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狗不理?问天津人怕是也没人知道

subtitle 津日搜索 09-20 20:2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天津银不吃狗不理!贵!宰客!傻子才吃呢!”对每一个跃跃欲试的游客,天津出租车司机大哥都会痛心疾首地规劝。

奈何游客们就是冲着狗不理的名气而来的,好奇害死猫。直到坐进皇宫般的包子铺,一个肉包三十块,才会觉得司机大哥真是个热心肠啊!

司机大哥古道热肠,可是他们不一定知道现在掌控这家包子界“LV”的人曾经也是一位出租车司机。

1

1993年,邓公南巡后的第一年,举国上下急速转弯,全民涌向经济大潮。

在天津,大邱庄“教父”式的农民企业家禹作敏被400名全副武装的武警团团包围后,被新任天津市委书记成功降服。

第二天,《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前车之鉴》,表示“决不允许在党内和人民政权内出现谁也管不了的‘土围子’、‘土皇帝’”。

主导逮捕禹作敏的是宋平顺,时任副市长,政法委副书记,公安局局长兼党委书记。

这一年,有个在海外混了几年,忧郁不得志的人,重新回到国内。

因为当年与两男一女,四人私自滞留意大利,被单位天津杂技团“双开”。所以他只能自谋生路,开起了出租车。

起早贪黑穿梭于天津卫的大街小巷之中,他肯定不止一次看到“狗不理”,这个跟他八竿子打不着的中华老字号。竟然奇迹般地在短短几年之后,成为他的囊中之物,他就是张彦森。

一个出租车司机何以华丽丽地转身为资本市场大鳄呢?

从公开的信息看,1995年他成立公司,进入广告行业,主要业务是电视购物和《电视选房》。

如同现在的直播带货一样,1990年代的电视购物火的一塌糊涂,高利润,且黑幕重重。

肆无忌惮的夸张宣传博取观众眼球,消费者买到的却多是假冒伪劣产品。生产者、销售公司和电视台各取所需。

很多人都想分一杯羹,电视台资源有限,凭什么给张彦森呢?

这里就不得不提他的妻子高桂琴。

她家庭背景很神秘,甚至连籍贯都找不到,刻意的低调。只能从公开资料找到,她毕业于成人学校——天津新华职工大学。

1975年,她一工作就进入天津人民广播电台做办公室秘书,这个起点可能很多人一辈子都达不到。随后18年一直都是电台记者。

巧合的是,她的升迁同样始于1993年,被任命为天津国际新闻中心对外联络部副部长。两年后成为天津有线电视台经营管理部主任,随后是副台长兼广告部主任。

无独有偶,张彦森经营电视业务的广告公司也成立于这一年。公开资料并没有显示他们两位何时结婚,应该最迟1995年就有过工作上的交集。

布局既成,开始收割。

2

2002年,政府换届。冰棍理论盛行、国企改制浪潮汹涌。

长虹、海信等大型国企流行MBO(管理层收购),一些交易则在“资不抵债”的掩护下,悄然进行。

据说,天津同仁堂早在2000年左右已资不抵债,当时的厂长轧仲锐提出了国企改制。在广告业务往来中,轧仲锐结识了张彦森。二人相见恨晚,张彦森给轧仲锐留下的印象是,精明强干。

2002年,在这场“国退民进”的盛宴中,天津医药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振武力排众议,与各方签订协议,由张彦森(34%)、张彦明(5%)兄弟联合天津有线电视台(16%)、天津市西青经济开发总公司(5%)共同投资天津同仁堂,注册资本5000万元。此外,药材集团以天津同仁堂实物折股占40%,成为最大的股东。

蹊跷的是,张彦森等不及半年时间,希望提前试行股份制,也获得了刘振武的同意。

改制后,天津同仁堂名义上还有国有控股的外壳,但张彦森自己34%,他兄弟5%,他老婆掌控的天津有线电视台16%,合计55%,天津市西青经济开发总公司的5%只是用来分散股权的白手套。天津同仁堂完全由张氏兄弟掌握。

更有传言说,天津同仁堂的股份是刘振武无偿赠与张彦森的。

2004年,大街小巷都沉浸于《2002年第一场雪》的悠远苍茫之中。国内经济界发生了著名的“郎顾之争” 。郎咸平对顾雏军的格林柯尔收购科龙、美菱等一系列上市公司的质疑,迅速引爆了社会各界关于国有资产流失以及国企改革的大争论。

