡去了。上个月十七号,对于儿子的病情,医生说如果赶紧带孩子回医院治疗的话,还有机会……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