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清新情诗,道尽人生境界,惊艳千年!

subtitle 渌水早读 09-19 06:17 跟贴 3 条

0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史上最清新的一首情诗,美到怦然心动

竹枝词是古代流行于巴渝湘沅之间的一种民歌体裁。具有形制短小、语言通俗、生动活泼、含蓄婉转、幽默风趣的特点,为历代文人所喜爱。

现在可以查到的最早的竹枝词,是中唐诗人顾况的一首《竹枝》:

帝子苍梧不复归,洞庭叶下荆云飞。

巴人夜唱竹枝后,肠断晓猿声渐稀。

而在竹枝词的整理和创作上作出开创性工作的,是中唐诗人刘禹锡

当年,因为政治斗争,刘禹锡被贬出京城,开启了跌宕起伏的官宦生涯。

在被贬之地夔州(今重庆奉节)担任刺史的日子里,他非常喜爱竹枝词这种民歌。

他学习屈原作《九歌》的精神,采用民歌曲谱制成新的《竹枝词》,以此来描写当地山水风俗和男女爱情。

刘禹锡此举,一方面提炼民歌的形态来移风化俗,一方面也用民歌之酒杯浇自己心中块垒。

期间,他创作出11首《竹枝词》,最为著名和经典的无疑是这一首:

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唱歌声。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这是一首描写青年男女爱情的诗,短短28个字,却道出爱情最初的模样。

一场太阳雨后,杨柳被沐浴得更加翠绿,江水高涨,平如镜面。

突然从江上传来一阵歌声,岸边的少女听出是自己心仪的少年所唱,歌声看似平常,却满含情意。

好久没有他的音信,以为他已忘记了自己,听到歌声,才知道他就像夏日晴雨不定的天气,看似无情,却是有情意的。

诗人运用了双关、隐喻的手法,“东边日出”是写晴,便是“有情”,“西边雨”是阴,便是“无情”。

以“晴”寓“情”,把少女的迷惘、眷恋,忐忑不安和无限的期待,都刻画得细致入微、动人心魄,后两句也被人们广泛引用。

最初的相见,恰似春日里的桃花,娇艳而明媚;少女的心事,宛如春风中的杨柳,温柔而多情。

爱情里的相遇,最美不过初见。

这是命中注定的机缘巧合,躲不过,逃不掉。

人世间最美好的爱情,莫过于喜欢的人恰好也喜欢你,不追求轰轰烈烈,平淡温馨才是爱情最初的模样。

人生若只如初见,初见惊艳,多希望再见依然

02


用诗意治愈自己,也治愈这个世界

刘禹锡一生写下很多著名诗篇,被称为“诗豪”。但他的人生非常坎坷,被贬了23年之久。

因参与革新变法,他得罪官僚大佬而被贬了10年。后来,一首《玄都观桃花》诗,因有讽刺当时权贵之嫌,触怒当权者,又遭贬13年。

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

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

而刘禹锡最让人佩服的地方就在于,不管遭遇什么,他都能乐观面对,不改初心。

见到老友白居易,他写下《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没有诉苦,却以诗来劝慰白居易不必为自己忧伤:沉舟侧畔,有千帆竞发;病树前头,正万木皆春。

被贬安徽和州做通判的时候,他写下了这首《陋室铭》: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被人刁难又怎么样?只要有容身之地,我就快活自在。

一首《秋词》,将秋天写得豪迈大气: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诗中给予读者的,不仅仅是秋天的生机和素色,更多的是一种高扬的气概和高尚的情操。

同样遭贬,很多人如诗人张说笔下,“有泪皆成血,无声不断肠”,而刘禹锡笔下,山水是明丽清新的,人物是单纯快活的,万物是生趣盎然的。

这就不难理解他被贬夔州,还能写出如此清新可人的《竹枝词》。

如果不是有足够的豪迈乐观的心境,奋发向上的精神,他如何写得出这样的诗句?

公元828年,咸鱼翻身的刘禹锡,又去了一趟十多年前差点要了他命的玄都观,再赋诗一首:

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

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

你没看错,这首诗是《玄都观桃花》的续集,中心思想:我刘禹锡又回来啦!

几米说:

我在冰封的深海,寻找希望的缺口,却在惊醒时,瞥见绝美的阳光。

有时候,我们感觉走到了尽头,其实只是心走到了尽头。

再深的绝望,都是一个过程,鼓起勇气昂然向前,或许机遇就在下一秒。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在最深的绝望里,遇见最美的风景,这是刘禹锡为我们诠释的人生至境。

同样遭受贬谪的诗人,还有大文豪苏轼。

有人戏言,苏轼的一生,不是被贬,就是在被贬的路上。

苏轼一生经历了三次重大的政治打击,先贬黄州,再贬惠州,卒贬儋州。

在不断地遭贬被黜中,苏轼没有被悲伤和痛苦压倒,以一种随缘自适、旷达超脱的态度对待自身的处境。

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自题金山画像》

谁道人生无再少?

门前流水尚能西!

休将白发唱黄鸡。

——《浣溪沙》

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诗书气自华。

——《和董传留别》

竹杖芒鞋轻胜马,

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定风波》

半生漂泊,苏轼却从未把内心的怨与恨施加给这个世界。

他在密州救灾,在徐州抗洪,在杭州筑堤,在儋州教书,在黄州烹煮“东坡肉”,留给世人的,都是美好。

而除了苏轼和刘禹锡,我们也曾被很多诗人的诗句深深打动: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李白《将进酒》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王维《终南别业》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陆游《游山西村》

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

——韦应物《简卢陟》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袁枚《苔》

……

心有诗意,生活溢香。

诗人们用一首首诗词,治愈自己的同时,也治愈了这个世界。

蒋勋说:

无论大梦或大哭,仿佛只要还能在诗句里醒来,生命就有了意义。

诗里闻歌,字里醉情。

惟愿我们常怀诗心,有诗可以抒志,有词可以言情,目光所至皆诗意。

有诗心的人,才会赢来诗意的生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