纵然争议四起,天津市政府还是决定将“狗不理”拍卖。

2005年2月28日,天津市产权交易中心,原本公示只有三家民企参与拍卖,被斜刺里杀出的天津同仁堂彻底搅黄。

起拍价为1520万元,最终经过153轮的激烈竞拍后,天津同仁堂以1.06亿元的价格胜出,成为狗不理的新主人。

结局看似圆满,国有资产增值、天津留住了自己的“老字号”、国企改革深入推进。

3

2005年7月29日,顾雏军被立案侦查,“郎顾之争”戛然而止。

有人说这场争论是“改变了中国经济以及国企改革走向”的“第三次思想大交锋”。

其实什么都没有改变,只是风口浪尖时,一些人的手段更隐蔽、更复杂而已。

张氏兄弟在掌控天津同仁堂后,又通过8次股权转让,在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操作后,将国有股东全部退出,取而代之的是张彦森家族和他们的私人同盟。

据说,天津同仁堂以1.06亿元购买了狗不理以后,还获得了和平区政府返还的6000万元。但经手人、原和平区经贸委主任对此表示不置可否。只表示自己是具体干事情的,狗不理改制的事情,主导权不在他这一级。

一位曾经担任过区长的民主党派人士说,不要掺和狗不理的事情,原因是“水很深”。

2005年担任天津国资委主任的是杨栋梁,后来升任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据说国务院国资委主任空缺后,他曾四处活动,图谋上位。不料却在8·12天津滨海新区爆炸事故后,被撤职查办,下台判刑。

2006年8月29日,天津医药集团董事长刘振武从9楼一跃而下、自杀身亡,关于天津同仁堂的一切都被他带入了地下。

2007年7月5日,已成为天津市政协主席的宋平顺被纪委调查后,自杀。随后,被开除党籍。

4

狗不理最近上了热搜。居然因为食客的差评而报警,言辞充满恫吓。

很多人为狗不理的未来担忧,殊不知狗不理早已铁了心做包子界的LV,扛着英文名“GO Believe”的牌子,频繁献身于高端社交场所。

对于贵,张彦森有一套自己的说法“要打破一个思想,老字号就是便宜,老字号为了做久,要有一定的利润空间,在保持质量的情况下,就要有一个合理的价钱。”

有人说狗不理傲慢。那是因为他们不缺钱,根本懒得用心做服务。

根据狗不理公司前副总经理何俊伟的说法,在拍卖以前,狗不理的物业包括位于天津山东路的总店房产和2.5亩的土地,还有和平餐厅、大沽路的二分店3层楼、成都道的一个技校、劝业场400多平米的柜台、辽宁路的几个门面、杨福荫路的和平区食品公司保健站1000多平米的房子等。

凭借这一大片物业躺着就可以赚钱,再多的差评也唤不醒。

5

只是,狗不理的热闹与狗不理的后人无关。

1956公私合营后,狗不理第三代传人高焕章曾被聘为私方人员兼技术指导,重新设立狗不理包子铺。开业后生意兴隆、供不应求,当时的天津市长亲自运作,将附近一个更大的门店批给狗不理,这就是如今仍坐落于山东路77号的总店。

1960年代初,阶级斗争的弦绷得越来越紧,高焕章先是被调离狗不理,后来又被调到煤铺,文革中受得了冲击。

1990年代初,高家后人萌生了重拾祖业的想法。高焕章的孙子高渊,与东北一家饭店合作,挂出的牌匾是“正宗狗不理包子第五代传人”。而此时,狗不理已经发展成为拥有数百员工的知名大公司,注册了“狗不理”商标。于是,狗不理将东北那家饭店和高渊告上法庭,但一审、二审均败诉,狗不理又诉至黑龙江高院,最终胜诉。

高焕章的女儿高耀珠也曾与其他公司合作,赴东南亚传承狗不理包子的技艺。

据高耀珠关门弟子李邦尧描述,高耀珠已经过世,生前曾经传授技艺,也没赚到什么钱,生活一直比较拮据,直到2014年祖孙三代还住在一间不足10平米的房间。

高焕章于1990年代后期去世。

如今,狗不理后人没有再以“狗不理”的名义去经营,高渊从事了别的行业。

从1956公私合营到2005年狗不理被拍卖1个多亿,狗不理经历了从私到公,再到私的过程,完成一个轮回。狗不理后人却被无情的甩出。

狗不理本属于高家的产业,兜兜转转50年后,如今成了高家女婿的产业。

只是此高家非彼高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