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湘洋:坚持文化自信,让大写意花鸟画“光明正大”

subtitle 齐鲁视界 09-20 10:0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湘洋 室名寄韵斋,别署近朱者。山东淄博临淄人。青少年时期始弄丹青丝竹,即壮受聘于乡学,授美术音乐两科,得教学相长之益。绘事私淑扬州八怪李鱓、李方膺,近追吴昌硕、李苦禅。追求真情与天趣。天命之年入清华美院,受教于郭石夫先生,得名师指教,归于正途。加之数十年学习历练,已基本形成质朴、浑厚画风。郭石夫画友会会员。被评为青州画廊联合会“潜力型画家”。

京艺术学院教授庄利经:于湘洋老师的花鸟作品格调不低,有大家气息,用笔有力度,有书法的笔意。在清华美院研修期间,研究了传统技法,在作品中可看得到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八大的笔意,值得进一步研究,会有更大进步。

中国大写意花鸟画实为阳春白雪之属,诗文内涵、诗书画印缺一不可,极有难度。

自青藤徐渭、白阳陈淳、八大山人后,又有海派蒲华、吴昌硕、齐白石及李苦禅等大师,相继创造了大写意花鸟画的巅峰,在中国美术史上留下最璀璨的笔墨,至今无人可以超越。

而与前人创造的艺术成就比照,当下的大写意花鸟画愈加缺乏文化自信。究其原因是多方面的,有花鸟画自身题材和立意的局限性,没有很多拓展的空间。但在我看来,主要还是社会环境使然,画家深受名利的困扰,心态难免浮躁,一方面做不到扎扎实实地继承传统,另一方面就就谈不上在此基础上的创新。徐渭曾经题写对联“两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南腔北调人”以自嘲,古人贫困潦倒如此,尚能做到苦心造诣,留下诸多传世力作。今人当然不必有此悲凉境遇,缺乏的是抛开名利,潜心追求艺术的勇气。

在中国美协全国展作品中很少见到大写意花鸟画,和工笔画放在一起,用何标准去评判高低令人费解。美展入选取向导致画大写意的纷纷改行学画工笔。有的甚至为创收大办“冲刺国展班”,并告诉学生怎么构图,怎么用色彩才能入围,如此套路,岂不是艺术界的悲哀?

另外,大写意花鸟画需要默默耕耘多年才能有所收获,这跟现在的快节奏生活背道而驰。当今美院派大写意花鸟画家极少,因为考美院是通过素描、色彩录取的,道理很简单,毛笔上的功夫不是三两年能练出来的,从一开始选择方向的时候,就鲜少有人会选择这条更加寂寞的路。所以,美院学生在大写意创作上也难以有高度,难出大师。

现在提倡中国文化自信,中国大写意花鸟画追求正大气象。郭石夫老师曾说过:“大写意花鸟画追求‘光明正大’”,因此他的花鸟画作品雅气、大气、厚重、,看他的作品能与国人气息相通,令人振奋。

同样是郭石夫老师,一再强调“学画要从规矩入手,路要走正,慢就是快”。无论世界怎么变,有好的心态至关重要。学画者对古人、对艺术要有敬畏之心,不急于求成,舍得下笨功夫,远离浮躁,不图虚名,时刻有创新意识,力求让作品说话。因你的作品一亮相,也会像戏曲演员一样,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学画也是一样,谈何容易,但值得用毕生去追求。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