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年入10万+机构老师的尴尬和她想说的教育问题

subtitle 闲来无事 09-20 06:13 跟贴 5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2011年6月,我高中毕业。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我曾有意向填写师范类院校,很快被我的爷爷否决。他坚持说,“当教师太清贫了”。爷爷常年生活在农村,他早些年有过当老师的经历,后来又被调回村里当村长。

在他一生的经验里,他认为教师是个空有名声的职业,他不愿看着下一代因为当教师受穷。那一年,爷爷的话断掉了我成为一名教师的梦想。

但不曾想,大学毕业工作的第2个年头,由于一些原因,我阴差阳错地转行,最后竟然还成了一名老师。

虽然不是在学校做老师,但在教育机构做老师,也算是进入教育这个行业了。

后来越来越多同学朋友知道我做老师,尤其知道我在教育机构,和我聊天的口气就非常浮夸,“那谁谁,你现在混得可好吧!一年要挣几十万的节奏呀!”

在他们印象里,在教育机构做老师动辄年入几十万,是个来钱快的好营生。他们还随便举出很多例子,比如他们哪个同学在小区开托管班,或者在家里带学生,一年几十万不成问题。

其实,他们口中那个年入几十万的老师,在大大小小的教育机构也有,但并没有那么多,也没有那么随随便便年入几十万。那些真的年入几十万的,都是拼着命冷怂排课冷怂上课没黑没明挣来的,要不然今天全民都去做托管做老师了。

当老师挣钱不挣钱,这是一码事,但当下还有比挣钱更值得思考的事情。

02

我进入这个行业3年多了,在家长看来,长得很年轻,但在同行中,也算个老老师了。在教育机构有一年从教经验的,都可以被当成老老师对待。

从业3年多,接触了近千名学生和家长,尽管在机构小有名气,但我经常还会想到离职。

因为培训机构老师和学校老师在家长那里享受的待遇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在不少家长看来,培训机构老师和销售员无异,老师卖的产品就是她的课,她的课是家长花钱买来的,而且不便宜,代课老师必须讲的好,必须让孩子成绩提高,所以家长是用一种审视的眼光在看老师。

家长不光要求老师讲好课,还要求老师服务必须到位,必须关注她娃,但凡课堂出现一些状况(比如课间孩子玩的时候,和别的孩子玩着玩着打闹起来),哪怕和老师本身并无关系,但只要是在授课老师课堂上出现的,家长会毫不留情指责老师不负责任,而且随时会向机构投诉。

在机构上课的2小时,这种师生关系是出于一种雇主和雇工(或者消费者和产品)之间关系的维护,大家做到表面的客气,两小时上完课走出教室,这种关系就消匿了,即便老师和学生走在路上,也很可能是陌生人。

但对于校内老师,家长的姿态是迎上去的。不管孩子在校内表现如何,家长对老师都是高山仰止。不管学校老师说的对错,绝大多数家长照单全收。

在学生那里,我感受到的问题也很明显。在学生心中,他来这上辅导班是来学习的,重要的是他在课堂上的表现,课前课后那些礼仪细节都无甚重要。所以课前很多学生看到老师,大模大样走进教室,毫没有打招呼的意思,反倒很多时候老师要去主动问学生;课后放学,收拾完书包,学生们争先恐后挤出教室,也少有主动过来给老师说再见。或许学生太忙了,他们要赶着去下一个点上课。而作为引导者,绝大多数家长对此毫不在意。

而且,校内老师一定程度上也看不起培训机构老师。他们认为机构老师不是师范大学毕业,非科班出身,而且机构老师教授的东西要么在校内基础上拔高要么超前学,搞得他们教学进度很赶,他们觉得这是在干扰校内教学秩序。他们认为学生不应该去上培训班,但校内太弱的教不了的学生或者校内跟不上的学生,校内老师又强烈建议家长赶紧去报课外班。

最后,社会上对教育机构老师也很有意见,教的东西那么难,收费那么贵,搞得升学压力那么大,锅全让教育机构老师背了,可机构老师最多也只是教育这个巨型机器上的一个小螺钉啊。

这就是当下教育机构老师的尴尬之处,真有点“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03

随着物质文明日益丰富,随着阶层固化日益严重,在全民焦虑的当下,教育抑或是解决全民焦虑、改变未来通道可能性较大的一个口子。

教育是一项长期工程,基础教育更是这个工程的根基,所以今天家长在尽可能的情况下,都要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热衷于五大名校,热衷于报课外班,没有什么比孩子最终那一纸成绩单一纸通知书来得更有价值。

在这种趋势下,校外教育培训机构越来越多,乃至遍地开花。这种爆发式的增长,也引发了很多问题,比如教育机构办学资质,师资水平,学生安全,家长缴费安全等,这些都是相对宏观相对大一点的问题。

作为教育机构的一个普通老师,我还是想从老师的角度,谈谈对今天的老师、学生、家长的一点思考。

许多问题的产生,从形式上讲,很大程度上是对比产生的,所以我想先回顾一下我们那一拨我所经历的补课。

我是90后,出生在乡镇,在我上初高中的年代,也有课外培训,但没有今天这么盛行,那会家长们还没有今天这么焦虑。而且那会不叫课外培训,大家都叫做补课,基本是学校老师周末或者暑假办的补课班。

尽管是补课,但老师讲的很扎实。那年头,老师挂在嘴边最多的一句话总是“当老师是吃良心饭的”。在补课班上课和在学校上课没有什么区别,老师不单给学生们讲知识,还会讲身边励志的案例,鼓励大家努力学习去考好高中好大学,对很多社会现象,老师也会进行评价,一定程度上是在引导学生的价值观。

今天比较起来,无论是机构老师,还是学生,还是家长,好像都更“自私”一点。他们的功利心目标性太强了,为了那个成绩,为了那张通知单,只重视课业成绩提升,其他的什么东西都无足轻重。

今天的机构老师,可能课堂很紧凑很精彩,但对学生缺少其他方面的关怀和帮助,比如对学生公共素养和公共道德的引导,比较缺失。

今天的家长,大多数把机构看成是补课提升成绩的地方,在乎的是机构老师的课讲的如何,老师对自己的孩子是否关注,至于课堂其他素养的培养,家长看不到也不重视。至于对老师的尊重,家长们总体没有以前那种尊师重道的氛围,更多表现为一种雇主和受雇者的关系,这种关系很大程度上也影响了孩子和老师的关系。

所以难怪今天很多孩子,虽然他拥有很多知识、才能,很聪明很厉害,但你还是会觉得他身上少了一些东西。我现在可以较为准确地描述这个东西,就是缺少通识,缺少公共素养。

这些方面,社会、学校和培训机构都缺少评价体系,所以也就不显得重要,这些方面的问题也就不明显。但现实生活中,很多案例都在和我们展示说明这些东西的重要性,这些东西对一个孩子的全面发展,均衡发展,健康发展,都是至关重要的。

在家长们普遍为孩子教育问题焦虑的今天,其实孩子的通识教育和公共素养教育,长远地看,抑或更为重要。这需要政府学校去引导,但更需要无数校内老师和机构老师的重视和践行,也需要家长和校内老师、机构老师的密切配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