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笔画为何如此讲究线条?细品当代工笔花鸟画大师喻继高

subtitle 邱邱爱生活 09-19 10:30 跟贴 3 条

俗话说“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绘画也是这样。“大写意”是一种功夫,像所有中国的功夫一样,需要长期的苦练和积累,只有倾其一生,才能达到创造新“程式”。

“程式”是需要功夫的,每个人的“程式”是他全部的生命、生活的载体和信息库。“大写意”对艺术家来说,就是要表现深刻的个性,要总结出自己的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就是个生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程式”就像书写书法,形成“体”,宋徽宗写得很细的那种“体”,颜真卿字体浓重的“体”,各人“体”则不同。每个人的“程式”不一样。现代人讲的“程式”程序不一样,顺序也不一样,别人的感受也不一样。颜真卿非常大方,宋徽宗非常优雅。

书法本身就应该注意功夫。这就是为什么不懂功夫的人不能分辨书法的原因,所以写意是一种功夫。如果不注意功夫,只注意一般过程,那就不一样了。这是一种功夫,叫“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花鸟工笔 线条之美

花鸟画是从工笔人物画中衍生出来的一种技法。以线勾勒是主要的技法,而线的运用来源于书法,这是用线的发展过程。

我们对线的认识,它不只是确定形态的手段。“线”是艺术上的一种思维的假定,因为自然界中的一切物象是没有线的,都是面体的组合,人们用“线”的假定,是艺术与生活的分界,这就是说“线”是生活进入艺术领域的桥梁,是艺术区别于生活形态的“界定”

我们不要小看线的作用。轻视“线”的人,是不知道线在艺术和美学中的价值。中国画很早就发现了“线”的作用;它一是造型,二是审美。

“没骨法”掩盖了线条的功能,使其发展相对困难;后来,画家们将线条之美与“没骨法”面的局部部位进行了比较,取得了细致的绘画进步,但它仍然没有离开“线”的主体。

所谓“强其骨”就是强调“线”在中国画中的作用。“线”在中国画中是“骨”,墨染、晕染为“肉”,“骨’又是主要的。一幅画没有“骨”就会显得很弱。

喻继高的工笔花鸟画

工笔花鸟画自独立成科以来,经历了五代、两宋的辉煌,至“不求形似”的文人画统领天下后,逐渐式微。特别是明清以来,工笔花鸟画更加萧条。现代陈之佛、于非闇以振兴中国工笔花鸟画为己任,通过不懈的努力,终使这一传统艺术重放异彩。

喻继高作为陈之佛晚年最得意之弟子,有志于为这一古老艺术传薪。他倾其大量精力,心无旁骛,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喻继高是当代工笔花鸟画的代表之一。他在继承宋代花鸟画工笔的基础上,吸收了东方民间艺术的精华,进行了创新。他的作品充满繁荣、欢乐、华丽典雅、意境深刻、象征意义丰富。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喻继高家住苏北农村,由于家境贫寒,从小就要帮家里做农活。这不仅锻炼了他吃苦耐劳的意志,也培养了他与周围花鸟草虫的深厚感情,不经意间在他心中播下了艺术的种子。中学阶段,喻继高接受了徐州刘乐福、李雪鸿的绘画启蒙教育,参加了南京大学艺术系的考试,被录取。

他很幸运能由傅抱石和陈之佛先生亲自授课。毕业后,他和两位老师在江苏省国画院工作,一整天的润耳染墨为喻继高绘画水平的飞跃提供了契机。

创作的灵感来源

喻继高常说:“我是党和人民培养的画家,我愿在人民群众中扎根,吸取更多营养,创作更美画卷。我走的是雅俗共赏的路子,我的笔下没有珍禽异兽、奇花异草,而是人们常见的花鸟草虫。”

生活是创作的源泉。艺术创作来源于生活,更高于生活。没有生活,艺术就像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从人类历史上看,凡是有成就的画家,必定重视观察生活。

为搜集素材,喻继高学古人“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他的写生并不是简单地对景描摹,而是注重去选取那些让自己感动的东西。其作品不仅能给人以美的享受,丰富人们的审美,更能引发观者对幸福生活的向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